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biao571

天马行空, 独往独来.
个人资料
正文

樱花开时我丧命,痛留妻室哭夫君。愿献此身化淤泥,中国不再恨日本。

(2015-09-07 09:25:41) 下一个

 

这是倭寇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中将伏法时写的绝命诗。

1937年12月,谷寿夫率第六师团攻破中华门,突入南京城。入城后,谷寿夫唆使、纵容部下肆意烧杀淫掠,短短几天,就将南京变为一座“恐怖之城、地狱之城”。谷寿夫在《军状报告》中自述:“河岸边全被尸体覆盖满了。”在巨大的国际舆论压力下,12月28日,声名狼藉的谷寿夫被调回国内,1939年转入预备役。1945年8月12日,63岁的谷寿夫应召重服现役,被任命为第五十九军司令官兼中国军管区司令官。还未来及赴任,就传来了日本投降的消息。

1946年2月,驻日盟军总部在中国政府的强烈要求下,以战犯嫌疑罪逮捕了谷寿夫,将他关押在东京巢鸭监狱。同年8月,已定为乙级战犯的谷寿夫作为中国引渡的第一批战犯,由巢鸭监狱押赴羽田机场,转赴上海,不久又被解往南京,由中国政府进行审判。新近出版的《侵华日军主要将帅最后结局》一书写道:“想到自己在中国的种种罪行,这次肯定是有去无回的,他在登机之前,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朝着东方叩拜了三下,伸出舌头缓缓的在地面上舔了三下,把泥土咽下肚去,然后才登上押解的飞机。”9年后重返中国,昔日的“亚述魔王”(西方媒体语)已成阶下之囚。、

行刑前不久,他借来剪刀,剪下自己十个指头的指甲和三束头发,装在用白手帕做成的小袋子里,留给家人,并写下绝命诗:“樱花开时我丧命,痛留妻室哭夫君。愿献此身化淤泥,中国不再恨日本。”

1947年4月26日上午9点半,谷寿夫最后一次受审。据当年《中央日报》记者容又铭回忆:“这次谷犯脱去黑呢大衣,着草青呢子军服,颈部风纪扣整齐扣好。”检察官交给他3封家书,给予纸笔,命其复信。谷寿夫回完信后,写下了给妻子的最后遗言:“身葬异域,魂返清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