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说说阿扁这两口子

(2009-01-14 12:51:11) 下一个

说说阿扁这两口子

(一)狗屎大运陈水扁

日前,媒体披露,再度关押进台北拘留所的陈水扁正在给 50 个知名人士写信求救,其中的一位收信人居然是胡锦涛!当时好玄没有笑破俺的肚皮,这胡哥与阿扁在扁案上能有什么交集?前几年两岸在台海大事上,胡哥已经明确地给阿扁其人定位为“听其言,观其行”,摆明了对于阿扁人品的不屑态度。其时阿扁对于大陆释放出的种种拉拢举动,时时梗着脖子装牛逼,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烈士模样,现如今,面临牢狱之灾的时候,却巴巴地要给胡哥写甚鸟信,求救么?呼吁么?忏悔么?说到政治就是“一边一国”,说到自己就是“都来瞧,都来瞧,马英九政治迫害啦!”,恨不能所有听说过陈水扁仨字儿的人都赶过来搭一把手,一幅当街撒泼满地打滚的无赖模样。

第一次见识陈水扁其人,还是在他在 98 年竞选连任台北市长的时候,当时的阿扁在电视上与小马哥做面对面辩论,看起来还是很有些拘谨小器,与玉树凌风温文儒雅的小马哥相比,从外形到内涵都明显不是一个档次。尽管阿扁在此前台北市长任内,政绩不俗,再加上来自台南草根阶层的清新形象,对于当时台北市的新生一代的吸引力还是相当大的,但是最终还是不敌小马哥冲天人气,败下阵来。

当时,很多人包括俺自己都认为陈水扁不过尔尔,即使不是政坛上匆匆过客,也很难有什么大的成就。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不到 2 年时光,阿扁忽然攀上中华民国总统大位,一时间,跌破了大多数看客的眼镜。

记得,那天晚上的电视直播总统选票的开票过程,适逢一位台南乡亲做客家中,这位土生土长的台湾本省人对于阿扁一脸的不屑:连 26 个英文字母都没有认全,就想出来选总统,开什么国际玩笑?等到选票结果统计出来,阿扁赢了选前呼声最高的宋楚瑜 30 万张票的时候,在座的几位统统傻了眼。

当时很多人恐怕心里都在嘀咕,这阿扁运气真不错,如果不是前任总统李登辉讨厌省长宋楚瑜,一定要推出面瓜连战代表国民党参选,老宋一怒之下,退出国民党单独参选,造成国民党票源分散,以连宋两人近 6 成的得票率,哪里有阿扁什么事?!

其实,阿扁撞狗屎运赚便宜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 94 年台北市长选举的时候,也是因为国民党分裂,一部分党内精英另组新党参选,结果也是让阿扁从中渔翁得利。

再往前数, 85 年,阿扁参选台南县长选举,以微弱差距败北,谢票途中,其妻吴淑珍遭遇车祸,高位截瘫。扁珍两夫妻,相貌不俗,站在一起,马马虎虎也算是一对金童玉女,现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形象,却是忠贞不贰的先生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半身不遂的太太,而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隐隐指向国民党那个古老的庞然大物,其政治效应可想而知,扁嫂因此而成为了阿扁最大的政治资源。从此之后,凡是群众集会,阿扁总是搬出轮椅上的扁嫂来坐台压阵,政治仕途因而一帆风顺。就是扁嫂本人,也因此而在次年当上了立法委员。不论车祸本身是否阴谋的产物,政治上的最大赢家,显然是阿扁一家。阿扁后来成为民进党的超人气偶像,不是没有道理的,丫真的是好运连连。

阿扁最后一个大运是 04 年的总统选举。当时国民党痛定思痛,国亲两党捐弃前嫌,推出了共同的候选人连战与宋楚瑜参选,尽管选情紧绷,但是民调上一直是连宋领先,偏偏在大选前数日,发生了“ 319 枪击案”,水莲二人乘坐敞篷车扫街拜票过程中,一颗土制子弹划破了阿扁的肚皮。如果一枪打死,自然也没有什么阿扁二任总统的故事;如果没打着,以当时现场的嘈杂,也不大可能为人发觉,结果却是轻伤留证:瞧瞧,国民党当年撞瘫我老婆,现在又想置我于死地!刹那间,选情逆转,阿扁赢得选举,差距只有百分之零点二几。

