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拐子宋司令 (33)

(2009-12-04 11:35:03) 下一个


1957 年 4 月,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社会主义建设即将全面展开的历史转折关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进行一次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为主题,以及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


党中央根据毛泽东倡导的 “ 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的精神,广泛发动党外民主人士,广大人民群众,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向党提出批评建议,帮助党整风,改正其缺点错误,加强党的建设 。

正对百货公司基层党组织怀着一肚子怨气的维正觉得上层党中央真是英明伟大啊!对下面的情况居然知道得这么清楚,而且能如此及时地发动大家一起来帮助党看清问题,解决问题,自己不正想着以入党的问题向上层党组织反映情况?这机会说来就来了。


维正花了半个晚上的时间,画了一张漫画,画中间是一扇开着的大门,门上方写着“中百党支部”,开着的门当中,却被二条写着“社会关系问题”的封条交叉封着,门外站着很多手拿“入党申请书”的人被封条挡着进不去,大门的左边下方开着的那个小小的,只能容一人钻进的门洞却是畅通无阻的,暗喻钻营拍马屁之人方能爬进党的家。


维正画完,意犹未尽,顺手在漫画下面写了一首打油诗,大意是怨自己运气不好,责怪公司党组织对要求进步的青年不关心,自己三次申请入党都发生意外而被拒之门外的郁闷心情。

第二天一早,维正兴冲冲地把自己的‘杰作’带到公司,准备也贴在公司食堂大厅墙上众多給公司党组织或领导提意见的大小字报之间,他把自己的漫画在大墙中间找了一个很正很醒目的位置贴上后,退后三步,左脚蹭着右脚地仔细端详一番,方满意离去。


在小组放鸣发言中,维正更是慷慨激扬,撇开自己的入党问题不谈,从另一个角度真诚地帮助党看清自己的问题所在,他说,今天报上登着储安平的文章“党天下”说得很好,我完全有同感。可不是?试问当今无论大小单位,哪一个不是共产党员当领导,根本不看他在行不在行,能干不能干,而内行有能力的非党人士没有一个在领导位置上,这种外行领导内行的现象比比皆是,极大地影响了社会主义建设步伐。。。。


维正趁着兴头,举一反三地列数了许多‘党天下’,外行领导内行的弊病,说完,心情大为舒畅,满心以为上级党组织一定会接受自己的善意批评加以改正,觉得自己虽然还不是党员,但内心深处还是处处以党的标准看待自己,时时站在党的位置为党考虑问题,就好比党是自己的养父母似,虽然对方还没把自己当作亲生骨肉一般对待,但自己还是把这个家当作自己的家,而且是唯一的家,只要自己真心真意地为这个家着想,实心实力地为这个家出力,相信总有一天家长会看到自己的忠心,会被自己那颗赤诚之心所感动而视如己出,完全接纳自己。


维正还没来得及在他的日记里细列他的美好愿望,上层党中央就在广大人民群众,党外民主人士雀跃,积极,大胆地对党提出善意批评,“大鸣大放”正在全国上下形成高潮之际,突然下令紧急刹车。一转脸,竟开展起“反击右派分子向党猖狂进攻”的“反右”运动!


那时是 1957 年 6 月,距伟大的党中央号召全国广大人民群众一起来帮助党“整风”的指示仅相隔不到二个月的时间。正在等待领导表扬的维正被这突如其来的 180 度大转变弄得莫名其妙,再灵动的脑子此刻也有点转不动的感觉,维正想,帮助党整风怎么会是“向党进攻”?大家虽然对党指出了它的不是之处,希望党改正,那也是为了党好,那是出于对党的爱啊?


随后,各大报刊纷纷刊登了全国许多大“右派”分子所发表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恶毒言论,象“共产党太专制太不民主”,“国家不能由共产党一党专政,应该由各党派轮流执政”,“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等等那些在维正看来简直是要彻底推翻共产党,颠覆社会主义的反动纲领。维正翻然大悟之余大吃一惊:原来这些右派分子是乘党整风之机,借帮助党整风之名,大肆向党进攻,实为可恶,应该大反特反,把那些居心叵测的右派分子揪出来。


自上到下的“反右”运动很快就深入到百货公司的各个部门。一贯死心塌地无条件跟党走的维正,自然积极参与,随着公司揪出一个一个“右派”分子,进行大规模批斗时,维正却困惑了:不是说,右派分子是向党进攻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人吗?而公司被打成右派的那些人,所提的意见,所发表的言论,还都是指出党的缺点错误,希望党改正而已,虽然言辞可能激烈,语气稍微尖刻了一些,但并没有恶意和坏心,怎么就被打成右派了?


公司秘书科文书老翁只说了一句“公司党的领导干部不够民主,只爱听顺耳话,不爱听逆耳语,有点君主作风。。。”,右派的牌子第一个就挂在他的脖子上,每晚站在台上挨斗。


财务科的林楚莲,还是军属,一句“共产党一直强调要团结党外人士,可对那些拥护共产党有文化有能力的非党人士不重用,就象我们财务科,老蔡干了几十年财会工作,业务精,经验也丰富,只因他不是党员,就只让他干出纳,却派了一个不懂财会的人在财务科瞎指挥,这不误事吗?”,使她不仅成了右派,劳改 15 年,连原本温馨的二儿一女之家,也因丈夫为了保住军职,与之划清界限,义无反顾地把她离了而失去。


( 15 年后,林楚莲探访维正,忆起当年被扫地出门时的情景仍泪流不止:年幼的儿子那年仅 7 岁,他依在门槛上望着离去的母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12 岁的大儿子和 10 岁的女儿站在父亲身后,不敢哭喊,却眼泪汪汪地盯着看母亲收拾随身物品,好像要把母亲的模样死死记住一样,待林楚莲被一起来的看管人员带出大门,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的时候,身后才遽然传来了孩子们惊恐喊妈的哭声。。。那凄厉的男女童声伴随了她 15 年!)


百货公司的“右派”,基本都是这类因讲错一句二句话而被揪到台上去的。维正心里也嘀咕,象他们那样的‘右派’,我宋维正怎么能上台去批评斗争他们呢?我怎么开得了口呢?好像党组织也听到了维正的心声,这回党组织不仅没有象以往那样鼓励他积极参与运动,做“反右”斗争积极分子,反而让维正歇在一边,连一般会议都没叫他参加。


浑身热血沸腾的维正突然遭此冷遇,起初很是郁闷,后来看到台上那些被斗争的无辜同事,心理竟有了些许庆幸:反正自己对公司的这场反右斗争有很多不理解,不让参加也好!

其实,维正应该庆幸的是:他那张漫画和那首打油诗比起台上那些人的三言两语来,那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他怎么就漏网了呢?

(待续)

文:土笋冻 相片:土笋冻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未经许可,请勿转用及借鉴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peace50 回复 悄悄话 生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