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与食言的贷款经纪打Small Claim 官司(上)(曾发表)

(2007-07-08 17:11:39) 下一个


Vacation home门口常有野生红顶鹤来访





对我家Vacation Home有兴趣者可到此一览:

                                               http://www.vacationhomes.com/21615


购房大多需要贷款,贷款必须找贷款经纪(loan agent).经纪人业务能力及本身素质的高低,决定了你所贷的款是否能如期如愿贷到,以及你是否能得到好的职业服务。

近十年间,我们一直用同一个贷款经纪,她是一位从北京来的J小姐,她不仅业务精专而且为人厚道诚信,从不出尔反尔或在最后关键的时刻说利率已上升等等让你傻眼的事。

这么多年,金小姐帮我们贷了无数次款,回回她都是热情洋溢,不厌其烦地回答我们各式各样的,甚至反复重复的问题(因为我们是外行人,很多事即使上一次说了也很难记清)。虽然我至今仍未见过她的面,可每次在电话上一听到她那清脆热情的声音,感觉好像与她相知好久了似,心里非常地踏实,在相信她能为我们贷到最好利率款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她高质量的职业服务。


二年前,我们在佛州迪斯尼世界地区买一个vacation home投资房,因为J小姐没有佛州执照,无法为我们服务,只好另寻他人。

当时B小姐正好在电视上做广告,说她拥有佛州执照,鼓励大家去佛州投资。我们打电话给她,也是一位热情无比的同胞,她一口答应可以为我们拿到佛州当地最好的利率,并且有$$元的rebate(回扣)。在初期准备资料时,B小姐是有问必答我们的任何问题,打她的电话也是次次真人接听,非留音也。我们非常庆幸找到另一位好经纪,便决定让她来做我们的贷款。

没曾想,一旦她收到我们的业务后,态度一转一个180度,不仅不再接我们的电话,而且偶尔她打电话给我们,语气也是相当生硬,好像我们在求她办一件不甚厌烦的事。无奈我们过户日期(closing date)在迫,已被她套在她的缰绳中无路可退,唯有忍气吞声。

在最后一刻,Bill忍不住斗胆想确认一下她承诺的回扣是否还算数,B大人斩钉截铁地说:“Yes,只要你们同意将地税按月随贷款一起交纳。”( 凭此她可以从供款人(lender)处多得$$元的佣金(commission)。最后,她还愤怒地加上一句:“我不想再浪费我的任何时间了,你们到底要不要这个贷款?”.可怜我们就像孩子做错了事,生怕母亲大人再骂下去,便乖乖签了字。

事后,我们只收到她所承诺的一半的回扣,而另一半她就不给了,说因为我们表现实在不好,给她添了不少麻烦。所以那块糖只能给一半作为惩罚。她还“安慰”我们:“有一半,你们应该满足了,因为我可以什么也不给!。

Bill试图与她沟通,email,电话,她一概不回。好不容易打通了一次,她仍是盛气凌人,对Bill说的如不守约就见庭的预告B大人满不在乎:“If you want to waste your time, go ahead!”.说完她关了机。

对我而言,问题的根本完全不在那$,而在于一个人的职业道德与诚信问题。如果她赖帐能有好态度好言语,事情也就到此为止。我们不会真的为此去对簿公堂。 现在冲她最后那句话,我的‘积极性’却被调动起来,一贯“随心所欲”的我,不正是闲人一个?浪费了时间又何妨? “妇唱夫随”的Bill 到 small claim 法庭递了状。

法院很快就定了庭日,可也很快就给我们送来通知,说传票无法传递,因为B小姐拒收法院寄给她的邮件。这样就无法开庭受理。现在的问题是得想办法将传票送到B小姐处。法院是不管这档事的,得我们自格处理。传票一天送不到,我们的case就一天也进不了程序。

美国有种公司专门替人做这种“强送信”的生意。他们会象侦探一样先了解对方的年龄,长相(有特征最好),再摸清收信人的工作地方,住家环境及她的行踪,作息时间,等等。然后派一个面生的人瞄准时机,趋上前去,呼一声收信人的名字,被呼之人一回头,当即将信递给她,即使对方拒收,只要把信扔在她跟前就可以了。

我们只好也雇了这类“牛邮”来替我们送法院的传票。估计B小姐也得过高人的指点,防范得紧,最后那信始终没“扔”到她本人处,而是“扔”给了一个与她共处一办公室的同事。那倒霉的男同事肯定不知道他说他认识B小姐,并替她接收了一封信是完成了法院的传票传递,因为这种间接传送也算数的。

收到传票而不出庭,是弃权,那法院就根据诉方的一面之词来断案了。我们不知道B小姐到时会不会到庭。 Bill说她一定会来的。那天我和Bill一早穿戴整齐,驱车越过金门桥,到东湾B小姐所在地法院。因为是早上的rush hour,交通曾堵塞了一阵。我都以为会赶不及了。Bill的车技还真有二下,七拐八闪的居然还提前十分钟到了法院。

进了courtroom,Bill领我坐到第一排的座位,我不时地扭头后望,把B小姐网页上的玉照与每个进来的女士在心里一一对照,愣是没看到一个有一丁点相似的面孔。我小声对Bill说,看来她是不会来了。别看我家Bill平时嘻嘻哈哈,心理年龄大约只在少年和青年之间徘徊,在大场合,诸如法院这种庄严之地,他总能摆出一付气定神闲,不惊不咋的“大将风范”,从容得让我着急。他暗示我稍安毋躁,一切有他在呢。

慈眉善目的法官大人终于入场,大家起立又坐下。我再次回头.看到最后一排坐着一个约四十来岁的女同志,脸园园的,和B小姐相片里那方正端庄的俏照根本不是同一人,我再次相信今儿只是我们的独台戏,心里竟有些许失落,不知怎地,上这small claim court ,总有种闹着玩的游戏感觉,一个游戏里如没陪玩的人,就是赢了,也无趣的很。(待续)


文:土笋冻 相片:土笋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未经许可,请勿转用及借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sweetbaobao 回复 悄悄话 可否告诉我,“北京来的J小姐”的联系电话或email地址?
789654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的好文章.
吴名363A 回复 悄悄话 土笋冻, 您好:

读了您的文章,很喜欢。
最近我的朋友皮肤突然生病。想起您的文章来,故冒昧向您求救。能否告诉我您去的那家郊区部队医院门诊部的名称,地址和那位老老中医的名字。
谢谢您。

吴名363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