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25

(2012-03-13 22:13:03) 下一个
二十一、“我有女朋友” 2005-12-22 19:48:59
李峥在踏进自家门前心情复杂,有一种莫名的自责,有一点紧张,有许多担心,担心里又包括了害怕和生气。他当然不会承认这种类似于吃醋的妒嫉心理,也有可能他还不知道他现在这样就是类似于妒嫉的在吃醋。这个跟小护士很有关系。

小护士肯定是得了《天涯侠医》里两位宝姑娘的真传,一听说李峥是刚才那位姑娘的老公,就义务的给李峥详尽描述了成亦非的长相,使李峥想不要在脑中刻画出那个7号球衣都不行。好在李峥还没有忘记章凉羽,他要知道章凉羽到底怎么了,小护士又尽责地把李峥批评了一番,李峥深深感到自己做丈夫没有照顾好妻子的罪过,不过悬着的心也落肚里了。

李峥仍旧站在家门口,有些犹豫,慢慢掏着钥匙,慢慢理着心绪。7号球衣这两天的经常出现,每次都弄得他心神不宁的。进去再说吧,李峥觉得说到底这是他跟自己瞎折腾。门后一片寂静……

成亦非早走了,送章凉羽到家门口就走了,不过他留了电话号码给章凉羽,以防万一。原车打回医院,骑了自己的车直接回大学。远距那边早过时间了,去也白去。今天一下午都陪着美人,让他不但不累,还有些兴奋,车蹬得飞快。

回到学校已过了浴室的开放时间,他就下了楼,在食堂旁锅炉房前打了两壶热水,上寝室洗漱间里草草地冲了一把凉。食堂晚上过了正常供应时间反而热闹起来,两个食堂晚间都被人承包开了小灶出来,炒面、炒饭外,还能点些小菜。成亦非今天胃口极好,要了双份炒面,还叫了盘卤肉和烤麸。他一个人坐在窗口前的小桌子旁,吃几口,想到章凉羽睡着还有脸红、投降没办法的样,就笑。

“嗨,你干嘛呢?瞧你那思春的德行!”隔壁寝室的大肠也过来吃饭了。谁叫他这样的大个子姓常,篮球队的都叫他大肠。年轻人对给别人起绰号都洋溢着热情和丰富的想象力,对别人给自己起的绰号,总是在一开始誓死不屈的愤慨后,不知不觉地习惯接受。一般发展的结果多为被喊真名还不知所以,证明了真名在脑中的传达是敌不过绰号的宽带高速的。

成亦非没回答,大肠已经到窗口排队了。也要了炒面的大肠自动、自然地坐到了成亦非的对面。唏馏唏馏的吃了两口面条,就夹了块成亦非面前的卤肉,口齿不清地问道:“你今天跑哪去了?今天下午他们3系和5系比赛没看见你。”

“噢,我有事儿。结果怎么样?”

“没戏。他们没戏,多嫩啊。3系赢了。我们下回就跟他们赛,绝对没问题。我看我们也不要赢得太过分,特别是你,低调点,要给人家兄弟系面子嘛。啊,重在参与,重在参与!”大肠又开始进攻烤麸。“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妹托我的,问你呢,有女朋友了没?”

“没有。嗳,干吗?你妹别是看上我了吧?我跟你是阶级兄弟感情深,你妹就是我妹妹啊,这不乱。。。。来嘛!”成亦非看着大肠瞪着他的凸鱼眼,硬把“伦”给改了“来”。

“靠,你少做春梦。我妹妹能看上你?她敢!她替同班女生问的。我告诉她你没有,她还非不信,一定要我跟你求证。真是个小三八。”

成亦非敲了下筷子,忽然改口道:“嗯,要不,你跟他们说,我有女朋友了。”

“真的?真有了?”

