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枫雨:熟透了的苹果(下部)

(2005-04-27 12:24:13) 下一个

熟透了的苹果

下部 职场风云

 

第十三章

 

接下来的一个月,是碧帆来到美国后最富刺激的一个月。除了去面试,她和徐潜就在李虹家里看报纸――看招聘报纸。那时候IT工作虽然正日趋走红,可还是象黎明的曙光,并不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所以网络上还不是很多,主要靠报纸。每天,徐潜会去附近的食品店买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新州的大报及地方报纸,然后就和碧帆趴在他们的那张沙发上拿着红笔勾勾圈圈。经常是满地的报纸,徐潜后来可以一眼扫过去,就知道这一版有多少可以和碧帆有关的工作。徐潜笑着对碧帆说,自己这阵子简直把一辈子的报纸都看了,眼睛训练的和扫描仪和放大镜似的。碧帆也是如此。她是坐在电脑旁,按照徐潜给她勾画出来的应聘信息做最后鉴定,然后根据人家的需要修改自己的简历,比如人家要求作的是数据库,那碧帆就把在学校作的所有数据库的project大加渲染一番;如果人家要程序员,需要熟悉微软的编程软件,碧帆就把做过得程序说得具体生动……总之这时候的碧帆是充满了希望,她觉得命运把握在她的手里,因为她有那么多的选择。

 

碧帆一共发出了一百零五封简历,有十几封回应,其中有的先做了电话面试,有的直接要碧帆去面试。碧帆经过比较,最后去面试了五家。其中三家在纽约,两家在新泽西。通过面试,碧帆明显感到了“城乡差别”:虽然新泽西到纽约坐火车最多两个小时的路程,可是在新泽西,用人单位不轻易拿主意,他们让碧帆反复去接受面试,人事,技术负责人,项目经理,总经理……最后说到工资的时候,总是说的很有空间很委婉,比如说这是一个三万到五万的工作,等等,又说还要面试几个人,然后让碧帆回去等通知;而在纽约这方面,节奏明显快的多。有的直接就去技术部门面试,然后就问你要多少钱。碧帆觉得自己刚毕业没那么多经验,可是也不能让人家觉得自己太便宜,就抖着胆子说五万,结果那个经理说,我们这个位置是要给最低八万年薪的人的。碧帆舌头差点吐出来。

 

又经过了一轮拼杀,碧帆觉得越来越不了解自己值多少钱了。她现在觉得有点脚底发轻。就在这时候,一家在新泽西的公司和一家纽约的公司同时给碧帆出了聘书。前者是家大公司,但工资较低;后者是家小公司,但工资高出前者近一万。碧帆和徐潜反复商量,徐潜希望碧帆在新泽西工作,离家近,工作压力小一些。徐潜心里还留个想法没对碧帆说,他是想让碧帆留在这里,以后生孩子什么的好照顾,不用天天挤火车。可是碧帆想去纽约,工资高不说,她觉得那里更富有刺激和挑战性。“我宁愿做小池塘里的大鱼,也不想做大池塘里的小鱼”。碧帆说。最后徐潜说不过她,只好又听她的了。

 

碧帆工作的事情已确定,他们就开始找房子:不能老住在李虹家里呀!可是他们发现找房子并不比找工作省事。租正式的房子吧,要签一年的合同,还要自己买家具。碧帆刚工作,还不是很确定是否稳定。于是他们在中国商店里和当地报纸上找。可是都希望出租给单身的,很少愿意给夫妻的。有一次碧帆看上一个,打过电话去,对方听碧帆说是中国人,马上说:“我不租给中国人!”就把电话挂了。气得碧帆半天没反应过来。李虹说,好多美国人怕中国人做饭弄得油烟很多,把房子弄脏了不好清理,以后就不好出租了。你还是找找中国人家吧!可报纸上的信息都太落后,等电话一问,都已经租出去了。后来徐潜看到一家,同意租给夫妻,说是townhouse,碧帆挺高兴,跑去一看,房子是townhouse, 可是被主人隔成了许多小房子,简直就象火柴盒,还要和别人合住。碧帆摇头出来了。

