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烟缸: 我在金山的日子

(2004-07-05 06:26:56) 下一个
我在金山的日子 烟缸 (职场生涯) 金山其实一直是个小公司,穷公司。2000年的时候联想杨元庆看上了金山,作为联想的软件阵地,于是一次给金山投了一千万,联想就占了金山公司百分之80的股份。。从那时候起金山从20多个人陡然增加到200多个,北京一个公司,珠海一个公司,北京主要是市场部做生意,珠海那边招程序员写软件。 金山的员工都非常年轻,最大的总经理雷军也就30出头,求总好象更大一点,快35了吧,其他的全是20锒铛岁的小孩,雷总喜欢使用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好处,工资要的少,能吃苦,敢玩命。金山的员工当时的工资一般都是2000一个月,当时的北京IT界很少有么低。钱拿的少,干活却不含糊,每天大家都是晚上8点才走。有不少同事弄个被子在公司放着,经常就在办公室里睡,大家都习惯了。于是每到晚上,公司里那几个沙发大家就抢着睡,抢的嘻嘻哈哈的。反正都是单身汉,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做,反正公司里的气氛就是一种集体生活。 记得有一次公司参加计算机展览会,市场部全体成员一起忙活。头天晚上在国贸布展,干到7点半展览大厅关门把我们赶出来,展台总算布置的差不多了,展板却还没写。于是大家找个馆子吃饭,吃完了一起回公司来做展板。那十几个展板很不好弄,连剪带贴,罗里罗嗦弄到3点半才算彻底做好。那个时候大家已经全无睡意,怎么办?一起出门,打车,找了个卡拉OK去唱歌。唱到早晨6点多钟回到公司里,裹上各自的大衣往地毯上一倒就睡,加上公司里其他部门因为别的事情在公司过夜的,屋子里顿时睡了一地的人。睡两个小时到8点多,挣眼一看,外面阳光明媚,屋子里的人有的还在睡,有的已经走了。赶紧爬起来,出门打车到展览厅,闹烘烘搞一天的展览。 公司里负责店铺的是两个女孩子,她们俩负责关照全北京所有销售金山产品的店铺。北京有多大,销售金山产品的铺子又有多少?于是她们就每天去一个地方,比如说,今天去中关村,明天去西城区几个地段,后天去东城。这样没多少日子就把北京走一个遍,然后重新来。到商店里,见店主问问货走得怎么样,给店主送点公司出的小纪念品。帮助店主把一些金山做的小装饰品挂在屋子里,然后这一个店算是转完。按规定这些工作都是该打车去的,但是打车太多了她们手里的经费不够,所以她们一大半时间都是骑车出去的。这两个女孩儿当时大的24、5岁,小的也就21岁吧。大的那个廖明香,现在是金山的一个什么经理,忘了,当时是我的好朋友。 金山这样的环境难免成为爱情的温床,市场部的6个人,3男3女在公司对面一起合租房子,除了住人以外还养了条狗。里面就出了两对儿,谁知道他们怎么回事。市场部最漂亮的QQ,是所有男孩崇爱的对象。她本来有男朋友的,2000年的时候公司从香港高薪挖过来一个会计师,也是年轻人,QQ就把自己的男朋友甩了,和那个香港人好了。那个男孩本来是个快乐的小伙子,喜欢和我在一起喝酒,吃羊肉串,QQ离开他以后他就辞职了。 每个礼拜一早上,雷军把大家叫到公司的前台训话,那个厅是公司最大的地方了。大家满满的站一屋子,雷总就站在大家面前唠叨上20分钟,活象大学时代出早操。雷总这个人很实在,说话不拖泥带水,也不打官腔。比如他会这样训我们:你们上班打游戏的,你要打就打,不要见我来了就换一个界面,有什么意思,最后学不到东西的是你自己。98年的时候公司有一个很高层的副总叫曲仁奇,他和雷总工作上有了意见,然后曲仁奇有一天早上说雷军,咱俩再谈谈吧,最后谈一次,不行我就走。然后他进会议室等雷军,雷军刚一进门他一个右勾拳打在雷军的脸上,然后扬长而去。雷军的眼睛青了半也月才好,也没怎么样就让渠仁奇走了,这个事就这么过去了。我们背后都叫雷军,不叫他雷总,他也不在乎。 凡是在金山干过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金山象一所大学,工资低,挣不到多少钱,但是能学到很多东西。并且人际关系可能比中国任何一个公司都更象是大学同学的关系。公司里的同事会闹意见,经常有,然后就吵,就在网上发公共邮件给大家,让大家评理。在金山内部的网络里如果发邮件使用all@kingsoft.net那么全公司每个人都能收到。求泊君经常用这个地址给大家发点生活信息,什么定飞机票啦,租房子信息啦,什么的。一旦公司里有两个人闹矛盾了,吵嘴了,他们就发公共邮件。你说你的理,我说我的理,我听了你的理再反驳你的理,来回来去的,都使用all@kingsoft.net,一屋子人就这么看着,谁也不说话。等吵的没劲儿了,别的同事再发邮件来说和。这种事情比较多,把雷军弄烦了,开会的时候就说,公司里网速本来就慢,你们还吵架用,以后不到万不得以不要发全体邮件。说了也没用,吵架的人总是很怒,他不管你那一套,照发,雷军也没办法。可是我总觉得这样的吵架并不是什么实质性的人际斗争,总因为它的简单直接让人感到不那么危险。别的公司里没有这样的同事关系。 一晃几年过去了,我离开以后公司又经历了几次重组,现在人士,制度,企业文化也不知道变了没有。我是因为贪图更高的薪水离开的,从金山出来的人,薪水一般都能翻一倍,有的时候翻个两三倍都不奇怪。现在北京IT界的各家外企中,有很多都是金山的老员工,他们发展的不错。但是想起当时我在的时候那种紧张,艰苦,但是朝气蓬勃的气氛,我想,大家都还是挺怀念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