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休待红颜随风去

(2007-09-03 11:26:34) 下一个
几天前,久违的友人虹突然告诉我说,今天是她的生日。 惊喜之余,我赶紧向她祝贺。 从心里祝愿她永远幸福快乐。 在为重拾几乎失去的友谊高兴的同时,知道她在庆贺x岁生日, 我心里还是有几分惆怅。 翻出她从几岁,十几岁,二十几岁,从少女到少妇直到最近的徐娘风韵犹在的照片, 看着她年轻时姣好的面容, 联想到她现在近天命之年,让我突然想写点东西诉说心里的感受。

人之友谊,以从小一起长大为最。多少年后回头重温旧日,还是以小时候的玩伴,小时候偷偷喜欢的人和物为最让人感动的回忆。这个时候流露出的情愫是真挚的发自内心的温情,也是人成年后难得的真情。 这种温情,年轻的时候不觉得怎么样,更不会认为它会多宝贵,只有过了一定年份,自己也老大不小了的时候才会越觉得它的可贵。不但念念不忘,还会主动寻找,重温旧情。 前年回国探亲时,见到一位专程来看我的旧时喜欢过的女性朋友。 我情不自禁地上去抱住她。 告诉她,惦记你多少年了。 如今虽然使君有主,你还是我心里那个灿烂可爱的女孩。 这动作,这话,换在年轻时候,打死我也不敢说啊。现在,我就大大方方看着她的眼睛说出来了。 她也热泪盈眶地说,你还是我记得的小秃啊。 唏嘘一阵子后,我跟她开玩笑说,要是你先生我太太看见咱两这么亲热,恐怕非吃醋不可。早知道咱们这么亲热,何必绕一个大湾子,等二十年呢? 言罢,两人一起哈哈大笑。是啊,虽然我们生命的轨迹没有重合,可是我们心里都还保留着年轻时的那份纯真的温情。尤其,经过这么多年才重逢 ,在人生一个点上再次交叉,让我们心情激荡,百感交集。

这几年,我从年轻时就认识也欣赏的几个女性朋友都届天命之年。 回想一下她们年轻时的青春模样,再想想这些年来的交往,我有种惆怅的感觉: 看到了她们的青春年华,也目睹了了她们的人生进程。 二十多年后,大家岁数都不再年轻了。 而她们年轻时的音容笑貌还是在我的脑海里记忆犹新,宛如昨天似的。 每想到此,不禁让人长叹一声:岁月无情,红颜易逝。 毛爷诗词不少,有一句正好描述了我所说的这个情景:天若有情天亦老。天果然无情不会老的。 而我们人类则是世代轮回,生命来去有则的。 我是多么希望我所敬重的这些女性朋友永葆青春啊。我知道,人是无法改变生命进程的。 而仍能不变的,就是她们依然年轻美好的心灵。 还有不变的,就是我心里对她们的敬慕珍爱之情。

虹是我大学的同学,不同系。我们曾经还住在一栋楼里,分两个门道进出。我们也在一个学生食堂吃饭二年。我们也叁加了运动队分练不同的项目。最奇妙的是,我们的朋友圈子还有很大的重合。也就是说,我的一些朋友也是她的朋友。可是,我们居然没有在大学里听说过彼此,因而,彼此也没有印象。若干年后,我看到她的照片时,吃惊于她的容貌气质。有些怀疑地问她,怎么我居然没有在大学里注意到你这个大美人啊?老实说,我那个时候没干什么正经事情,整天注意的就是美女啊。东城牛大的女学生们,几乎个个在我这里都有档案呵。 虹讽刺我说,你那个二五眼叫做狗眼看人低,能看到什么啊。 嘿嘿,我只好找个台阶下了:大概你当年整天低着脑袋走路,我没看清楚长相。所以没进入我的档案呵。 不过,饶是如此玩笑,我也不是因为某个人的容貌而盲目捧人家。

我从前曾经写过一片她的前半生经历。 对她的青少年的生活也很了解。平素跟她晤谈频密。 她的言谈文笔,思维深度,都使我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触。这世界上能人多,能干美丽的女人也不少。可是,毕竟自己周围的人更能让你感觉深刻些。 有段时间,我们每天通过电子手段交流生活感受,就某个题目谈论一通。中间还有不少的笑话逗笑对方。静夜中,隔着漫漫北美大陆,竟然毫无距离的感觉。颇有“棋逢对手“ “手谈胜于言谈 “的感觉。 这感觉,我可是久违了。自从出来到美国负笈求学,就一直面临着孤独的问题。首先,北美的中国人群稀少。其次,并不是遇见个人就能气味相投。 “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情形比比皆是。是故,北美这个区域,对于中国知识分子来说,生活的难处不仅限于谋生不易,还在于“曲高和寡”“孤掌难鸣”的精神上的寂寞状态。 所以,在北美这个地方,为文人殊不易。这里的文人之意,不是非得指舞文弄墨靠文吃饭的文人。 它应该涵盖对人文精神有所追求的人士。

