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爱鲜花的女人

(2013-04-19 14:29:30) 下一个


我与梁老师家的鲜花之一


爱鲜花的女人
 

二周前,受舞蹈学校梁红老师的邀请,去她家party。等西西做好她拿手的苹果派时,已过下午三点梁老师的约定爬梯时间。我们匆匆跳上车,好在梁老师的家离我家不远,很快就到了。 

梁老师漂亮的豪宅门口已停有许多车辆。我勉强把自己的车挤进她家车道,留了一个车尾巴伸在街边,匆匆与西西跨进屋。梁老师家里早已高朋满座,人声沸腾。打牌,聊天,备食,看过去热闹极了。梁老师接过西西手里的苹果派,给西西一个熊抱,顺便表扬一下她老妈今天看上去漂亮极了,和上课时相比。:)) 

梁老师一身红衣白裤,艳丽清爽。一串白白的珍珠项链恰到好处地搭在她美丽的锁骨上,看上去既娴静又贵气,非常符合她低调的高贵之气质。 

给我深刻印象的是:主人家没有满墙的画像,却有满屋的鲜花。买的,自己种的;瓶子里的,花盆里的;棵棵朝气蓬勃,朵朵娇艳欲滴,让人有忍不住触摸一下确认真假的欲望,和俯身与之留影的冲动。 

梁老师说她非常喜欢鲜花,每天早上浇花护花是她雷打不动的晨运。 

爱鲜花的女人一定有一颗娇滴滴的心,和一种超然的情怀? 

我喜欢鲜花,但非常受不了花儿盛开后渐渐凋谢的颓败模样。原先那么水灵美丽的一样东西就在你眼前慢慢枯萎,掉落,然后被扔进垃圾桶。。。 

收到鲜花时的喜悦和扔掉枯花时的沮丧是二种截然不同的心情。有时我会将它们制成干花,想把它们“永恒”起来,但那毕竟还是“死去”的东西,再“永恒”也是枯的,物已二样。 

用水养着的鲜花是当下的美丽;用空瓶子插的干花只是过去的“记忆”而已。 

我收到的第一束鲜花是90年代初在英国留学的时候。 

那日早晨,阳光明媚,我匆匆行走在英国小镇的街上,想去bus station搭车去郊外面试一份part-time的家教工作。 

方向感极差的我犹豫在一个十字路口,问一路人。该路人是一个典型的英国小镇热心人士。他不仅详细地把方向给我指明,最后依然不放心我能否正确准时地找到车站,干脆直接把我带到那儿。我说thank you。他说my pleasure便转身离去。 

我排队买了票,回身走到门口迎头碰到那热心人,他手中捧着一大束红灿灿配着小白花,包在漂亮纸张里的玫瑰花对我笑着。我诧异:你也来买票?哇,好漂亮的玫瑰啊? 

他依然笑着:不买票,给你。 

望着他递过来那24朵娇艳欲滴的玫瑰。我不知所措。 

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我问个路,不仅把你带到你的目的地,还有鲜花相送?而且是在这人来人往的车站,即使是在富有小资产阶级情调的英国,这是浪漫还是唐突? 

我问,why?我不认识你,怎能平白无故收你的花?且这么大一束! 而且,我现是去找工作,我不可能抱着这么大一束玫瑰花去面试,人家会觉得我很怪异的。 

Why not?他依然笑眯眯:it is a beautiful day , a beautiful Chinese girl, with beautiful roses. 举着鲜花的手仍伸在哪儿:“this will bring good luck for your interview.” 

周围的人开始笑看着我们,以为正在上演一出浪漫剧。为了尽快避开这个莫名其妙降临的尴尬,主要是我怕错过bus误了我的interview,我只好接过他手里的花,很不好意思地抱着它快快登上bus 

浪漫情怀是在肚子饱了以后才有的一种脑分泌。当时刚到英国还在求生存的我是没有心情去欣赏鲜花的。在一棵青葱要卖一英镑的英国,我看着手中美丽无比的玫瑰,脑子里闪的是:wow,这可以换多少棵我舍不得买的青葱啊! :))))

可惜它不能变成我的青葱,更不可能为我换来一个我需要的工作。在满车都长得八九不离十相似的英国“乡里乡亲”们的众目睽睽下,穿着一身牛仔衣裤的中国女人,一大早怀抱着一束晃眼的玫瑰花坐在公车上茫然四顾,那画面看上去很是“奇葩”。 

英国的乡村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地方之一。小桥流水,鸟语花香,还有那碧绿绿的草地。。。我手里的那束红倒也应景,友善的路人皆投来温柔的目光。我停在一个路口看路标时,一个绅士的英国人摇下车窗,问我是否需要帮助。 

眼看就要迟到了,我接受绅士和他家人的offer坐进他们的后座,随手把那花儿放在座位上。到了我要去的地方后,我匆匆下车,竟忘了那玫瑰。望着远去的车子,心里也就可惜了那么一小下。想反正也不合适带着它去面试,不如留给那夫人,也算是我谢谢他们带我一程吧。 

一年后,在伦敦地铁站和R分别时,他送我一束玫瑰花。虽然没有24朵,也没有那小白花点缀,一路上看着它,它们是那么美丽,我的心情是那么愉悦。 

后来,它们都枯了。我舍不得扔掉,将其做成干花,再洒上一点香水,包起来,放进抽屉的角落里。 

看来,鲜花对一个女人来讲,喜欢与否不在于花束的大小,花种的贵贱;不在于何时何地,而在于送花人是谁。这是决定花儿最终进抽屉还是进垃圾桶的关键。 

梁老师家的鲜花多姿多色,除了被送来的,也有她自己种的。有人送花的女人是幸福快乐的,会自己种花的女人也是淡定闲情的。

 

 
我和梁老师家的鲜花之二

文:土笋冻 相片:土笋冻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未经许可,请勿转用及借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LastWaltz 回复 悄悄话 姐姐好美,胸涌澎湃地
tenyu 回复 悄悄话 好美的文字,人也美!祝快乐!
坦桑蓝 回复 悄悄话 花美人也美,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