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悠悠: 我和老公的爱情流水账

(2004-02-25 16:29:01) 下一个
我和老公的爱情流水账(1) 悠悠 认识他时,我刚入大学不久,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对爱情有些许期待,总之,那时候生活好像比现在单纯许多。 当时不知道,我已经悄悄走进了他的心,还和包括他在内的一帮同学傻玩,有一天他来借我的字典,半个小时后就换回来了,里面多了一张纸条。很老土的一套,可是对当时的我,可是一个不小的震动:“你好:你也许从来没注意过我,但我喜欢你,想和你做个朋友。我相信自己是个正派的人,而且很重感情,我见到你和别的男生说笑,心里不是滋味。答应我好吗?在我的生日之前给我一个答复。”我几乎条件反射一样回绝了他,他一定被我打倒了,觉得自尊心受伤害了,很伤心,谁都可以看出来。没过多久,他过生日,请了我在内的三个女生,我没去,下自习后见到他喝得醉醺醺地躺在宿舍前的石凳上,醉意浓浓地问我:“我过生日请你去你不去,是不是瞧不起我呀?”我真是无言以对,他这带着哀怨的爱慕,悄悄地打动了我。惊讶地发现,原来我,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儿,可以让别人如此动心,伤感。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成了我早上醒来第一个想到的人,也是我漂向梦乡之前想着的最后一个人。他每天都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和人抢球不要命,累得不行了就回去倒头就睡,我是个心很软的人,开始在心里责备自己,为什么呢?我又没有交男朋友,为什么要拒绝他?伤他的心呢?想了快3个月我有些害羞地告诉他,别伤心了,我愿意和他交个朋友。 他高兴极了,高兴得不知该怎么宠我好了。第一次赴他的约,他也很羞涩,拉起了我的手,我不习惯但也没挣脱,任由他拉着,我们就在校园了一个僻静的路上这么走了一晚。分手时我的右眼皮在跳,我心里有些许不安,不知道会是什么原因。我承认我有些迷信。 我从小就是个很听父母话的孩子(除了小小的犟脾气),上大学也在本市上的,妈妈有一天兴冲冲地回来告诉我,一个看着我长大的阿姨给我介绍一个对象,说得好到天上去了,我说不想。到那时我还没有告诉妈妈我的小秘密,我想单独承受一段时间,给我和他一个空间。可是妈妈还是很老练,几句话就把这个秘密问出来了。一听说他来自北京边上一个小城市的工人家庭,他们死活都不同意,非让我去见另一个人,我怎么也想不到,身为高工的父母,脑子里还有这样陈旧的门第观念。我几乎彻夜未眠,在父母的高压下我答应不在与他来往,但我也不同意去见那个人。 最后,我面临着如何面对我的他,我怎么能答应别人不到10天就又拒绝人家呢?我们第二次的约会,拉着他的手我哭成了泪人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如果我妈妈不同意我相信我们也不会幸福的。”他的手好大、好暖和呀!我哭得胸口都疼了,那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哭得这么凄惨。他不得已地说:“那你还是听你父母的吧!”我看着他转身离去,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泪光,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我没办法从这份苦痛中自拔,我不是个坏女孩,不是玩弄他人情感的坏女孩,他会这么认为我吗?