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说说另类烦恼

(2019-03-29 11:03:45) 下一个

阿拉这种粗人,只能说说自己圈子里的事,给大家调个味。

(一)

儿子去年的俱乐部球队队友(简称队友),因为比儿子低一年级,今年还在球队继续踢。他爸爸和我同事,毕业于某著名LAC,妈妈是圣母大学的毕业生。那个队友一直是非到大学去踢球不可的。圣母大学有D1大学名列前茅的足球队,那个队友知道去圣母踢球不太可能,就把目光转到了爸爸母校。ED录取了,不在话下。队友球技球风都是上乘,而且人高马大,教练说我明年指望着你首发。皆大欢喜了。

1月初,球队去FL参加 Showcase, 队友在助攻时不幸膝盖meniscus撕破,回来动手术。突然,那孩子意识到这2年里两次脑震荡,一次严重 ankle伤,这次膝盖伤,虽然手术修补了,但是以后继续这么踢球,meniscus再伤的风险不小。再这么踢下去身体不说,学业多少会受到影响,值得吗?

思想斗争反反复复后,跟爸爸说:我不想再踢球了,所以也不想去你母校上学了,我想去妈妈的母校上学。

爸爸听了晕了,这都三月了,申请录取的事都结束了,现在变心可真是时候啊!爸爸一想,当时儿子决定去自己母校,而不考虑其他学校肯定是自己无形地给了压力,现在这事,是不是他怎么说怎么办都不讨好?干脆回避吧!

于是,妈妈接手,现在在和圣母接触,看看申请春节入学是否可行。

(二)

足球场便有时会有大tent, 给参赛球员避雨遮阳。队友的球队在FL参加Showcase,有个tent 离边线太近。对手的一个球员一跤摔出去,不巧,撞上tent的stake,stake穿破表皮和骨骼,直逼肺,导致了肺 collapse.  

这个来自巴尔的摩的球员今年高三,正是recruiting的旺季,这下,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正常,别提recruiting了。

(三)

队友和我儿子上的不同的高中,队友高中的一个同学在另外一个俱乐部踢球,但是和我儿子女儿以前是同学。我们就把这孩子叫球星吧。

球星的爸爸特别争强好胜,当时因为上面故事里的队友要去LAC(D3)踢球,为了压过队友一定要儿子去D1学校踢球,于是球星就决定了去一所也是很好的D1学校。

现在队友伤了,而且也不准备去D3踢球了。球星说,我真后悔当时迫于我爸一定要压过你的压力,去了那个D1学校,而不坚持去我想去的D3的Amherst.  

球星爸我们是很了解的,大概一时半会儿是意识不到儿子的怨气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橄榄啊 不太懂。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热爱运动就是好、赞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