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优越感论

(2010-06-15 04:47:05) 下一个
优越感论: 桦树和潘涌的比较

最近,五味出现了两个很有文采,很有阅历,很有思想,很有潜力,很有影响,今后前途也很说不清楚的作家。

潘涌同学一气码了七,八篇自己过去的经历,回忆录,很有看头。可惜,有意无意中显露出或者被人认为有非常明显的部队大院子弟的优越感。

潘涌的文章口气比较自信,自我肯定比较多。颇有老毛当年橘子洲头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势。我认为,这很好。有经历,有成就,有自信,才能言之有物,才能提纲偕领,写出类似警世阐言的东西。

可惜,大家的注意力没有全放在老潘的好文章真材实料上面,反而有些被老潘的题外气势给误导了。

另一个是偶尔露峥嵘的桦树同学。其本人也是部队大院子弟,对北京西郊乱哄哄的部队大院也了如指掌。儿时的故事娓娓道来,流畅自然,一如本人说话那样好听。

不同的是,桦树同学很会写文章。给人以一幅平和淡凉世外高人的印象。

文章写得好,桦树同学似乎也是个很好的PR高手。

从桦树的文章看来,我认为,桦树同学的大院优越感也很强。只是不像潘涌同学那样“气势逼人。” 似乎不经意间还是流露出来。

比如,当有个满脸褶子的跟老秃墩子差不多大的男人进来看望桦树的父亲,张口就说“我是刘司令的儿子“这句话的时候,桦树同学和父亲对看一眼,笑笑没说话。后面,桦树同学说,“他还不如说自己是刘司令呢。”

这场景,似乎在我眼里,是贾宝玉/王熙凤嘲笑史家之类的人的模样。

桦树一笑间没有说出的台词:你算什么东西啊。

如果我是那个跟墩子年纪相仿的男子看到桦树这幅笑模样,我恐怕当时就得脸红了。

为什么?人家不说你什么,只是蔑视地或者清淡地一笑,这意思是说,你还没有在我眼里呢。

这种模样说穿了,还是一种内心的高傲自珍。尤其相对于一个在桦树眼里还是比较低级些的人而言。

试想,桦树同学在那个大院里整天看到的就是中共的高档头目们,谁谁的孩子们,比如,爱唱戏的老五之类的,那么,看到这个自称为刘司令儿子的人,说不定他还带着些夸里吧唧的口音,桦树同学能够看得上他吗?当然不会了。桦树同学的内在优越感还是自己出来指导了她的自然反应。因而,桦树同学的浅笑, 是一种优越感看不上另一种优越感罢了。

再试想,比如我这个胡同串子,正好在桦树同学的位置上,我从来没有见过中共高档军头们,也没有穿过军装。我父母也是正宗血统的工农大头兵,我自然就会心里一惊:他居然是刘司令的儿子啊。 我不但没有什么优越感,我只能先偷偷地自卑一下子了。

可是,人家桦树同学自然不必像我这样的胡同串子,人家见过的元帅,大将,乃至少将,成把成堆的。每天一个小女孩子清秀的脸庞前面晃来晃去的全是黄毵毵的将星。自己家里也这样子。所以,你在桦树同学面前顺便说一句,“刘司令的儿子”,就跟在老秃面前说一句,“我是大栅栏胡同里的”一个效果嘛:“你少在我面前显摆了。“

可惜,大家只看到桦树同学的优美文笔,犹不知桦树同学是绵里藏针,笑不露齿地讽刺人。

写文章写到这份上,把真实的情感淹藏的滴水不漏,真是高手啊。我认为,桦树的文章功力,比老毛的逻辑不通的文章,强太多了。比老潘的文章,虽然强的不是太多,也毕竟含蓄多了。桦树同学的优越感,不是不强,比老潘可能还强些。 只是人家不灼灼逼人,或曰,四两拨千斤。高手嘛,指掌挪动间,搬山填海。

当然,我不认为桦树同学是故意误导五味的能人群众们。我真诚地认为,桦树同学的优越感,自己感觉不到。我也相信,老潘同学被批判优越感太强,也会觉得冤枉。没别的意思,两位都是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罐中的红色大院子弟,那种红色优越感,早就溶化于血液中,凝固在大脑里了。自己意识不到罢了。

我非常赞同文革中的一句名言: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老潘,我不知道底细。
桦树同学,我不得不站出来,给大家点内部消息:








咱们四月一日再说吧。


码这一篇没有恶意。就是嫉妒他们这两个红色大院子弟。仗着父母跟老毛祸害中华大地有功,占了不少便宜嘛。当我们胡同百姓,工农大头兵们没有吃喝的时候,他们有钱有饭有特权。当我们的哥哥姐姐们被迫插队挖坑的时候,他们穿上军装躲避农村的痛苦生活。当我们的哥哥姐姐们回城没有工作的时候,他们占据了城里的好工作机会。

幸亏邓爷允许高考,让我们工农子弟有了凭本事上学的机会。 这样,这帮子大院子弟们才算老实些。 不过,他们之中很多人还是凭着关系,走后门做生意,照赚不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嘛。

幸亏,大院子弟们就只能一代。到了老潘和桦树同学这里,基本就结束了。
用墩子的话说,嘿嘿,还让我们活啊!!

潘涌和桦树同学是那些大院子弟中的优秀者。我再嫉妒,也不打算否认这点。
尤其,桦树同学,我真的敬佩的五体投地了。
至于潘涌同学,我准备夏天亲自去他的店里考察一下。

最后声明: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老秃没有偷。

说着玩儿呢。别认真啊。

嘿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