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汉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為什麼左派難以讓正常人理解

(2019-07-14 14:18:01) 下一个

為什麼左派難以讓正常人理解?

 

 

標題的問題其實在我許多文章裡都有解釋,但是由於本人尚沒有進入公眾視線,大家不可能去找出我先前的文章來讀,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不得不把以前說過的重複羅列一番,並加上最近的想法。
左派其實幾乎與知識菁英可以劃等號,尤其是上世紀以來,知識菁英匯聚的歐洲也就是左派的發源地,直到今天,儘管有美國世界上最強大規模的大學教育體系,而所謂知識的源頭仍然來自歐洲古老的大學,尤其是英國牛劍,也是左派們心目中的麥加聖地。
知識菁英在英美幾個世紀的教育體系的傳承和訓練的結果,這個體系實際上已經成為一種宗教,以崇拜知識就是力量為信條的世界數一數二的宗教。
這個宗教系統的教義就是自由主義、集體主義和世界主義。而從牛津、劍橋到美國常春藤名校的畢業生們,一旦成為政壇的名人,他們的角色幾乎無異於派駐各地大主教,但是他們的心目的不是以所在國或地區利益作為教徒的考量,而是超越國家利益的世界貿易和全球化,這些是他們最終掌握全球權力樞紐的關鍵。這種現象恰恰跟羅馬教廷派駐各地的大主教一樣的功能,弱化地方勢力來服從教皇的最高權力。所以所謂自由主義,也不過是在左派規定的範圍內用來摧毀它自己的障礙所需要的自由,並不是真正思想上的自由權力的實現。
知識菁英的全球宗教體系最強有力的武器還是「知識」,這個知識並不是客觀適用的知識,而是依附在知識之上的光環。這些知識菁英膜拜的知識大神們,不管是伏爾泰還是馬克思,都是他們實際上的保護神,當他們面對挑戰的時候,他們的咒語就是:你是沒有「知識」的白癡!他們所規定的知識有一套政治正確的形而下的軌道,任何質疑和反對也都被定義為白癡,哪怕只是索討這些知識結論的證據。
為什麼默克爾不在乎德國如何淪落,她的目的在於在歐盟的權力,所有企圖建立超越國家的國際組織的企圖,都來自左派思想。當然默克爾談不上牛劍系統的畢業生,卻有大批的沒有進入這個系統的傑出信徒,可能是這個系統成功的地方。這種故事從中國出現蘇維埃政權就是印證,實際上,東方人只是不可避免地在歐洲左派大行其道的時間接觸了西方文明,不可救藥地沾染了左派,導致整個知識階級成為摧毀民主國家的集體內奸。
而實際上,知識和文化在歐洲的近代已經因為革命而扭轉了歷史軌跡;對於左派而言,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也只是一個不平等的暫時社會狀態,他們的追求最終還是社會主義。
2015年的第一天,我突然发现,我以往一直追求的西方艺术和文明,其实主要是西方,尤其是欧洲大革命以前的文化遗产,而现代和当代的艺术和文化,给我带来的是更多的困惑和痛心。因为这些后来的文明,实质上就是在摧毁着经典的文明,使之不断地被利用、被歪曲、被篡改、被抹黑、被踩踏。
所有当代西方社会遭遇的社会问题、种族问题,都是所谓的滥情的价值观所带来的革命而唤醒的没有终结的人类癌症。这些看似永远正确的价值观,其实并不是神的意志,更不是科学的判断,而是人类自以为聪明和煽情、慈悲的选择,是姑息养奸和善恶不分,是对尊卑次序的大颠覆,是恶劣淘汰优良,是一种几千年来失败者的幽灵的大报复。
资本主义国家滥情和讨好变态的社会风气,从艺术、娱乐到普遍的社会道德感都选择了对传统文明的反面取向,是媒体和舆论从来没有承认过的事实。从初级教育到高等教育,贯穿始终的无非就是这种左派的对文明持报复性态度的洗脑。当人类文明把践踏常识作为必然取向的时候,媒体和舆论也走向疯狂,在美国这些领域都已经歇斯底里,对事实的扭曲简直就是理所当然,谁说极端的文明不会带来暴力?在我看来,媒体和舆论就是暴力的,接下来即使完全按照法律规则处理的事件,都会变成挑唆和煽动的借口,夸张局部和颠倒黑白成为惯用的伎俩,迟早造成文明社会的自我撕裂和内部战争。
昨天,法國的黑人佔領了著名的先賢祠,這是左派縱容鼓勵下的戲劇高潮??為什麼左派難以讓正常人理解?因為它是一種宗教,需要特殊教育和思想清洗訓練。也有一些中國大陸的學者,把這套訓練當作改變自身認識層次的不二法門,他們一旦墮入這套系統,對中國的影響也將是災難性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