和虹的漫夜笔谈,颇负启发性。 她常常把题目引向比较富于哲学意味的讨论。 让我不得不老实谨慎,收敛些侃山的劲头。

虹说话清楚,声音抑扬动听。 这让我想起有个话题议论中国什么地方人说话好听。 据说中国早年有句话嘲讽广东人:宁听苏州人骂人,不听广东人奉承人。可见广东乡亲们说话恐怕腔调不太入耳。 而听了虹的声音,叫我觉得就是虹发怒骂我一天, 我恐怕也不会烦了。无他,如果有这么个人说话这么好听,你只想欣赏她说话的腔调变化,听她慢声细语道来,宛如潺潺流水 ,清朗之至,你还在乎她再说什么内容吗? 听她说话,对我来说,就是音乐,就是一种享受。

知道了虹,了解虹,让我产生了一种感叹。对古人的一句诗有了切身体会: 恨不相逢未嫁时。 当然,我这是一厢情愿说法。 只是描述我的感触。 真正要说的是,虽然人海茫茫,出色女性很多,就在个人层次上,周围的圈子里,人生还是难 得遇见一个自己激赏的女性朋友。要不怎么会说,知音难寻呢。 尤其是一位女性知音,也就是古时候的红颜知己这种珍贵的女性益友了。当然,按照虹的说法,那是对有文化的风尘女子地称呼。她是无论如何不会承认这种说法的。也说不定,人家只是跟我聊聊天,帮我科普一下文化。 骨子里还没把我当块料呢。

人生的二十年光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虹已经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令我望尘莫及,只有羡慕的份儿了。我由衷地替她高兴。希望她是我的终身挚友。

唯一遗憾的是,我错过了她的大部分青春岁月。多希望能让时光倒流,让我多看看她昔日的风采。这样,多年后,虽然我们都会鸡皮鹤发,我也能对她说,我永远记着你的青春岁月。 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是我们大学时候的可爱样子。

由此,最后一句住嘴:年轻的朋友们,珍惜你们的青春岁月,善待你们的挚爱情人。因为,他/她会陪伴你一生。 有个好伴侣,是人生的幸福。 这个断言,是我用年岁换来的,是我青春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人过中年才感触益深,

携手人生漫长路,
休待红颜随风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与老大 回复 悄悄话 鄙视那些无真情的家伙
与老大 回复 悄悄话 你是个有情有意的人,佩服。我有个小学同学,暗恋女生到如今,让大家十分羡慕那女生。
看人世间 回复 悄悄话 老秃的文章写的倒是很感人.宛然细腻,情感荡涤回肠,至情至礼,心地坦然高尚,感谢你对女人的那种欣赏和珍重.
Deena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感叹正符合这句话"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过客无痕 回复 悄悄话 毛爷诗词不少,有一句正好描述了我所说的这个情景:天若有情天亦老。---本句原出于唐李贺,老毛借而不还罢了。
请看我的博客http//:lydbk.blog.sohu.com
hhyypp 回复 悄悄话 You are a real man!
寒江雪~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篇文章:))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丑女的天空的评论: 哈哈,你别逗我了。我是有口无心,敢说不敢做的主儿。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青春无限的评论:
哈哈。
青春无限 回复 悄悄话 秃哥的人缘真好,还没写完,就有这么多的人惦记了。。。。。
丑女的天空 回复 悄悄话 秃哥:你看我咋样?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节,不免使人唏嘘感怀呵
KDSZ 回复 悄悄话 年轻时的经历和情感,总有些会留在记忆深处。夜深人静时,或心灵寂寞时,往事就会不禁泛上心头。人在年少轻狂时总应该有过这样一些经历,才不枉此生。
花枝俏 回复 悄悄话 好秃笔!
喜欢秃哥的性情.

夏天也有梅花 回复 悄悄话 那是啊,我可是你忠实的粉丝呢,你家门口我是一天塌三遍。真是不怕贼知道,就怕贼惦着啊。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夏天也有梅花的评论:
哈哈,你真行。我这儿正在麻字,你就来了。还没有写完呢。
夏天也有梅花 回复 悄悄话 呵呵,秃大哥的心态就还是很年轻的。我记得看过一个类似的笑话,说一个男人如果不会再欣赏女性了,他就真的老了,哈哈哈哈。
夏天也有梅花 回复 悄悄话 我是不是坐上了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