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拐子宋司令 (29)

(2009-09-14 21:32:28) 下一个

那晚,维正失眠了,他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不管朝哪个方向趴着,那双黑亮迷离的眼睛总在那个位置上瞧着他,那二条有弧度的俏辫子老在他闭着的眼前飘来飘去,搔挠着他的脑神经。。。他以前一点也不知道,除了表妹真梅,他原来还可以这么想另一个女孩子,而且这种想和那种想有很大的不同,至于不同在哪里,维正自己也说不清楚,至少,当下是没空,也没那个心思去做那种比较分析的。

维正调到含江后,常去姑姑家看望真梅。那年,姑父在姑姑去世没多久,也撒手离开了人间,真梅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长大的真梅仍和小时候一样的天真可爱,圆圆的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一对浓黑的眉毛标志着宋家的血统。虽然没了双亲,奶奶的慈爱仍让真梅有了一个开朗活泼的性格。她能歌善舞,打得一手好腰鼓,真梅不管看到谁,永远是先笑再开口。

因为从小就很喜欢和维正表哥在一起玩,维正到含江后,真梅依然非常欢喜看到维正表哥的。表哥也喜欢表妹那活跳的性格,常给表妹买一些学习用品,并资助她的学费。

和真梅在一起,维正感到非常的放松和温暖,感觉好象在母亲那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那样的安全。他可以和真梅说任何他不想给别人说的心里话,真梅也一直是维正表哥的最好听众,不管维正说什么,她好象都能理解似,不是同意,就是支持,从没有消极的言语。去真梅家,就象回家那样的自然亲切。

真梅很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每次维正来,她总是变着法子做一些维正爱吃的东西,不是很稀贵,但一定都是维正最爱吃的小吃。看维正衣服脏了,一定让他换下来把它洗了,扣子松了,及时订牢。所以维正根本不知道窗外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美女洗衣行业。

真梅的奶奶很想撮合维正和真梅,觉得维正这孩子人好,又是吃皇粮的人,和真梅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知根知底。真梅很喜欢奶奶的想法,维正对此建议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好像这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可维正的母亲黄金治不同意,说,听人讲表兄妹成亲对后代不好,还有真梅的母亲死于不明疾病,怕有遗传。。。

母亲这么说,维正也就听了母亲的话,觉得母亲25岁开始守寡,辛辛苦苦把自己拉扯大,实在不容易。这样的大事,如果她老人家不同意,那还是顺着她吧。

不能和真梅成眷属,维正觉得有点遗憾,但也没有太影响自己的心情。真梅也理解维正的孝心。二个人还是照往常那样来往,给对方关心和爱护,他们仍是宋家里关系最好的表兄表妹。很快,真梅就和一个也是吃皇粮的老实人订了亲。

今天,窗外面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摄人心魂的‘黑美人’,维正的心情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大到天都快亮了,还没有平息的愿望。这种影响虽然烦人,但是那种带着甜味的烦。

第二天傍晚,穿戴整齐的维正抱着一堆衣服,故意以小跑的形式从公司后门跑出,出现在林家后门口,他机智地用速度把左脚的短处忽悠掉。因为左脚紧追着右脚跑时,它们之间的不平衡就不太看得出来,看上去就象一个调皮男孩的跳跃式快步。

美霞母亲‘阿’接待了维正,维正心不在焉地回答着‘阿’的话,眼观八方,搜索着美霞的痕迹,可惜美霞好象不在家,维正尽量放慢语速和‘阿’对话,这样就能把时间拉长一点,说不定美霞就会在这当口出现,到了实在没有理由再赖着不走了,维正只好悻悻地折回公司,那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维正依然小跑到林家取衣服,在门口迎头碰上美霞,维正心一跳,人也跟着踉跄了一下,紧急刹车站在原地不敢迈脚,对美霞傻笑着。

美霞第一次看到这个小伙子,蛮眉清目秀的,就是笑容有点怪。她问,你找谁?

维正清醒了一点,忙答,找你。。。不不。。。我来取衣服。。。你妈在家吗?

美霞笑了,说,你是前面百货公司的吧?我以前怎么没看见你?是昨天拿来的那些衣服吗?都洗好了,也熨好了,你等一下,我去拿来给你。。。

没等维正回答,她一溜烟就进屋了,马上又抱着一叠衣服出来,维正一手接过衣服,一手把钱递过去,说,谢谢了。。。维正很想与她多说几句,就问,你在那个学校上学?

美霞不好意思地看了维正一眼,诺诺地说,我在实验小学上5年级。。。

维正有点吃惊,心想15岁的人怎么才上小学5年级啊?不可能年年留级啊?但他不敢问。而且这个问题好像和他来洗衣服的初衷没有什么关系。维正正想换个话题,突然听到‘阿’在屋里叫美霞的声音,美霞应着,转身就跑进去了,留给维正一个飞扬着二条长辫子的背影。

从此,同寝室阿明阿进的脏衣服都被维正罗网到林家,有时,他们挂在床头没想洗的干净衣服也常常不翼而飞,二个人伸手拿衣服却找不到衣服时,会不约而同地转身一起瞪着维正,做哭笑不得,欲说还累状。这时,维正赶忙堆着笑脸,说,大哥大哥,别气别气,小宋我实在需要它们啊。。。我这就去林家拿去。。。说完,乐颠乐颠地朝后门跑去。。。

维正爱出钱出力帮人送衣服到林家洗的美名从此在百货公司远扬,那些单身汉一看到维正,就乐,恨不得把身上的衣服当场扒下来再助小宋一臂之力。

很快,美霞发现维正送过来的衣服不仅数量远远超过他一天换三套的数量,而且那号码也大小不一,相差很大,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的衣服。

一日,美霞看四下没人,很不当回事地对维正说,不用洗衣服,你也可以来我家,我弟弟很想向你请教他的作业。。。。

(待续) 

文:土笋冻 相片:土笋冻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未经许可,请勿转用及借鉴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不远的地方 回复 悄悄话 期待续集!

非常理解写作的辛苦。。。
高子 回复 悄悄话 呵呵,有如临其境之感。
peace50 回复 悄悄话 对不起,应该是“两情相悦”。和“两厢情愿”搞混了
peace50 回复 悄悄话 好看!

“两情相愿”?

忽然醒悟过来令尊的名号其实很有说法呢。“维”与“正”都好像是河书洛图中表示方向的词,结合起来不亚于“经纬”的气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