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在福州卖房子,却‘买’进了来自武夷山的朋友(1-4全篇)

(2008-09-30 15:56:40) 下一个



从阳台上望出去的小区步行街和江景



简单装修过的客厅----房子被卖前留影

(一)

人生有时非常奇妙,本素不相识的人,因为某种很偶然的机会或契机而碰撞在一起,因此成了一生的或记住的朋友。。。

这次在福州,我因为卖房,很意外地交了一对来自武夷山的朋友。因此有了我的第三次武夷山之行。

2003年,我在福州闽江畔买了一套房子,虽然那是福州最好的楼盘之一,在最好的小区,但因为中国对房子外观没有维新制度,比如,象新加坡那样,每隔几年,就得粉刷外墙一次,让整个社区看起来崭新如初。中国的房子,随着岁月,逐年变旧,可能每家每户的内部装修仍高档时尚,可外观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今年回去,远远在车里望到那楼,尽管气势还在,但已没有了往日那种漂亮清雅的色彩,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得卖了这个房子,再过几年,会变得更旧了。。。

很快我又拿到了06年买的,今年刚完工的在高尔夫球场里小别墅的钥匙,更觉得没有必要在同一个城市留二个房子,终于下了卖房的决心。

朋友说,中国现在房地产市场在下跌走低,很多房子有价无市,你的时间又只有二个多月,恐怕很难卖个好价钱。。。

我有一个在安全厅当女特务的朋友,此‘特务’除了大部分时间揣着一个公文包东跑西奔,“暗地”采集‘情报’外,她也用小部分时间公开‘看’楼盘,有一套自己的见地。她说她来帮我把关。

那天她一早就来到我家,约好的售楼经纪人也随即到来。我还在里面忙着孩子们这个要红衣那个要白裤的起床事宜,他们在外面展开了热烈的估价活动。等我得闲出来到厅里,他们谈的已近尾声,只听‘女特务’说,除了一切费用,我们要实收这个数。。。能多收二三万最好。。。

我不明就里地靠前聆听,‘女特务’对我说,咱们让这家房地产公司按这个数目今天先挂牌,明天再多找几家其他售房公司,看他们能卖什么价,在中国,一个房子可以同时交给不同公司挂牌售卖。。。

我瞄了一眼那‘实收’的数目,竟是我原先买进价的5倍。我怀疑地看了‘女特务’一眼,她善解我意地说,不用担心,融侨锦江的房子很好卖的。。。

就象5年前我买这房子时,也是由一个朋友简单介绍,我没去看其他任何楼盘,进行常规对比而‘随意’决定了一样,我这次也是很‘casual’地就听朋友的,list了房子。。。

经纪人离开我家时是早上10点半,‘女特务’十分钟后也抱着她的公文包出门离去,匆匆的我只在卧室里大声对外说,你慢走呀,我不送了。。。

另一个10分钟过去,突然有人敲卧室的门,我以为是‘女特务’又忘了什么潜回来,她走时没关大门吗?我拉开卧室的门,看到的却是一张非常陌生的女子面孔,后面还立着一个很高大魁梧的男子。。。

我愣在那:你们是谁。。。?


(二)

那女子赶紧声明,你家的门没关,我敲了好几下,没人应,我们就进来了,对不起,我是麦田房产的经纪,这位先生想买融侨的房子,我带他来看你这套房。。。

我说你们来估价的经纪不是才走吗?这么快就有人看房?小姑娘说这位先生在等他的妻子开完会,一起回武夷山,正好看到刚挂出来你的房子,就随便过来看看。。。

那高大男子很不好意思地朝我笑笑,问能不能到阳台上看看,我说你请随便看。。。我陪他到了阳台,一阵江风吹来,在炎炎的夏日里,倍感舒坦。。。他环望四周,脸露笑容,问我,价格可否商量?