这个想法一直折磨着我,我又逃避不了他,那个我天天要见,在一个教室里求学的人。他仍是那么清瘦,他的眼睫毛密密的、长长卷卷的,透着一股哀伤,不知别人怎么看,我从他眼中能看出他的痛和爱! 他是个很有心计的人,常常当着我同桌男同学的面扔给我一张电影票“请你看电影!”尽管我再也没有和单独约会。我们排球比赛,他也是当着别人的面儿递给我一幅护腕。我没办法拒绝,心里早已被他感动了。是的,排球砸在腕上,那里早已红红肿肿、瘀血点点了,他心疼了是吗?心头涌上一丝甜蜜,他还在疼着我呢,象个哥哥心疼自己的小妹一样,我多希望此时他成了我的哥哥,我有个很关心我的姐姐,但我也希望有个哥哥。 身体是心情的晴雨表,我小病不断,人一天比一天消瘦。我想,受爱情煎熬的人都胖不起来。不久,一件可怕的事发生在我身上了,做实验时同组的同学犯了个错误,发生了爆炸,我离得最近,只觉得眼前窜起一股浓烟,我的脸当时就被烫的火辣辣的,我捂着脸在那儿哭,好久才听到同学和老师喊我去冲洗。我被送到医院洗眼睛,晚上在宿舍时他来看我了,他说他在别的实验室听说这事的。后来他给我看他的日记,说听到这个消息心理又担心又高兴,高兴什么呢他没说,也许高兴我成了丑八怪,他就有机会再对我说一遍“我爱你”了吧!当时我的模样有点滑稽,脸被烫的红红的,有些肿,他呆了一会儿,见我没有大事,就走了。后来右眼上的伤变成了一个小黑痂,扒在我的眼睑上,显得有些俏皮,没多久就脱痂了,留下了一个外人注意不到的白印儿。 冬去春来,他仍是那样,远远地看着我,时不时地接近我,谁都可以看出他的心思。我是个透明人吧,他知道我没有去交那个父母指定的男朋友,他又不安心了,纠缠着让我同意让他带我出去烧烤,我不同意单独和他去,他只好请了一大帮别的同学一起去。那天我坐他的车,路过我的中学,我请他进去看了看,觉得挺高兴的,因为还是觉得他挺亲。回来的时候都是上坡,他让我搂着他的腰,我顺从地把手放在他的腰上,心里象有电一样,让我打了几个颤。见他骑累了,问他要不要我坐别人的车一会儿?他霸道地说:“今天我一直都很高兴,你不要现在破坏了它!”快到学校时下雨了,雨很急,我们躲了一会儿雨,他把他的白衬衣脱下来让我穿,拗不过他只好照办了,回到宿舍替他洗了个干净,用的是很香很香的香皂,叠得好好的还给他,这个傻瓜,他说他舍不得穿放了很久。 也许此行他受到了鼓励,更加主动了,不是不和他做男女朋友吗?他退让了:“就当我是你哥哥吧!我从小就想有个妹妹。”他保证是很纯很纯的兄妹之情,我说好。 他对我的心疼,超过了我对自己的心疼,夏天南方的蚊子咬得我满是包,他见了,晚自习时买了一个电动驱蚊器,我发烧了他来看我,给我买了包补充体力的葡萄糖。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个小小的工艺品,里面有两个毛茸茸的小动物,外面罩着玻璃球,我很喜欢。以前只是被父母宠,姐姐宠,现在,有个要好的同学也这么宠我,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一天下午,我在教室里自习(我是个很好的学生),不小心只剩下我,和远远的一排座位上的他,他站起来走到我的后排,突然把头伸向我,要亲我的脖子,我吓了一跳,跳了起来,然后就往外走,他急急地跟过来,毫不讲理地把我拖进了讲台前装教学挂历的小屋子,用身子把我挤在墙上,火热的唇就逼近了我,我惶恐地挣扎:“你不是答应了我只做我的哥哥吗?”“是,哥哥就不能亲妹妹一下吗?”我忽然感到他的手,笨拙却又固执地伸进了我的外衣,正想进入我的胸罩呢!我想逃,可他把我紧紧地挤在他的身子和那堵墙之间,我动不了了,只是委屈地问:“哥哥也可以对妹妹这样吗?”他狠狠地回了一句:“嗯!”