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岁月如歌……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32 )

(2014-01-25 11:12:03) 下一个
岁月如歌……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32 )
 
 
政审的话题不免又要转到李同学的父母亲政审问题上来了.招工单位外调人员赴李同学父母亲单位XX研究设计院去政审查阅他父母亲的档案材料时,出乎意料地发现其父亲已于文革初期就跳楼自杀身亡了.经证实其父自杀身亡的原因是他解放前曾参加过国民党的三青团,并且还充任三青团的骨干成员. 其父因解放前历史问题,文革初期遭到清算,因经受不住群众运动式的残酷批斗,而跳楼自杀身亡了.其实现在看来其父解放前曾参加过国民党的三青团也算不上是什么隐瞒的大罪,也不致于罪当该死吧.其父无论如何怎么样当时好歹也是把自己的历史问题交待清楚了的.
 
但是时代终究是两个不同的时代了.现在单是对于罪恶行径四个字的解释,轻重之间便有天壤之别含意的解释.因此李同学当时的政审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最终对他的招工政审就没能获得通过.他遭受到了这么意外的沉重打击后,便变得有些一蹶不振了,有时神智也变得恍惚起来.这甚至于使他今后五,六年乃至青年时代的生活路径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改变.这种不幸的人生经历对他的影响很深,使他常常陷入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李同学年青时代性格也是很浪漫的.身材长得高大挺拔,形象英俊萧洒.他喜欢做诗,写文章,刻图章,讲究写字,专功书法,也学过画油画,他绘制的油画像还能卖钱,可见他的画技还是有一定水平的.他还能拉一手漂亮的手风琴.像他这样一个极具天赋的年轻人,在那时也都还不能支配着自己的命运.在那样一个属于社会急剧变革的时代,因政审未通过,他的生活已不能象以前那么幽闲,生存竞争的压力也渐渐变得险恶起来了.
 
他自言自语地说遇到这种事这绝不是他个人的能力可以改变的,对此我们也不便作过多的解释去安慰他.他在对我们说此话的时候,看得出他心情很痛苦,看见他有意识地逐渐把目光从我们这边移开,在寒风的吹拂中向着我们去县城的那条路的方向默默地长久注视着,好像要把心境里面总挾着几分疑惑解开似的.他痛苦的沉思突然间被我们的话语声惊醒,见他脸上的表情茫然地,抬头朝我们这边看着.
 
此时见他的情绪一直显得很低落,我总觉得我们应该安慰他,让他振作起来.我对他说这次面试没有你,这不是你的过错,不要紧,很快你的好运就会来的,我想劝诱他,让他对未来抱有希望.而且真心希望他能参加下一次的面试然而我对他讲的这番话被证明对他完全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对我说:”-------你知道,如果……..他断断续续地说,似乎他眼睛里含有泪花,说话的声音在发抖从他忧郁的眼神中隐隐约约地流露出一种无奈,一种羡慕,一种渴望.
 
然而现实的情况对李同学是残酷的,以后每一次的招工完全没有他------一直到一九七九年差不多太平公社所有的知青都离开农村返回城市了,他才按中央下达的文件所制定的知青返城政策返回成都,在西城区的一家街道办事处下属的工厂里当上了一名工人,干捏煤球之类的活.从他1969年初下乡当知青算起直到他1979年底返城,他在农村呆了整整十多年.人生最宝贵的十年青春时光就这样匆匆流逝掉了.
 
我们三人趁队上的社员还在地头出早工的时候,动身去县城参加招工面试.我顺手关上了那泛着黄铜色的木板做成的房门,顺势将一把弹簧锁插进门销里,锁牢了房门.才离开了我住的那间土屋, 我们刚刚一走出院子,远远看见出早工的生产队的社员们正在忙着对田里的麦苗施肥,有的社员回头朝我们这边观望.我们怀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很怕被他们看到,为了避开他们的视线,我们三人孤影悄然地穿越过一片竹林,急如流星般地朝东风渠奔跑过去,登上了东风渠,站在渠堤上回头看一看,已经看不见社员们的踪影了.
 
我们刚才的紧张的心情这时候才稍为平静了下来.大家这才悠闲着心情放松地沿着东风渠堤走.虽然时候是冬季,但仍可见清澈的水在渠中流淌,尚可听到发出的潺潺流水声.渠岸两边不时见有蓊郁的竹林环绕着农家的院落.田野随处可见栽植的高大的桉树.其实之前沿着这条路去县城赶场究竟已经走过多少趟了现在恐怕也记不清楚了吧,但这回我和妹妹,李同学沿着这条路走去县城时所持有的心情与以往去县城的时候相比较,感觉此时的心情确是要舒展得多.
 
沿着东风渠堤将近要走20多里路,差不多要花费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县城.但沿途具体经过的情形已经有些模糊了.途中是一直在沿着东风渠堤在走,时候是隆冬天气,田野的景色自然是一派冬天的景色,但仍然看得出是一片葱笼的田园风光.那天的天气还是很晴朗的.一走到东风渠的一个提灌站门口来,看见我们生产队的一位妇女背上背着一个竹背兜站在那儿的一笼竹林下面了望,我们立在提灌站门口踌躇了一下,我们也没有惊动她,便又继续朝前走.
 
快走到县城的时候,远远看见有些很高的高压输电线塔隐隐约约从广阔平原的水平线上耸立出来,越往前走高压输电线塔渐渐变得鲜明了,再往前走,广汉县城一带城墙的影子也渐渐地在鸭子河右岸显现了出来.泛着灰黑色的古砖砌成的城门洞口也隐约可见,这城门在于我并非是第一次看见的.插队落户在这里的乡下两年,平时大凡到县城赶场,或从县城火车站转车回成都,到过这里看见过它多少次恐怕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吧.
 
同行的李同学向着我说:------“凡是今天进城的人,进城的时候为了祈福好运要向城门口作三个揖.”我分明知晓这句话是开玩笑的,但在心里还是总存在着几分疑惑,好象今天进城意义的确非比寻常真正是非作揖不可一样.同时在我心中,也怕同样地怀着了一种对于命运之类学说的屈服罢?不然为何我很自然相信作揖能为我带来好运之类的开玩笑的话呢?这真是时代造化的伟大意义啊!它把向城门作揖能带来好运偶像化了.
 
当时无论在任何川西大小县城大都围着有这样城墙,恐怕这些都与向城墙作揖的心理是毫不相干的吧.如果都要向它们作揖,那就作揖不完了.但无论如何对四川古老城墙的壮美我是一定要赞颂的.我们从鸭子河铁路大桥走过来,走到县城,我们面对着那高雅的城楼,从黑瓮瓮的森严的城门洞口穿越而入,走进了县城.那时候的我,心境的感受怕是有一种莫明的兴奋罢.总在心里祈福自己今天能走好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