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biao571

天马行空, 独往独来.
个人资料
正文

丰碑:抗战时期我军的那些纪律故事

(2015-09-01 17:18:41) 下一个
 

      战役介绍
     平型关大捷是八路军出师华北抗日战场后首战大捷,也是全国抗战爆发以来中国军队的第一个大胜利。它粉碎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振奋了全国人心,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热情。
     八路军出师华北挺进山西之际,日军第5师团在察哈尔派遣军的配合下,正沿平绥路进攻长城沿线,企图南下进攻太原,夺取山西腹地,并从右翼配合华北方面 军在平汉路的作战。中国第2战区制定了沿长城各隘阻击日军的作战计划,在平型关方面,决心集合重兵歼灭来犯之敌,并请求八路军配合侧击日军。为配合友军作 战,保卫山西,振奋八路军军威,八路军115师成功进行了平型关伏击战,取得首战大捷。
     1937年9月上旬,根据作战计划,八路军115师开赴平型关附近。平型关位于山西省东北部,是晋东北的一个咽喉要道,两侧峰峦迭起,陡峭险峻,左侧 有东跑池、老爷庙等制高点,右侧是白崖台等山岭。在关前,是一条由西南向东北延伸的狭窄沟道,是伏击歼敌的理想地。2日,日军第五师团第21旅团一部,由 灵丘向平型关进犯,并占领东跑池地区。23日,115师决心抓住日军骄横、疏于戒备的弱点,利用平型关东北的有利地形,以伏击手段歼敌,并召开连以上干部 会议,进行深入的战斗动员。24日深夜,115师利用暗夜和暴雨,秘密进入白崖台等预置好的战斗阵地。25日拂晓,日军第五师团第21旅后续部队乘汽车 100余辆,附辎重大车200余辆,沿灵丘——平型关公路由东向西开进。7时许,该部全部进入第115师预伏阵地。第115师抓住战机,立即命令全线开 火,并乘敌陷于混乱之际,适时发起冲击。115师一部歼敌先头,阻其沿公路南窜之路;一部分割包围日军后尾部队,断其退路;一部冲过公路迅速抢占老爷庙及 其以北高地;一部阻断先期占领东跑池的日军回援;一部阻断日军第五师团派出的增援部队。经过激烈战斗,全歼被围日军,大获全胜。
     平型关大捷,歼敌1000多人,毁敌汽车100辆,大车200辆,缴获步枪1000多支,轻重机枪20多挺,战马53匹,另有其他大量战利品。
     8块银圆,铁的纪律
     时任八路军115师司令部作战科长的王秉璋和第344旅旅长徐海东同乘最后一列火车到达五台,据王秉璋回忆,那天正好是1937年中秋节的前一天。 “当时的八路军还是沿用红军时的习惯,找房子专挑大户人家。”王秉璋说,那天他们夜宿在五台一个非常气派的大院里,房东非常热情,请这些赴前线抗战的八路 军官兵吃月饼。“那是我一生中吃的最好的月饼。”王秉璋回忆说,月饼是北京精益店出产的,原料分别为燕窝、鱼翅、海参、鲍鱼等。王秉璋一看这家的架势顿时 觉得不对劲,担心地问徐海东:“这是什么人家呀?不会违反统战政策吧!”
     “部队一到山西地界就住进了阎锡山的老师赵戴文家,师部为此专门发了文件,宣布了一条纪律,以后部队宿营不准住统战对象(国民党军政要人和各界名流) 的家。”王秉璋对住宿对象的判断果然没错:旅长徐海东让人一打听,这里竟然是晋军中地位次于阎锡山的晋绥军高级将领、第三十四军军长杨爱源家。尽管徐海东 专门批评了粗心的管理员,但“晚饭都吃了,只得住下。”王秉璋说,“第二天清晨,我们起床后就向主人辞行。房东非常客气,送给徐海东和我两盒月饼,我们推 辞不脱,只好各掏出8块银圆作为酬谢,但房东不肯收钱。”王秉璋不得不向房主解释,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是八路军的纪律,不收钱就不收月饼。房东无奈,只好收 下钱。“那时,我们每月只有一元钱的津贴,8元钱是我一年多的积蓄。”(资料由平型关大捷纪念馆提供)
     单薄军装难挡风雨,大战来临军令为天
     9月24日,115师命令343旅25日零时出发进入白崖台一线埋伏阵地,344旅随后开进。
     白崖台一线,距敌预计经过的汽车路仅二三里地。那天夜里,天下起了倾盆大雨。干部战士们既无雨衣,又缺御寒的服装,只得任凭秋雨湿透征衣,沿着崎岖的 山沟向前行进,最糟糕的是山洪暴发了,湍急的山洪咆哮着,盖住了哗哗的雨声。大家只得把枪和子弹挂在脖子上,手拉手结成“缆索”,或者拽着马尾巴从激流中 蹚过去。