就很霸道地吻住了我,他那隐隐的哀伤打动了我,我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我的初吻,给了他,在一个夏季的黄昏,在我们的阶梯教室里。初吻应该是美好的,可是我那天怎么哭了?他向我保证,他会爱护我,向对自己的妹妹一样。 我和老公的爱情流水账(2) 悠悠 那天晚上,宿舍里只剩我一个人,他来找我,坐在我的床上双手握着我的腰:“这么小的腰。”快走时张开双臂拥着我,抚过我的肩头说:“这么小。”我从来不知道,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儿,会让另一个人如此着迷。晚上临睡前,不知何故,又悄悄地抹起了眼泪,觉得自己违背了父母的意愿,有点害怕,因为从来没这么做过,觉得爸爸妈妈最疼我,他们不同意的事可能有道理,可是又觉得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因为他这样待我了,再也不会有别人会爱我了。(很久以后对他说:当年都是因为年少无知,被脑子里的封建思想所迷惑,才会让你钻了空子,他说不是,是因为他的魅力无法抵挡。?) 从此我们常常早下自习,在校园内、游泳池边、饭堂外面黑黑的角落体会两个人的世界。他叫我“悠悠”,这个儿时的乳名,连妈妈姐姐都不再用了(她们叫我“小悠”),他又捡了回来。每次听他这样亲热地叫我,心里都会感动一次。我问他那我叫你什么呀?他把我往胸前一楼,很男子汉气地说:“信得过我吗?信得过我就叫我哥哥吧!”靠着他,心里踏实极了,喜欢这种被人宠爱的感觉。 可是,怎么才能让妈妈同意呢?一想起这儿,心里就烦。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周末都得回家报到,留下他一个人在学校,寂寞无比。姐姐回来了,我们俩关在屋子里说悄悄话,姐姐问我他学习好吗?我说没我好,但他手很巧,很会画画。知道他家里是工人,姐姐说我能找到更好的,劝我多把精力放在学习上,不能让他太放纵,要我把握好分寸。我最崇拜的就是大我9岁的姐姐了。中学就是,无论多难的附加题她都能帮我解通,让我在学校好神气了一阵儿,别人都羡慕我有这样的姐姐。姐姐找了个男朋友,两人都要公派出国了 姐姐也对他不感冒,很让我懊丧了一阵,可是他看我的目光,里面有那么多的柔情,我一碰到他的目光脸就会“刷”地一下变红,连辅导老师也从我俩彼此交换的眼神中看出了破绽。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一点不错。 有一天在我们经常约会的地方(记得有本书上说恋爱的人总能找到别人都不常去的地方)忽然来了个人,我不知是谁吓坏了,他赶紧把我的头一楼,靠在了他胸前,我感到安全多了,那个可怜的女孩儿,被我们的黑影吓了一跳,大叫一声“我的妈呀!吓死我了!”他说和他在一起不会让别人欺负到我的,除非先把他打死了。我用双手圈住他的脖子,陶醉极了。还有一天他来我的宿舍看我,我们在书架上找书,别的宿舍的女同学进来刚好看到他和我很亲热的样子,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他说“怕什么悠悠?她如果敢羞辱你我就敢当她的面吻你!”有时他也故意在我面前抽烟,故意带着满嘴烟雾吻我,或者用刚刚长了一点的不太硬的胡子扎我的脸,这些,都把情窦初开的我给迷惑住了。 那时的他,一定觉得很费力才得到了我,对我疼得一塌糊涂,凡事都小心奕奕,考试考分差了点就跟我道歉,就怕惹我不高兴了。我很心疼他这样,更喜欢见到充满自信的他。 我尽力做着恋爱中女孩儿该做的事儿,我常给他洗衣服,洗被单,小的自己洗,大的拿回家用洗衣机洗。妈妈问毛巾被怎么用得这么脏?油乎乎的,我说拿它当枕头了。