我望向小姑娘,习惯性地按美国的规矩,说,这你得与我的经纪人谈,其实我没有跟他们签任何合同,好像他们也不要求。但我好像挺不好意思这样来当面‘讲价’。

他谦和地微笑着,表示理解,说能不能下午带他妹妹再来看?当然可以,我送他们出门,并认真把门锁了。

下午 5 点左右,那笑容可掬男子带来了一个细皮嫰肤,很时尚的女士,介绍说,是他在福州某机关工作的妹妹。妹妹看着我说,你好面熟,好像在哪见过?我说你是否曾上过省直机关的夜大,说不定你曾是我的学生呢?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不管是否真有“师生”关系,各自的距离感好像一下就缩短了。最后大家又来到阳台上,正好有一艘船缓缓地从右边驶来,远远的,有点不太真实的,象看电影的感觉。。。很及时地,它鸣了一声长长的船笛,‘诗意’地消失在前面那栋高楼后面。。。

妹妹说,很可惜,前面这二栋楼挡了视线,成了段江景,而不是全江景。。。我说,非也,你在这阳台上,泡一杯好茶,看那艘船从那边过来,然后没入那楼后面,在你品着茶,静静地等它从楼后面冒出,再次出现的时候,心中就有了一种期盼。。。这种有期盼的,活动的观景比那一览无遗的,死板地看景要有趣的多,有悬念的东西才引人入胜啊。。。。

哥哥和妹妹不出声地听着,似有认同我的意向。。。哥哥突然不着边际地问,你家是不是部队的,你很爽直开朗,快言快语,和我的性格很象,我和我妹妹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我乐:你不是第一个这样问我的人呀,我不是部队的孩子,但我从小跟他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师生’关系的基础上,现又多了一个‘曲线’的军营‘过去’。。。似乎离‘亲人’的关系都不远了:))

孩子们在叫肚子饿,我必须带他们去餐馆,哥哥说他很喜欢这房子,他让他的妻子马上过来,如果她没意见,价格合适,他就买了。。。

我知道这‘价格合适’不是那么容易‘合适’的一件事,才 list 几个小时,他是第一个来看房的人,以后进出这个门的人流还长着呢。。。我心不在焉的,说,那你们就在这慢慢等她,我得带孩子去吃点东西。。。

(三)



融侨的夜景(照得不好,凑合着看吧:))
=================================================

华灯初上,融侨上空一片迷离,每座楼的顶灯都开着,远远望去,好像一朵朵浮在夜空中的彩云,温暖又神秘,成了福州一个标志性的夜景。。。

我们吃完饭回来时,正逢那妻子从阳台上看完‘融侨夜景’转进屋里,她没说什么,朝我点头微笑后,就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经纪人告诉我他们先去吃饭讨论一下,再联系我。。。

我说我将带孩子们去社区游泳池,心里并不觉得他们今晚就会有什么‘动作’,盘算着明天得给另一家大房产公司打给电话,让他们也来估价挂牌。

孩子们欢快地在水里扑腾,我欢快地在电话上煲粥,正各得其所,进入佳境之时。。。那经纪人猛然出现在我背后,小声地说,你的电话老占线,我只好找到这里来,他们已经吃完饭等在我们公司了,你能不能也过去一下,如果价格能谈好,他们今晚就会签合同。。。

现在?时间已快9点了,我那三个孩子还在水里呢,他们刚才在家换上泳衣,裹着浴巾直奔泳池,现就这么拎着湿淋淋的他们去你们公司?

