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叫“流感”的滩子(段子一二)

(2018-01-26 08:51:34) 下一个

(图片来自网络)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叫流感的滩子】 (段子)(请莫对号入座)

 

引子:流感既是流行感冒的简称,也是流行感觉的简称

 

1

在那个视流感为健康及美丽的滩子上,聚拢着一群渴望美丽的人,他们每天候在发送流感的医生诊所,望着那个手举流感疫苗,高高在上的主治医生,做仰慕崇拜状,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被其诊断为合格的流感患者,免打疫苗,成为流感圈的人。

 

该医生身着拖地白大卦,以脖下面都是腿的大教主姿态,引领流感大方向,每天的风向风力,流行什么都由她说了算。她时刻高举流感疫苗,看谁不顺眼,或流感程度重过自己,二话不说,迎面就是一针扎,同时断喝一声:不许你得流感症,滚!

 

众怵。

 

为了顺利进入流感圈,人民群众紧张又密切地关注着教主的一切动向,她的一颦一笑,一拐一扭,哪怕脸上随便长的一颗隔夜豆,都是流感的风向标,她的流感绝对就是健康和美丽的标准,她打的每一个喷嚏都是经过精心酝酿,有声有色,哈哈饱满,带着浓浓的水分四溅的。。。教主大人哈欠一出,众必齐呼“God bless you”。。。否则,流感机会休矣。。。

 

2

某日,教主刚刚打完一如常喷嚏,God bless you 声如常此起彼落,唉,太过如常也,教主顿感无趣。一个激灵,她决定另辟蹊径,不打喷嚏,而是就她的喷嚏进行系统的学术研究:比如,某次喷嚏的酝酿,形成,及出笼时它应该长声或短声?是连打三个哈欠?还是是恰到好处的2个?还是欲仙欲死的二个半?或,“哈”到什么高度才“欠”,还是“欠”之前需要hold多久的”哈”,都是一门很叫人民群众烧脑的学问。。。

 

喷嚏学一出笼,举滩共呼:OhMy God My God

 

教主欣慰,已无需God Bless矣,自己已然从教主瞬间成功转型成God(暂且音译:苟得)

 

3

苟得慈眉善目,具有叫人对其推心置腹的冲动,她也有把阳光挪来给自己阴影做外衣的特异功能,那件灿烂无比的阳光外衣哪,叫人民群众望着那是一个炫!亭亭玉立,通体都是亮点,简直天生就是一个亲民爱民的苟得啊!

 

话说一从小就得有慢性流感,长大后转为隐性的群众甲,某日兴起,提着一袋家藏特产拜访诊所(滩子),受到苟得及同僚,护理,门里门外群众的一致欢迎与围观。一男子语言略糙,苟得特地悄悄话群众甲,问是否需要将其糙语删除,并谢谢甲群众的那袋家藏特产。

 

群众甲那个欣慰啊!简直就是一个39度高烧重流感症状。为报苟得知遇之恩,群众甲一顿翻箱倒柜,寻得一大一小二袋存货,兴冲冲再访。。。不曾想,刚刚迈进门,说时迟,那时快,苟得手起针落,迎面朝群众甲扎来一针流感疫苗,喝令群众甲把东西拿别家去,短平快消除了扑面而来的重感菌。。。

 

群众甲那一个茫然!昨天不是还允许流感,今天就被打疫苗了?why why why

 

连吃瓜群众都不能理解看不下去了!纷纷涌进滩子,要一个why的答案。

 

苟得毕竟是苟得,岂能让没有流感资格的人来问东问西,她披着一身一如既往的洁白长袍,依然是叫人从地平线殷殷往上瞅的角度,先来一个苟得式的欣慰状,然后顾左右而言他 ,没有解释为何突然把诚心诚意登门拜访的群众甲的贡品扔出门,也没有道歉她粗暴地给人打针,不让其流感的扭曲行为。。

 

苟得就一个旨意:我是苟得,一切我说了算,我爱怎样就怎样,也别对我讲什么言论自由,我说的百花齐放是开在我家主卧室里的花,与你何干?不服?试试我秒杀你的神功。。都洗洗睡去吧,明儿来听“喷嚏学第二讲。。。

 

————————

(纯属调侃,本人是站在外围以旁观者的角度调侃,请读贴人也以围观的角度看它,乐乐,不要太有带入感哟)

 

 

附:

【土娆娆逛大流园记】

 

土娆娆受邀逛流园,以为是去捧场,结果被园主群驱,不得要领,也倍感好笑。。略草拟人物,情节若干在此,以备编剧之用。

 

时间:2018新年初始

地点:某名城流园

 

人物:1)园长ABC若干,因为是领导,具有叫群众,尤其是受害群众难以识别好坏的屏障技能,但最后的命令都是以集体领导发出,具有不容置疑的绝对权威。

 

2)山寨城管一人,名:莫人曲,号:空空

空空虽身世不明,但绝对以高大上形象示人,说话连标点符号都带有山寨LV版的霸气。空空以城为家,多年自费奔赴城中各大园,或潜伏或冒泡,废寝忘食练就一副空系筋骨,然后趾高气扬去著名流园指点江山。。。自以为自己的话都是可以称斤称两的。

 

3)园林枪手一二:也可能是园主微服,带着亲信?也可能就是跟P虫一二。。。真实身份有待考证。枪手特征:是自己住茅屋,却非要指导他人进行诗意豪装,或,自己家里几口人都算不清楚,却非要教人做数学的那种。。。可以想象这样奇葩的枪手效忠的会是何样的主子?

 

4)菜鸟数只:天真地以为飞进园子是来给流大园子锦上添花,捧场来的。。其中一只菜鸟不知天高地厚地在假山假景,人工湖哪儿噗呲噗呲地抖翅膀。。。犯了流园大忌。。即刻被枪手拍拍一阵扫射。。菜鸟不惊不慌,依然闲步。。。而且,而且啊,死到临头,还把未成年时的羽毛叼来秀当年。。。终于,时尚优雅,宽容明理的园主忍无可忍,集体出面驱赶。。。

 

5)一群拥着园主唱赞歌,然后再看园主眼色互相对唱的圈子,该圈子对任何进园的生人持有高度的警惕性与谨慎,如果园主或圈里的大咖,或如空空般资深人士未点赞,那群人基本是集体沉默,再好的贴只有几个无名外来人士的冷清陪伴。。

 

6)有正常心智的群众一大群: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路见不平者多多。。枪手以为大家如她自己一样也是圈养的水军,空空大师更是以大人向孩子训话的调子隔空喊话。。。可,谁搭理?搭理就是抬举,这基本的道理群众是知道地,菜鸟更懂。

 

。。。。。。。。

 

整个一幕滑稽戏。。。人物特征,故事情节初成型,具体细节有待推敲。。。可以写一个独幕剧,收入我下本书里,或我小说里的人物?都是很好的素材。。欢迎补充。。

 
 
————————————-

 

文:版权土笋冻所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不很明了 回复 悄悄话 绝妙
HappyNow?! 回复 悄悄话 有趣。
DaddyMouse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