他的床在宿舍里特别显眼。有时把妈妈每周给我带得好吃的分给他。 那时的我,对性一知半解,不能理解为什么他约我到校外我不去会让他那样懊丧,为什么在我答应他后又是那样兴高采烈,我觉得和他在一起就好了,在图书馆里一起看书也很好呀!我们学校外面就是山,要穿过一段田野,他会采一两朵路边的小野花给我。路过的一个农民伯伯冲我们笑了笑,也许是羡慕我们年轻,还有年轻幼稚的爱。那座小山几乎光秃秃的,我们俩会在一棵小树下一呆呆一天,让太阳把皮肤晒得红红的。我不许他胡来,他很尊重我,交往就停留在抚摸亲吻上。有一天,我现在还记得,我穿着姐姐从上海给我买的一件灰色的新毛衣,胸前绣满了珠珠,刚刚到山上找了个地方坐下,身边的他突然把我推倒了,身子重重地压了上来,我从未见过这么狂热奔放的他,感觉到他身上硬硬的东西来会在我身体上蹭,他的吻,不停地落在我的脸上,手不老实地在我身上游来游去,嘴里念叨:“悠悠,我爱你,你这个小妖精,弄得我成天神魂颠倒”。我的心跳得好快!全身变得软绵绵的,这哪里是恋爱?有点像电影里的强暴!可是我只能承受他沸腾的激情,过了好久他才平静,放开了我,我的新毛衣上沾着到处是树叶,头发上也是,正要嗔怪他,他说“你把我的裤子都弄湿了。”我根本没懂这句话的真实意思,只知道他冲动地把我“蹂躏”了一次。慢慢地,他教了我许多关于性的知识,我才理解,为什么他那么想单独和我在一起,并不是我想得那样,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就行了。可是我有我的尺度,从不许他胡来,他也很克制。 我觉得那是我长那么大最快乐的时光,每天都被人疼、被人爱、被人欣赏! 姐姐把我的事告诉了妈妈,妈妈说请你的同学来家里玩玩吧!他们见过他一面就默许了。从此我们周末就一起回家蹭饭,然后就在我的小屋呆到回校的时间。我喜欢在家里和他在一起,让我觉得温暖、安全。我对他的依赖,正一天比一天多,我真是无可救药了。 我病了,发烧烧到41度,长那么大第一次打吊针,胸闷得不行,他把我抱起来斜躺在被垛上,等我快好的那天,他又来看我,我已掉了7、8斤了,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软,他抱着我,心疼地说:”悠悠,看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了。”可我的心很暖和。 大学三年级时查出他左心室高电压,把妈妈急坏了,我不肯放弃他,又和妈妈顶撞一次,后来查出来没有太大的事,可是他很感动,他说就为了这个,以后也会好好疼我的。 大学的最后一年了,我们要到外地实习,哥哥留在本市实习。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开家,我还为此小小兴奋了一下呢!当我真的被扔到那个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城市,顿时傻眼了。首先是我的身体的反应,我不停地流血,流了两个多月也止不住,变成了真正的羽毛了,似乎风一吹就会跑,也贫血了,住了几天院,打维生素K也止不住,后来还是在妇产科造了一个人工周期才止住了。他心疼坏了,给我寄来几包营养品,我说都怪你,想你想的。 我们开始了书信传情,信好像总在空中交叉,没怎么断过。直到实习的后半年,有一个月我突然收不到他的信了,但幸亏太忙了,每天都累得不行,我几乎除了给他写信就什么也不能多想了。那天接到他的电话,劈头就问:“有人说我的坏话吗?”“没有啊!你怎么了?我为什么这么久没收到你的信了?”委屈极了的我,因为听到了他的声音,心里很不平静,但我很高兴。哥哥欲言又止,我恋恋不舍地撂下了电话,转身见和我同组的丫丫诡秘地冲我一笑:“他说啥了?”