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2019回国纪游----------宜宾蜀南竹海行(11)

(2019-06-30 07:28:09) 下一个

2019回国纪游----------宜宾蜀南竹海行(11

我在石梯坎路上面伫立着向四面张望着的时候,拒绝了身旁两个轿夫的执抝的拉客,随后我起步朝着崎岖的石梯坎路下面慢慢地走去。

 

我一面走,一面回忆起了过去发生的一些往事,对C君叙说起来。

 

---“1970年夏天我还在广汉农村当知青的时候来过宜宾,那时我是从我插队落户的生产队走了四里路到广汉高骈火车站爬货车到广汉车站,下车后再乘一趟客车到成都火车北站。

 

回家住了两天。再由成都火车北站爬货车沿着成渝铁路到内江火车站。再从内江火车站爬货车沿着内昆铁路到宜宾火车站。记得我爬的那几趟货车,车顶上都坐满了人,由于是七月的天气,受着向午的太阳暴晒的熏蒸也感觉着十分燠热。

 

天气实在太热了,坐在车顶上我自己的头被晒得昏昏沉沉的,有一种飘飘忽忽的感觉,随时提心吊胆地怕从飞驰的货车顶上摔落下来被车轮碾死。

 

那时是宜宾的表弟写信来告诉我。说宜宾的有些风味小吃,比成都的还好吃。而且还因为宜宾有很多亲戚多年未见,很想见见。受了这些因素的怂恿,我从广汉爬货车到宜宾来。我在表弟的家住了两个礼拜光景,他家坐落在长江边上,夏季蚊虫之多,但居住处时常遇河风的吹拂,夜间还感觉到十分凉爽。

 

白天天气实在太热了,我们常走到长江里面去凫水。表弟每天都要去江边捕鱼回来烹饪给大家吃。他的烹饪技术是很高超的。我对表弟的友情是异常深厚的。在他家住了两个礼拜后,我便依依不舍地与他们全家人告别,返回广汉农村我插队落户的生产队继续去干农活了。

 

 我一面说着话的时候,已经跟在我们后面走了一程路的两轿夫,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抬着轿子,突然拦在我的前面,口口声声居然叫着:---“我看你走得很累,我们优惠你,坐我们的轿子吧!”

 

我表示不愿意坐。我看他们始终不肯离开,一直在纠缠着我,便对他们说:----“既然你优惠我,你要我出多少钱?”----“250元。”其中一个轿夫回答道。-----“你们的要价太高,我那能够出这麽多的钱来坐你们的轿子。”我大声说着,把右手向前一伸,准备拨开他们就走,哪知道,他们拦住我,不肯让路。

 

我想在这样如此险峻的山道上,如果我继续再和他们这样纠缠下去,我的处境就危险了,钱是小事,自己的命才是大事。我那时起了一个急智,我便对他们说:----“这样吧,我出130元,另外给你们每人20元小费,共计170元,你们看如何?”他们也就同意了。我便坐在轿子上,他们抬起我就朝前赶路了。

 

石梯坎路上被昨夜的暴雨打湿了的石头表面上是很湿滑的,异常难走。走下石梯坎时看见了抬着我坐在轿子里走在前面的那位轿夫,他是紧逼着石梯坎路走着,一步一踹气地艰难地走着,身上白色的汗衣和小衣已经湿透了,已经有好几处被泥染污了,其中一位轿夫跌过好几跤。

 

看见了他那样狼狈的情形不免又生出了一番同情他的心态,这两位轿夫抬着我走下石梯坎向石壁长廊走去。我说这石梯坎的坡度来得太高,太陡了,我坐的这轿子被抬到快成九十度了,我恐惧,怕稍一不留意被倾倒出来,滚落到陡坡下,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了。

 

那轿夫安慰着说:-----你放心,我们抬了这麽多年的轿子是很有经验啦。“----”怎见得?“我问他。-----”我们懂得如何走路来防滑倒。“没有等待他有时间来做进一步的解释,又是一段更为陡峭的石坎路出现在前面。下面的路近似于九十度的坡度,他们抬着我的轿子几乎快竖立起来了,我的身体几乎随时可被倾倒出来滚落下去摔死。

