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随心走

记录自己的生活,也记录外面的世界
个人资料
SLC5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国每天830名产妇死亡:生孩子才是这世界最危险的手术

(2017-10-17 09:21:54) 下一个

庆幸我们出生的时候,妈妈们走过了鬼门关。

· 01 ·

最近被一部纪录片震撼了——《生门》。

它拍下了妇产科80个女人生孩子经历,以及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获得中国首个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的提名。

它将镜头聚焦妇产科,讲述了一个个母亲,生孩子时多次命悬一线的真实故事。

没有高端的制作,没有华丽的特效,只有朴素低调却有力的震撼。

有人看出母亲伟大,有人看出女人不易,有人看出男人的三六九等。但看完回味,我更多的是震惊和深思。

《生门》预告片

只有生了孩子,你才知道,你身边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人。

“生孩子这种事儿,哪个女人不干啊?”

“瓜熟蒂落的事儿,不就母鸡下个蛋么?”

关于生孩子,许多男人抱有这样的看法。

可他们并不知道,在现在的中国,每天依然有约830名产妇死亡。

对于母亲而言,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上走一遭。

看完这三个令人难忘和震撼的故事,才能明白,为什么“妈妈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守护神”。

因为,每一位母亲和自己的孩子,都是生死之交。

· 02 ·

这是夏锦菊的第二胎,她在病床上轻松地说笑着:生孩子这事儿我也不是头一回了,有啥好紧张的?

看似乐观的夏锦菊,其实早就被诊断为凶险性前置胎盘,在生产过程中很容易出现大出血危及生命。

孩子顺利降生,就在大家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大出血猝不及防地来了。

面对每分钟500cc大量出血的子宫,她很快撑不住了,心跳连续停了两次。

医生为了保住她的性命,建议切除子宫,可是只有33岁的夏锦菊不想这么做,她不想失去再做母亲的机会。

医生在权衡之后,做了最理智和正确的选择。

事后医生和她的老父亲说:等于把她全身的血换了两遍,才从死神手里救了回来。

老父亲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掩面哭了很久。

而她的丈夫,始终没有出现过,理由是:工作太忙。

清醒之后的夏锦菊,听说孩子一切都好,开心地抹着眼泪说,没想过这么危险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永远忘不了,在手术室里,医生大喊地那句:心跳不行了!

她只是怀着一腔孤勇和天生想要做母亲的本能,就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撑过去。

原来每个婴儿能够来到这个世间,都是母亲以豁出生命的勇气换来的。

· 03 ·

年轻的妈妈李双双在丈夫的陪同下,住进了医院。但却被优生科判定孩子发育不良,不属于优生范畴。

到底是留下这个孩子?还是往死里打?除了李双双本人,一家人执意要引产。

看起来条件不错的公婆,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丈夫,却都不肯给这个还没有落地的孩子一次生的希望。

他们一遍遍问医生:你们到底能不能保证孩子生下来是健康的?生下来有问题怎么办?

年轻的爸爸反复说着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残疾,就算道德上过不去也认了。

而躺在病床上的李双双,已然变成了一个只会哭的子宫,她在家人面前,并没有太多发言权和决定权。

孩子早产了,医生拿着单子走出来:你们救不救?救就去交一万。

李双双的丈夫和公公依然在犹豫:救不活人财两空怎么办?这不是白花钱吗?

说着话,公公手上戴的那枚大金戒指,却刺痛了我的眼。

女医生诚恳地说:我不是神,我是个人,健康的人都说不定出车祸,我怎么敢保证这个孩子一定是健康的?但至少,你们应该给这个孩子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交了钱,但遗憾的是,孩子出生几天就离开了人世。

在很多人眼里,金钱的位置,已经高于这个世间的一切。它高于感情,高于生命,也早已经,高于自己的灵魂。

· 04 ·

陈小凤夫妻来自贫困的农村,本身就患有糖尿病的她,怀了双胞胎,又被查出中央前置胎盘。

医生说:你到什么地方5万块钱买三条命出来,至少需要5万块钱手术费,不然只能降低期望值,做最坏的打算。

这对于想尽办法,四处筹借,才借到几千块钱的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听了医生的话,陈小凤的丈夫含着泪,不知所措。摆在他们眼前的最大问题就是:贫穷。

但比起贫穷,他们却更尊重生命。

陈小凤的丈夫只好托哥哥再去村里想办法借钱,乡里的情谊令人感动到敬畏。

亲戚邻居们都不富裕,他们从几十块,几百块这样慢慢凑起来,有的人甚至拿出了给自己盖房子和孩子结婚娶媳妇的钱。

最后,尽管孩子早产,但是好在都很健康。他们为了省一些保温箱的钱,在医生万般嘱咐下,早早出院回家了。只要有爱,就有希望。

虽然一家负债累累,但是两朵小金花的降临,让这个家庭充满了走下去的信心和希望。

导演用泰戈尔的一句话,作为《生门》最扎心的解释“上苍给了我们生命,我们用奉献去拥抱!”

“生命是如此之轻,又是如此之重”。

看到最后,这个家庭做的一切,我哭了。

· 05 ·

终于明白,好的婚姻与金钱无关,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是否愿意为你付出。

如果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妻子为他生孩子的时候都吝啬冷漠的话,就算赚再多的钱,这个家庭也不会幸福。

《生门》用最真实却疼痛的画面,记载了最伟大却容易被忽略的事实。它关于人性本身的救赎,关于对女性弱势群体的关怀,也关于人伦道德的思考。

知乎上一位男性观众的影评,让我印象深刻。

“如果有一天,我要当一个父亲,我一定要是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我的妻子,首先得她愿意生,如果她不愿意,我绝不会强迫她去承受产房里那种生死一线的风险;

我也一定要好好工作,必须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保证孩子降生后,能有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而不是在饥寒交迫中成长;

最后,最重要的,我必须是已经有了当一个父亲的觉悟,无论这个孩子是男是女,健康残疾,我都要全心全意地爱他,同时也更加爱我的妻子。”

好男人其实并不少,希望你也能够遇到。

希望每一个女人都是自己想要做母亲,而不是被驱赶着上产台。

她们能够坦然地说出:“我的生命和孩子一样宝贵!”也能够对自己的生命和人生有选择和决定权。

而保大人还是保孩子,是再也不需要去做的选择题。

牺牲自我,保全孩子,亦或是为了保险,扼杀生命,都不该被当做伟大的事情去歌颂。

纪录片最后的那首歌是这样唱的:

“妈妈从老家打来电话,只问了一句吃饭了吗,在出差的路上匆匆回答,放下电话的我泪如雨下...”

这首歌,只唱给妈妈听。

作者:阿菀?, 来源:视觉志(ID:QQ_shijuezhi)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