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biao571

天马行空, 独往独来.
个人资料
正文

周末宏论: 洗手双捧面,再看两不厌,问你何处等百年,只为今世缘。

(2015-08-23 06:31:50) 下一个

我昨天说了一句话:“丈夫在神的面前说过要给太太幸福的。可是如果丈夫竭尽全力了,妻子还不感到幸福,怎么解释啊?”

今天一觉醒来,顿时觉得自己特伟大!怎么能一不小心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啊?

有网友说太过意识流,所以我今天还要继续发挥一下我的聪明智慧,再续几句。

这话得从这里说起:我们上辈子修了一千年,这辈子结为夫妻,应该为上辈子的不辞艰辛而感到骄傲,而不是捶胸顿足滴说:我的天啊,一千年啦,就修出这么个玩意儿!

什么时候才应该知足呢?当一个知青上山下乡真的就那么委屈吗?

不要这么认为,要认识到,中华文明五千年,你是不是还有那么一个时代你喜欢。然后多写些这个时代的事情,把你有限的岁月,投入到你所喜欢的岁月中去。

知青是不委屈的。委屈的是他们:

 

 
 

还有一点我一定要说啊:

昨天我说,不要嘲笑东莞。有人马上联系到,我爱护东莞的名节,是不是自己家的女人在东莞。

说句实话,这些人如此地步了解毛泽东和他的亲密战友们,又怎么能够理解上山下乡呢?毛泽东和他的亲密战友们的胸怀是这样的:

他们家没有女人在东莞,但是他们依然会对东莞受苦受难的同胞寄予极大的同情,并义无反顾地保护他们。

他们家没有亲人在南京,但是他们依然会对南京大屠杀受苦受难的同胞寄予极大的同情,并义无反顾地保护他们的名节,并保证那样的事情不再发生。

富士康的11跳,没有他们家的亲属关系,但是他们依然会对那些早逝的生命寄予极大的同情,并义无反顾地为他们的呼号,并谴责那些自己吃饱了就嘲笑那些没有吃饱,或者在为温饱出卖尊严的可怜的人们。

这就是毛派,对于那些说一句:你女人在东莞,而觉得占了特大便宜的右边的朋友么。

我是多么地感慨啊!我反对嘲笑东莞,居然有人这么一碰脏水扣过来,正所谓“流氓何其多也”。那些把自己母亲的故事拿出来分享的同胞们也应该反思自己:你是不知道这里流氓何其多而把自己母亲的故事那来分享的呢,还是知道这里流氓何其多而把自己母亲的故事那来分享的呢?

最有一句话给雅芸妹子:政府对知识青年的保护,是很严格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