小姑娘很歉意地说,真不好意思,买方已经在那等了很久了,买房有时就是一种冲动,如果等到明天,他们说不定就会有其他想法了,所以,要趁热打铁。。。本以为给你打个电话就行,没想到你的电话一直打不进来,我从公司打迪过来得20多分钟,再过去还得20多分钟,如果你带孩子回家换衣服,一折腾,怕太耽误时间,反正是夏天,就穿泳衣也很好看啊。。。

就这样,我紧急集合了水里的人,把岸上这个紧急的事务扼要说明,不管他们的whining 声有多么的高昂,我还是成功地把裹着浴巾的他们塞进了的士。

我们没有直接与哥哥妹妹们见面,而是被带到一个隔离的小房间里,说是先分开来‘讨价还价’(counter offer),颇有点美国的做派,虽然对方就在隔壁房间,但还是由agent左间右间,一会儿进,一会儿出地带着话转悠。

小姑娘进进出出转悠了好一会儿,估计让坐的人都看得头晕了,买方放话过来,让卖方和我们直接谈,这样转到明天还转不出结果呢。。。

咱们中国人还是喜欢带人情味的东西,相信人情可以攻克任何呆板的框框条条,何况我们今天早些时候就有了‘师生’和‘军属’的模拟‘亲情’。。。

他们这一喊话,促进了交易的步伐,却抓住了我的软肋,因为我是属于那种见不到你的面时,可以很坚持原则,寸价不让,让人觉得很没办法了,可一旦面对面,我就不知道怎么固守阵地,瞬间就会变成很没有原则的人。。。

带着三个穿着泳衣的‘美男美女’进入隔壁那间有一张大办公桌的房间,立刻引来环桌一片‘惊艳’声,妈妈心中照例一阵舒坦,警惕性随之松弛,气氛顿时温馨。。。面对那总是笑着的哥哥,优雅甜美的妹妹,娴静朴实的妻子,还有那些还不知道是啥关系的闲人三四个,我有点忘了进这房间的目的,竟很放松地与他们闲聊起来。。。

当得知那哥哥竟是我大儿子他爷爷的山东老乡时,还真有一种亲切感,按中国的籍贯说法,我大儿子应属山东人,以世界眼光来看,笑哥哥那个村和儿子他爷爷那个店简直就是在一个点上,老乡的妈妈在卖房,乡里乡亲的,你还能坚持原则吗?


(四)

武夷山水


武夷山漂流处


小船工


船工说,这是武夷山的“泰坦尼克”号。。。

(四)

言归正传,在谈笑风生的间隔期,对桌的笑哥哥话锋一转,很谦虚很小心很nice地问我:这个价格能不能降一点?

整桌的人都静下来,望着我,这是我最不喜欢,最不自在的时刻,也许是为了尽快去除这种注意力,也许是早先那一串的‘温情’在散热,也许尽管那要价是正常的市场价,但我潜意识里,仍觉得5年来,什么也没做,房价竟如此飙升,有凭空捡了一个大便宜的‘知足感’。。。也许我纯粹只是为了快点把事了了,好把三个仍穿着泳衣在身,已经有点困意的孩子带回家去。。。

那就¥¥¥吧,我随口说了一个数字,比listing price低了好几万,笑哥哥脸上的笑容闪得愈加灿烂,他正欲开口,俏妹妹紧追了一句:我们是现金一次性付清,这样替你省了¥¥¥的税。。。

我不清楚中国二手房买卖的有关政策,也不明白为什么买方付现金就能替卖方省税,我只知道,不管你是付现金还是贷款,反正售价是一样的,除掉该付的cost,最后到我兜里的钱数也是一样的,既然这个钱是你替我省的,那我就还给你吧,这样比较公平。。。你就从总数里再减去那¥¥¥。。。。

哥哥妹妹妻子,连那三四个关系不明的人都笑了,哥哥说好,你这么爽快,我也不啰嗦了,就这个价了。。。你人很干脆,真诚,我们交个朋友吧,如有时间,请你们一家人来武夷山玩,一定来!。。。

(后来,因为一个很戏剧性的邂逅,那俏妹妹和我走的很近,她告诉我,他们当时非常意外我一开口就降了那么多,因为小姑娘经纪在那走来走去,走了半个晚上都谈不下来。。。最后的成交价却比他们的底价还少一点!)