第二次赢得总统大选的阿扁,好运终于到了头。单纯依赖机缘巧合造起来的势,毕竟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民进党在执政期间的无能与贪腐,一点儿都不比当年的国民党逊色,惹得朝野一派哗然,在其后的县市长选举和国会选举中,一败涂地。也就是在这个时刻,扁家的上上下下开始官司缠身,先是亲家和女婿被起诉遭判刑,然后是扁嫂本人因为股票弊案被传唤,在犯罪证据确凿之下,因为扁嫂朝不保夕的身体状况,因为阿扁总统大位上的刑事豁免权,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法律的制裁。

就在阿扁口沫横飞地高呼司法迫害的时候,已经对于阿扁无耻行径忍无可忍的前民进党内的大佬们,奋起组织红衫军倒扁,上百万的游行群众上街高呼“阿扁下台”,这种场面如果放到另外任何一个其它国度,当权者大概都会黯然下台,当年菲律宾的半独裁者马科斯不是也在老百姓的呐喊声中,仓皇出逃了么?!但是阿扁的脸皮就是够厚,硬是戳在那里不下台,也算是世界政坛的一个异数,当然了,也让台湾政坛沦为国际上的一个笑柄。

阿扁的闹剧,终于在他总统任期届满的那天落下帷幕,当天即被检调机关立案侦办,显示了台湾朝野对于阿扁的表演,耐心尽失。此后的日子里,阿扁的官司不断,并且在半年之后,被台北地方法院拘押禁见,再一次让全世界跌破了眼镜。

导致阿扁翻船的直接导火索是 08 年初来自于瑞士当局的一封电函,因为怀疑有台湾人在瑞士洗黑钱,希望台湾当局协助查证,当时的情报局长向总统阿扁汇报了这一情报,却被阿扁压下,因为那个洗钱人就是他的儿媳。后来,叶局长本人因为此事,付出了求刑 10 年的代价。自此之后,阿扁的亲信阵营分崩离析,手下喽罗纷纷出面指证阿扁一家的违法行为,甚至包括昔日贿赂扁家的金主。雪球越滚越大,涉及案件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事情演变到了,在阿扁关进拘留所后,民进党上下罕有的低调应对,几乎所有的大佬们在不痛不痒地说两句什么之后,最后都不忘加上一句:呼吁阿扁要勇敢地面对司法。言外之意大概是,既然做了就要有担当。

曾几何时,民进党的超级金字招牌,现如今被大佬们如同垃圾一般扔到一边,唯恐避之不及,不知道狱中阿扁作何感想。

阿扁出道以来,一味地耍弄权术,挑动族群分裂,先是不顾一切地捞选票,后是孤注一掷地捞钞票,周围的人中,无论是前辈还是部属,无论是同僚还是政敌,统统都被他利用到了,即使是与阿扁在政治理念上有父子传承关系的李登辉,也经常被阿扁拽出来恶心一把,充当自己的挡箭牌。常言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像阿扁这种治国无理念做人不厚道的无赖小人,如果不遭到报应,那真是天理不容了。

阿扁的余生,大概是要在牢狱中度过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所有的诡辩伎俩,所有的无耻手段,在与世隔绝的铁窗之下,都没有多少用场了。慢慢地忏悔吧,阿扁兄。

(二)成败萧何吴淑珍

前文提到,阿扁之所以在台湾政坛混的风生水起,得吴淑珍之力相助甚多。正如“ 319 ”那颗划过阿扁肚皮的子弹,客观上让阿扁二任总统的春秋大梦成为现实,扁嫂的车祸,则让阿扁获得了一步登天的坚实阶梯。凡是阿扁的助选造势晚会,坐在轮椅上的扁嫂必然是台上一个醒目的助选道具,再加上阿扁抑扬顿挫的闽南乡音的诱人蛊惑,不仅台南乡亲的基本台面的选票稳稳当当地投向了阿扁,就是台湾新生一代和知识精英中的一部分选票也流向了阿扁。

曾经一次,与一位来自台湾的同事攀谈台湾政坛琐事,这位当年的小留学生对于阿扁的印象颇佳,论据是一个爱妻被国民党迫害得半身不遂的优秀律师,一个依靠自我努力崛起于草根阶层的政坛新星,正是率领台湾人民走出国民党黑暗时代的不二人选。如此看来,当年李远哲力挺阿扁的背后动机,恐怕也是这种求变的心理在作祟。毕竟国民党这座百年老店矗立于台湾政坛的时间也实在太久了,留下的阴影也忒多了点,被人诟病也是情理之中。

