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岁月如歌-------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29 ) ----3

(2015-08-29 22:14:26) 下一个

岁月如歌-------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29 ) ----3

 

 

有什么办法呢?为了替妹妹解决这房屋漏雨问题,不能不打通公社的的这层关系,而且那时候也用不着花钱去打通这一关系.,自己作为兄长, 我也应当是义不容辞地肩负起这个责任去办好这件事.我自己后来终于在最忙的夏收时节误工了一天外出走访了公社去解决此问题. 我靠着熟人的介绍,去拜见公社知青办的负责人张同志.

 

就这样,在七月中旬一天,一大清早我便动身沿着村子外面修建的一条机耕道步行前往公社.公社所在地---太平镇,在年初当我们从青神县山区迁移过来时,我们曾专程前往这里办过落户手续的,才隔了几个月又旧地重访.小镇的街上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在街头上多贴出一些应付当时国内形势发展的文革标语口号.

 

因为我是得到一位熟人的介绍之后,才到公社知青办直接去找一位张姓的负责人.他是本地人,在农业合作化运动时期就一直在这一片地区做基层领导工作,他是在农业合作社合并成公社以后,才调到公社来当干部的.

 

那天是非常晴朗的一天,途经小镇的街上见到有不少人来公社办事,走到了公社门口,见有一道大门隔着公社的办公大院,门左边挂着一块牌匾上书写着”太平人民公社委员会”几个仿宋体大字,这就是绝好的标识了.连接着门的那道围墙都粉刷过了.完全是一派乡间的景致,门道上有些牛粪杂在泥里..

 

进门处的左手有一间小屋,大概是一间传达室.我没有经过任何人的传达,跟随着一些人一直走进去了.到了公社办公大院找到了知青办公室,拜见到了那位张姓负责人.我和他一见面,我的第一句话便是:----”首先要请你原谅,”我接着说,”今天我自己实在太冒昧.我事前并没有给你打招呼,而我竟冒然地前来拜访你,给你增添麻烦了.”我这一说,反倒弄得他感到有点诧异.”

 

我继续着对他说,”我有什么办法呢?为了解决我妹妹住房漏雨问题,不能不来给你添麻烦,希望你能帮助她解决这一问题.”尽管是怎样思想顽固不化了的我妹妹的生产队长, 然而经过各次运动大风暴的洗礼的张同志却表现出了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当我把我妹妹住房漏雨情况简单扼要地向他叙述了一番之后,他说:----“这样的一类问题生产队不解决,照我们的政策规定来说,是有点不相容的. 然而我们公社却应当主动地担负起责任来解决这一问题,替你们知青排忧解难.”

 

他还表示公社知青办愿意支付一笔钱来维修这间漏雨的茅草房.他答应尽力解决这问题,承诺过几天会派遣一些人来维修这间漏雨房.虽然那时候乡下各种物质都会缺乏,但竹子的来源倒不会成为问题.意外得很!在毫无希望的地方却又钻出了希望来!看来我这趟公社知青办之行,不会是一张画饼,用它来充饥了.

 

 张主任已经答应了我的请求,这次会见费时大约半小时的光景,我已经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尽可以高高兴兴而归了.回去多少总可以有一些好消息能够写信告诉妹妹了.此时张主任正是多忙的时候,我丝毫也不能帮忙做些什么事,在情理上也不便久留了.

 

我受着了张主任一番很恳切的接待,得到了他的很多宝贵的教诲之后.便向他及他办公室内的各位办事员告别.临行时他一再向我承诺一定很快会派人来维修的.隔不几天,张主任果然实现了他的诺言派遣若干名建筑技能娴熟之师傅专程前来维修这漏雨房.他们一行人甫一抵达漏雨屋,就开始忙碌地工作起来了.

 

两位师傅爬上屋顶整理稻草, 修补房屋漏雨的裂缝.队长的老爹就站在房屋墙脚下替我督导着,-----“裂缝修补好之后,你们铺垫的稻草都要在上面铺垫厚一些就好了.” ---督导着他们干活的 队长的老爹向屋顶上正在施工的两位师傅吩咐着说道.

 

-----“ 老伯,我们已经做了很多这样的活,请你别担心,我们会把它做好的.”--- 两位师傅回答道.两位师傅就在碍难容下二人的屋顶上干堵漏缝,铺稻草的活儿.他们已经干了四,五个小时的活了,看情形过一会儿就要竣工了.

 

----“好的.已经没有剩下多少活了.裂缝都被我们用灰泥厚厚地涂抹上了,再用厚厚稻草铺上就行了.”那两位师傅边干活边对着站在屋檐下的队长的老爹说.他们 将近费了半天多一点的时间就结束了这项维修工作.两位师傅带上各人的修理工具踩着一条架设好的竹梯,依先后顺序小心翼翼地从屋顶上攀行下来.

 

队长的老爹对这几位师傅说:------”昨天赶场天我们去镇上买回一些菜蔬可以犒劳你们.另外我们已经买了好些猪肉,可以让你们大打一次牙祭.”------“好啦,不要麻烦你们了.我们下午还要到七生产队去干活”一位师傅边收起他的干活工具边婉言谢绝了.他们丝毫也不为吃一餐饭而动心,下午一点钟,他们和七小队的人约好,要去他们队上修建房子.

 

之后没有过多久 我把房子修好的消息写信告诉了妹妹.同时我还帮她经营着她的自留地,栽种了一些应时节的蔬菜.等她回来后就可从地里采摘拿回去洗干净后炒起吃了.

