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岁月如歌 ------- 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3)------A (

(2013-01-30 14:41:08) 下一个


【岁月如歌 ------- 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3)------A

In This Article :-------Betimes next morning I got up and went out , I felt it was too early yet for the production team leader to come and visit us to help arrange our long-term residence , The dawn mist was still rising from the vast winter fields . I stood outside the house and look all around ,then I walked down the road for several minutes to loiter into a farming village located next to a small irrigation canal , when I walked into the yard ,I had stopped to look at the two isolated mudbrick houses located in the right corner of this yard as I passed

I totally did not expect that the two houses were the ones in which the production team ‘d decide to arrange for us to live . The exterior walls of the houses seemed like repaired . On the mudbrick wall that had faded to brown , there were two windows covered with wooden grates to reveal only a small hole respectively , and strong green ivy like plants clasping even the mudbrick chimney with its twigs,as if with a green tight palm-bark rain cape to drape over .

第二天早晨我醒得较早 , 起床后 , 感到时间还早 , 队长不可能这时候来访为我们安排以后的长期住处 . 于是我走出了临时住地仓库 , 在晨曦中朝四周张望了一 番 , 顺着门外的一条机耕道往前走 , 走进了附近的一座位于水渠旁边的一个院落 , 在里面闲逛了一会儿 . 当我走进那里时 , 完全没想到生产队日后将为我们安排的住房就是这院子内右边角落那两间用泥土砖隔 的房屋 .

屋子的外墙好像修整过 , 它那褪了色的褐色的泥砖墙上 , 各有一扇用木条加固封闭 , 仅露出一个小窗口的窗子 , 绿色的常春藤状的植物的嫩枝树叶紧紧缠绕它房顶上用泥砖堆砌成的烟囱 . 像是披搭上了一件紧身的绿色   衣 .

用稻草盖的屋顶看上去显得有些低矮 , 住在里面到是给人有一种 冬暖夏 凉的感觉 . 也许是出于好心善意要想法促使我们能够安心留下来 , 尽力而为地替我们创造好的安家落户的条件 . 队上为我们保留的这两间房很快将从无人居住的荒芜状态之中复苏过来 , 房子是向阳的 , 能让阳光从狭窄的窗口照射进幽暗的屋子里 . 我在经过此地时停下来 , 看了看这两间房子 . 但 毕竟 这住房问题 还是我们最关心的一件大事 . 而如果这次又让我们来 查看住房 , 就我所知这将 是我们第二次以 ” 新落户的知青 ” 的身份受到接待应邀来查看自己住房了 . 而且 ?我所知 , 在我们大家眼里 , 这样的住房条件还算可以的 . 当时我心中还在暗想如果生产队要是在这厶大的四合院内能为我们安排这样两间条件还是不错的住房 , 那该有多好啊 !

队长不是整天绷着脸 , 显得很阴沉的那种人 , 就像生产队那些社员那样 , 他也喜好抽烟 , 身上总是随时随地都带着一只水烟袋 , 只要一有闲遐 , 无论在何种场合 , 他依然我行我素 , 拿出他的水烟袋 , 在烟斗上装上烟丝 , 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火柴点燃就开始抽烟 . 在他与人相识之后 , 好像大家都感到他是一个很合群的人 . 身材结实 , 虽有一幅呆滞的面孔 , 但感到他的理解能力尚可 , 人勤快 , 不太善言谈 , 有时沉默寡言 , 感到给人一种很含蓄的印象 . 解放前他出生于太平乡的一户贫困的农家 , 是他那个贫苦之家培养他的这种多样性品质 .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 , 他的性格也在发生变化 . 变得更有些成熟和老练了 .

就在我到村子里去闲逛了一会儿返回之时 , 队长到来走进了我们昨晚安排暂住的仓库 . 一进门就向我们友好的打招呼 , 关心地讯问我们昨晚休息得如何 . 然后很拘礼节性地 , 向我们解释说 , 他将带我们去看一看生产队为我们安排的住房 . 我问道 , 我们的住房安排在何处 ? 他很和蔼地对我们说 :” 跟随我 , 我带你们去看就明白了 .” 随着我们跟随队长走出了门 , 沿仓库门前经过的一条机耕道朝前走 , 像往常一样见有一些村民在路上慢吞吞地溜达着 , 好象在散步似的 .

当我们款款地向西走 , 走向清早我曾到访过的那个院落时 , 我认出来那是我来过的地方 , 我甚至于心中暗暗地想安排我们的住房该不是院子内右边角落那两间用泥土砖隔 的房屋吧 . 他带领我们走进了那座我清早闲逛过的院子 , 碰巧径直走到右边角落那两间用泥土砖隔 的房屋面前 . 为使我们注意 , 他提高了谈话声调告诉我们这两间房就是队上为我们安排的住房 .

从房屋外表看得出来之前几乎无人居住过 . 立时队长开始和我们聊起天来了 . 他说 , 他和队上其他干部商量了一下 , 他还特别把队上的党小组长拉到他家里来商量 , 向着他说 : 公社安排到我们队上来落户的这两位知青已是我们队上的社员了 , 他们响应号召 , 远 了成都的亲人来我们乡下安家落户劳动锻炼实属不易 , 让他们住在好点的房子里 , 房间宽敞 , 地方清静 , 住得很 意 , 我相信这有助于让他们安心留下来锻炼自己 , 并更有助于培养自己成长的 .