 

看那情形的确是可怕的一幅图画,当时要说是我处在象是一只绑着的羔羊上屠场一样的处境中,是一点也不过分的。前面如悬岩峭壁一般,但只听见一有风吹草动,就有翻滚下去的风险。望着脚下那条陡峭的石梯坎路无尽止地朝下延伸着。

 

我躺在轿子上看见这一情形,已经害怕的肝胆俱裂了,一面高声喊着,

 

---”赶快放我下来,我不能再坐这轿子了!我白付了钱给你们就算了。我害怕!我害怕!“

 

我这惨淡的叫声在雾气的白光中缥缈着,却没看见他们把我放下来的一丝迹象。在极度惊骇的绝望中走了一会儿。在前头抬着轿子的轿夫突然不期然地把步子停止着了,后面的轿夫也把步子停止着了。他们把轿子小心地放在地上,扶着我从轿子上站起来,离开轿子。

 

前头的轿夫对我说:-----我们到了石壁长廊,一般要请游客从轿子上下来让他沿长廊步行走着自行观光,直到走到长廊那端尽头时,我们才会让他重新坐上轿子,我们这才抬起轿子爬坡上坎直到达目的地为止。

 

这条石壁长廊,即便是在冬季旅游淡季,也是不冷落的;石壁长廊蜿蜒着朝前延伸,左侧是敞开着的,可以观尝景色。朝那个方向望去一片翠绿色就像竹海涌现着的波涛一般气势恢宏。这条最有气派的长廊仿佛是开凿出来随时给那些远道而来的游客准备游玩的,让他们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我和这两轿夫一路观尝一路看,在不知不觉中穿过了这条长廊后,我又重新坐上轿子躺下,他们抬起轿子奋力攀行在这最后一程的石梯坎路上。朝坐落在山道上面的那条小街走去。

 

料想不到在这山道半路上又突然杀出一个老龄的农妇手挎一只装满了干竹笋的竹蓝,拦在我们的轿子前面向我执抝兜售干竹笋。

 

这一趟石壁长廊之行真是有多少出人意外的事情发生。前有轿夫执抝拉客,后有农妇执抝兜售干竹笋。这都是当地因轰轰烈烈开发振兴旅游经济惹出来的一连串的事。

 

我见这老农妇脸上流露出一种不能言喻的悲哀表情。口中喃喃细语地说道,她有多少儿女,孙儿女寄居在家,又都只能庸庸碌碌做些体力活路,这又何尝能够养家糊口云云。

 

但我相信她家的经济还不至于如此地穷绌得不堪,她家也绝不至于穷困得会无米下锅煮饭的地步。她在如此高龄的状态之下,还不顾自己年老体衰长途跋涉在这险峻的山道上四处去找些游客来兜售她的本地产干竹笋。

 

我见她如此顾家,顾子女,我便由此产生了一些恻隐之心,于是我花费100元买下了她用三包塑料袋装的干竹笋。她终因向我兜售了这些干竹笋后,显得心满意足似地离开我又去追逐下一个游客去了。

 

两轿夫小心翼翼地把背躬着紧紧地握住轿子把杆,深怕足踩偏了跌倒,连把一只脚踏石台阶边缘也都不敢。他们在陡峭的石梯坎路上艰难地爬涉走了一些时候,终于爬完了石梯坎路。

 

踏上了我们之前出发时离开的那条小街,我回头望了望我们刚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攀爬上来的那条陡峭的石梯坎小道。我对那两轿夫说:

 

----“这条道是你们的老朋友了吧?”