因此,阿扁的迅速蹿红固然是种种因素的发酵,但是扁嫂的车祸,显然是其中重要的一个。因此,不论是出于对手中最大的政治资源的珍惜,还是夫妻之间相濡以沬的深情,阿扁对于扁嫂的确称的上关爱有加。如果没有我阿扁的从政举动,珍妹就不会惨遭横祸,如果没有珍妹的受伤瘫痪,我阿扁就很难做到总统大位。这,大概就是阿扁对于扁嫂既愧疚又感激的心理写照。

所以,扁嫂就是想要天上的月亮,阿扁恐怕都会去想办法摘下来。接受经常光顾的商家的一点点优惠馈赠,利用内幕消息炒点小股票,为亲近的企业关说一两句好话。。。这都没有什么嘛,小事一桩,只要珍妹心情好。反正国民党时代也是这么过来的,谁都不是圣人,就连一向以清廉自诩的马英九家的宠物狗不也是曾经用市长特别费在喂养么。

从善良的本意出发,俺宁可相信在扁嫂的小手伸向国库和企业之初,阿扁本人并不知情,或者不是非常清楚,再加上数额不大,受贿动机不够明显,即使过问两句,扁嫂只要甩出“当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会半身瘫痪”的杀手锏,阿扁大概就会偃旗息鼓落荒而逃。如此,扁嫂的贪欲一天天被养大成人,直至最后达到了几十亿台币的天文数字!

当然,以常理推断,扁嫂也不见得就是天生的坏人。阿扁在第一任总统任内,扁嫂大概是没有什么明显的贪污劣行,主观上应该还是希望阿扁做一个好总统,青史留美名。但是一任总统届满,政绩乏善可陈,经济一路滑坡;二任总统期间,党内党外,反对声浪不断,以阿扁“台独高于一切”的治国理念,国会中的少数党地位,四年下来,用脚丫子去想都知道,阿扁这个跛脚鸭总统能有什么作为。算鸟,该捞还是捞上一点,于是扁嫂在阿扁二任总统期间,大捞特捞起来。

举凡身体有些缺陷的人,心理上都会有点创伤或者怪癖啥的。譬如说,中国古时候的太监,在历史上的名声都不太好,不是弄权,就是搞钱。这恐怕不能都怪写史的知识精英们有什么一致性的偏见,一定是太监们大多有此共同的嗜好。你想想,一个人如果在某一方面的功能缺失,总是要在其它方面得到些补偿,弄权是为了满足人上人的权力欲,搞钱是为了满足锦衣玉食的物质欲。所以扁嫂吴淑珍,青春少妇惨遭车祸,高位截瘫半身不遂,自胸部以下没有知觉,生活的乐趣不知道减少了多少,对于金钱的欲望要较之寻常人等强烈一些,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结果,阿扁两口子,一个要贪,一个要护,突然一天阿扁意识到扁嫂居然陷的如此之深,清清白白地鞠躬下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了,干脆卷起袖子一起干,反正虱子多了不怕咬。以阿扁的地位和影响,贪污 1 个亿与贪污几十个亿实在没有啥区别,只要被发现都是死路一条,既然如此,要赌就赌大的,活着干,死了算,抓不着就赚了。所以,以俺的分析,阿扁在总统任上的后期,应该是贪污案的主要操盘手,阿扁与扁嫂两人,一个台前,一个幕后,大发其财。以南港展览馆弊案为例,没有阿扁的筹划,內政部余部長敢擅自把评委名单泄漏给扁嫂?

扁嫂其人,吝啬贪鄙,为人极其不厚道。好友杜丽萍向特侦组供述曾经做为中间人帮助扁家拿了元大证券的政治献金 2 亿元,扁嫂就放风说,只拿了元大 2 千万,哪里见到 2 亿?!言外之意,中间人从中做了手脚,结果杜丽萍羞愤之下自杀未遂。由此可见,扁嫂的心地有多歹毒,怪不得就连其胞兄吴景茂都现身媒体要与扁家划清界限。

阿扁的风云之路,因为扁嫂的助力而起飞,也因为扁嫂的贪婪而塌台,正好应了那句古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吴淑珍,就是陈水扁的一个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