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随心走

记录自己的生活,也记录外面的世界
个人资料
SLC5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个死亡背后揭露的残酷真相 ....

(2018-06-14 15:15:19) 下一个

 

 

 

 

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平均每小时就有3种物种灭绝。而这些物种一旦灭绝,将永远不会再出现。

 

作者:柚子

来源:视觉志(ID:iiidaily)

 

 

“每一个物种的灭绝,也是生物进化论的一个自然规律,但原本它应该是一个非常非常缓慢的过程,只是今天,物种灭绝的速度,是以前的一千倍,所以下一个,会是谁呢?”

 

这句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真切切地发生着,并且,就是现在......

 

它出自最新一期《朗读者》中的董卿之口。这期节目,请到了白鳍豚专家刘仁俊,从他的口中,或许你会对上面这句话深有体会,也会了解到一只名叫“淇淇”的白鱀豚,灿烂又孤独的短暂一生。

淇淇是谁?

如果把时光倒流回10多年前,他可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毕竟,仅仅“白鱀豚”这三个字就不得了。

白鱀豚是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它在这个地球上已经生活了几千万年,是妥妥的活化石,因为优美的体态,它还拥有“长江女神”的美誉。

 

白胖白胖的白鱀豚宝宝们是不是可爱到爆炸!????

因为珍贵,他们还有“水中大熊猫”的美誉????

 

 

为啥叫“长江女神”呢?那是因为这种淡水鲸,只在我国长江流域出现,所以它的稀有程度,参照圆滚滚的大熊猫就可以了。

 

而淇淇呢,还和人类有着一段不解之缘。

 

大概是在他两岁的时候吧,有一次出去玩,不小心误入浅水区,被渔民的钩子勾住了背部,伤口部分严重化脓。

 

这是当时的受伤图只看照片就让人觉得生疼????

 

在接到渔民电话后,刘仁俊一行人立马出发,去接淇淇。

 

他们租了一辆破旧的吉普车,在风雨交加的天气里,开了近10个小时,才见到淇淇。

 

只是这第一面,就把所有人惊呆了,当时淇淇皮肤化脓严重,浑身散发着奇臭无比的味道。

 

很多渔民都避而远之,刘仁俊他们呢,把淇淇小心翼翼地运回研究所,进行康复治疗。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淇淇是有点小脾气的,他害怕陌生的环境,但随着长时间的相处,他渐渐对这些照顾他的人们敞开了心扉。

 

研究表明,白鱀豚的智商可以达到小孩子的水平,淇淇也不例外。谁对他好,他心里明镜着呢。

 

有一次淇淇咬住了一个人的手指,他一看是刘仁俊的,立马松开。

 

就这样,在人类的悉心照顾下,淇淇的身体渐渐好转,可当他具备了回到长江的身体条件时,一个残酷的事实是:

 

当地湖泊的生态系统被严重破坏,水污染也日益严重。

 

渔民捕鱼的电动渔船螺旋桨,直接把白鱀豚的头脑打得稀巴烂。

 

电网、毒鱼、炸鱼等非法捕鱼行为,直接让他们死于非命。

 

有人曾经看到一只已经死亡的白鱀豚,身上有100多道被钩子勾破的伤口。

 

越来越多的白鱀豚,无法在这片曾经的乐土中继续生存下去。

 

所以,淇淇没有家了。

 

但好在,淇淇是幸运,有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照顾他。

 

除了身体上,他们还考虑到淇淇的生理需要,眼看着淇淇到了一定的年纪,有了配偶的需求,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给他找来了另一只白鱀豚珍珍。

 

一开始两小只都很害羞,工作人员就在他们池子中间打了个洞,让他们可以到对方的空间交流。就这样你来我往,两小只渐渐熟络起来,有了珍珍的陪伴,淇淇渡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本以为这是幸福的开始,却不曾想是悲伤的延续,珍珍在4岁那年,因为肺炎去世了。

 

淇淇又变成了一个人。

 

珍珍死了好久,淇淇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天天游来游去地找她......

 

可他游啊游,找啊找,怎么也见不到珍珍的身影,他以为是工作人员把她藏起来了,于是绝食“抗议”。可他的抗议,并没有换来爱人的归来.......

 

那段时间声学仪器探测到,淇淇经常发出一种人耳听不到的声音,专家说,那是一种呼唤爱人的声音。

 

工作人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想着再给淇淇找一个伴,可当地的生态系统破坏严重,再找到一只白鱀豚,已经很难了。

 

他们曾经组织了60多个渔民一起,整天在长江里找,始终不见白鱀豚的身影。

 

珍珍走后多年,淇淇也老了,游不动了。

 

他在200多平的池子里,孤独地过完了他的后半生,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也没有再见过他的同类……

 

白鱀豚一直是这个世界上的稀有动物。

 

据不完全统计,在20世纪50年代,白鱀豚的数量大约1000多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只剩下200头,到了1998年,长江流域发现的白鱀豚,只有8头左右,从1000多头到8头,只有不到50年的时间。白鱀豚几千万年的缓慢进化速度,却敌不过被人类破坏的短短50年。

 

淇淇死后的第五年,也就是2007年,人类宣布白鱀豚功能性灭绝。

 

时常在想,如果没有环境污染和破坏,或许现在还能看到成群结对的白鱀豚,自在快乐地生活在长江流域,只可惜,生活中没有如果……

 

刘仁俊说,“白鱀豚在长江里是没有敌人的,他的敌人,只有人类。”

 

何止是白鱀豚,现在,越来越多的动物面临着和淇淇一样的命运。

 

2018年3月19日,苏丹去世。

 

他是这个世界上仅剩下的雄性北方白犀牛,他的死亡,意味着北方白犀牛这一物种的灭绝。

 

而野生爪哇犀牛在全世界还剩下不到100头,有人预测他们将在未来十年内灭绝。

 

白头叶猴,被誉为世界上最稀有的猴类,目前全世界只剩下1000多只。

 

和白鱀豚生活在同一片流域的野生扬子鳄,是世界上体型最小的鳄鱼品种,目前野生数量可能不足200头。

 

亨氏牛羚,也被称为猎人的大羚羊,目前生活在野外的,只剩下500—1000只。

 

小头鼠海豚,是世界上最小的海豚,目前只剩下30只左右,即将濒临灭绝!

 

看到一个个濒临灭绝的动物们,我想起了北京南海子公园里,被称为“最沉重的多米诺”的世界灭绝动物墓地。

 

这一块块倒下的墓碑,让人看得触目惊心,我们无从知晓,上面这些可爱的动物们,什么时候就会变成下一个倒下的墓碑。

 

我们多希望这些多米诺墓碑的数量,就停留在现在,可事实是,这里的墓碑数量,每年都在增长。

 

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平均每小时就有3种物种灭绝……

 

而这些物种一旦灭绝,将永远不会再出现。

 

《朗读者》里说,“现在物种灭绝的速度,是从前的1000倍”,这句话也再一次给人类敲响了警钟。

毕竟,这个地球不止是我们的家园,也是所有动物的家园,有句话叫“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果不及时止损,那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我们不难猜出“世界灭绝动物墓地”里,最后一块倒下的墓碑,属于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