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改命造运,广结善缘

一個人的命,從出生那天起,從東向西而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国姓名学》之宇宙观批判

(2019-03-04 17:56:52) 下一个

孙恺钜 2019年3月5日

 

从命理学的观点出发,命运实际上分为命与运两个方面。命是人生中先天的因素,与生俱来,是为定数;运是人生中后天的轨迹,因时而化,因地而异,是为变数。故命运描述了一个人之人生因天赋之不同随时空而转化的穷通寿夭。虽然排八字推命的时候,也会排出人一生的大运甚至小运,但这个大运和小运,都是根据八字这个先天参数而排定的,在推算的时候,除了参考流年之外,没有考虑任何后天的因素,所以,命理学中的八字推命,紫微斗数推命等,所考虑的仅仅是先天的因素,而不包含任何后天的加成。

根据《中国姓名学》这本书的内容,可以看出杨坤明公对命运的认识存在着误区(下文将会提供证据),这一看似无足轻重的误区,导致杨公对命运的认识出现了偏差,而这一偏差,使《中国姓名学》这本书在理论上存在着“先天不足”的缺陷。恺钜在评注中,将会尽力地弥补这一缺陷,使这本已经发表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姓名学之瑰宝重新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杨公认为,“惟信先天各人皆平等,后天各人皆自由,天道极公平仁慈之至,有如父母之爱子女,皆愿其智慧长寿富贵康健,天道岂不然哉”。杨公这一段文字虽然短,却极其明确地表明了杨公的“天道观”。

所谓的“天道观”,用现代的语言来表达,就是“世界观”、“宇宙观”。杨公认为,天命之下,人人平等,把人间的悲欢离合全部归结于先天之命,是消极的,也是不对的。杨公的这个观点,在当时的人文环境下,鼓励人们不屈从于命运,敢于起来同命运抗争,无疑有着振聋发聩的进步意义。但他全盘否定先天的作用,改“先天决定论”为“后天决定论”,则是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显然过于偏激了。我们知道,同一个学校,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学生(后天条件相同),学习成绩不会是一模一样的。和刘翔一起接受同一个教练训练的运动员(后天条件相同),也只有刘翔破了世界记录,在这两个例子中,谁都无法否认先天条件的作用对于一个人的成就的影响力。作为研究命理哲学的学者,杨公对于命运的理解,有明显不足的地方,这是必须指出的,也是我们在读这本书的时候,必须时时警惕的地方,这也使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不至于迷失方向。

恺钜认为,命运有先天、后天之分。命是先天的格局,运是后天的轨迹,我们既不可消极地屈服于先天的命,亦不可完全否定先天之命对于后天之运的规范。命与运之间,是为体用关系,命为运之体,运为命之用,运因命而得以存在,命因运而得以表述,不存在没有运之命,也不存在独立于命之运。有关命运之说,恺钜有系统的阐述,故不在此再做进一步的展开,以免喧宾夺主。读者诸君可以在读完本文之后,继续阅读恺钜有关命运的博文,以进一步了解恺钜对于命运的认识,也许会使读者诸君获得意外之喜。

重要的是,杨公在此强调了后天的作用,这在当时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在当时的玄学研究只重先天的学术氛围中,杨公的观点犹如一股清流,为人们展现了一片新的天地。先天决定论,只强调先天的作用,这会让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消极沉沦,随波逐流,无可奈何地屈服于命运的摆布。杨公以姓名学的实际应用,证据确凿地告诉世人,在强大的命运面前,人,完全可以是有所作为的。所以,姓名学的现世,不仅仅是对玄学应用范畴的拓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姓名学让人们认识到了在“天”注定的命运面前,人的主观能动性的作用,也就是说,杨公所主张的是积极的人生观。

可以说,几千年的玄学发展史中,姓名学,让改命造运,突破了“风水”的桎梏,真正地具有了切实可行的理论和方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姓名,乃是人生自带的风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