“你才有了呢!反正就这么跟她们说。”成亦非打定了主意是不准备接受同学间的这种关爱的,他认为这跟相亲有的一拼。哼,幼稚的女生!她们就爱干这种无聊事。当然,他绝对不敢当着大肠面说他妹妹无聊。

“嘿,你少骗我。你刚才淫笑什么?绝对发情了。”大肠好像不依不饶,其实他才懒得管妹妹这档子闲事,不就才赚了一顿不洗碗嘛。

“少来套我。嗳,走啦。剩下的你吃了。”成亦非吃完,抹了一下嘴,起身走人。

大肠边嚼肉边喊着:“老子不吃嗟来之食啊!”
大肠“声明”的呼喊传到了成亦非身后,他头也不回的挥了一下手。想到刚才自己说的“女朋友”,忽然章凉羽的脸孔又出现了。他不自觉地想起下午的那些细节。成亦非笑了。不过,这次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又在咧嘴,警觉地看了看了周围,大肠没跟上来。他放心地收拢了笑意,走回寝室。

二十二、留守 2005-12-22 20:00:02
进到最里面的卧室,章凉羽正闭目躺着,看上去她好像已经睡着了。李峥悄悄地走到床边,挨着她坐了下来,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药瓶还有她有些憔悴的脸,他叹了口气,摸着章凉羽的头发,心里那些各样滋味一下子就被清空了。

章凉羽被李峥的动作吵醒了,就问了句:“回来啦?几点了?我今天不舒服,你随便弄点什么吃吧。”

“嗯,我知道。我今天去你们学校了。你现在还疼吗?”

“没什么了。你今天去接我了啊?哦。”章凉羽没想到李峥会去接她,她猜李峥肯定是为了昨晚的事情,看来他是准备认错了。她想到今天所受的罪,有些娇憨地怪责起李峥来。

就在章凉羽考虑是不是接受李峥接下来的道歉的时候,李峥轻轻的俯下身子,温柔的连着空调被一起搂住了章凉羽。他贴着章凉羽的脸轻声叹道:“小羽啊,你这样的身体,我走了,你怎么办?你自己要懂得照顾自己,别让人担心才好。”

李峥的脸有些凉,但他的话却很暖地钻进了章凉羽的心坎。再也没有谁提起昨天的事情了,在这一刻的温柔里,它被化得无踪无影。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忙碌,李峥出国的日子也就在跟前了。第一次出国让李峥有了小时候春、秋游前的期待和不安,小时候怕下雨无法成行,现在怕刮台风,飞机停飞,上海的夏季还是会出现台风的。总之这一夜,他没睡好。转身又抱起章凉羽,抱着抱着,就收紧了压在老婆柔软小山峰上的手臂;收着收着,他又有反应又来感觉了。

“啊呀,你又干吗?”正游离在半梦半醒间的章凉羽痛恨被拉回清醒的行列。平时只要一做完爱就呼呼大睡的李峥今天却一点也不消停。

“嗯~我睡不着啊。明天我就走了,小羽,我们再来一次吧。难道你都不想吗?”李峥乱七八糟地捏捏乳房,又滑过章凉羽的私处,最后将手落到章凉羽的臀部,希望这样能让她完全醒过来。

“我不想,不想。哎,你让我睡觉吧。今天一天我都累死了。”章凉羽还是不愿转过身,不愿睁开眼。今天她和母亲最后将所有收拾好的衣服、干货、零食、书本彻底打包起来,还特地买了几个可密封饭盒,炒了些不易变质的小菜让李峥带上,生怕他一到德国没有吃的买---她可是听说了,德国6点后商店就关门。人紧张的时候,就容易神经质。章凉羽总是理行李理到一半,突然忘了某些必要的东西是否已经放进了箱子。所以,她不止一次的重新将放好的几打衣服,或者一摞书从箱子里拿出,找寻那些或许已经放了,也可能没有放入的必需品。这使得理行李一事变得复杂和劳累了许多。晚上李峥还使出全身本事,持久地战斗了一回,搞得事后的章凉羽身子像散了架,躺床上,连翻身都能免则免。

李峥有些放弃了,其实他今天已经够了,可就是睡不着。一会儿工夫,章凉羽的呼吸声变稳变更轻了,看来她真睡着了。就剩下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着,李峥大脑皮层这时活跃的厉害。他考虑到了许多问题:机票放哪了,护照收好了没?那边大学的电话、地址夹到通讯录里了吗?想了这些,李峥觉得更睡不着了。他开始数羊,这是他从来不需要做的事情。

