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2019回国纪游----------宜宾蜀南竹海行(10)

(2019-06-24 12:16:58) 下一个


 

 

 

今晨六点钟,我们早早起床,盥洗毕,走到旅馆餐厅去用完早餐后,就期待着要搭乘我们事先在旅馆预约的一辆载我们去蜀南竹海游的包车。

 

突然我们的表妹,身高1米68的我大姨的么女,长相漂亮的蓉蓉打电话来邀请我们今晚去市内一家大饭店吃饭。并期待着我们一定要去。我们答应了去。蓉蓉现经营着一家建筑机械设备公司,资产上亿元,拥有挖掘机,起重机,推土机云云的建筑机械。

 

我们等待着要搭乘的预约包车,突然延迟了的一样,我反而没法来把这一空闲时间消遣。我没精打采地走在大堂里,把一两礼拜前的报纸随手翻阅,觉得太无聊了。

 

突然八点钟我们预约的那辆游蜀南竹海的包车开到了我们旅馆门口来接我们上车。我们坐进这辆车后,毫无声息地车轮动了起来,司机驾着这辆车把我们运出宜宾。宜宾市向后退去了。

 

我们也渐渐走到自然中来。我们眼前的自然总是一片绿色。啊!风光秀丽的川南!离开宜宾后的第一个县城便是长宁县城。听说蜀南竹海就位于长宁县境内。

 

我们的车驶过长宁向蜀南竹海驶去。我们的汽车快行驶到蜀南竹海风景区大门口时,在前面一处马路中间看见了四五个警察站在路中间,他们是长宁县蜀南竹海派出所的警察,专门派来在此设岗拦下自驾车的游客的。他们虽然穿的是同样的警察制服,但显得比较不整饬,看上去形象有点狼藉,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像是解放前国民党的警察一般的模样。

 

汽车开到离他们大概有十几米远的光景停了下来。我们的司机高声地问着:-----“为什麽拦下我们的车?去年底我驾车载旅客来游竹海都行,为什麽现在我们的自驾车载旅客进竹海旅游就不能了?”

 

其中一位警察傲慢而不客气地回答:-------“从今年初开始竹海旅游管委会决定凡自驾车一律不准许驶进竹海风景区,规定所有游客到售票大厅买门票后齐集,由我们的观光巴士载着他们去竹海各旅游景点游览。“他以一种不可讨价还价的口气说着。

 

这警察的话刚一说完,司机便说道:-----”哼,这帮家伙明显就是想多捞钱,这哪里是在为游客提供旅游的方便嘛!“话中含蓄着责备的语气。

 

这司机还没有等我的回话说出,他就对我们说:------”实在是很抱歉,看来今天我载你们去竹海各风景点游览计划泡汤啦!本来我要收你们全程460元的包车费,但现今只收你们从宜宾城到长宁竹海大门口这段路程的费用100元。“

 

他说出的这番话就像一股电气一样,一霎时使坐在车中的我们都失望了起来,有好一阵大家都没有发声。看来我们今天乘他的车去竹海游览不用说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了。我们只好付了司机100元钱。

 

在与司机告辞后我们下了车。仍然是我走在前头,加拿大友人走在中间,其他的同仁们走在后边。走不好远,走到售票大厅。我很匆匆忙忙地抢着往前走去替所有人买了门票。

 

60岁以上老人仅花费55元买车票乘他们提供的巴士进风景区,就可免去100元门票钱。我把购得的票分发给每一个人。我们当中只有一位年轻人既要花55元买车票又要花100元买门票。她就是我的在多伦多当护士的侄女。

 

其实时间还很充裕,我们完全用不着那样紧张。我们从检票口进停车场见里面停了好几辆巴士,大都是空着停在那里的,我们登上了一辆巴士选靠窗的座位坐下,在快要开车的时候又从检票口涌进了一些人来,匆匆忙忙地登上了我们的车。他们大抵是我们这辆巴士最后一批乘客了,只见他们一上车,车门就关了,巴士向着竹海风景区驶去。

 