“没啥,他只问我有没有人说他坏话。”丫丫说“要是我我就会怀疑什么!”她又冲我那样一笑。 我回学校参加研究生考试的面试,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见他,他似乎变陌生了,高了,壮了,他说是健身房练的。我摸着他胸前结结实实的肌肉,好高兴见到他。 第二天中午,班上的另一个男同学小肖找我,他简直给我扔了个炸弹,我被震得天旋地转了。他说“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因为我是你的朋友”。他告诉我我的他现在有个新的女友,是同在一个地方实习的中专生,他说别人见过他们俩亲热的样子,但承认他只见过他们去看电影。还记得他说:“别那么痴心对人家,人家却不把你当回事。”我简直不能相信这是事实,无法相信这么多年纯纯的爱恋是这么经不起距离的考验。怎么回事?我哭啊哭啊,哭得很累的时候问他为什么? 他很诚实地承认了一切,他说那个女孩主动,他也只是和她看看电影什么的,他知道瞒不过我的,可当他举起话筒,想到我在远远的他乡很辛苦,又不忍心了,把到了嘴边儿的话又咽了回去,再就是我刚从外地回校时,也想坦白的,但看到我是那样高兴,又一次隐瞒了真相。他说他特别怕失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我带着一个受伤的心返回到实习的城市,继续剩下一个月的实习,接到了他的信: “悠悠,我想你这次回来,我既让你高兴,也让你伤心了。。。。。。 ”他哪里知道,我何止是伤心,我的心已经碎了。我不停地在想这件事,心里再也不是想着他的甜蜜了,胸口象堵住了一样,有一个痛结解也解不开。其他的女同学一定听说什么了,他们用一种特别的眼光看我,也许是同情,也许是看我的笑话了。他说过的,会爱我一辈子,他还调皮地在信里写道:“实习了,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留地(我也是从他这儿知道这个词的),我也有。”正生气着呢,见到他下面画了一碗冒着热气的汤圆,“给我唯一的自留地。”我们的爱历经周折,可原来也是如此脆弱不堪一击? 我又回到了初恋开始的阶段,每天和着泪水入睡,体重一下子掉了许多,我想过无数次分手,我不能容忍他就这样轻易地玷污感情,我视之重如生命的初恋情感,可是,失去他,我怎么办哪?我陷入了矛盾不能自拔。 他告诉我,一天晚上,他和她散步,他不能控制地搂住她吻她,嘴里却叫出了乐我的名字,被那个姑娘一把推开了。我听了心里又甜又苦,不知什么滋味,他还不曾忘记过我是吗?我已经不是他拥有过的唯一,却仍是最重要的是吗?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自己承担着一切的痛!父母都不知道,姐姐远在美国,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什么是孤独!我问自己还拥有爱情吗?我被烧焦了,告诉我自己,我爱得太累太累了,折磨我的,是对自己的不信任,他还依然爱我如故吗? 他毕业分配到北京了,临走前的一天在我的小屋,他挺直了身子狠狠地把我抱住了,“悠悠,毕业以后我一定不放过你。”我仍是他的渴望吗? 大学已经结束了,我却站在了感情的十字路口上,我带着受伤的翅膀,不知道该往哪飞? 我和老公的爱情流水账(3) 悠悠 我留校上研究生了,就陪他一道去报到,然后他就把我接到他家了。毕业前的那件事,像打开了我的闸,我变得脆弱不堪,一不小心就哭,他会很耐心地哄我,会很温柔地替我抹干眼泪,我迷上了他的这个温柔的动作,更是哭个不停,体会他留在我脸上手指的温存。 他说要带我在假期去北戴河玩,这还是我和他的第一次旅游。