 

他们其中的一位打趣着说:---“是的,”我们这次石壁长廊之旅就算结束了。翠绿,景色壮观,奇妙,这是石壁长廊给我的第一印象。轿夫放下轿子的地方就是我们先前出发的那条小街的街边上。

 

------“我把轿子钱付给你们吧!”我这麼对两轿夫说了一声,

 

但其中一个轿夫只是笑了一下说:---“170元钱恐怕少了一点吧!在我们这个地方要靠着这笔钱全家生活怕两个礼拜都不够花,交了管理费后,回到家里时就已经剩下不了几个钱了。这些钱便只能拿去买些米面油,蔬菜肉类云云-----。”

 

我当即不满意地反问他:---“当初已经把价钱170元谈好了的,你们为何如此不讲信用现在你们又突然要变卦了呢?”我的这问话使得他们露出十分尴尬的脸色。见此情况我便起了一些怜悯之心,决意再多给他们20元钱,共计付给他们190元钱。他们收了钱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我们站在这条乡土气息浓厚而又热闹的小街上,我用一种好奇的眼光看着这里的街景。小轿车隆隆地驶过青石板铺成的小街,小贩兜售山货大声地嚷嚷着,赶集的老乡们互相拜访;妙龄的美人儿,长长的雪白的脖子,红红的面颊,使人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我们在此等了一会儿,当所有同仁们都陆陆续续地来此汇集在一起了,在春阳的阳光照耀下被C君引我们走过一条窄巷,路是铺上了水泥的,旅游鞋的下面走着只觉得平坦舒适易行。路的两边怕一定有烧腊店罢,闻得到卤肉的香味哟!

 

我们休休闲闲地跟着走进停车的广场,找到了我们停在那里的那辆车。刚走到车前,就见到那车主站在车门前悠闲地抽着香烟,我真是有好几分高兴了。

 

----“餐馆老板,你现在打算再把我们载到哪里去玩呢?”我问道。

----“我已经送你们去五个主要的风景点游览过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该是回我们的餐馆吃一顿迟来的午餐的时候了。你们上车吧,我们现在就开车去我们餐馆吃饭了。”这位餐馆老板答道。

 

我们便乘上他驾的车向他家经营的餐馆驶去。今天蜀南竹海真是显得非常幽静。当太阳洒下它的阳光,它仿佛带来了一片朝气蓬勃的景象,甚至使那些生气勃勃的旅游风景点都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不仅是广袤的竹林中穿行的公路和山顶上伫立着的竹林都显得一片静寂----从那里的空中俯瞰可以望见辽阔的竹海静静地躺卧在那里,在一片金色光辉的沐浴下一直伸展到地平线的遥远处。

 

当我们乘坐的这辆车快驶到他的名为”蜀南竹海“饭馆时,这家饭馆的景色,从汽车开过去的公路上看起来很近,可是和一切看起来很近,终归要起变化美好东西一样,这会儿正庄严地隐没在竹林丛中,变成一片飘渺的幻境。薄雾上升,露水下降,空气中洋溢着竹海里负离子浓郁的芳香。

 

这家饭店选址在一大片一大片的竹林之中,它面前是一条林荫大道,一直通往长宁县城。我可记得了,当我们乘车抵达这里,下车后,见到这是一列三层楼的房子,楼下作为娱乐室和饭馆,二楼作为旅馆,三楼也是旅馆。隔着一个宽阔的坝子修建了一条水泥路与外面的公路相连。

 

当我们车抵达了餐馆,我们高高兴兴地下了车,我搀着那位加拿大友人走上台阶,同他的大哥,大嫂握握手,便徒步走进了店堂。导游安排我们坐在靠窗子的一张大圆桌的四周。叫他们请来的一位小工给我们每人斟上一杯茶水。然后,他拿着一本装饰精美的菜谱跑过来向我们推荐他们餐馆主营的招牌菜。这些菜肴大都是以竹海的鲜竹笋和松茸云云的土特产品烹饪的。

 

我们点了价格不菲的一些菜肴,比如泡椒竹荪蛋,土鸡蛋炒竹燕窝,麻辣菌胎儿,麻辣竹胎盘,红烧野竹菌,竹海香肠炒笋片,竹海腊肉炒笋片,白油玉兰片,开胃笋片汤,小滑菇炒肉片云云。

 

