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抛砖引玉: 闲谈女歌者的身材

(2006-08-22 17:21:02) 下一个

http://218.246.188.165/yangxudong/m124.mp3"width=400 height=100 loop=true autostart=true volume=100 type=audio/x-pn-realaudio-plugin&gt


上次码了一片谈女高音名曲(我亲爱的父亲)。行文粗糙,多有疵瑕。但不经意间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吊出来了一位专业女高音演员舞台生涯妹妹。虽然我们还没有闻其声,但观其文,已知是位专业涵养和个人教养双双深厚的淑女。

跑到她的博客一看, 真是一位美丽大方的小姐。 咱们音乐快递的网友们有福了。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有幸欣赏舞台生涯妹妹的美妙歌声。希望生涯妹妹不要让我们等太久了。

还看到了她的一篇妙文《形体篇》,里面深入浅出地解释了常见的认识误区:歌者的身材和声音成正比。唱的好的,必定会身躯肥大。我也一直有这种误解。虽然,我也见过几个女高音,她们的身材也真的是如同我们常人,从前听音乐会看电视的印象还是让我有这种看法。 这次,把去年在别的网站瞎写的一片闲谈再拿出来。只是闲聊,有感而发。 还望生涯妹妹和各位多指正。目的还是在于抛砖引玉。有益于大家交流。 

女高音的嗓子,如银铃般的亮丽,流水样地清畅。 演唱者的声音和技巧,一首脍炙人口的名曲。这三样因素配合好,就是一次难以忘怀的经历,会让你兴奋不已,拍案叫绝,久久地回味那首歌,那歌唱者,那音色。古人云:绕梁三日,余音未绝。真是入木三分啊。

老秃年轻时,最爱的一首歌是花腔女高音演唱的“春之声,”(Voice of Spring). 这首歌作的真绝,集抒情,技巧于一身,使歌唱者尽情地发挥,听者也身临其境。一曲唱完后,往往满堂喝彩声此起彼伏,全都激动的不得了。 这首歌,是女高音的经典曲目。这首歌我一直听了20年。 到现在。还是时不时地拿出来听听。

去了几回音乐会,闭上眼静心品味优美流畅的歌曲。等唱完后,睁开眼睛,为歌者喝彩。 吃惊地发现那优美的歌声是从一位体形丰满的女士的胸腔里发出的。去回数多了,发现个有趣的现象:凡是唱歌的女士大都有厚实的胸腔。 这就产生了有趣的对比: 唱,艺,达到了此曲只应天上有的境界,犹如仙女的歌唱。 歌者还是脚踏实地的,引不起幻想的凡人相貌。

你想,要是美妙的歌声,同美妙的身材相映相辉, 那不就成了白雪公主在她的宫殿里那样的神话了吗.  当然,这种结合不是没有,而是太稀少, 以至于我们可能一下想不到现成的例子。这次,我总算在舞台妹妹的网站上见到了。嘿嘿。

现实中,有美妙身材的女士们一定会较瘦,腰不盈尺,恨不能是当代赵飞燕似的。 楚王好细腰的爱好,被中外的男人们记为座右铭有几百年了。同时,这种瘦女孩的胸腔也大多是扁平。他们多数可以唱歌,但作为专业歌唱演员,声音条件大多不理想,发音多是细,干,哑,共鸣不够,音色亮度也不够。

后来,看了几篇音乐唱法的文章,发现了一些原因。

唱美声唱法的歌曲,要利用胸腔来加强声音的共鸣。 不但胸腔共鸣要好,还要有头腔共鸣和口腔共鸣。这样发出的声音会坚实,犹如音柱,中间有音核,不发散,发飘。胸腔的作用犹如音箱。共鸣好,声音就圆润,明亮。女高音唱得好的,胸腔共鸣也必定是好的。打个比方,再精细的书架音箱还是比不了大音箱的共鸣。

胸腔的大小是个先天的因素,可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歌手的声音好坏(就共鸣而言)。好的女歌手,多是 “心胸宽阔“ 之人,这是其来有自的。如果各位去买几张CD,VCD, DVD 来听,视的话,你会看到女歌手们的胸怀宽大不是乱说的。恕在下不多提人名了。 

美声唱法的登极之作以上世纪早期的Caruso, 现代的帕瓦洛蒂为代表。年轻时的多名戈也还可以。而卡拉卡斯的要命在于他的身材矮小,单薄,在胸腔共鸣上明显不足。当然,即便如此,老卡还是个出色的男高音。最近较流行的新盲歌手,Andrew Borcelli 是个盲人,原本学神学,要作神甫。后来练唱求生,居然一唱成名。他的歌声的高音区较好,有些飘逸的感觉。可是他的声音单薄,根本比不了老帕,多名戈。 笔者基本只听帕瓦洛帝的歌唱。别的歌手,就不太专门去听了。这中间的差别,各位看看老帕的照片,再看看Andrew的照片,答案就出来了。

多年来, 多是买CD来听,不去现场听。这道理就在于,听,可以听到歌手的最好状况。再看的话,就会把美妙歌声的效果打折扣了。一位有名的黑人女歌手,Jesse Norman, 往那儿一站就是《沙家浜》里的“黑铁塔” 可你要是闭上眼睛,她的歌声之美妙清亮,宛如天使般。嘿嘿,这"眼不见为净",不光是用在吃喝上,用在歌唱和形象上也是同样有趣的。

只有口腔共鸣,声音往往发虚飘,无音核。音色亮而不实,典型的代表是60年代的名歌手,在《东方红》里唱 “牧歌“的那位。他的声音曾被某音院的老师作为教学案例分析发音的个案,指出受欢迎的未必是真唱得好的。这位老歌手就他自己而言,多才多艺,唱到这份上,也属难能可贵。只是较起真来,学院派的还是有微词。不信的话,找出他唱的几首成名歌曲,再比听中国的唱歌大腕诸如施鸿鄂,寇家伦的歌声,差距立现。就是本笔看不上的那个娘娘腔的 “中国金嗓子“ 李XX, 他的发音也远比60年代的那位“东方红”歌手唱得好。不过,彼时的中国能唱的已是不多,惶论唱法了。

说起老一辈的歌唱家,老笔最佩服的是寇家伦。他在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唱的那段毛爷的诗词,西江月,“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 是老笔见过的,听过得最好的歌唱。寇先生的演唱,声音拿捏的好,声音浑厚,音色纯正,高音不劈不尖,还难能可贵地展现出大将军的风范。将毛爷的红军稳如泰山的劲头表现得淋漓尽致。不但声似,而且神似。可惜,寇先生在建国后因政治因素就此默默无闻,可以说是息影噤声。青年一代,无论是观众还是专业人士,对之不熟,更别论欣赏他的艺风了。老先生年初的时候刚去世。

这里要特别提到二位老一代的女高音。 张权女士,老人家在1977年文革结束后,不是第一也是最早的,演出了一首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中的名曲《月亮颂》。 那次是一唱震天下,我至今还记得她的美妙歌喉。 另外一位,是和寇家伦先生在音乐舞蹈剧(东方红)中演出的张越男女士。他们二位唱的那首《松花江上》叫我感动的涕然泪下。其声情并茂的演出,让我(们)永远记住这首名曲,永远记住那屈辱的年代,永远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北鹤 回复 悄悄话 ?张权女士,老人家在1977年文革结束后,不是第一也是最早的,演出了一首普契尼的歌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