 

当她读到我的来信后得知她在乡下的住房已经修好不漏雨了,她大为高兴说这很使她感动. 此时,她怀着一种迫不及待地想归来的情绪.就这样在她离别了生产队回家呆了好几个月之后 , 告别了父母亲,踏上了返回生产队的旅程,在那年的七月尾上,由成都火车北站乘火车到达广汉高骈镇火车站,出站后再沿着火车站外修建的一条机耕道步行回生产队.

 

但这次回来就不比上次初来生产队时那样感到生疏了,她一人提着一行李包,随着到镇上赶场返回家的老乡们一道走回生产队.她经过我们村落之后,走过了那道架在那条小溪上的很窄石桥,就突然就进入她们生产队的地界了.不错,就在那条小溪的左边,有一座靠队长住宅的院子的围墙而修建的茅草房,就单独地立在三面都是田的地里面---这座房就是妹妹的住房了.

 

妹妹抬头一望,没想到出现在她眼前这座茅草房,虽然它的外观依旧,但经过公社知青办派人维修之后已经不再是一座漏雨的房子了.她想到这一最困难问题都得到解决了,这令她感到欣喜不已.她呈现出了一幅大为开心的样子,这实在是难以形容; 或者不免夸大一些说,她感觉着她就象一名长期航海的水手,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下乡两年最值得我们回味的是每年农历新年来到的时候,那就是我们知青放几天年假,各自带上队上年终分得的年货和现金回家过年的时候.我们也是顺着妹妹走过来的那条机耕道,走到高骈镇火车站乘火车到广汉,再从广汉转车回成都的.

 

我想把妹妹在她们生产队年终评工分时,她所遭遇到的一些情形,简要地叙述一番.就在我们要回家去度过那年的正月农历新年之前的一个把月的时间里, 此时各生产队不消说也怕是很快就要赶上涉及到年终分配的评工分的年度大会召开的时候了.

 

不过我还记得那年底在她们生产队召开的那次年终评工分大会上,当轮到她评估自己工分时,她们队上就有社员首先向着她发难说:------“今年凡是我们生产队的知青返家久留不归,缺勤时间太长未出工者要如实地扣她工分.”这句话我妹妹分明晓得是针对她而来的,但在她心境里面总挾着几分委曲,好象这次返家久留不归而造成误工应该不是她的责任似的.

 

同时在她的心目中, 对于强加于自己的这种强行扣工分的威逼,她也怕同样怀着一种不愿屈服的心态.真不知她们何以总是拿扣工分这样的话题来压服我呢?---而她脑海中反复思考着这困扰着她许久的问题.此时她心中暗想无论如何这次也绝不能让他们扣我的工分的阴谋得逞.

 

妹妹迅即回答说:--------“我返家久留不归其实这不是我的责任.我一到生产队的时候,我就发现分配给我的那一间茅草房是靠一院落的围墙而建筑的,那一部分围墙便自然地替代了我那间茅草房的一面墙.没有解决连接处裂缝漏雨问题.草房修建好之后,一遇下雨天草房始终漏雨,那时正逢多雨季节,我自己一个人丝毫也没有能力去处置这样的困难之事.”

 

-----“而一月四号,生产队才开工修建这间草房,到完工刚好才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这就证明了那草房是匆忙应付赶工而修建的劣质住房,修建后这房子还一直在漏雨,经过我与队长多次交涉后仍没有派人来修缮,请大家替我设想一下我还能在这样的房子里再住下去吗? 我实在是迫不得已才返回家去久留不归的.这大约就是我误工这起事的原委吧. 按道理根本不该扣我的工分. ”

 

妹妹说着这话时的表情和声调,不是忧郁而是愤激.她费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大的劲头准备的上山下乡,却遭遇到了这样结果.这忧虑的心情是可想而知了.

 

那位女社员发完言之后,在众多社员的头脑中我妹妹留给他们的印象只是”贪图安逸”四字,但是出乎意外的是队长竟然声明说:----”她(指我妹妹)不是一个贪图安逸的知青,平时干活是努力的,何以会有她返回家久留不归误工之说法呢?这原因恐怕在于我们没能很好解决她住房漏雨问题有关.”

 

----“当然最后还是公社知青办严格地执行上级的有关政策规定,注意保护知青的正当权益亦不遗余力地解决她的住房漏雨问题.乡亲们对此事的祥情当然无从知道.只晓得她回家去耽搁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对解决此事的不作为给她带来许多困扰.就这样为了及时纠正我们的不足之处,我们生产队决定这次年终工分决算不扣她的工分,她按全勤出工分配口粮,副食品和现金.”

 

妹妹听到队长讲的这番话后,便大大松了一口气.在队长发完言之后,那位要求扣我妹妹工分的女社员及围在她周围的几个社员,他们你一声我一句的吼道.----“这不公平! 这太不公平了! ”在此情况下,他们认为应当让他们的不满情绪能尽情地发泄出来,从而使他们感到心情舒畅一些,当然如果按照他们自己的观点来考虑问题,他们自然会认为这实在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

 

队长安抚性地向大家解释说:------“有些社员对这件事处理有异议,发牢骚,对此我们是理解的,可惜我们还得执行上级的有关的政策规定, 要体现党和政府对知青的一种关怀和照顾,大家就不要再纠缠这个问题了,这件事就算如此决定了.”

 

我认为队长讲的这番话是切合实际的 .从这件事的解决结果可以看见, 当时当地公社和生产队对知青上山下乡具体政策执行情况还是较好的.那时广汉的各公社、大队、生产队对下乡知青也很重视,在政治上关心,生活上照顾,劳动上安排有经验的农民进行帮助 ... 当然队长在会上针对我妹妹讲的那些话,也包含着鼓励她的意思,希望她坚守理想,扎根农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華西車城 回复 悄悄话 看過你回憶父親的文章,他想畢是火電院或者中試所的領導,不知後來是否任職于網局或西南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