 

找了两个星期,终于找到一个房子。是一个地下室,主人住上面。地下室粗粗的装修过,有厨房,厕所,两间卧室,有床和一些简单家具。还有一个厅。一间已经有人住了,主人说:“我其实喜欢租给单身的。”碧帆和徐潜马上表示他们做饭简单,碧帆晚上才回来,也和单身差不多。主人说:“你们不打算马上要孩子吧?”徐潜刚要说话,碧帆马上回答:“不打算不打算。”徐潜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主人说:“那就好。如果你们有孩子,就必须搬走。”碧帆立刻打包票。最后,主人说:“我这里租给单身的是一月两百,可是你们是两个人,所以要四百。先交两个月的。以后每月初我来收,不要支票,只要现金。”碧帆同意了。

 

屋子很小,除了一张床和一个破旧的衣柜,一张简易书桌,就没有什么了。也确是不能再放什么了。因为是地下室,阳光很暗。可是,徐潜和碧帆都很满意,因为他们毕竟又有了自己的空间。

 

终于两个人又睡到了床上,虽然是张旧床,可毕竟是一张叫做床的东西,不是床垫,是有架子的床。半天,谁也没说话。两个人都清楚,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新的里程碑。后来徐潜捅捅碧帆说:“你真不打算要孩子啦?”碧帆说:“再等等吧!等我工作稳定点。”徐潜不语。碧帆搂住徐潜,说:“怎么啦?我说的不对吗?我刚工作,需要适应一段时间,你呢,也需要再读个专业了。你要是真不喜欢计算机,就学个别的。或者再打听打听什么好找工作。那天李虹不是说她老公能帮你问问学校的事情吗?听说现在不一定要读学位,去考个证书也能找工作。”徐潜叹气道:“你总是对的!”碧帆笑了,说:“当然啦!”徐潜也笑了,叹口气,唱起来:“老婆的话象太阳,字字句句闪金光,照到哪里哪里亮,工作学习有方向,嘿!工作学习有方向!”他高高举起手来,随着一声“嘿!”轻轻地拍了碧帆一下,碧帆笑出声来,“你真贫!”她温柔地钻进徐潜的怀里,很快,就甜甜地睡着了。

 

 

第十四章

 

一个星期过去了。明天碧帆就要正式上班了。晚上,她早早就钻了被窝。可是,她睡不着。旁边的徐潜倒是挺踏实的打着呼噜。平时这呼噜是碧帆的催眠药,今晚不行了,成了清醒剂了。

 

碧帆一点也不困,她的心里被新的希望激动着,她有很多感慨,可是没人听。所以她只好自己由着自己的思绪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任意奔驰。明天,明天会是什么样子的?来美国快两年了,终于有了工作,以后会解决身份,买车买房子……一切就会安稳下来,等徐潜也找到工作,我们就可以有孩子,生几个呢?最好两个,一男一女。也许生个双胞胎,龙凤胎!我大姨就生过,说不定有遗传呢!

 

碧帆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朦朦胧胧的,一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碧帆提前半小时来到车站,吓了一跳。虽然她面试的时候已经来过几次,可那多错过了上班高峰的时间,她没有做过高峰的去纽约的火车,不知道情形。今天一看,站台上黑压压的人群,都是西装革履的上班族。这些人面无表情,不论男女,都背着鼓鼓的皮包。有的正襟危坐,有的笔挺地站在月台,手里拿个donut 或咖啡,机械地吃喝着。他们彼此很少说话,因为大伙心照不宣,司空见惯。

 

