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62 )

(2018-11-08 14:20:34) 下一个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  62 )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风景照片(取自网络)

我实在没有想到。也是我最忘记不了的是在“我们参加军训的部队向每位同学都发了一支货真价实的81—1式半自动步枪”,而发枪的这件事竟然成为了令我感动的一件事

 

我仍还记得在我们军训生活中最充实且愉悦的经历之一,便是拥有一支货真价实的81—1式半自动步枪。我使用这支枪进行过实弹射击并在射击比赛中曾取得过第一名的好成绩,而且还用这支枪对着靶子练习过拼刺刀。

 

张班长带领我们这一群背着81—1式半自动步枪的人从军械库往操场快步走来。只看同学们那雄赳赳的摸样,便晓得他们这就要上阵去练习拼刺刀及瞄准打靶去了。

 

我们这群人走到操场跟前,都掉头望着张班长盼望着他指导我们下一步的军训,这时候他领着我们走到操场左边排好队。他站在旁边微微地笑着说道:

 

----”同学们以六人为一组听我口令端起你们的上了刺刀的枪向前冲,朝前面60米远的距离设置的稻草人靶子戳进去。“

 

其实大家早就在等他发出口令了,同学们以六人为一组的队形已经散得很开。连顶年轻的丁同学都把上了刺刀的半自动步枪朝胸前靠,以半人高的靶标为目标,只听张班长一声令下,便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就立即向前飞奔向目标,冲到它跟前,向它刺去。

 

这时没有一个人迟疑,也没有一个人出声,尽管大家先前没有一个人练过刺杀,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刺刀刀刃,没有人变脸变色,更没有一个人想到害怕。

 

陈同学这时什麽都不考虑了,他的脑子仿佛凝固成了石头一般。他凭本能地把全身力量都聚集在刀刃上,要选择稻草人靶标那貌似人一样结实的胸膛部位,以便他的刺刀不偏不倚的扎进去。

 

同时,他把全身力量聚集在一双手上了,----这倒毋宁说是聚集在十根手指头上,他几乎把那支枪的用木头做的枪柄都捏出水来了。而此时,他还把全身力量聚集在双腿上,-----具体地讲而是聚集在两只又长又阔的脚板上,他每一脚伸出去,都踏得稳稳当当,由于腿长,大跨步向前冲刺靶标时还显得十分轻松。

 

在操场上树立起的每一个靶标离我们有六十米远的距离,当发起冲刺时,要求我们每一位同学疾速地向前奔跑冲向 60米开外竖立的稻草人靶子,朝它的胸膛部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戳进去。

 

这时张班长发出一声口令:----“注意!向前冲!拼刺刀!跑步!”

 

只听得这一声令下,陈同学已经冲在善于奔跑的丁同学的前头,几乎是全班的最前头。他低着头,弓着腰,目不旁视地朝前奔跑,对面那个应该被他刺刀戳进去的是蒙在一层黑布底下用稻草扎的人形靶标的胸脯部位,

 

在他快速奔跑的过程中,目标离他越来越近了,看得越发清晰,也比刚才看见的大了些。那吸引人的稻草人靶子的这家伙,牢牢树立在那里,好象生了根似的。

 

它为啥不象自己那样向前跑动?他非常希望这家伙能够跑动。那吗,他与它快一些接近,挨拢。如若他与它挨拢之后,便一定得胜,只须一刺刀戳进去,-----这最新式的81—1式半自动步枪筒上插的是钢火最好的刺刀,用它一戳保准就进去了,准会从前胸透到后背,他是有那么大力气的。

 

快了!快了!大约只有二三十步远了,蒙在那片黑布下的突起的稻草人靶标胸部上的每根稻草都看得清楚了。他心突突地连连往胸口上跳,呼吸揣不过气来。当他要接近它时,他突然鼓起勇气喊出一声“刺杀”,一刺刀戳进靶标,从它的前胸透到后背。

 

这一场拼刺刀的训练---是同学们与稻草人进行实战相搏的一场真正的恶战,练刺杀便是这样开的头,差不多也是这样收的尾。陈同学后来回忆起来,实战中敌我双方真正拼刺刀的时间,大约不过几秒钟,这决定生死的时间,然而这却是人生经历上感到无比漫长的一段时间。