三言二语,只二分钟的时间,谈成了一套房子的买卖,当时是晚上11点左右,离早上挂牌才12个小时,感觉有点不太真实,也难以置信。。。

接下来,是经纪人要我们签名的各种各样的文件合同,小儿已趴睡在我怀里,我左手抱着他,右手握着笔。。。看都没看,他们说签哪就落笔在哪,心想要是我们那位凡签名,必把每个字看清楚了才签的bill同志知道我是这样‘签合同’的,肯定再也不会让我单独回中国了,还拖着三个他的骨肉呢,被人卖了还认真画圈签字的主。。。

所幸的是,俏妹妹见多识广,她说她自己曾买卖过多套房子,对这类合同甚是了解。她对合同里的条款,房产中介的费用,条约等认真阅读,条条把关。不时地让他们在合同上改动或补充说明一下。。。期间几次让经纪人大惑不解的是,她要他们改的是对我的不合理条款,而不是他们自己的。。。

“我帮你一起把关,你签起来就比较放心”,俏妹妹象朋友似地对我说。我心里感动。

时辰已过午夜,二个女儿再也撑不住开始东倒西歪,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椅子拼成临时小床,让她们躺下,转身继续讨论‘签字’。。。

卖房卖得这么‘速雷不及掩耳’,有点始料未及,我说现在才7月初,我9月初回美,房子过户只需一个月,能不能给你一个月的租金,过户完还让我们住到8月底?

笑哥哥说,什么租不租的,都是朋友了,你就住到你走就是。。。妻子插话:以后你们回来,随时可以来家看‘你的房子’。。。

凌晨2点,买卖双方和中介手上各有了一份厚厚的生效的合同。尽管我只能提供房产证的复印件,原件在含江,笑哥哥说,相信你,明天让司机和你一起去含江取它。。。他仍然交了成交额10%的定金,从技术上来讲,我已售出我的房子。。。

三个孩子裹着浴巾,沉睡在梦乡里,不忍叫醒他们,笑哥哥和其他人各扛着一个下楼,到了融侨,再把他们扛上楼。。。

换着他们的泳衣,我心里有一丝的失落,早上还是你的东西,现在就不是了。。。

(后记)

后来与妻子一起跑水电煤气等过户手续,又意外地发现,原来她从小在大儿子他爷爷的那个干休所大院长大,也就是说,儿子从小玩得石头,爬的树,走的路都是她玩过,爬过,走过的。。。我也常去那个大院,说不定我们曾擦肩而过,只是互不相识而已?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奇妙。。。

一日,在朋友的办公室里,进来了一个要朋友签署文件的女职员,我看她似真‘相识’,盯着看了几秒,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个俏妹妹?!你哥买了我的房子?她也惊呼:今天你穿的这么淑女,认不出来了。。。

宇宙很大,世界很小。。。

Bill八月来中国,住在不再是自己的房子里,甚是感叹,他很喜欢融侨。。。二女儿说,don’t be sad,daddy, mommy,等我长大,我一定再买一个回来给你们。。。

随后,我们一家到武夷山玩了几天,受到了笑哥哥的盛情款待,笑哥哥还很豪情地说:以后你美国如有朋友想来武夷山玩,说一声。。。。


武夷山天游峰


俯瞰九曲


“笑哥哥”用每道菜皆有武夷茶的‘茶宴’来招待我们,绿茶烹调的‘易经羹’让读易经的Bill欢喜不已。。。


武夷山归来,小分队全线撤离。。。byebye。。。融侨。。。

(完)


Copyright © 2008 tusundong All right reserved
土笋冻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 tusundong8@yahoo.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scarlettohara 回复 悄悄话 快点写除却巫山啊,我等的好辛苦。
elmm 回复 悄悄话 为啥在福州买房子?图的是离含江近吗?不然厦门的居住环境不是比较好吗?
lornepark 回复 悄悄话 Do I know you? I came from Fuzhou, too?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