火车来了,碧帆随人群上了车。没有座位了。她只能站着。碧帆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些白领阶层。人们上了车,很多倒头便睡,还有一些打开在车站买的报纸看股票或体育版,还有的打开笔记本电脑,已经开始办公了。碧帆不由得想起电视里看到的大批迁徙的动物:那些牛群马群,也是这样随着季节的变化,环境的变化而不停地移动。有的在半路上就死掉,永远不会到达目的地。而这里的人们,他们天天周而复始的从家到公司,再从公司到家,两点一线,又能又多少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呢!碧帆想到自己将会成为这群人中的一员,不禁有点悲哀。

 

不过这种悲哀只持续到下了火车。一下火车,碧帆的心情又好了。毕竟她是要去做一个白领阶级。她要去公司做一个体面的牛马。属于自己的天地?唉!先熬几年吧!也许十年,也许十几年。我就可以退休了。到那时候,我就可以想上哪里就去哪里啦!

 

走进公司大门,碧帆的屁股刚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就被叫去开会了。

 

这是小组的每天例行会议。碧帆的小组一共七个人,都很年轻。一个印度人,两个俄罗斯的,一个黑人,后来知道他来自尼日利亚,碧帆上学的时候也碰到几个来自尼日利亚的。还有一个是中东的,好像是阿富汗。然后是碧帆。唯一的女性。碧帆以为自己调进了联合国,最后看到组长,她舒了口气。因为组长――麦克,留着小胡子,四十多岁。是个地道的美国人。

 

组长留着小胡子,头发和胡子都有些灰白,看上去很慈祥,碧帆面试的时候技术方面就是麦克。本来碧帆很紧张,但不知怎的,她看到麦克却自然地放松下来,他使碧帆想到自己的父亲。

麦克其实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他先给碧帆一一作了介绍,就开始询问每个人的工作进展情况。那两个俄罗斯的好像很有经验,说的头头是道,可是组长却经常打断他们的话,问些问题。那个阿富汗人也留着小胡子,但是和组长的不一样。他的胡子修剪得很细致,一道很色的线,一直弯向耳朵,象一条小路。他似乎很受器重,在他说话的时候,组长频频点头,还询问他的意见。那个黑人和印度人说不出什么,好像他们也是新来不久,黑人一个劲地点头,而印度人却一个劲地摇头。组长后来打趣地说:“阿基尔,(就是那个印度人的名字),我的话你不同意吗?”“同意,当然同意。” 阿基尔一边用力地摇头,一边大声回答。“那你能不能不摇头呢?”“当然!” 阿基尔又使劲摇头,然后赶紧又使劲地点头。大家都笑了起来。后来碧帆才明白,印度人摇头是表示赞同的意思。组长却没笑,严肃地对他和黑人说:“你们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能总是听我的。”这回两个人都点了点头。他布置了今天的任务,然后对阿富汗小胡子说:“你向碧帆介绍一下我们的项目,帮她熟悉一下环境。好,去工作吧!”碧帆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九点半,整个会议一共二十三分钟。

 

阿富汗小胡子倒是挺好脾气,说碧帆有什么不懂得就问他。可是,他似乎很忙,刚和碧帆说了没有十分钟,就被那两个俄罗斯叫走了。过了一会,奈及利亚又来找他,说是服务器出了问题。碧帆只好自己看着资料。他发现那个印度人倒是很安静,自己一个人在编程序。碧帆想,到底是东方人,总是说的少,干的多。不如问问他吧!

 

碧帆拿着资料走到阿基尔的桌子旁,对他笑笑,刚想开口,印度人却谨慎地和碧帆打了个招呼,好像很警惕的样子。碧帆问他问题,他也是很谨慎地说一点,好像是给碧帆一个杯子,里面却只有三分之一的水。碧帆明白了他的小心眼,有点生气,抿着嘴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心说至于吗?我们不都是替资本家干事,好像我会撬了他的行似的。另外,他的印度英语碧帆也实在听得费力。

 

可光生气有什么用!碧帆知道自己得快速熟悉环境和自己的工作,不然三个月的试用期可不是说着玩的!怎么办呢!碧帆正兀自生气着急,忽然有个声音传过来,是标准的中文:“你是新来的吧?”