第二天上海的天气正常,没有台风,没有暴雨。浦东机场里洋人都快赶上中国人的数量了,章凉羽怀疑甚至已经超过了,使她一时有了空间错觉。这个陌生的地方让人紧张,一进去他们就花了一点时间找东航的柜台,以便check in。排队的时候,章飞不停地打电话,他早就联系了一个东航的工作人员,就李峥这两箱子,被章凉羽两母女塞得肯定超出规定的20公斤。在这里,脱了关系,什么都办不成,办不顺。可这对章飞不是问题。

行李问题解决后,章飞陪着东航帮忙的那位站到外面抽烟。章凉羽留在里面关照李峥这样那样,其实也都是些老话,拿来重复又重复。边说边走,就到了海关闸口了,李峥往里一看,人多的可怕。排队进关的人都快挤到进口这里了。章凉羽却没有注意到,还在那边说着。

李峥往前突然抱住了章凉羽,这么多人前着实让章凉羽有点不习惯,她一下子停了口。

“我要进去了,里面估计还有好一阵子呢。你自己好好的,知道吗?”李峥第一次离开章凉羽那么久时间,就在抱之前,他也没想到自己说的让自己也感伤起来。

这边的章凉羽好像突然才意识到丈夫真的要离开了,听到这些,鼻子就酸了,觉得自己昨晚还跟他闹别扭真不应该。“嗯。你也是。”眼睛红红的章凉羽搂住了李峥。

飞机飞上天前,章凉羽已经跟章飞坐车走了,她心里空落落的,到此刻她还觉得有些不真实:以后,就自己一个人了?



二十三、手帕游戏 2005-12-24 17:40:02
李峥记忆中二十几年没落过泪了,这事儿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可他上了飞机,一落座,竟然忍不住哭了。当然,他没有哇哇大哭,只是不自觉地,流了两行清泪。

这让李峥很不习惯,他只是突然想到进关后,一个转身透过狭窄的通道,看见正在寻找他身影的章凉羽。章凉羽的脾气有时候挺倔,叫她早些走那是无用的,但李峥还是关照了。那一回头,他却确定他的妻子还在那里。原来,在这一时刻,让他舍不得的不是老家的母亲,不是兄弟姐妹,不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学校职位,不是上海这个繁华的城市,而是和他生活一起5年的章凉羽。这时的李峥确信自己很爱章凉羽。是的,他是的。

儿女情长本来就不是李峥的强项,他准备从这种陌生的情绪中出来的时候,眼底出现一块白净的手帕。

这个年代,很少人用手帕了,而用手帕的年轻人几乎绝种。快餐文化到处肆虐,纸巾也算一种吧。想归想,李峥并不排斥,他随身总会带着纸巾,很方便,很卫生,因为他有些鼻炎。可是这块手帕出现得太突然,李峥还没有反应过来,手帕已经被丢到了他的大腿中间。这个部位落点敏感,要是落下的是个重东西,估计李峥得跳起来,但只是一块手帕,轻轻的。。。但仍然有些敏感,因为它是香的。

李峥拿起手帕,不想用,想还,可眼泪还没有干,转过头去,多少有些尴尬,猜想对方该是女生,他更怕会落了笑话。所以李峥就这么捏着手帕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掏出自己随身带的“轻柔”牌纸巾,装作要擤鼻子,随手把眼泪也拭干了。之后他才转过头,准备把手帕还了。

她一看就很年轻,两耳塞着耳机,听着歌,音乐响得已经透出来了好些。女孩长得很白,褐色的齐耳短发,村着她的肤色,使她看起来像个混血儿。但现在的女孩都爱染发,谁知道这是不是天生的。李峥只好轻轻点了点小女孩的手臂,示意有话要说。女孩摘下耳机,很安静地转过脸,直接盯着李峥的眼睛,轻挑着同样是褐色的眉毛,用眼神问道:干吗?

