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习近平访英,女王的翻译--福建人林超伦(多图)

(2015-10-24 22:22:03) 下一个

左一:林超伦 (为女王与习大大翻译)

林超伦(中)(英国首相翻译)

 

习近平访英,女王的翻译:福建人林超伦

好几年前回国,就听涵江不少朋友告诉我,我们莆田出了一个中英文口译大家林超伦,他先是前英国首相布莱尔访华时的贴身翻译,然后是中国领导人访问英国时给首相,英国皇家成员,包括伊丽莎白女王在内的许多人做翻译。。。这几天习近平访问英国,他的身影不容置疑地又出现在女王,王子,首相等重要人物的身边。
 
说起林超伦,其实我30多年前就对他印象深刻。那时我才进入teenage,他也只是一个约18,9岁的英俊少年,他不仅有一付高高的,起码有183以上的笔挺好身材,而且还有一个高高的,非常傲人的鼻子和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最不可思议的是,他讲一口标准的好听的普通话,居然没有一点莆田人说普通话时必有的莆田腔。
 
之所以知道他普通话讲得好,是因为那时候他与我闺蜜闽红同是莆田文工团的演员,我去文工团找闽红玩时常看到他。1976年四人帮刚刚倒台时,他在台上讲相声,演王洪文,他演得惟妙惟肖,令人捧腹。高高的他在舞台上的形象帅极了,一点也不比王付主席差:))。。。不久,他们文工团参加在涵江举行的庆祝粉碎四人帮的游行,长长的队伍从顶埔车站那边往坡下走来,不宽的街道二边站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在文工团的队伍里,林超伦他举着一个空画框,把自己那个英俊的“王洪文头”框在里面,他边走边停,边表演,讲着相声里的段子,记得最清楚的是他用“上半身”等“先进词汇”来调侃画框里面的“王洪文’(自己),整条街的人皆开怀地哈哈大笑。。。站在林家巷口看游行的我从此记住了林超伦这个名字,按现在的说法,我那时是林超伦的粉丝,是那种远远欣赏着的粉子:))30多年过去了,当时那热闹又有趣的情景忆来仍历历在目,当然还有他那又高又俊的酷样子。(现在的他与当年的他中间的距离还是蛮大的,岁月不饶人啊!:))
 
很快,1977恢复高考。林超伦非常顺利地考上北京对外经贸大学的英语专业。1980年我认识大儿子他姑姑,我和姑姑一起补习考大学,继而认识他姑姑的弟弟贾小鹰,也就是后来成了我大儿子他爸的人。在我与弟弟展开如火如荼的地下恋时,曾看到林超伦进出他们贾家的背影,因为贾小鹰父母与林超伦父母是世交,关系非常密切。据“民间传说”,俩家有结秦晋之好的初衷,我也能看出他姑姑是非常欣赏并喜欢林超伦的。。。可后来林超伦还是找了一个北京姑娘为妻。。。再后来便听说他去了英国。。。再再后来,便是他功成名就,成为中英文口译界泰斗的故事了。。。(刚刚又听到我们那位在纽约联合国工作的大学同学说,她部门有二个同事曾是林超伦教授的学生,她们说林超伦博士是大家的偶像,特别是女生见到他路都走不动了:)))
 
如果说30多年前看到他在台上讲相声,惊讶于他不带莆田口音的纯正普通话,那30年后,更是惊讶于他不带莆田口音,甚至不带中国口音的纯正英式英语了!!

学过翻译的人都知道,好的翻译不仅仅是懂语法,查查字典,或象现在上网google翻译那么简单的,想把原文原汁原味地译出或译出原文的精髓是需要费很多神与时间的,而同声口译比笔译更难的是:它没有时间给你去查字典,翻资料地推敲,它需要一种急智,一种必须马上,当场,尽可能准确地译出对方所言之意的急智!

林超伦有这样的急智。他知识面的宽广及他临场发挥的急智,当然,还有他对口译工作一直怀着的“译无止境”的专研精神,使他在众多的译者里脱颖而出,他在口译界的位置就像他的身高那样,总是那么显目,老远就能从人群里看到他那个突出的头!这回,不是框在画框中,而是定格在世界的大屏幕里。。。与许多的世界领袖一道。。。

好样的!林超伦。。。咱福建人的骄傲,特别是俺们莆田人的骄傲!

------------------------
PS:
在莆田长大的林超伦对家乡同样怀着殷殷眷顾之情。他常常回莆田看望父母,到学校讲学。他母亲20年前被入室盗贼砍伤致残,他父亲几十年如一日悉心照料爱妻,成莆田一佳话。

谁说莆田只有那些靠在电线杆上贴治病小广告起家,现发展成垄断全国80%私立医院的暴发户?谁说莆田只有那些初起挑着小箩筐去东北修补蒸笼,后来变成木材大亨的土豪们?谁说莆田男人大男子主义,好女不嫁莆田男?俺们莆田文献之邦也有许多象林超伦这样知书达理,用知识学问走天下的优秀男儿;俺们莆田也有许多象林超伦父亲那样尊老婆,爱老婆,甚至“怕”老婆的好丈夫!
 
 
 
 
 给英国威廉王子当翻译


 

'

随布莱尔访问中国,布莱尔中文翻译

林超伦有关info:http://baike.baidu.com/view/1613914.ht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汉代蜜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笋冻' 的评论 : 应该是这个人。头衔一样,原籍一样。他后妻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是从你这个叙述来看,这人是个彻底的利己主义者。在北京娶高干子女,到英国娶英国姑娘,都是很功利的目的。
土笋冻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汉代蜜瓜' 的评论 :

真的吗?哇,你表姐是他前妻?如真是那样,确实值得鄙视。。。我也得问问我表姐,她是当地侨办的,应该可以了解到一些他的private life? 我们骄傲的是他的专业造诣。。。:))二码事。。
汉代蜜瓜 回复 悄悄话 骄傲个什么?这是个人品极差的凤凰男。她的第一任妻子是我远房表姐,一个红色公主。我表姐被他坑惨了。作为英女王御用翻译,他说自己没钱,拒付孩子的抚养费。英国法官都对他大摇其头。自己的亲骨肉需要孩子的继父打工供养,真是好骄傲呀!!!
荷田私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笋冻' 的评论 : 听我弟提过,估计是这么回事. 他和超伦见过面.
中部 回复 悄悄话 好久没有看到你的文章了。谢谢好文!
你的老乡
土笋冻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荷田私语' 的评论 :

谢谢你订购我的书,更高兴你喜欢它!

知道他后来与北京妻子离婚了,后来找了一个西方女孩,是英国人?

土笋冻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颐和园' 的评论 :

Keven Lin? :)))
荷田私语 回复 悄悄话 林是我小时候斜对面邻居,是大户人家后代。 后来娶了英国太太。 谢谢分享你的好文, 思乡之情同感!也买了你的书, 写得真好!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我只知道他叫林凯文,呵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