 

碧帆一回头,看到了一个中国男子站在他面前。个子很高,头发很黑,眼睛很有神。碧帆眼前一亮,心里倍觉亲切,忙站起身来,问:“你是?”

 

中国男子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叫郭海洋。软件工程师。”

 

郭海洋握住碧帆的手,碧帆觉得他的手好有力。

 

第十五章

 

郭海洋是另一个组的组长,高级软件工程师。已经在这个公司工作了三年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他给碧帆讲了好多公司入门知识,碧帆很是感激。她听人家说,在同一个公司工作的中国人都互相提防着,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嘛!”可是,她从自己的直觉觉得,郭海洋不是这种人,他的眼睛很有神,也很坦荡。

 

郭海洋问碧帆:“怎么样,还行?”

“啊?……啊!”碧帆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之后她感慨道:“唉!有点紧张。我们组长也不管我。让那个阿富汗的小胡子领我,可他又特别忙…..

“在这里,你得学会自己找事情做。到时候你的任务没完成,拖了小组的后腿,可没有那么多活雷锋帮你呀!”

“可是……

“没关系,你好歹是硕士毕业。这里有的人还没有大学学历呢!干计算机这行,其实是靠经验,干的时间长了,你就成guru了?”

“什么?”

“哦!就是专家啊!”

 

碧帆忽然很感慨,羡慕地说:“我什么时候能像你就成专家了!”

 

她看着郭海洋的眼睛,听着他说话,碧帆忽然有一种飘忽的感觉,她突然想起徐潜,如果徐潜能像他一样,他们俩的生活就比现在好过多了…..

 

郭海洋看到了碧帆有点走神,他于是转了话题:

“你先生是干什么工作的?”

“哦,他呀,他还在读书。”

“呵!先生读书,太太打工。你老公真有福气。”

碧帆笑笑,反问道:“你太太作什么呢?”

“他是护士。很辛苦的,有时候要上晚班。我们俩经常几天见不上面。都是我上班她才下班;我下班呢,她又走了。不瞒你说,我们经常只是电话联系。”

“是吗!”碧帆想说,你们俩可真够惨的。可她咽了回去。

海洋看出了碧帆没说出口的话,于是替她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挺可怜的?

碧帆笑了一下。

领先叹口气说“没办法,为了孩子,我们就只好牺牲了!”

“你有个儿子?”

“不,是个女儿。”

“多大了?”

“六岁了。你的孩子呢?”

“我,”碧帆低下了头,“我还没有孩子呢!”

海洋没有再问,但眼睛里有一丝奇怪的疑惑,但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

可是碧帆捕捉到了这一瞬。她有点伤感地说:“我得等再稳定稳定。”

海洋赶忙说:“你说的是!”然后他打断话题说:“快吃吧!回头我带你参观参观周围环境。”

碧帆感激地点点头。

 

碧帆的公司在世界贸易中心的大楼旁边一座小楼里,说是小楼,是相对世贸中心而言,其实也有二十几层高。科尔科技股份公司碧帆工作的公司,在第八层,整个一层都是他们公司的,大约有一百来人,其中作电脑的就达七十多,分成若干小组,因为刚刚接到AT&T的一个大单子,公司还在猛招人。这些都是海洋告诉碧帆的,碧帆只看到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两个人吃完饭,海洋带碧帆下楼到附近走走,有一个图书馆,海洋指着一个看似隐蔽的建筑,说:“这里有很多中国图书呢!”海洋又告诉她几家便宜的韩国馆子和中餐馆,说中午要是没带饭,可以来这里吃。碧帆转了转,心里想着工作的事情,想赶紧回去熟悉自己那一摊子;另外碧帆看到纽约街头乱哄哄的样子就觉得到了北京的王府井一样,头痛。于是她对海洋说,我们回去吧。