车内和车外的景色都是很葱翠的,但是,是一种有光辉的葱翠。一切都好像是沉浮在绿色大海中的葱翠。景区公路两旁和离我们乘坐的这辆巴士行驶的公路稍远的路上,葱翠的竹子象潮水一般地向我们行驶着的客车涌来。

 

由于夜间和早晨的微雨,竹海风景区弥漫着的空气是很湿润的,由于是初春的天气,一受着向午的太阳的熏蒸也不感觉着十分燠热。其实位于四川南部宜宾的蜀南竹海的幅员是相当辽阔的,面积达120平方公里。

 

巴士驶到了第一个停车点在东侧的一段竹林旁边,司机把车停了下来。从驾驶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旁边的过道上说:------“游客们,你们可以在我们景区的这条旅游环线上设立的六个风景点上自由上下车,每隔半小时就有一辆车开来接你们到下一个景点去游览。”

 

我和一位同仁相向着笑了一下。听信了司机的话,我们便下了车。去游览第一个景点天皇寺。建于竹海天花板岩最高处,海拨1000.2米,为竹海之巅。寺内主供天皇和天皇娘娘及七仙女神象,寺今已毁,仅存遗址。
 

 登寺远眺,方园数十平方公里的万岭竹海尽收眼底,寺后壁岩万仞,云烟飘缈,可观云海日出,令人心旷神怡。

 

我们在天皇寺游览一个小时后,我们返回到刚才下车的那个风景点。我们天真地坐在那里等待旅游环线上行驶的巴士开过来接我们去下一个旅游景,我们坐在那里久等待着巴士车开来。足足等了一个多钟头的光景,仍然不见到巴士来。我对刚才听信司机信誓旦旦发表的那一通誓言感到有些上当受骗了。难堪地焦急起来了。

 

而正当我们为久等环线巴士车不来而感到十分焦急的时候,远处有一辆面包车出现,向我们驶过来。唯一的希望发生了,希望那就是接我们去旅游景点游览的车。

 

那辆车驶过来渐渐近了,最后停在我们旁边。-----“喂!你们是等环线巴士车的游客吗?”司机问道。

 

----“是的。”我回应道。

我这含蓄着希望的回应所唤起来的自然是同样的有希望他的车能载我们走。

 

----“你们认为依靠那环线巴士会带上你们去各风景点游览还靠得住吗?”他对着我们说。

 

他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不由得向着我笑了一下说:----“他们是忽悠你们的,别指望这环线巴士会载你们去旅游了,你们再等上几个钟头也无济于事的,他们的巴士不会开来接你们上车的。傻等下去,你们来竹海旅游的这天就算报废了,现在你们倒不如就坐上我的车去游览。”他语气很肯定地告诉我们说道。

 

----“如果你们今天能在我的餐馆里吃饭,我的车就免费载你们去五个风景点游览。”这位年轻人接着说。

 

我从他的谈话中,才知道他原来是开餐馆的。现在开车出来是为了拉游客去他餐馆吃饭的。

 

------“哦!原来你是开餐馆的,难怪不得你这麽殷勤地邀请我们乘你的车去游览,之后再将游客拉到你餐馆用餐。”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地说道

 

----“我们今天反正也是要就餐的,既然你有车载我们去风景点游览,还有饭馆供我们就餐。那麽好了,而现在我们倒不如就坐你的车去游览,之后再去你餐馆用餐。”我说道。

 

----“好的,好的,那你们就上车吧!”这年轻人高兴地说道。

 

我们便坐进了他的面包车。他载着我们去游了五个风景点,我对其中两个景点的印象很深。

 

他载着我们去游了在一处悬崖绝壁上凿出来的一道石壁长廊,岩崖是红色的,岩崖上弯曲着的长廊可供游人们自由穿行而过。站在长廊上眺望当然是一个壮观,可惜那天雾气很重,四周是被一片灰蒙蒙的白雾笼罩着的,远处的景色看不清楚。我只记得长廊壁上纵横狼藉地有无数题名,也有些古诗的题名杂在里面。

 

另外一处风景点是汽车沿着一片山脊上修建的公路上驶行穿过一带竹林,终竟驶到了一处风景目的地。葱翠的竹林静立在一座浅峰之下。竹林前竟公然修建有楼堂馆所及庙宇,庙堂前为一个湖泊,庙堂背后为竹林,有小鸟在竹林中啼叫。