在外表看来 , 他好象是一位性格很粗犷的队长 , 他对我们的关心 , 竟这样周到 . 他既常常用温暖的话语关心我们 , 又为我们解决了住宿问题 . 我在心里着实感谢着他 . 无怪啊 , 如古谚所称在家靠父母 , 出门靠朋友了 .

这是那种相当幽静的房子 , 但房子尚需粉刷 , 窗口布满灰尘 . 队长从口袋里掏出钥匙 , 打开了房门 . 我们大家都走进这两间光秃秃的 , 阴暗 , 而很少有人住过的房间 . 于是我们站在这空旷的房子中间 , 透过那厶狭小的窗口向外望出去 , 仅仅可看到一方寸大小的灰蒙蒙的天空 . 墙壁上有一处凿嵌进去用于放菜油灯的凹进去地方 . 在每一间房靠房间右墙角 , 从地上用泥砖为我们铺砌了一个供炊事用的炉灶 , 炉的右侧有一处 堆 放柴草 杂 物 的场地 . 顺手可将当燃料使用的稻草 , 油菜杆及小麦杆塞进炉膛里燃烧煮食 .

考虑得很周到 , 灶台上还放置了炒菜用的半玻璃瓶的盐巴和一小土瓦罐的菜油 . 我注意到 在炉灶上置一口大铁 锅 , 炒菜用 , 我顺手揭开锅盖见一把锅铲摆放在锅中 . 队长通过他细心安排 , 很负责任地亲临所为 , 总是将每一样需用的东西放置得恰到好处 . 为我们生活带来了许许多多的方便 . 靠窗口放置了一张生产队专门为我们打造的供吃饭用的杂木方桌 ; 桌面上令人意想不到地特地为我们准备放置了几个餐事用的土瓷饭碗和几双筷子 ; 桌子四周放置了三张木制的长条凳 ; 一张杂木制成的单人床孤零零地靠对面的墙边摆放着 .

队长对我们说是他一直在掌管这两间房 , 如我们所看到的 , 之前几乎无人住过 . 房屋维护还是挺好的 .XXX, 队长在招呼我 , 还把他的一只常年劳作已经变得相当粗糙的大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 同时把我带到 厨房后面新开的一道门的门口 , 向着我说 :” 你们住的这个院子周围环境还是不错的 , 地方清静 , 走出去看一看 , 熟悉一下这附近的环境 , 沿门外这条小径朝前走 ,  此不远 , 在一处茂密的竹林深处有一眼供你们取水用的水井 . 到那里去转一转 , 便於你们每天从井下取 水做饭 .

我听从了队长的建议 , 出门顺着那条小路往 前走 . 从院子后面观望 , 只见稠密的竹林环绕 , 一条小溪沟几乎就从我窗外的墙脚下流淌过 .. 我是如此幸运地受到关照由队长特意安排社员在我厨房后面开了一道门 , 便于我们挑井水煮食方便 . 一出门就见到一片竹林 . 周围的树木也很多 , 然后从这竹林朝前走看到有一口以 绿 荫 浓郁的竹林为背景的水井 , 此井由居住于这大院子里的若干家庭共用 . 这一眼清澈的水井意味着它将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大的方便 , 为我们提供足以维持日常生活的必要用水条件 .

此刻我将我的目光转过来看望着这口水井 , 它位于竹林边上 , 井口不大 , 四周长满了野草 . 井壁四周从下到上到处都长满了奇状幽暗青色苔藓 . 看得出这口井的年代已是很久远了 . 我走到井边 , 蹲下来朝井里张望 , 只见到我的一举一动的倒影在水面上晃荡 , 接着我也仿效着人们对井下大声叫喊 , 声音回荡着发出回音从幽暗的井下传了上来 . 悠长地在空中传播得很远 . 当我环顾田野四周风光时领略到了此地纯朴自然的乡土人情风味 . 我跟着就站了起来 , 在井边伫立了一会儿 , 沿着村民们常来这口井挑水踏出来的一条小径 , 转身朝回走去整理我的住房 .

我沿着这条孤寂的小径慢悠悠地朝前走 , 在我步行经过院子后面的一僻静处时 , 见到一坍塌的坟墓 , 在那里一块残缺的年代久远的 简 陋 墓碑趟在那墓旁边 , 上面还能依稀看出曾一度刻着死者 姓名和 生卒 年月,以及简短生平描述的寥寥几行字的碑文,是用文言文书写的 , 我不敢断言我明白那碑文的意思 . 但墓主的后人所寄托的深挚而永恒的爱念之意仍然可从那碑文上深深地感受到 . 虽然逝者安息了 , 却再也见不到这一 切 . 他们的后代虔诚而习俗化地相信他们先辈生前留给他们极富有人性化的各色各样的尽善尽美的记忆却是永存的。我带着很愁怅的心情 开那里 , 又开始朝我的 住房走去 , 我考虑得首先要把房子打扫和修缮一下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炅龙

你好,感谢来访并留言鼓励.
炅龙 回复 悄悄话 原汁原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