 

下午,碧帆埋头在自己的桌前看资料文件,突然,她的电脑里跳进一个闪烁的标记,那是公司内部的邮件。“谁会给我发信呢?”碧帆一边纳闷一边打开信箱,是海洋的信。他的信很简短。第一行:欢迎碧帆上了这条船。第二行:告诉碧帆说如果要安装什么软件,去找莫杰,他是系统工程师,专门负责内部系统的。第三行: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碧帆很感激地朝海洋的办公室望了一眼,心里感到一股温暖。这真是一个细致的男人。碧帆忽然想开个玩笑,也想看看海洋有没有幽默感。有的男人,虽然很干练,考虑事情也很全面,可就是没有幽默感。除了工作,其余事情一谈起来就傻得要命。碧帆可不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于是回信说:“但愿这不是贼船。”没过半分钟,海洋的信跳回来了:“你放心,这是一条海盗船。你就当女侠左罗吧!”后面还跟着一个微笑的小人图案。碧帆笑了,因为海洋通过了她的测试。

 

碧帆找系统工程师莫杰帮她安装必要的工作软件。一个个头矮矮的大脑袋印度人过来,听了碧帆要的软件,他便指指点点想要当老大似的问碧帆为什么要装?碧帆有点生气,说:“这是工作需要。”他才很不情愿地拿来一盒子软盘帮碧帆装。正安装着,突然和碧帆同组的那个印度人阿基尔来找他,两个人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碧帆听不懂的话,大脑袋就和小猴子走了,走时很神气地说碧帆说:“你别自己瞎动,等我回来给你装!记住啊!”

 

碧帆嘴里答应着,心里已经很不耐烦了。等他们走了以后,她立刻自己干起来,三下五除二,很快,她装好了所有自己需要的东西。按照说明,她也给自己重新设置了自己在公司内部网上的密码。碧帆得意地舒口气,开始玩弄起自己的电脑。这时候,大脑袋回来了,他看到碧帆已经完工,很不高兴,可他没教训碧帆,因为他心里也确实佩服碧帆了。

 

第十六章

 

一个星期后,碧帆已经正式开始编程了。也多亏郭海洋给了她和大帮助。虽然他不和她一组,可是碧帆小组的工作海洋都清楚。每天,碧帆的内部信箱里都是小组之间的任务安排,工作讨论的邮件,枯燥乏味。但除了…..对,除了郭海洋的。

碧帆喜欢海洋的信。海洋的信很短,有时候只有一句话,可是,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他还时常发来一些小东西。比如有时候海洋会发给她一个三维动画,有时候是一个小笑话,有时候是一个幻灯片。这让碧帆在紧张的工作里面找到一点点乐趣。闲下来的时候,碧帆会和海洋在网上聊天,从国内到现在,海阔天空。不过这种时候很少,因为不是她忙,就是海洋忙。他们有时候会在一起吃中饭。但碧帆还是喜欢信件,因为不用看对方的眼睛,可以更轻松随便一些。每天早晨,她会先查看信箱,如果没有海洋的信,她会觉得少了点什么。当然,碧帆也学会了一条办公室基本法则:就是在下班前,一定把自己信箱里的私人信件删除。这是海洋告诉她的。

小组里的那个阿富汗小胡子和其他人也给了碧帆很多帮助。只有那个印度人阿基尔躲躲闪闪的,好像不大情愿,可是碧帆替他解决了一个bug后(程序里的问题),他也对碧帆好了许多。后来他们俩被安排在一起做搭档,才渐渐熟悉了。碧帆知道他也是刚来不久,所以不敢太张显。他说公司里有资历的人很牛,都不愿意帮忙。还说他的太太刚从印度来探亲。碧帆和他产生了同病相怜的感觉,由于必须和他一起工作,碧帆的英语听力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就在碧帆开始一切走向正规的时候,徐潜申请学校的通知也来了。这样,两个人天天也几乎见不上面了。因为徐潜的课都是晚上。他早晨六点起来送碧帆去火车站,然后回来再睡一会。九点多起来刷牙洗脸吃早饭,然后学习,晚上给碧帆做好吃的,自己吃完饭就去火车站接碧帆,然后再开车去上课。有时候碧帆加班或者火车误点,碧帆就会给他打个电话,让徐潜自己先去上课,说她会搭同事的车(carpool)回家。徐潜问过她一次,碧帆说是一个中国人,但没有告诉他是郭海洋,徐潜也没有再问。他在车站见过郭海洋一面,知道是碧帆的同事。

