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除却巫山(九)

(2008-02-27 11:59:27) 下一个


南方人大多从小讲方言,上学后才开始学普通话。很多人都搞不清z,c,s和zh,ch,sh的区别,尤其是那in,en,an,和ing,eng,ang,后音有带g没带g,要不要从鼻孔里出气,是南方人说普通话时最伤脑筋,最混淆不清的事。琼由此对天生就讲普通话的人很是羡慕,尤其是那讲一口标准的,能把z和zh。an 和ang发得很清楚,随时知道要不要卷舌,鼻孔要不要出气的北京人。

天生就讲普通话的人都是来自含江‘外面’的世界, 即使是在含江出生长大的孩子,他们的父辈皆来自‘外面’,那他们就会讲好的普通话,就有到‘外面’去的机会。琼所交的朋友,自觉不自觉地都是那种分得清有后ang没后ang的女同学。有一段时间,琼的普通话竟让人听不出P县口音,让不少人误以为琼也是‘外面’来的人,琼甚是得意了几年(现在可是乡音不改了)。

含江地处沿海前线,周边有不少部队驻防。琼从小就对当兵的有一种崇拜感。觉得那一颗红星,两片‘红旗’的军服是天底下最美的衣服。任何脸蛋由那‘一星二红’一衬,再丑的人都变得可爱了。。。后来军服改革,变成了大盖帽,琼很是可惜了一阵。

当时含江近郊除了有一个军用飞机场,还有一支水兵大队驻扎在离含江不远的三江口。那个水兵部队的政委是琼父亲的好朋友。政委家有3个男孩,二儿子长得最清秀,个也高,年龄与琼相仿。

水兵大队的人,一到冬天就穿呢制军装,那墨绿色的毛呢配上那二片红红的领章,有一种别样的威严和英秀。政委家的二儿子穿着父亲给的那没有领章的呢军衣,虽然背有点驼,但也不失俊朗。

琼父亲平反出狱后,每年都会带着琼到政委家拜年。琼父亲与政委的交情来自文革时那深厚的军民关系和革命情谊。每次在政委家,琼从没与3个男孩说过话,她只和政委隔壁家的大队长女儿林静玩。

虽然政委家的三个孩子都不爱说话,琼好象对那二儿子的‘不爱说话’特别有印象。可能他们年龄相近,也可能这老二个子高,脸秀,与琼的部分审美观念比较接近。

每次部队里一放电影,林静就会通知琼。琼就会带上好友,骑着车,场场不落地前往。在放电影的操场,琼有时会看见政委家的老二,心里会有点小高兴, 但从没打过招呼。


很快琼就离家参加工作,调回供电所后。时不时会在车间门口遇见老二。因为老二的水电局总部当时正好暂时设在琼的车间隔壁。老二常因工作到他们的总部办事。

人大了,参加工作了,和男生的界线就不那么严格了。琼和老二碰见时,也会点头一笑。琼心里很想与他说话,可就是不知道说什么。

一年一度的征兵又开始了。琼常幻想自己当了女兵,穿上那‘一星二红’的漂亮军装在大街上行走。当女兵在那时可是一件最让女孩向往的职业,有点象现在的女孩向往当影视歌明星一样,是件不是人人都可求的事。

那天,琼在回含江的路上,意外地遇到老二。笑过后,两个人就沉默着。一会,琼突然开口:“开始征兵了,你干嘛不去当兵呢?呆在P县有什么意思?”

老二望了望琼,没说什么。

第二天,在供电所,琼听总部里的人讲,老二今天来总部报名参军。

一个星期后,琼再碰见老二时,得知他因血压太低,没有通过第一次体检。老二说他们同意给他再测一次的机会。他准备到时喝很多盐水,据说盐可以增加血压,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故意让自己感觉紧张,想一些可以使自己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事,血压指数肯定能达标。

琼没想到老二还挺幽默。虽然琼和老二之间从没再说什么,但彼此心里都清楚老二毅然抛弃已有的舒适工作,跑去当大头兵,皆因为琼那天在路上说的那句话。

琼心里很为老二的举动而震惊,为他那么努力地想办法提高血压而感动,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竟这样改变了老二的人生轨道,琼心里隐约感到了一种责任,但愿这对老二是一个好的选择。。。

“要不,我就该死了”,琼在心里对自己说。


(待续)

Copyright © 2008 tusundong All right reserved
土笋冻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 tusundong8@yahoo.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