李峥被这个新新人类看得措手不及,他只看清了女孩有一双比一般亚洲人都稍稍淡一些的褐色眼睛,随即忙转移视线,他两眼盯着手帕,好像还舍不得。“谢谢你的手帕,还给你。哦,我没用过。”李峥说话都不连续,不成章法。这样不好,感觉不好,对方不过是个小屁孩儿。李峥觉得自己那么大年纪却在小女孩面前流泪,够得上让他脸红,但一想反正也不认识,他也就释然了。

结果应该只有两种,女孩接回她的手帕,要不然就是美其名曰送给李峥这块手帕,言下之意就是说她不要了。小女生嘛,孤傲的年纪差不多都在这个时候。李峥想了想,两种结果都可以接受。但他却不能立刻接受,女孩竟然跟他说:“这不是我的。”;李峥更不习惯,女孩说完真的事不关己一般冷冷地继续听她的歌了,而把他一个人晾在那边,捏着手帕进退不得。李峥想起,从小他就不喜欢丢手帕的游戏,他总抓不住那个给他丢手帕的小朋友。

难道丢手帕的不是她?这怎么可能,这就是两人座,李峥靠窗,女孩靠走廊,除了她还有谁?李峥有些生气,这一连串的莫名其妙让人无法掌握。现在的孩子都是什么思维和行为方式?ok,既然你说不是你的,我也不必客气了,李峥想着,比随便更随便的将白手帕塞进面前那个前座靠背椅后的网兜里。

对于李峥这种有些赌气的行为,女孩依然视而不见。手帕也许真的不是她的。直到长途飞行了很长时间后,李峥几乎要这么相信了。然而女孩突然转过来说话了:“嗳,你这么大人了,一上飞机就哭,为什么?”

话头起得没有预兆,李峥声音都被卡住了,瞪着眼,奇怪地望向女孩:手帕肯定是她的!看来李峥还是不能放下这个问题。这时候,女孩差不多整个人都要缩进Airbus特有的那个伸展空间不大的座位里,用“猫缩”比较适合,这是李峥突然想到的。因为短而蓬松的淡色毛发加上迷茫的褐色眼睛,使得女孩像极了一只猫,而她那虽然比李峥标准得多,但总听着有一些怪强调的上海话,更是让人琢磨不透。李峥心里不禁一笑,小猫儿都喜欢玩被做成老鼠的手帕。以前章凉羽就养过这样的一只猫儿,她用那个做成老鼠的手绢反复逗着那只小猫……看来关于手帕是可以有许多游戏的。

李峥后来想,如果当时丢手帕的是个丑陋的,甚至只是相貌平平的女孩,他都会有些反感。李峥经常自嘲地承认,自己是比较好色的。“好色而不淫”、“寡人有疾,寡人好色”、“食色性也”……这些带“彩”的都是他平时挂在嘴上的。漂亮、有气质的女生总是比较招人爱的,特别是对他而言,绝对是不喜欢被女人参观和同情他脆弱的。不过眼前这个女孩太……李峥知道她绝对没有章凉羽漂亮,更与成熟稳重、气质高雅这些他所喜爱的女性特点都不沾边,但却让他印象深刻,让他会去注意。也许就是特别吧,除此李峥真没法形容当时的感觉。