 

徐潜现在只想赶紧学完毕业,好赶紧找个工作,这样两个人都有钱了,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感到别扭了,也可以准备他们的生孩子计划。不然,他总的听碧帆的,虽然听老婆的没错,可一个大老爷们总让自己老婆养着,也不是个事。

 

半年很快就过去了。又快新年了。这年冬天的新泽西特别的冷。房东为了省煤气,热气开的很低,他住在楼上,当然不会冷,可是这就惨了住在地下室里的碧帆夫妇,冻得直哆嗦。碧帆去向房东提意见,房东说:“我不冷呀!你看,我们上了年纪的都不觉得冷,你们年轻人更应该锻炼锻炼。”碧帆气得够呛,可又没有办法。徐潜安慰她说:“别和他计较。我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

“我们买个电暖气。”

“那电表一转,他不就知道了?”

“咳!管他呢! 这里住着两家,他知道是谁呀!反正我们不承认就是!”

“好!”碧帆心里又生起恶作剧的快感。

 

第二天,徐潜跑到沃马特(W-mart),买了一个便宜的小型电暖气。偷偷带回来,趁房东不在家,他就接上了电。晚上临出门时,他把电暖气藏在床底下。晚上回来又插上。碧帆高兴了,说:“唉!真是暖和多了!今晚上可以睡得好觉了!”徐潜笑说:“那,不影响我们工作吧?”

 

碧帆以为他说自己,就回答道:“不影响!睡个好觉,明天上班准有精神。”

徐潜说:“我是说,不会影响咱们今晚的工作吧?”

碧帆看到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笑,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抱歉地说:“今晚不行,明天还上班呢! 要不,周末吧?”

徐潜不高兴地说:“咱们都多久没有了?你总是找借口。知道我下周一要考试。唉!”

碧帆看到他真的不高兴了,赶忙安慰道:“我不是前一阵子工作压力大吗?现在刚刚一切清楚了…..你看,我们得为长远着想不是?”

她看徐潜还不说话,就捅捅他,说:“怎么,等不急要抱儿子啦?我保证,咱们明年,行不行?”

徐潜无奈地笑着说:“唉!怎么干革命这么难呢!”

碧帆见他不生气了,就揶揄道:“你干吗那么着急? 我还不急呢!你急什么?”

“废话!我马上就三十六了,本命年又到了,不行,明年不能再等了,我一定要当爸爸!”

“好吧好吧!依着你!”

徐潜抱起碧帆,说:“那,今晚上咱们就不造人了,可是还是可以亲热一下吧?”

碧帆半推半就地说:“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说我们周末

徐潜用嘴巴堵住了碧帆的嘴,喘着气咕哝:“不行,我等不到周末……

 

碧帆只好依他,两个人刚调整好状态,突然,有人敲门,是房东太太,她一边敲着两家的门,一边说:“碧帆,你们有没有用什么电器?”

 

碧帆还没反应过来,徐潜嗖地从床上跳到地上,把电暖气拔了就往床底下塞。碧帆此刻也反应过来了,一边说着“没有啊!”一边整理好衣服来开门。

 

那边单身的房客也走出来,说没有用什么电器。房东太太迷惑地说:“那就怪了。刚才我去看电表,怎么突然噌噌地飞转?”

