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艺术和岁月---从朝鲜歌剧”卖花姑娘“说起

(2012-07-30 05:58:30) 下一个



上周跟在北京的老姐谈起最近有什么好文艺节目。老姐马上兴奋地说,昨晚上和朋友观看朝鲜歌剧“血海
,” 那艺术水平,绝对世界级的啊。所有出声的演员的声音一点不比任何西方歌剧院的演出差。听后,我诧异地问,朝鲜歌剧团不是刚来过吗?前年在国家大剧院演出卖花姑娘,去年演出中国的红楼梦。怎么来的这么勤快啊?老姐说,人家过来帮咱们忆苦思甜,艺术水平这么高,当然要去欣赏了。听了后哈哈大笑。在当今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中国,弄一出朝鲜红色歌剧来,有点儿讽刺么。

红朝经济发展迅猛,人民歌舞升平,大小官员贪污腐化,醉生梦死,俨然汉唐盛世。这年头,朝庭和百姓都眼红红地赚钱,除了少数真心喜欢歌剧的,谁还有闲心雅兴去听一出朝鲜红色歌剧啊?这年头,不论是朝野还是布衣,谁不去舞厅歌厅抱着小姐娱乐寻找肉体快感啊?

我忽然醒悟过来,咱党中央费心费事儿地把金三朝廷的御用歌舞请过来,除去中朝文化交流之外,也恐怕有点苦心在里面啊。

对于年轻的一代中国人,比如八零后之后的,他们没有经历过毛爷时代的政治动乱和艰苦生活,基本上享受了改革开放经济起飞的好处,把现在的较高物质生活水平当成理所当然的。而对于我们这些人,五零后,六零后和七零后们,我们早年见识过毛爷的严酷政治折腾, 也从物质穷困的时代走过。我们比八零后多的,不只是岁数,还有当年无穷无尽的政治说教,比如,忆苦思甜之类的。毛爷的口舌们当年总是让我们想象旧社会人民生活多苦新社会人民多幸福。咱朝廷眼看早年用过的忆苦思甜那老一套在现代浮华世界不管用了。跟旧社会比,老的不听,小的不信,又没法子拿现代生活跟饿死大批人的毛爷时代比。 只好动脑筋,把金三的忆苦思甜法宝借来一用。这样,不用党中央出面请村里的贫农王二爷给大家看在旧社会的打狗棍,那老头子早就脑子糊涂了,那一辈子的老贫农们早就死得差不多了。咱让朝鲜的老贫农们过来给这些年轻人上上课, 隔壁的过去就是咱的过去么。

朝鲜歌剧是党的工具还是高雅艺术先放一边。不管怎样,说起卖花姑娘,我也是感觉满亲切的.卖花姑娘的歌声依然存在于我的脑海记忆中。

毛爷搞的文化大革命后期,全国人民不但在物质上穷苦,在文化上也很潦倒。除了毛爷老婆江青搞的几个样板戏,其他啥也没得看。有个顺口溜形容当年中国电影院里上演的电影:越南飞机大炮,朝鲜哭哭笑笑,中国新闻简报,罗马尼亚搂搂抱抱,阿儿巴尼亚莫名其妙。中国电台里整天播放的是红色歌曲,声色俱厉也声嘶力竭的。我还记得白毛女中一段“霎时间天昏地又暗,爹爹啊,你死的惨” 被当年的朱姓女歌手唱得感人肺腑的,把我真的吓着了。从此,我最怕的就是这一段, 一听到就满身鹅皮疙瘩不自在。以后每次听电台里播放歌剧白毛女,估计差不多快到这段了,就赶紧去厕所躲过去。不然,挺好的艺术欣赏就让这段声嘶力竭的唱段给搞扫兴了。白毛女中有一段插曲和卖花姑娘里的卖花谣可以比的,就是白毛女中的”北风吹“那首歌曲了。只有这段让我感受到了一种乡村过节的快乐和清纯无暇的少女企望。还有,就是些许纯艺术的感觉。

大概在1974-75年左右吧,朝鲜电影“卖花姑娘”在中国放映。小学里组织学生观看,接受阶级斗争教育。电影院里一片哭声。尤其女同学,个个哭的鼻青脸肿的。大人们当时也是不少涕泪交加的。后来中学时候,班里组织联欢会,一个面貌佼好的女同学演唱了“卖花姑娘”中的主题歌曲“卖花谣。”