 

微风轻爽。四周的竹林甚苍翠。一泓绿幽幽的湖水坐落在堂馆前,从湖面上看,可以看出是清澈的湖水,湖水飞流而下落入下面一道深潭中,形成一帘自然的瀑布,潭上漂着一艘渡船。渡船在潭水中过渡。潭水也是异常清澈,有点象九寨沟。幸好我带了一架照相机,我见了这样好的风景,就对它们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

 

我走向观尝瀑布的一处安全地点,隔着一道围栏居高临下四望,三面均被崖壁湾环,只有湖水泄下那一面与地平线齐平,此地在千年之前,恐怕早已形成此景观。当然成为现在这样一处绝妙的风景地点,系后来人为的推动也不可而知。

 

舍湖,向那辆载我们来的汽车走去,实际上那位临时充我们导游的餐馆老板早已立于车门之前,欲载我们到下一处风景点石壁长廊去游览了。他见我们走过来,第一句话就问我们对此风景点的感觉如何?我当然只有唯命是从地回答道:---“这是一处自然形成的绝佳风景旅游地点。”这倒不是我的违心之言,而的却是发自我内心的肺腑之言。

 

我们坐上了他的车,车已经开动起来了。他的车带着我们向下一个风景点石壁长廊驶去,驶过了很长一段笼郁的竹林长廊,两面的竹林依然没有退尽的意思,玻璃窗外开展出一片绵延着的竹林长廊。竹林里尚无空隙之处,有的竹子已生长得高达二十几米了。阳光洒在竹林的缝隙中透出一片斑斓的色彩,看起来简直妙不可言。

 

竹林中车行十多分钟的光景,车窗外看出去竹林渐渐稀疏了。到了另一个旅游风景区,景区内纵横交叉着有几条街道,街道中间坐落着一个宽敞的广场。街道两边分布着出售纪念品,土特产,山货的商铺及饭馆,面馆,小吃店云云。

 

我们的车到了街头的广场上停了下来。我们下了车,我们的导游吩咐我们他的车就停在这里,待会儿我们返回来就在这里上车。他还为我们指示石壁长廊的所在,告诉我们通往石壁长廊的路就在近旁,叫我们到这些街道上去转转。

 

我们谢了导游的殷勤,穿过了一条街道径直往前走,走到这条街道的尽头,步下了几级石台阶,落入竹林中。看到一道醒目的招贴立在路边,知是“石壁长廊由此去”标示语。指示着下面有一道石梯坎的小路通向底下的石壁长廊,路甚陡峭。除了无数级石台阶铺向坡下以外,别无所见。

 

一群轿夫抬着轿子站在坡顶上,两位轿夫正抬着一顶轿上坐着一位游客的轿子,脚踏着一级级的石梯坎朝下走着。看着这样的情形,我和一位同仁相向着笑了一下。

 

----“我以为如果我们两人当中的任何一人坐在轿子里让这两位轿夫抬着顺这条石梯坎路走下去到石壁长廊去,这一路上会产生着什麽样的感觉呢?”我对着这位同仁说道。

 

-----“看到路这麽陡峭,怕坐在轿子上的游客会感到心惊胆颤的吧!”这位同仁说。在我们身旁的两位轿夫吐着很多的怨言,抱怨拉不到游客来坐他们的轿子。而此时我也没有打算坐他们的轿子下坡去游览石壁长廊。

(网络上的照片全是清衣江在旅途中所拍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cOw2gjVDJ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强调一下,不是我愿坐那轿子,是那两轿夫估到将我拽上的轿子坐的。喊价250元,因我不愿坐减价致130元,另每人20元小费,共计花费190元。因在险峻的山道上,你无法避免他们的纠缠。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而且从照片上看,你也不是老得走不动的样子,为什么要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呢?就因为有两个臭钱?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而且从照片上看,你也不是老得走不动的样子,为什么要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呢?就因为有两个臭钱?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那个轿子你能心安理得地坐?我是于心不忍,宁可少看景也不干这种事。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那个轿子你能心安理得地坐?我是于心不忍,宁可少看景也不干这种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