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再谈台美选举之乱象

(2019-07-19 21:32:46) 下一个

台湾国民党党内提名已经有了结果,韩国瑜出线对战蔡英文。郭台铭的后期表现很令人失望,很多人原先对郭台铭有神密感加好感,总觉得能够白手起家做到台湾首富其本人必有过人之处,可是想不到首富口才不佳,背后乱插刀,人品亦不佳,眼看要输了,急得口不择言,似乎政治智商亦堪忧。在政治泥潭里打滚了三个月,一个智商人品口才乏善可陈,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活脱脱的大老粗形象取代了以前众人仰慕的成功企业家形象。让我不禁联想起卡罗马佐夫三兄弟中第一章节的一段话:“那是一个奇怪的主儿,不过这号人也颇不少见,其特点是不仅品性恶劣,道德败坏,而且冥顽不灵,偏偏此等冥顽不灵者非常精于理财敛财,不过此外看来一无所长。”。郭台铭显然远不至于如此不堪,只是通过这次政坛一试身手,其原先鲜为人知的阴暗的一面暴露无疑了。

对比郭,韩国瑜的失误少得多,毕竟是政坛老手,唯一的一次明显的错误是郭出来以后韩的五点申明,其中一条指责党中央高层权贵暗箱操作;那时韩还未表态参选,完全没有道理指责他人背后操作,何况即便高层真有操作郭出来初选,又有何不可?多一个强劲的候选人难道有悖于国民党党内的民主精神吗?好在这几乎是韩唯一的失误,我倒是很佩服他的自我纠错修正的能力。

韩与蔡对决,我觉得只有一半的胜算。而且,无论韩蔡,想来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台湾衰败的运势。台湾的民主与美国的民主很相似,就是二党独大,厮杀惨烈,资方比平民更有影响力和话语权,民众在四年一度的期望和失望的交织中生活,社会在互相撕扯中原地踏步。整个社会似乎唯有政党与利益争斗,破坏了一个社会应有的全民通力合作一同发展的精神,泯灭了是非曲直的界定。台湾的民主生活是中国大陆政治制度的一个绝好的参照物和试验场。我绝非完全否定现代民主制度,而是认为,中国大陆现行的中央集权体制中,是否可以适当引进西方民主的某些积极进步元素,以提升全民监督的力度,提高主政者及其国政制定与实行的弹性和透明度。

美国民主党的党内初选现在也正是如火如荼,很高兴看到一个华裔参选人,Andrew Yang。我几乎完全赞同他的竞选纲领。对于一个圈外人,杨能够走到现在2-3%的支持度,我认为已经很成功了,他这次肯定没有机会出线,我很希望杨以后能够从竞选众议员或参议员开始,脚踏实地地开启他在政坛的第二步。

2013-14年前后,我曾经感慨,美国人如何能够继续忍受越来越被资本盘剥挤压的惨淡生活,怎么没有反抗的声音。2016年初,我关注到Beinie Sanders的崛起,不禁颇自得于自己的洞察于细微。川普上任以后我又开始万事不关心了。对抗绝望最好方式是自我放逐。

看了民主党第一场的辩论会,我又重新燃起些许希望。四年前,Bernie Sanders像堂吉诃德一样,喋喋不休地传播他的理念,而四年后的今天,Medical for All已然是一个非常主要的竞选话题,这就是社会的进步了。这绝非容易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国大陆从1911年起至今或许终于走过了极其艰难的社会变革的阵痛阶段而迎来凤凰涅槃,想来美国社会及台湾社会也终会走出自己的发展进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