这首歌曲实在很优美,那么婉转平和,一反当年红色歌曲的肃杀暴戾之气。算是在暴躁的红色热流中给人民带来一丝清爽,一簌人性之凤。 当时,我就暗中感叹,人家金爷怎么阶级教育搞得这么好这么艺术啊?哭笑之间就把人家朝鲜百姓的脑袋给换成自己的货色了。这才叫寓教于乐嘛。

朝鲜在老金和金二指挥下,在七十年代创作了五部大型歌剧。除了中国人熟悉的“卖花姑娘”和“血海”之外,还有“党的好女儿,” ”森林的故事“和”金刚山之歌。“ 后来大概还有一部”乐园颂“。 这些歌剧拿到所有共产党国家里,改个领导人名字就能一体通用,接着歌颂吹捧红色大头目们和各自的“祖国”了。。

我只是感叹,同是红色说教,似乎金家的说教,就比较上来说,艺术色素多些。有点儿象咱在毛爷时代不容易吃到的红烧肉,还是五花肉炖的。让你吃了还觉得好吃,还想吃. 而咱党当年只红不专,扯着嗓子喊,水平似乎低不少。有点儿象炒菜里的大肥肉,吃一口还行,多了就让人恶心了。

人都有这习性,凡是少年时候有好印象的,会记住和喜欢一辈子。卖花姑娘的柔和旋律真的回旋在我脑海里很长时间。而且,现在.随着这熟悉的旋律,还跟着浮现出少年时候的同学们,尤其几个让人喜欢的女同学的样子. 我们的父辈们和兄长们,喜欢苏联歌曲. 因为他们年轻时候正是中苏二国结盟的时候. 他们不少人即便唱歌娱乐也会点苏联歌曲,山楂树,卡丘莎,祖国之歌,莫斯科郊外的夜晚等脍炙人口的歌曲。当年我中学同学斗贫嘴,非要把“莫斯科郊外的夜晚”用北京话说成是“莫斯科郊外的晚巴晌。” 顺便说一句,去年回国跟中学同学聚会,说起那唱”卖花姑娘“的女同学,旁边的一人说,她进来你肯定不忍看了。不用说,卖花姑娘成了卖花胖大妈了。青春不再,只剩下岁月的沧霜, 这样子,谁也不愿多看了么。幸好,她的歌声和当年的容颜还留在我的记忆中没有变。

我至今有个习惯,不时上(Youtube)管子上听歌。最喜欢的不是歌颂毛爷的东方红,也不是什么红楼梦。每次必定先钦点“金日成将军之歌。” 这原因么,自然不是我对金家朝廷喜欢之类的,而是那首歌曲实在是雄壮磅礴,富于阳刚之气。再者,朝鲜军乐队的演奏水平实在太棒了。配器之巧妙,自然,雄浑,绝对是世界军乐精品级别的。

朝鲜搞个人崇拜不比毛爷少,更加绝对化。可是人家好歹注意艺术表现形式。把毒药拌着好糖给百姓们吃了。看看朝鲜电视片断上百姓们和军队将士们见到金家三代那激动劲头儿,就知道金家苦心没白费。

回头再看看咱朝廷的笨拙手法:宣传毛爷勤俭,一件睡衣用了二十年,打了七十个补丁。可是各地给毛爷盖的行宫消耗民脂民膏无数则一句也不提。我怎么觉得这些搞宣传的走狗们简直在把毛爷的裤衩扒下来了。搞得百姓不信了,那就是党的失败么.

