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昭然浊史

(2019-03-01 10:53:45) 下一个

 Re: 白桦的《从秋瑾到林昭》    

风华正茂
难逃毁灭。。。

清爽清丽
难逃魔爪。。。

秋瑾林昭
女杰女豪。。。

秋瑾林昭
昭然浊史。。。

写道:
1950年4月,林昭(前排右一)与苏南新专同学合影于惠山石门之巅

华夏英魂。中华丰碑。

写道: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0213/lin-zhao-blood-letters/

狱中血书:中共为何害怕死去的林昭
无论是在当时那个疯狂的年代,还是在中国当代思想史上,林昭都是一个异类。1966年在上海劳改局为林昭加刑的报告上,这样写道:“关押期间(林昭)用发夹、竹笺等物,成百上千次地戳破皮肉,用污血书写了几十万字内容极为反动、极为恶毒的信件、笔记和日记……公开污蔑社会主义制度是:‘抢光每一个人作为人的全部一切的恐怖制度。’‘是血腥的极权制度。’她把自己说成是:‘反对“暴政”的“自由战士”和“青年反抗者”。’对无产阶级专政和各项政治运动进行了系统的极其恶毒的污蔑。”

去年林昭去世50周年前夕,杜克大学神学院(Duke University Divinity School)教授连曦博士的英文新著《血书:毛泽东时代中国的殉道者林昭鲜为人知的故事》(Blood Letters: The Untold Story of Lin Zhao, a Martyr in Mao’s China)在美国被出版。《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的一篇文章中,张彦(Ian Johnson)将《血书》称之为“近年来出版的有关共产革命时代捍卫人权的抗争最重要的书之一”。他指出,《血书》不仅是有关林昭的第一本英文传记,也是有关林昭的书写作最严谨的一部。

" 新旧世纪之交,已经逾七望八的白桦依然言辞锋利地书写长诗《从秋瑾到林昭》,磨砺十年,吐尽心中块垒。该说的话,都化作诗的语句,悬挂在云天之上,珍藏到名山之间。诗中他质问国人有眼无珠,他赞美林昭“怀疑太阳”!诗人早已把尘世的生死和利禄置之度外了。反右之后,白桦一度想要自杀。在《苦恋》挨批之后,安慰和鼓励的电报却如雪片般地飞来。晚年更把红尘看淡。

习近平鼓励学习柳青,就是那个坚持农业合作化集体化死路的《创业史》作者,彭丽媛出马重新导演阶级斗争样板戏《白毛女》,岂不是公然跟改革开放唱反调,开倒车吗?白桦就是在这样的暗夜时分离开我们的。此时此刻,他的作品更彰显出时代的意义。文学不应该只是政治斗争的工具,更应该是人民心声的表达。文学是人学!白桦曾经仰天长啸:“啊,欢歌庄严的历程,我们飞翔着把人字写在天上!”飞翔着的诗人白桦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华夏文摘】彭小明:岁寒沉思忆白桦

沈乔生: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读的诗- -白桦的《从秋瑾到林昭》

http://hx.cnd.org/2019/01/17/%E6%B2%88%E4%B9%94%E7%94%9F%EF%BC%9A%E6%AF%8F%E4%B8%AA%E4%B8%AD%E5%9B%BD%E4%BA%BA%E9%83%BD%E5%BA%94%E8%AF%A5%E8%AF%BB%E7%9A%84%E8%AF%97-%E7%99%BD%E6%A1%A6%E7%9A%84%E3%80%8A%E4%BB%8E%E7%A7%8B/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