二十四、第一个单身周末 2005-12-24 17:50:02
对着一间空屋子,原来并不比想象的更难,至少有一样章凉羽可以随心所欲了:说不吃就不吃!李峥走掉的第一个周末,章凉羽原以为会很难熬过,可是时间却很快溜掉了,它在她一起床就开始收拾屋子、洗衣服、拖地、去门口超市买菜、顺便吃一顿拉面、回家又睡了午觉中慢慢消逝。母亲打过来的电话,吵醒了还在梦魇中的章凉羽。母亲也是担心章凉羽不习惯这第一个“单身周末”,料想章凉羽会过来吃晚饭,却没想到一直都没等到女儿。章凉羽一看已经5点多了,想到晚饭还没有做,其实不如就到母亲那里去吧。可话到嘴边,章凉羽母亲在电话里却听到女儿说自己做饭了,就不去了。她就“噢”了一声,不再要求女儿过来了。章凉羽的母亲虽然没有念过什么大学,但是涵养功夫比起她丈夫--章飞却是好很多,更难得的是,这么一位既典型又传统的家庭主妇,却是家里最讲民主的一个。她尊重丈夫和女儿的一切决定,并且很能接受新事物。但这些都要付出代价的,就好比今晚,她其实很希望女儿过来的,不但是她可以陪陪女儿,女儿也能陪陪她。章飞又出去了,周末对他来说更忙过于平时,因为这两天的夜晚,去娱乐城找乐的人会比平时多过一倍不止。幸好女儿经常回来,否则她比谁都寂寞。点了一支烟,关照了小保姆不用再煮新饭,随便将剩饭剩菜加热就可以后,章凉羽的母亲走到阳台上--她不想屋子里有烟味。这是她抽烟的一向习惯,好多年了。挂完电话,章凉羽没有起身,她睁着眼睛,回想着刚才的梦魇。她其实记不清楚了,隐约记得在梦里努力想醒过来找点东西交给某个人,可怎么都醒不过来,好像那个人不让。那是个男人吧?章凉羽感觉那是。是李峥吗?她也不记得了,一般来说,她梦里的人少有能被确定身份。不再研究这个了,章凉羽告诉自己该起来了,可身子还是没动。原来自己是这样懒!章凉羽笑了一下,终于起床。抱着鸡蛋西红柿面条,章凉羽往电视前一坐。其实这个习惯自从结婚后,她已经戒了的。想看的那几出电视连续剧这会儿却完全没有踪影,让人丧气。章凉羽还是不断地换着电视台,最后停在了动画片频道,上面正在放《樱桃小丸子》。这样的节目,如果李峥在家,章凉羽是没法看的,他会笑话她,李峥总有办法让章凉羽真的生起气来,最后会不欢而吵,就为了一点点口舌之祸。所以,章凉羽宁愿选择不看。吵架毕竟不好。可现在她看着画面在动,却想到李峥,想到李峥笑话她的样子,可能会说的话。小丸子还在跟她爷爷说话的时候,章凉羽就把电视关了,面条吃完了。她决定不把周末的夜晚奉献给电视,她要出门。繁华的徐家汇现在正是热闹,车流、人流的移动带动着霓虹闪烁。现在逛商店有些晚了,章凉羽早在坐地铁时就想好了,下来后,直奔港汇八楼影城。 周末影院的生意非常好,虽然这阵子没有什么大戏,但在章凉羽前面还是排着许多人。很少有人像章凉羽一样周末一个人来看电影。情侣们相互依偎着等排队买票,亲热地商量该看哪出;或者一个排队,另一个在零售处买水买零食,这样的场面,更让章凉羽的孤单情绪加深了。她觉得今晚跑来看电影是个错误的决定。章凉羽想到平时有李峥的夜晚也不过是去娘家吃饭,看看电视,说会儿话,散步回家,看着小说躺下睡觉了。为什么一个人的她却不能安静地做这些,安静地度过周末呢?章凉羽还想到,她不是没人可以找来陪看电影的,她有许多大学女同学啊,当时她们都是好朋友。只不过,毕业、工作、嫁人使姑娘们的联系少了,有些甚至再也没见过了。也许明天自己该主动联系一下她们,想着想着终于轮到章凉羽了,她看了一下今日所映的片名,买了小厅播映的《20,30,40》。 电影很好看,章凉羽花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去回味,她非常喜欢张艾嘉。回味后呢?章凉羽回复到先前的空虚。无聊,这个周末好无聊。章凉羽希望明天的星期一赶快来到。

二十五、Fion的故事 2005-12-24 18:02:39

Fion其实不叫Fion。Fion其实有中文名的。但是她们香港人--她讨厌人家这么说她,但又从不反驳--都喜欢起个英文花名什么的。在“Fion”前,她有过很多其他时髦的英文名,但现在她喜欢人家称呼她"Fion",这是她17岁时的决定。

