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干枯的胡杨^_^

一些文字与几张图片Email: dream_land_there@yahoo.com

WeChat: sunsetset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留下美好记忆,走过子女论坛,迈过 2018

(2018-12-31 13:03:40) 下一个

我一般不去子女坛,一来是忙,二来是发觉子女坛的主题大多是考试,是名校爬藤,而不是人格的培养,我对此不是非常感兴趣,个人觉得成功的路千万条,不能复制,父母只要掌握个大概方向,其它的就让孩子们自然发展,如同山花自会在春天里绽放。

第一次在子女坛发贴是在一年前,当时女儿收到几所大学的入学通知书,自己有了决定后,我就来子女坛替女儿问问大家的意见,印证一下女儿的选择没有什么基本的错误。

这一来,以及之后发的几个贴子,引起了轩然大波,声讨笔伐一波接着一波,大有扒了祖坟,再凌迟处死方解恨的样子。

我列了一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大约有以下三条:

  1. 留下两未成年孩子在家,独自驾车去远方打工
  2. 辞职后,不直接开车回家,而是弯道一路看风景回家
  3. 打儿子

先说第一条吧,近处找不到工,难道不该出远门打工,在家等饿死?当时是女儿高中最后一年,不能转校随我走,只得留儿子在老家陪她,等女儿上大学后再带儿子走。

出远门前我是做足了功课,如去警察局问犹他的法律,搞清楚留未成年孩子在家是否合法。尽管早就上网查好了犹他州没有年邻的限制,只要父母认为没问题,留孩子在家独立生活是合法的,但还是要亲耳听警察这样说才放心,否则万一今后有事,鸡飞蛋打不可收拾了。然后去搞定儿子上学的Carpool,买三个闹钟以防儿子早上醒不过来。接着给女儿申请信用卡,教女儿紧急情况下该如何处理,留一份朋友的名单给她,以便在危急时可联系帮忙。最后交待邻居多多照顾,走前邻居吃顿晚饭以示感谢,等等等等。

刚一发帖,子女坛就有一群人义愤填膺地扑上来,横眉怒对,指鼻狂骂,什么没责任,冷血,残忍,是个十足的渣男等等一顶顶帽子满天飞,更有甚者,骂完之后,信誓旦旦要去报警,说留两孩子在家是违法的,要扔我去监狱,引得一些好心人向他求情,此君这才骂骂咧咧,似开恩放我一马样,自我感觉万分良好地从道德高地上踱下来,那滋味,应比“夏天喝了雪水”还爽。

我好生奇怪,怎么此君比我还紧张我的孩子?  他能想到的难道我自己就想不到? 先不说此君发言前不上网查查信息,搞搞清楚是不是合法,再爬上那道德高地表演也不迟,退一万步讲,就是真的违法,而我的那些邻居也应不是很懂这些具体的法律,也许有人心中真的认为这是违法的,但他们没一个出来指责我,反对我,更不用说谩骂,要去报警,要扔我去监狱了,他们只是告诉我他们会留意我的家,有事尽管找他们帮忙。

我的那些邻居,还有那位天天来接送我儿子上学的女土,全是土生土长的白人,他们的法律意识,对法律的遵从程度,应不比此君差吧,但他们没一个人对我说过一句难听的话,更不要说去报警了,这个坛子怎么了? 怎么有人一露短,就有一群人象闻到了血腥味的疯狗,上去拚命撕咬?

子女坛,简称子坛,有人取同音为紫檀,紫檀是种极高贵的树木,“帝王之木”之称,请问一些人,你的行为,对得起这高贵的名字吗?

关于第二点,我弯路开车回家。原本打算也安排好了同孩子分开半年的,现我上了一个月班就提前辞职回家,如不趁这个难得的横穿美国的机会,顺海岸线兜兜,今后也许再也没这样的机会了,如特意开车来兜得化几倍的时间与精力,现多化几天时间就能收到几倍的效果,这是最好的安排,何乐而不为? 如果早几天晚几天回家会影响到什么,那原本打算的分别半年,不就是个笑话,天早已塌下来了?

关于第三点,打儿子,事后确实非常心痛,非常后悔,这一方面是自身修养不够,沉不住气,另一方面也有客观的原因,我一人里里外外事无巨细从头管到脚:上班,回家做饭,催儿子做家庭作业,给儿子找课外活动,安排自己及孩子的每年一次的身体/眼睛/牙齿检查,给孩子买外衣/内衣/袜子/鞋子,检查孩子有没有刷牙,牙架有没有滑脱,有没有穿合适的衣服,房子的维护,前后院的整理,水电账单等等的处理,有时搞得象匹马不停地狂奔,气喘吁吁时就会心烦气躁,静不下心来,对儿子也就少了耐心说理,触及到我给的底线就打了。打完了心疼,怕影响他心理发育,事后立即道歉,请求他的原谅,希望在他幼小心灵上不留下任何的伤痕。

从小到大,我打了三次,现在儿子已同我差不多高了,我再也没有了打骂的冲动,一则孩子大了不好意思了,二则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打骂不起作用,而要讲理。儿子好象也没有留下小时被打的阴影,平时一口一个dad,有时口气重些,儿子还会提醒我 To Cool Down。