 

当刺杀演习刚完毕,参加训练的同学都齐集到操场旁边,听张班长对我们的刺杀演习作总结。两位训练中表现得好的同学洋洋得意站在队伍最前头。这两位同学就是陈同学和郑同学,他们两人的体格一般的来讲还算魁梧奇伟。

 

当训练开始,张班长发号施令,指挥若定之际,说不出的有一种威风凛凛的气势,全场的同学们都觉得由张班长来指导我们训练,毕竟不错,这一次对我们的训练评判下来应该是还算是可以的。

 

但等到他一开口,才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他本着以部队正规训练的教材来要求我们,和他当年在部队入伍时候自己所接受的新兵训练时的亲身所得的体验相比,对于我们这些初来咋到军训的学员的表现,当然看不上眼。

 

他居然毫不留情,但是非常中肯地把同学们拼刺刀训练中存在的不足之处说出来了,但并没有把每个人批评得全无是处,只是提出来希望同学们能改进拼刺技术。

 

张班长说道:---“形式上的同学们的拼刺刀虽然看起来还是蛮像那麽一回事的,但我感觉着同学们的体能还有待增强。另外有的同学拼刺刀时,手腕用力不够,要多练习手腕力。否则在敌我双方决定生死的拼刺决斗的一刹那间,谁的腕力强大,谁就能让对方先倒下去。”

 

军训期间值得我们学的军事技术实在是太多了,即使到了我们年老体衰的时候,我们真正的学生生活是不会终结的,也不应该终结的。不过我想说,同学们的拼刺训练现在是应该在这儿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了。

 

随后张班长以不紧不慢的语气谈了番同学们下连队接受军训的重要意义“-----”同学们参加军训是我们党和国家目前的反修防修,抵御帝国主义的侵略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是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提高政治思想觉悟、陶冶爱国情操的重要载体,是学校全面提高学生素质、增强组织纪律观念、培养艰苦奋斗作风的重要举措;“

 

----“是学生在学习期间履行兵役义务、接受国防教育的基本形式;是实践教学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说到底,无非是强国就要强兵,强兵就在于精炼。“这时,他以一席言辞坦率的话语对此作了总结。

 

末了才归到培养人才一点上。张班长说起话来,语调很低,这是他在部队当兵多年来所养成的好习惯。官越小,举止越应低调,美其名曰不摆架子。

 

张班长还是一个活跃的人,说一口江西吉安腔的普通话。初和他会面的人,也很容易听懂。加之他教我们拼刺的方法是很特别的,他是特别注重实践训练的。不完全迷信理论上的那套教条主义东西,并有自己创新的东西。

 

我上述所言绝不是开玩笑的话,我是按照我的诚实说的。因为张班长教我们的那些方法最实用的,当我们把它们应用于实践后,我们感觉到是很能见到成效的,用我们那并不低于常人的智商来处理自己的事情,比起那些自命不凡的以高人自称的先生们的行为举止可能要强得多罢!

 

但当我们刚来这个高炮部队军训的时候,同学们都是带着一阵最初热情投入到军训中去。随着军训的时间渐渐地延长,这最初的热情就逐渐消失了。对此,有一小部分同学的意见非常别致。他们认为,在军训中,最困难的因素在大部分同学的军事素质尚有待于提高。

 

因为过往一般的老百姓很少受过军事训练,更遑论是我们学生了,对于军事方面的事情,基本上什麽都不太懂得。而无知又恰好是军训中学习军事技术的阻碍,所以一定要让同学们参加军训。而且时间还并不需要多长呢。

 

文革以前,在大多数老百姓的记忆当中,我想,谁都会对部队的同志保留着一些良好的印象吧。他们不但具备着奉公守法的精神,即便从密切联系群众,为人民服务,及为大众办事的才干上说,也很强。

 

事实上,因为他们有着真正广泛的民意基础,当同学们下部队学军的时候,所见到的那种旧军队中的官兵不平等而常常引发士兵的怨恨是没有的,往往是官兵和衷共济,全力以赴共创军队的光荣和再度辉煌。

工农兵学员时的留影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库尔湖上的野天鹅〉》一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