李峥比她大,Fion只喜欢大男人;李峥长得不好看,这跟她以往交得那些男朋友不太一样;李峥哭了,有些像她的父亲。

Fion的父亲,两家音像店的老板,长得很帅。可是Fion的母亲还是在Fion4岁时抛夫弃女跟别的男人跑了,那个她父亲众多朋友中的一个。所以Fion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她的父亲一手把她带大。父亲对女儿原本就是宠爱得多,又是没妈的孩子,Fion的“老豆”就觉得更该对女儿好点。可是他实在太忙了,香港什么行业的竞争都厉害,Fion“老豆”几乎从没有过休息日和节假日,唯一的也是最通俗的方法就是给钱。难得和Fion呆在一起,他也是有求必应。当然,这些是不够的。谁都知道不够,他也知道。所以,当他知道Fion14岁就把自己交给了一个28岁的摄影师,3个月后又跟上了一个17岁的蛊惑仔,因为参与一次帮派砍人冲突而被少年监禁处管束3个月后,他不得已把Fion的妈咪叫到茶楼,商量是否能让她妈咪带她两年?至少等Fion过了叛逆期。

他的前妻是个明艳的女人,就是长相稍微刻薄了点。听完Fion老豆一席话,Fion的妈咪声情并茂地训斥了一番她前夫,后悔当初没带女儿走。从结婚到离婚,到现在重聚,在曾经和已经不存在的夫妻关系相处中,Fion老豆总是处于下风,他到现在也对这个女人凶不起来。他心里觉得在孩子这件事上不能全怪他,比如孩子5岁那年发高烧,求这个女人回来几天她都不肯,这事情他是耿耿于怀的。其实Fion的妈咪当时也是不得已,那时候她才刚刚再次新婚,而老公又准备去上海出差,她必须得随行。对那个花花世界,她了解不少,毕竟他们这几个人都是从那里来到的香港。再说为了照顾Fion,她老豆把Fion的姑姑从上海弄到了香港,叫她和那个难缠的小姑同住一个屋檐下,那是绝对不行的。她反过来还恨Fion的老豆,她觉得他是故意的,明知道她办不到,还硬给她下了这么一个套,最后被人冠以“狠心母亲”的称号,而且致使她永远对着Fion都觉得有些亏欠。

女儿这样她也不愿意,可是丈夫刚刚被上海一个集团挖去做了总经理,他们正准备去上海短期定居,怎么办呢?Fion老豆一听反倒乐了:“带她回上海。你们要不方便,平时她住爷爷奶奶、外婆外公家都可以,周末你就把她接回来,了解了解她的学习情况,主要是看她作业什么的。上海比香港好,孩子们单纯得多,大陆那边初中老师管得也严。你放心,那边学校的钱,还有女儿的生活费,都我出。”

Fion的妈咪回家跟现任老公撒了一次娇,闹了一小回,这事儿就这么定了。Fion不愿意也没办法,14岁的她就跟母亲回上海念中学了。在上海的确不如在香港自由,但是这阻止不了Fion自己想要的生活,反而因为她的独特,整个中学慕名而来找她的男生多如牛毛,这是她在香港女子教会学校找不到的好感觉。她和几个高中部的男生交往后,对他们的幼稚嗤之以鼻,后来竟然连同学那些上大学的哥哥们,都不在她的眼内,没有一个能够让她有安全感。考试前的交往一般都会结束在随后而至的假期里。

Fion不参加大陆的升学考试,到了该读高中的时候,她的学习又成了问题,该在哪里继续呢?香港还是上海?按她老豆的想法,上海挺好,至少女儿没有再参与过砍人事件。不就是钱嘛!可Fion的妈咪不行啊,随着日渐涨大的肚子,她一个40岁的孕妇实在没有多余精力去跟叛逆少年作斗争了,回香港!两个人再次有了争执。就在这时,Fion在德国的小舅给姐姐出了个主意,要不把外甥女办德国来算了。左看右看,这个外甥女也不是读书的料,他给Fion找了一家专学酒店管理的Berufschule(职业学校),正是合适:包吃包住,就是钱贵点。

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Fion想早点脱离父母的管制,也就对这次机会上了心。德国学校的课程还真不含糊,虽然英文授课,可是17年里只有在幼稚园时得过英语优秀奖的她可费了吃奶的劲了。遇到李峥的时候,正是她休假完再度飞往德国时。这个哭得像父亲的男人,让冷傲的Fion想到前面还在心里埋怨的自己那个在机场送行的老豆:“一点都不man”,可是却不知为什么,她还是心疼一小下,也不清楚到底心疼的是哪一个,老豆还是李峥?随后她忽然想到的是,她已经半年没谈过恋爱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