我知道,无论是爱之切或是什么其它原因,只要在冲动之下去打骂孩子,终不是个好法子,我在一边摸索一边学,一边陪我孩子一起成长,并虚心地接受一些善意的评与有用的建议,但我反感厌恶一些人,趁此机会,装扮成道义的捍卫者,名为抱不平,实则以倾倒污秽为乐。你的人生难道只有恶语损贬他人,才能证明你及你的孩子强,才能找到生活的乐趣与意义了吗?这也是够可怜的。

网络,既使这世界变得细小,也变得更神秘遥远,深不可测。挤挤一坛的网友也许来自于地球的另一端,也许就在隔壁;屏幕后坐着的也许是个智者,又或许是个无聊之人。论坛中无论是经常的或是偶尔发言的网友,大家都蒙脸出现。如同花妆舞会,因蒙着脸,也就少了顾忌。

而论坛还不是花妆舞会,论坛上直视不了对方的眼睛,听不到对方的声音,看不到对方的投手举足,大家完全是在黑暗中,凭你的心情与良心随意表演。曾有位好事者做过一个人性测试,这位女子在街上随机挑选十多位行人,让他们协议,在他们蒙上脸后,可在一个房间里对她做任何事情,甚至肢体伤害也无需对后果负任何责任。一切准备好后,她躺在房中间的一张桌子上开始试验,结束后,这位女子说,千万不要去评估人性,人性是不可测的。

然就在这不可测的人性中,除了那些阴暗,我还是感到了人性的温暖,一些网友在整版满坛的损贬漫骂声中,不怕吐沫星的飞溅,毅然站出来支持与鼓励,虽然当时我也没有说什么,但心底里是感激的。

有两位网友,我记得特别深刻,一位女网友在看了这么多的损贬后,突然冒上来说了句:“我原来同我丈夫商量过,要出钱支持他女儿上大学的”

“原来同我丈夫商量过”,言下之意,就是在看了这么多的损贬后,发现胡杨不是个好东西,这支持现在也就罢了。尽管我知道这事实际上绝不会发生,但我看了后确实是心里一暖。

说是绝对不会发生,因为第一,接受这样的支援绝不是我的性格,我如穷的话,宁愿去要饭也不会接受这种支援。第二,我知道人性的弱点,我遵从有几份能耐就吃几两干饭的人生信条,安排好自己与孩子们的生活,不亏不欠过平稳与宁静的日子。第三,虽说不富,我也不穷,实在没必要接受任何的金钱支援。

但是,从这网友的留言中,我看到了一份真切的善意,感到了人性的温暖。我同她素昧平生,没有任何的交集,正因为这样,这才是种不回报的纯粹的善心,这种珍贵过金子的闪亮的善心,才使我不缺对人性的信心,凭此,对生活也就有了美好向往的底气。

 

另一位网友,记得有天他问坛主:“你能否说说,他为什么自暴其短”。说的自暴其短,指的是我从不掩饰自己的缺点错误与不足,比如打儿子,比如有人去我博客中挖出来的以前做的不合适之事。

我不知道这位网友是谁,我是从不记网名的,觉得没必要,我只对有意义的东西记忆力超好,对没必要的东西记性奇差,就是当时记住了,现在也早就忘了,但这网友的这句很有意思也很有份量的话,刺进了我思想的某一处,所以至今记得。

不但一直记得,我还常常自问,我为什么要自暴其短? 一般人习惯护短遮丑,而我反其道行之,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细想之下,我觉得有以下两原因:

第一,我认定,太阳底下的事,无论好坏,都无需掩掩遮遮,都可以拿来剖析,拿来讲的,人生就几十年,死后一阵灰,现在掩饰的东西,到时都无任何意义,所以,趁现在人活着,有什么不能讲的呢?

第二,人是需要反思的动物,需要灵魂的拷问、洗涤与忏悔,我不隶属于某个特定的宗教,无处忏悔,所以就以自己的道德是非观,对自己忏悔,但忏悔需要有个仪式感,所以就写出来,放上网,大家看到也好,无视也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剖开自己的灵魂,让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看清自己,接受自己及代表正义力量的天边其处的审视与审判,这样行走在这个是是非非的社会里,在失败,失望,伤心,委屈之下,又或在顺利,成功,幸福之中,不会泄气或狂妄,会多一份平和与感恩,时时校正自己的人生方向,不会出偏,就是出偏了也不会偏得太远。

可总有一些人装扮成上帝模样,来讽刺挖苦,来审判他人,这些人无视自己,只找他人缺点,无限放大,这些硬装上帝的人,才是离上帝最远的一群人。上帝会通过其使者——牧师,帮人清洗心灵,而从不会奚落一个忏悔的灵魂。当这些硬充上帝的人在论坛里披上面具跳出来时,也就撕去了灵魂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随 2018 渐行渐远,在旧的还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站在这交界点,回望,深深一鞠躬;前眺,是无限的希望。

 

忏悔与感恩

 

眺望未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mxhy 回复 悄悄话 新年好!从你湾区买房的贴子中受益过,谢谢并祝福你们全家!
林依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你是个有爱心有担当的男子汉!祝福你们一家!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