 

碧帆和徐潜都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那个单身房东还帮着想:“是不是你们家的电表坏了?”

“没有呀!”房东太太说,她探头到两家看看,没有发现什么,只好上楼了。

 

碧帆和徐潜回到自己的屋子,插好门。不敢再开电暖气。碧帆说:“得!今天晚上的革命工作干不成了!”

 

徐潜不死心,说:“那才更该干呢!热身运动,这样咱们睡觉保证不冷!”他又把碧帆紧紧地抱住。碧帆被他弄得渐渐来了情绪,然而徐潜却很快结束了战斗。碧帆有点失望,徐潜歉意地说:“对不起。大概是好就不亲热了……不过,这也怪你, 谁叫你老不叫我……以后,咱们还得多交流。”徐潜又翻过身来,对碧帆说:“要不,等一会,咱们再来一次。”碧帆却没有了情绪,她说:“我累了,睡吧。”

 

第十七章

 

第二天早上,徐潜精神好极了。他给碧帆做好早餐,送碧帆去火车站回来,也不想再睡了。另外屋里冷得也睡不着。他想,干脆,我上图书馆去吧!

 

到了图书馆,里面人不多,暖暖烘烘的,徐潜很高兴。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准备复习功课。

 

这时候图书馆的门开了,走进来一只小鸭子,确切地说,是一个象小鸭子的小人。那小人摇摇摆摆地进来,后面跟着鸭妈妈。鸭妈妈去还书,小鸭子就径直走到徐潜坐的位置附近,一直走到落地的大玻璃窗前,先是安静地往外看,忽然外面来了一只松鼠,它立在窗外,定定地看着小鸭子。小鸭子一下子兴奋起来,用小手当当地敲玻璃,小松鼠并不害怕,还是直直地站着,手里还抱着个松果。小鸭子有点急了,她开始找出口。不远处就有一个紧急出口,小鸭子奔了过去,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把门拉开了。

 

“当当当....”警报声刺耳地响起来。人们都回过头来向这边看。小鸭子愣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鸭妈妈跑过来,大声对她说:“丝丝,你在干吗?”管理人员过来了,夸张地摇着头,脸上露出十二分的不满,她解除了警报系统,对鸭妈妈说:“请你看好你的孩子。这里是图书馆,人们是来找安静的环境的。”鸭妈妈说:“对不起。不过,我也是来看书的。孩子我会尽力照顾,但孩子毕竟是孩子。”管理人员挥着手,口气软下来,说:“我知道我知道。”说完就走了。鸭子妈妈的脸通红,可是,她没有责备小鸭子,而是十二分爱怜地亲了小鸭子的脸一下。

 

这一幕就在徐潜的身边发生,所以他看了个彻头彻尾。而当“电影”结束时,他看清了鸭妈妈的脸。他不禁轻声“哦”了一下。

 

鸭子妈妈也看到了徐潜。她的眼睛里也发出惊奇的表情,而且带着兴奋。她径直朝他走来。到了他面前,站住了,四目相对,徐潜有点不好意思,看看小鸭子,这个小女孩他是没有见过的,这个女人难道真是?

 

“你是徐潜吧?”那个女人先开了口。

“对,您是

“我是杜雪松呀!你不记得了?在飞机上,我们可是一起来的美国啊!”

“哦!”徐潜心里地疑问得到了确认。可是,他又疑惑地看看身边的小孩。

雪松笑了,说:“这是我的女儿,快两岁啦!”

“哦!”徐潜又哦了一声,时间过的真快啊!

“可不是!”雪松说,“我都快有老二了!”

徐潜这才发现雪松的肚子微微隆起。

“你,你又有了?哇!真好!” 徐潜不知道说什么,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心里可是非常羡慕。

“咳!有什么办法!一个接着一个,说来就来了。”雪松不无感慨无奈地说。

“好好!我想要还没有呢!”

