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庄秀园

欢迎光临秀园和丁庄…
个人资料
丁庄秀园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图片故事(3)出国二三事

(2017-11-28 20:54:38) 下一个

这些来美国后的故事我想写成一个系列,就叫图片故事吧,每个文章配一个图也符合家坛的帖子需要配图的惯例,内容也基本没有限制,前面已经写过两集。

77级的毕业考试,也是研究生考试,也是出国选拔考试,是在81年的下半年毕业前夕。我和我们系的另外一名同学被教育部录取出国学统计,据我所知,全国范围内统计也只有我们学校的两个人。他去法国我去美国,所以有时我也说我在八二年是全国唯一一个去美国的统计系的留学生。如果从武汉大学来说,教育部录取的去美国的也是两个人,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经济系的。

那首先我就想说一下这位经济系的同学,我们一起在广州白云山外国语学院培训了几个月,我已经不太清楚是三个月还是一个月了,记得我们两人还有另外的两人住在一间房子里,关系还是比较密切的。不过自那以后因为我们所学的专业不一样,就渐渐失去了联系,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了,直到最近大约是2012年听到一个和北大打官司的一个新闻,忽然就觉得就是原来经济系的那个同学,邹恒甫。他现在相当地有名,哈佛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应聘世界银行。维基和百度都有他的介绍,随便古狗一下就有很多关于他的事情。我查不到他的电话,就在新浪那里给他发了一个纸条,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回应,我猜他可能没有时间看那些东西,他应该是很忙的大忙人,以后有机会再说了,就算联系不上其实也是无所谓的了。

我出国的那个时候教育部给了安家费,然后就是制作了一套西服,刚出国的时候我还穿过很多次,譬如要出去玩的时候我一般都是会穿着的,觉得这代表着国家的形象,呵呵!



当时录取我的有好几个学校,有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等,我选择了University of Pittsburgh,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学校给我奖学金(Teaching Assistantship),不然的话需要教育部给生活费,那个时候想着是尽量为国家节省一点钱。当时因为签证问题我9月28日才报道,十月底的时候惊喜的收到了两个月的工资,当我告诉家人的时候我还记得我父亲的回信里有这句话:“这么多钱用的完吗?我大致地算了一下,比我一辈子的工资还要多呢!”

我来美国后和另外两个中国人合租一间房子,他们俩人挤在一个大房间里,每人的月租是110美元,而我一个人在一个小点的房子里月租是130美元。这个租金现在看来我是占了很大的便宜了,他们两个挤在一个屋子里每人只节省了20美元,实际上是非常不方便的,从一个侧面说明那个时候大家对钱是很在意的。

最近我在看电视剧《海棠依旧》是讲周总理的,里面看到刚解放时,周总理当时工作的时候都带着袖套,这不是为了下厨房,而是为了保护衣服不会被磨损,总理穿的西装前面是用新布料,后面却是用的旧布料做的,那个时候我们的国家非常非常的穷,可以说是难以想象的,想想这些年中国的变化,至少在经济上,可以说是翻天覆地啊!

---后记:很喜欢回帖里的诗句,留在这里:

• 当年青葱小学童,如今资深老码工。梦里依稀热干面,樽前娇俏马卡龙。 -苗盼盼-
• 当年懵懂糊涂虫,如今熟练老码工,时常家坛挖大坑,偶尔屏前梦青葱! -丁庄秀园-
• 当年跨洋跃成龙,如今家坛一青松。挖坑最好昔时事,悲喜都付笑谈中。 -苗盼盼-
• 当年清苦一穷生,如今已成富豪翁,闲来无事忆往昔,酸甜苦辣皆文中 -月城-
• 当年弄潮已英雄,如今睿智更从容。闲时家坛坐交椅,率领队伍向西东。 -苗盼盼-
• 中年油胖迷吟诗,家坦顽疾久不治,偶遇红菱罗刹女,锅砸铲飞欲躲迟 -网上闲逛-
• 网上东游又西逛,纠集一群老油胖。也能捧人也能砸,该摸就摸该撞撞。 -苗盼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丁庄秀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事出有因,无需胆量,这个和64有关,以后会写到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滞留不归,当时能够有这个胆量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丁庄秀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发' 的评论 : 因为滞留不归,服装费,安置费,飞机票,后来都还给教育部了:)
万发 回复 悄悄话 服装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