     经过大半宿行军,部队赶到了目的地,雨停了,天也亮了。按照预定计划,将大部兵力布置在由平型关到东河南镇约十多里长的沟道通路的东河南镇以北的一个 高地,以便切断敌人后路,造成两面夹击的阵势。经过一夜风雨侵袭的战士们,正忍着饥饿和寒冷,趴在冰凉的阵地上,等待战斗。(摘自《聂荣臻回忆录》)
     “猛子”连长曾贤生:血书中的最后一次党费
     平型关战役中,最激烈的白刃格斗在二、三营阵地上展开。人称“猛子”的二营五连连长曾贤生,指挥全连战士首先用手榴弹炸翻了日军行进在最前面的十余辆 汽车,然后率20名大刀队员冲入敌群,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他先后砍倒了十几名敌人,自己也多处负伤。在身疲力尽之时,被五六名敌人团团包围,他抹了一把 脸上的血水,毅然拉响身上仅有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打扫战场的时候,人们望见曾贤生一手紧握枪杆,一手捂着小腹,虽已气绝身亡,仍然怒目灼灼,死盯着惨死在他刀下的日本兵。战友们还发现:在他那军衣口 袋里,那张用手指蘸着鲜血题写的决心书中尚紧紧地包裹着没来得及交给组织的最后一次党费。(摘自《共产党抗战英杰》)
     “血粮”送乡亲的群众纪律
     父亲刚进到冀鲁豫边区时,由于国民党政府横征暴敛,土豪劣绅敲诈勒索,土匪帮会胡作非为,百姓非常紧张,几乎村村都修了土围子防“兵匪”骚扰。父亲他 们的队伍经过村庄,老乡们立即关闭围子门不许进。父亲告诉同志们,进不去围子就在外面做群众工作。老乡见不攻打他们,慢慢地白天把围子门打开,允许通过但 不许停宿,后来渐渐地主动让八路军在里面休息,有时还送些开水。父亲要求部队喝了水一律付钱,老乡们对喝白开水还付钱的军队惊讶不已。利用休息的机会,战 士们告诉老乡,虽然帽子上也是“国军”的符号,但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八路军”,是来和他们一块打鬼子、打土匪的,喝水给钱是八路军的纪律。
     经过做工作,老乡们相信八路军“不孬”,但怀疑能不能打得了鬼子。1939年4月底,父亲率队夜袭了金乡县城的日寇守军,接着又袭击了日军的一个汽车 队,虽然战果不大,但我们的战士一边追一边喊一边放枪,大煞了敌人的威风,长了人民的志气。老乡这下信了,“沈鸿烈(当时国民党山东省主席)的兵听见日本 人的马靴响就溜,八路军撵着日本鬼子的大汽车跑,真厉害!”
     1941年秋收季节到了,父亲收到的却是几个分区的缺粮报告。冀鲁豫行署段君毅副主任设法紧急筹集了一批粮食,由部队武装护运。运粮队一回来,父亲马 上指示把粮食分给老百姓。当乡亲们看到粮袋上遍布血迹,成了一袋袋“血粮”时,全都惊呆了。原来,运粮要通过敌军层层设防的据点和公路,四轮牛车走得慢, 赶车群众挥鞭吆喝惊动了据点的敌人。押运粮车的八路军边打边走,有的战士中弹,赶车的群众把负伤、牺牲的战士抬上粮车,许多粮袋上浸满鲜血。听了“血粮” 的来历,在场的群众放声大哭,手捧浸着八路军战士鲜血的颗颗高粱、玉米泣不成声。有的老人带着全家面向北方长跪不起,祭奠英灵。当年八路军与人民群众生死 与共的故事还有很多,一直流传到今天。(时任八路军第115师685团团长的父亲杨得志之子杨建华回忆)
     附:八路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抗日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的注意;第一实行抗日的纲领,最后胜利才能有保证。第二服从上级的指挥,坚决杀敌才能得胜利;第三不拿人民的东 西,到处群众拥护又喜欢。八项注意件件要做到,一时一刻切莫忘记了;第一进出宣传一定要,抗日主张远近都传到。第二早起内务整理好,室内室外脏物要打扫; 第三说话态度要和好,接近群众语言最重要。第四买卖价格要公道,不准强迫群众半分毫;第五借人家具用过了,当面归还切莫遗失掉。第六若把东西损坏了,按价 赔偿一定要办到;第七优待俘虏要周到,瓦解敌军工作极重要。第八到处厕所要挖好,绝对禁止随便拉屎尿;倘若把这规则破坏了,铁的纪律处罚决不饶。抗日战士 相互监督到,军民合作一齐赶强盗;到处民众动员起来了,最后胜利实现在明朝。”(八路军太行博物馆资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