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除却巫山(八)

(2008-02-19 22:06:35) 下一个


正月初一,从供电所回家还不到24小时的琼,就又兴冲冲地赶回城里,自然是‘不再看看’地去赴小云的邀约。她的心情是那样的迫切,以至她都无法让自己在家里待到中午。有生以来,这是琼第一次在正月初一离家外出。她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了。

“这是我吗?是吗??为什么?我为何会这样?”。。。琼不停地在心里问自己。她感到迷惘,疑惑,甚至有点瞧不起自己。。。

脑子里的问题,心是不爱搭理的。琼一点也不耽误地,急急忙忙地,不顾一切地跳上了去城里的班车。。。

老黄和小云很自然地把琼留下与他们一起共进午餐‘家宴’。琼腼腆,拘束又极力装得自如,不在意地坐在小愔旁边的位置上。就座的位置大家似乎很随意又默契地那样安排。

琼是他们家中唯一的客人。正式认识小愔了,却反而不敢正视,多看人家一眼。与帅哥突然坐得那么近,琼感到手脚有点凉,语言能力也有所丧失。她埋头苦吃。。。

小愔没有穿琼所喜欢的军装。他很随意地穿着一件高领的灰色毛衣,把他的脸衬出一种柔和的好看,轮廓显得更分明。。。最要命的是他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嗓音!他说话时的声音好象是从胸腔那里飘出来的,而不是从嗓子里发出来的。这让琼想起明虹说的她们声乐系曾来过一个国家级歌唱家,他在台上唱歌,那浑厚的,从胸腔深处发出的共鸣声,让明虹坐在台下,好象都能感到椅背的震动。。。小愔的声音里也有一种振波和磁性,虽然没有把琼的椅子震动,琼的心是被震得有点不知所在了。。。

毗邻而坐,无意间,胳膊肘偶然会轻微相触,这让琼敏感又惬意,虽然隔着好几层衣服,那一瞬间,蜻蜓点水似的肢体相碰,有那只能意会的甜蜜,和心的颤栗。

小愔似乎没有象他姐姐介绍得那样特别不爱说话,还颇有点谈笑风生的味道。当琼象平时那样随口,(其实在心里已琢磨过)地称他母亲‘老黄’时,萧愔立刻开玩笑似地纠正琼:“艾,怎么能叫老黄呢,应该叫阿姨!”。后面那句话的语气里,含有些许命令的成分。

琼很高兴他这样‘纠正’,头却垂的更低了。这时,听到小云说:“别讲了,看小林的脸都红了”。

琼感觉到大家都在无声地笑着,不敢抬起头来,更快地吃着碗里的东西,心想:“怎么会这样呢,一句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话,我脸红什么?”

午餐结束后,老黄建议年轻人们到城外风景区石室岩春游。小云小愔,还有他们山东老家来的一个表弟,加上琼,一行4人,顶着明媚的太阳,向郊外走去。

一路上,琼与小云一组,小愔与他表弟一组。不管“鹰”组在前,还是云组在后,两组之间总保持有一定的距离。“鹰”组大都是遥遥领先,把云组撇在后面。如需讲什么必要的事的话,便由姐姐喊住弟弟,这期间,两组的距离便缩短了,甚至平行,琼好喜欢这种时刻。可等姐姐一讲完,弟弟马上又大步往前走,眨眼就把姐姐和琼又撇下一截。。。

琼在后面望着小愔那挺直的腰背,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人的驼背。小云仍以弟弟为中心地讲着话,琼是很乐意这个话题的,但琼更希望她的弟弟能放慢脚步!琼想那双与众不同的44码的脚,此时真是很不可爱地太大了。。。

到了山上,他们仍是以组为单位各找了二块岩石坐下休息,并品味所带来的点心。小愔从小云和琼的头上扔过来二个苹果,非常准确。小云不忘抓住实例强调了一下小愔的枪法在部队的知名度。

小吃之后,他们开始照相。在一块岩石上,琼想照一张个人像,当琼正要跨过去的时候,身子晃了一下,小愔下意识地慌忙展开双臂,虽然那只是个以防万一的准备动作,琼心里一热,很高兴看到他关心人的样子,觉得他姐姐讲他是个有着细腻感情的人,还真象是那么回事。

最后小云建议在那颗古老苍劲的大树下照张合影,让她表弟拍。琼心里是非常感激小云的这一英明决定的,琼很愿意也希望能与小愔共存于同一画面,这样她就能间接地拥有一张他的相片了。

在调整位置,摆姿式的时候,小愔的手指无意间碰到琼的指尖,象触了电似,琼缩回手,心却一通跳跃。

琼很矛盾,她的心和脑此刻是各行其道:心在跳,脑却在想:他这么快就毫无顾忌地欣然与相识才几个小时的女孩子照合影,未免显得太轻率,太随便了,虽然有他姐姐在内,毕竟我和他之间还没讲过三句话呀。

琼觉得女孩子有时有点‘贱’,男孩子对你越高傲,冷漠,你就越想接近,了解他,甚至迷恋他,好象有一种‘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心想你对别人那样,对我也是吗?

反之,你就轻视他,瞧不起他,甚至厌恶他。。。琼想自己现在就是这种‘贱’女孩。在来的路上,尽管琼曾对小愔那样不把她们,也许只能说是不把琼放在眼里,自格挺胸昂首地大步前行而感到‘忿忿不平’,甚至有些许的委屈和惆怅,但仍是欣赏他的,心底里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他这样。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傲慢’,他才对我具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何况他这并不一定是‘傲慢’,说是稳重,不善与女孩子接触也未尝不可,至少在那会儿琼是愿意这样认为他的。

可现在他那‘轻率’地肯与不太熟悉的女孩子一起合影的行为,多少影响了一点他在琼心目中的美好形象。琼也很鄙视自己,觉得自己真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太轻浮了,一点也没有外婆说的‘女孩子家’的样子。。。

后来小云很遗憾地告诉琼,那一卷底片里有几张冲不出来,而那张唯一的合影很不幸地是其中之一。琼心里很是惋惜了一下,脑里却想:没什么好可惜的,也许这是老天的暗示,你本来就不应该照这张相片的,你是不应该对小愔有心思的,因为你对另一个男孩负有责任。。。


Copyright © 2008 tusundong All right reserved
土笋冻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 tusundong8@yahoo.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