“怎么,你还没有孩子吗?”雪松有点惊讶地问。

徐潜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脸红了一下,不过他又一想,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于是就说:“是啊,我太太工作忙……

 

“哦”!这回轮到雪松哦了。她似乎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子。曾几何时,她杜雪松不也是这样的,自以为是可以做出一番天下的,可如今…..想到这,雪松觉得自己是过来人,自从有了孩子,她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徐潜也在暗暗思忖。眼前这个女人,宛然一个成熟的少妇。在他的印象里,雪松是一个很漂亮很高傲的女子。虽然只是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的相处,可是,他觉得雪松的气质很好,不是简单的用一个漂亮就可以概括的那种女人。那时的雪松,头发高高挽起,脸上涂着浓而不艳的妆。穿着合身的西装裙。她有一股冷艳的美,让徐潜觉得敬而远之。可如今他面前的女人,显得是那么的温柔,她看孩子的眼神,是那么慈爱;而她的头发,就那么随便地卡在脑后,增加了几分不经意的随意;身上穿的是宽大的毛衣,罩住了微微隆起的肚子,看上去好像有些慵懒,可是却有平添了几分妩媚。徐潜不禁想,唉!这女人有了孩子,真是不一样啊!什么时候碧帆也这样啊...

 

雪松看徐潜不言语,眼睛有些愣愣地,直盯着她发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变化特别大吧?咳!没办法,有了孩子以后,我就没工夫打扮自己了。都快成老太婆了...”

 

“哪里哪里!”徐潜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说。然后真心地对雪松说:“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好!”

“是吗?”雪松看到徐潜的眼睛里并没有嘲讽,笑了,“怎么好法?”

徐潜想了想,找到一个他认为最好的词汇:“你的样子,特像个妈妈!”

雪松愣了一下,不知道徐潜这是夸她呢还是损她。她于是转移话题说,“你不是在中部吗?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这个世界真是小啊!”

 

徐潜把自己和碧帆辗转的过程简单地和雪松讲了一遍,然后道:“咳!我现在还得靠老婆养活。”说完这话,徐潜觉得奇怪,自己在家里不敢和碧帆发牢骚,可见到雪松,她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人,还算不上朋友的,可不知道怎的,自己就像见了老朋友一样,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雪松默默地听徐潜把故事说完,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徐潜摇摇头,说:“我还能怎么办?”

雪松忽然仰起头说:“咳!我劝你,既然来了,还是随遇而安吧!”然后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我认识个朋友,她说不定有办法帮你找个事情做。你愿意吗?”

徐潜眼前一亮,他没想到会有这种好事,不假思索地说:“那当然好!”

雪松说:“我的朋友在一家医院工作。她很热心的。我生孩子的时候,多亏她帮忙...你不是说你以前是医生吗?”

徐潜说:“对啊!”他不禁佩服雪松的好记忆力。事情都隔了三年多了,在飞机上那点谈话,她居然还都记得。

雪松接着说:“我去问问她,看他们那里有没有机会。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

“我知道,拜托你了!”徐潜连连感激。

 

然后两个人交换了地址,这回两个人都“哦”了,因为他们其实住的很近,只隔三个街区。

 

第十八章

 

庄碧帆加班,回来的很晚。

 

徐潜本来想跟碧帆商量商量自己的事情。是继续上学呢还是找个工作。可是,每天晚上好不容易等碧帆回家,她已经累得眼皮打架了,直嚷嚷着睡觉。徐潜跟她说:“今天碰上了一个一同来美国的人,她家就主在咱们家附近,你说这有多巧?”

“是吗?”碧帆答应着。打了个哈欠。

“是呀!她的孩子都两岁了。又要生了。”

function forumSelected() { var forumId = $("#forumId").val(); if(forumId == null || '' == forumId) { alert('请选择论坛.'); } else { }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南门野菜 回复 悄悄话 让国内的人读读,别来美国啦。
二分明月 回复 悄悄话 我想知道那个纸袋里面到底装得是什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