好的艺术作品,必须赢得人们的内心共鸣,才能具有生命力,流传下来。

听完老姐的介绍后,我立刻打开管子,听起了卖花姑娘选曲。听得我眼泪快下来了。内心也激动不已.我本来一直讨厌政治宣传,但是,这几首歌曲太感人了。明知道它们也算红色毒药,红色罂粟花,我也乐意去听,去感受内中的音乐美。据朝鲜宣传说,这部歌曲是老金和金二亲自指导的。由此我也倾向于接受他们这二个独裁君王的艺术眼光还是不错的。

一曲卖花姑娘,真的让我从小听到老。四十年前,听到这首优美的歌,看到温柔的顺姬。这和毛爷样板戏里的凶悍女性角色大不一样。 三十年前,在大学里找到我心爱的”卖花姑娘。“ 三十年间,养育了二个如花的孩子,走过了人生的最好岁月。回首过去,总有一段珍贵的回忆,总有让我心颤的时刻。她年轻时候的样子,我会永远记住。过去的岁月不能随便抹杀也不可能忘记。借用歌剧中的歌词,”春风荡漾吹绿山岗,年年来家乡。漫山遍野万紫千红,百花吐芬芳。“ 只要心还年轻,何惧”春风不度玉门关“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晔子 回复 悄悄话 挺喜欢看你的文字,不过,原谅我八卦,从你的文章判断你应该是50岁,从照片看可不算显年轻的。
小酒虫 回复 悄悄话 老秃,有笔力,有深度,宝刀不老!
geneseo 回复 悄悄话 回忆真有意思。

其实样板戏内的女生并不都是凶巴巴的。白毛女就是一个邻家女孩。她的屁股真圆哦,哪象吃不饱的? 那时晚上总想着我的床可以挤出位置让白毛女姐姐睡在我身边的,这样的话她就不需要睡在山洞里了。

另外那“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呀...”的歌声是我幼小的生命里听过的最嗲的女声,简直是钩魂擢魄,令我不能自已。

那卖花姑娘长得白里透红一点都不惨。但那洋为朝用的歌当时觉得满优美的。

对朝鲜人的哭功有点抵触所以并不喜欢看“血海”。倒是“摘萍果的时候”满喜庆的。也梦想过那个姐姐晚上与我一起 :)

还喜欢看“火车司机的儿子”,不过印象最深的还是“看不见的战线”,至今为止这些朝鲜人还是这样神经丂丂的,好象到处都充满神秘的敌人一样。哦,叫妄想症什么的。

说话阿尔巴尼亚的吧,“宁死不屈”那位女游击队员咀角有个痣,小伙伴们觉得她丑可我觉得她美。长大后觉得我当时的审美还可以,因为有个名模叫仙迪歌罗馥的也有这样一颗美人痣。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女游击队员受伤后露出了大片的肩膀做包扎。天呀,一辈子都未见过一个女子露出过这么大部份的身体呵,心里的小鹿又失控了。

罗马尼亚片里有部叫“斯特凡大公”的。当时觉得他比成吉思汗还利害。另一部叫“橡树十万火急”,看后总觉得为什么罗马尼亚的军服都这么整齐呀,我军的真寒酸呀。

雨墨 回复 悄悄话 小时候也喜欢卖花姑娘,后来上小学音乐课发现曲子是新年快乐。
TZMAN 回复 悄悄话 八音涧说的对,卖花姑娘的曲子是用一首美国民歌的旋律改编的。
Fieps 回复 悄悄话 写得让人感慨,你对那时代的回忆很温馨。是这么回事,《卖花姑娘》曾经让我们泪流满面,一曲"鲜花岁岁开满平原..."让我们有了可以柔美动情歌唱的机会。一直纳闷,朝鲜怎么一出声儿就是美声唱法呢?
CZHZ 回复 悄悄话 阿儿巴尼亚莫名其妙。
-------------------------------------------------------
这种印象来自于影片“第八个是铜像”。现在重温此片,可以确定此片艺术手法极为前卫,艺术成就也相当高。只是当年的中国观众还不懂得欣赏时空交错等表现手法。
CZHZ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抛开歌词,“血海”的音乐水准确实很高,光那一首“只要妈妈露笑脸”就能把现今的大陆音乐人比下去。老一辈大陆顶级作曲家中也只有雷振邦,施光南,王立平等寥寥几个人能与之相比美。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xiaomiao的评论:
sorry, I should not say personal things here.
xiaomiao 回复 悄悄话 "虽然不再能和那位继续走下去"......
秃兄,你和秃太还好吗?
八音涧 回复 悄悄话 我怎么记得卖花姑娘的曲子是用美国民歌clementine改编的?当时还一直疑惑朝鲜怎么会用美帝的东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