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转才女jiujiuer的幽默小文一篇

(2007-01-28 17:05:14) 下一个
私房网名一锅烩----130多个ID,看看你在不在其中。


搞怪戏作,如有得罪,先赔不是。jiujiuer道行浅,数码和E文的ID,实难一网收尽。)

五月正红,蔚蓝山风,微风中花瓣起午,林间松鼠(squirrel)嬉戏。菜坛帮主师爷率徒儿龙少爷,爱女露西,拜别桂林人,出西雅图,奔文学城而来。师徒三人策三马,挎(蜜)三刀,一路风霜尘与土。

师爷江湖人称“食神”,本是明太子,却我为食狂,舍得龙庭玉玺,少小如川,自创私房菜坛。神龙不见首尾,万水千山走遍,但求美不美尝遍天下第一嘴。
徒弟龙少,原本一爱吃重庆崽儿,拜入私房,经师爷多年宁宁叮瞩调教,西厨一哥的名头也赫赫江湖。龙少钟情小师妹露西,指望有朝一日好事成双,红袖添饭。

风云突变,骤起一阵逆水寒,盈盈旭日顿失,半空中KaKa滚过一阵马大炮,惊起北雁南飞,霎时山中紫色偶然,风无色,云影狂卷飞天蛇,寒霜雪漫山漫谷。师爷大惊“乖乖隆地咚,这是何方地界?”
龙少被雪迷得睁不开豆豆眼,不顾自个冻成个冷娃,慌忙替师妹披上小布头。师爷气徒儿心中只有娇娥,恨恨抛他一个白眼(鱼)儿,抖抖索索套上皮皮长袜子,紧紧大裤衩。高声催促“AYa,这种鬼天气,我等快快寻店投宿,否则冻成僵尸(zombie)!”

抬眼前方一小农舍,正是清静蓬莱客栈,小竹桥跨月牙泉,水边几丛空心竹,房前一株老梅子,屋后三两紫丁香,更有缤纷女人花园,炊烟缭绕。师爷拍马上前“且在此打尖歇息,饮上一杯小酒酒暖身”。

店主小二哥笑脸相迎“客官屋里请!”一条毛绒绒好吃狗凑上来,摇尾扫去师爷腿上的积雪粉泥,猫咪带着瞄呜子,两个谗猫正躲屋脚吃得快。二哥冲厨房叫“亮亮他妈,来客啦!”
小二嫂渐紧衣带,抹抹鬓边山菊花,冲师爷一弯腰“客官吉祥!” 这一秀秀不打紧,师爷立马大眼睛小呼呼愣住了,荒村野店竟有如此娇月可人儿,人淡如菊,恍若神奇(七)田螺姑娘下凡。龙少更是把师妹晾在一边,望着二嫂,两眼瞪成瞳豌豆,木鸡得象只(口味)大嘴兽。

二嫂轻语“民女霓娜,弄勺爱厨,只善烹津食,斗胆问问客官愿否一尝?”
师爷一串大哈哈“原来素食派掌门,修炼小煮妇霓娜藏身此处,娜娜的美食名震北美。老谗猫今日我有口福啦!你随便上什么都好。”
二嫂施施然回厨房,这边厢,龙少望着那背影早已小屁丢丢,喃喃(楠楠)自语“艳过无痕呀,艳过无痕”。

厨房里霓娜纤手捏出糯米圆子,笼上温柔花卷热气冒,锅里紫米粥(Jimmychoo)扑鼻香。一旁潜水妹妹蓉儿忙着掐蒜薹,摘鲁菜花。

二哥替师爷筛上自釀的甜酒,一碟麻辣豆。一杯下肚,师爷顿觉浑身小蚂蚁乱爬,又痒又舒坦;半壶下去,恍若隔世临江仙。

旁边有一胖和尚也在等饭吃。二嫂捧出五湖菜篮,摆上清粥小菜,大黑胖子一见,撒起横来,呲呲砰(cicipeng),一柄长枪砸得山响“什么破烂玩意儿!洒家庙里吃斋,出门还是斋,嘴里淡出个鸟来!快快拣那海里的胖鱼,整头的玉米猪给爷端上来!”

师爷被搅了酒兴,食指小动,酒杯敲出一串琴弦,不紧不慢发话了“这位高僧可是异域来的骆驼老三?哈哈,想不到绝迹多年的胖熊也惊现江湖了。在下绍兴师爷,不才担个食神虚名,今天也来说上两句。”
“食之精髓,不在大鱼大肉。老夫我就偏偏爱这盘酸菜!”
话未落,手中小竹子一扬,一棵碧叶翠花的酸菜腾空而起,径直飞入口中。
“嗯-----,这道菜很香吗!叶脉清爽,小放了几滴紫罗兰蜜(迷),甘怡如九制话梅,粗菜细烹,真乃妙斋!霓娜的湖艺越发精深了。”

师爷回身再劝胖和尚“兄弟,你虽自喻印度菜专家,怕是永远悟不出中华美食之道!君不见(老)恐龙弱肉强食,却落得灰飞烟灭;熊猫(小胖)以竹为生,倒成万年国宝。”
和尚羞愧难当“师爷教训得是,我就一北德笨人。”

一顿美食,宾主尽欢。不知何时香雪消停,阳光映雪(儿),顺风暖,水无霜,一派好风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LALALILI 回复 悄悄话 狗狗,上次你给小睿牙齿上氟,整个过程宝宝难受吗?要多久弄完?我也想给宝宝上上,不知道宝宝会不会难受.谢谢回答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