菜还未上桌之前,导游先生娓娓地对我们细说了一些他们这家饭店的发展情况。他的声音是很沉抑的。在饭馆里本是很愉悦的气氛中,又听着他说这一番话,听的人大家都很注意,都象有无限的感概的样子。我们茶吃了一杯的光景,导游慢慢地说起话来。他这回是特别向我说的,语调很慢,我听起来几乎没有丝毫不懂,不存在方言口音难懂的问题。

 

他说:---“他们这家餐馆1990年代初开始创办经营的,他大哥是从1980年代尾上从部队退伍回家乡后,就开始学习烹饪技术,师从一位川菜烹饪大师付学厨艺,因勤恳,谦虚,刻苦好学,终学到一手好厨艺。主持了这家餐馆的生意。

 

现这家餐馆已经发展成集餐饮,娱乐及住宿为一条龙服务的产业了。现拥有这一列三层楼的房子,另外还拥有四部汽车,有两部汽车每天专门驶往风景区去拉游客回来用餐。

 

楼上的旅馆还常年接待游客住宿。因竹海夏天气温特别凉爽,而来此长住宿的游客更是络绎不绝。他还欢迎我们夏天来此长住,自称住宿环境很舒适,价格优惠。”导游先生说了他家业创业的这些逸事,但他最使我感动的一段是说到他们创业初期如何艰苦奋斗的事情。

 

因此从导游先生的谈话中,我们得知这家饭店应该是他大哥在当家,我还估计到是我们的导游今天在陪伴我们的时候事先就给他大哥打手机告诉他我们这一行人不久就会到饭店来吃饭,

 

因此他大哥的太太就抓紧时机,饭馆的楼上楼下来回地跑,穿过大堂,走进一个个的贵宾包间,趁着时间还来得及,亲自查看一切是不是布置停当:地板是不是擦亮,地毯是不是铺开,餐桌是不是擦干净,储藏室和厨房是不是打扫干净,做好准备----总之,一切的东西是不是准备得和正规餐馆地位相称。

 

我们进来的时候还看见他大哥的太太正在一本正经地打扫厨房和炉边,他们雇来的一位女工在后院把餐具洗净和擦亮,然后帮忙洗切菜。

 

我们点了菜后,大哥是主厨就开始下厨房动手炒菜了。因为我们长年居住于海外不大讲究吃,只要每顿有一样炒滑肉就行。我的理由,是把口味吃得太高了,出门不方便。

 

但是,自从我们吃了他大哥烹饪的菜后,同仁们都很很称赞他的菜好:炒菜的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也很会提味道!“菜也是上得不紧不慢的,先是上了泡椒竹荪蛋,接着是上一大盘土鸡蛋炒竹燕窝,和一盘麻辣菌胎儿,杂七杂八,零零总总地上了八九样菜。都是利用当地的土特产烹饪的高档菜肴。全是些精美好吃的菜肴。

 

餐用完后,开出来的账单,拿给我一看才500多元,我就直接付了。导游走过来说:----”我还要开车送你们到竹海风景区大门口,你们去那里公交车站乘车到长宁县城,再到长宁县城汽车站转乘公交车就可回到宜宾了。“

 

我们临上车的时候,导游照例把两手来拉住着了我们那位加拿大友人的两手,连连地叫着:----“欢迎你到我们饭馆用餐,我想你能否与我合影一张照片,以后我打算把它挂在我们餐馆正中间的墙壁上便于游客一进来用餐就能够看见这照片从而将提高我们餐馆的知名度。“

 

我侄女把导游的话翻译给这位加拿大友人听,她听了后她那蓝色的高加索人的一双眼睛充满着光辉的喜悦。于是她同意了与导游一起照相。她与导游站在饭馆门口照了一张照片,之后导游说这张照片将来会挂在饭馆中间的墙壁上以留作纪念。随后导游要了我们的微信号以便今后我们可通过微信与他联系在此度寒暑假。

 

他匆匆忙忙开车送我们去蜀南竹海风景区大门口坐公交车回宜宾。今晚我们回宜宾还要参加表妹蓉蓉在一家高档饭馆为我们专门设的欢迎宴会。明天早晨我们就将在宜宾汽车站搭乘巴士车回成都了。我们的这趟宜宾蜀南竹海行就算结束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