我们穿着在当地买得便宜的短裤、文化衫,住在一个私家旅馆里,分男女的那种。我们好像就是来谈情说爱的,每天,我周围的女客都忙着起大早赶景点,只有我和他各自睡到中午,然后吃东西,再就是在海滨上不停地走,他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他在沙滩上又是堆又是抠,很快就出了一个人脸的浮雕一样的东西,吸引了好多游人,看到那么多人夸他,我很自豪。 有一夜,他和我漫步在海滩上,越走越远,到了游人已不去的地方,有个矮矮的沙丘,他把我抱在怀里,月亮在海水的倒映下泛着银光,那时我们唯一的照明。躺在他怀里。我分明感到我是那么满足。牵着手回到那个旅馆,想想这样的日子不能天天有了,我彻夜难眠。 回到他家的那天,刚一上楼,见他收到了一封信,是那个女孩写来的,告诉他她分到N市了。我的胃一下子痉挛了起来,泪再也忍不住了,他不让我上楼,而我早已手足酸软,动弹不得了。不是说不来往吗?那你给她你家住址干吗?那些曾经的山盟海誓瞬间在我心里变成了粉碎的泡沫。他劝了我很久,我止住了泪,回到他家,他妈妈煮了一锅水饺、,我只咽下了两个,再也咽不动了,在厨房里,喉咙一紧,哇地一声又都吐出来了。我也惊讶自己身体如此强烈的反应,他也一定被吓坏了,找了个理由又把我带了出来,在僻静的小花园里,他任我在他胸前哭成了泪人儿。永远不会忘记那时候撕心裂肺的痛! 他穿着我在北戴河为他买的真丝衬衣,它经我的泪水一湿,整个地贴在了胸前,他狼狈地想抓起来,一放手,衣服又“啪”地一下吸了上去。现在想想他的样子都想笑,只是当时我觉得心快死了,有一个核桃那么大的地方钻心地痛!我搂着他问他还爱我吗?爱我为什么还要这么伤害我?这成了我经常问他的问题,他一定被我问烦了,说:“咱们结婚吧!” 唉!爱与被爱 ,同样令人心痛!(若干年后的今天,想想自己只不过是太过追求唯美了,自己帮着他伤得自己那样深)。 他在电话里逼着我这就去问妈妈,我一点准备也没有,妈妈问他说啥了?看我很为难,我说他说要结婚。等着妈妈说no 呢,结果妈妈只轻描淡写地说:“结就结吧!”我有些吃惊妈妈的态度,我以为她会很郑重,没想到,她做得那么,怎么说呢?自然得就想把我这个女儿象泼水一样泼出去一样简单。 我心里满是喜悦,又赶不走那隐隐的伤痛,就这样半推半就地和他准备起婚事。有时他被我无休止的哀怨弄烦了,就甩给我一句:“我都要娶你了你还要怎么样?”殊不知这句话更上人心,难道娶我是对我的奖赏吗? 我和老公的爱情流水账(4) 悠悠 他得到一个培训的机会,回来出差了,那是分别4个月后第一次在学校重逢。他搂着我问:“悠悠,这么快就见面了,高兴吗?”我点头。说快,是因为原以为只有等到寒假呢!依偎着他,我发现自己仍是那样舒服,我诧异自己对他如此亲近,好像他是一个我生来就相识的亲人一样,贴近他,他总是让我感到安全。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要和他在一起,他已经把我所能给予一个人的爱全都掏走了,我再也不能和他分开了。” 他带我去拍婚纱照,那时我还是学生,而他已经领工资了,在我眼里,他又多了几分成熟,令我醉心的成熟。我中学的挚友叶子陪着我俩,叶子知道他的丑事,因为他实习的地方离她那儿好近,他们见过几次面,而且,当那件事闹得满城风雨时,哥哥曾经找过她,告诉她糟了,悠悠知道了不知该如何了。听叶子说他当时很担心!(嗯!她说看得出他还有良心,知道着急了)。她劝我原谅他。 无数次的思考后,我决定了,给我们的爱一个机会。放寒假的当天,考完试我就上路了,到了北京,南方长大的我从没有在北方过冬,根本没有御寒的衣服,哥哥说不用担心,他已经买好了。到站后,一下车就看到他了,抱着新买的羽绒服,正温柔地朝我走来。羽绒服质量很好,穿上后很轻、很暖,颜色也很好看。走在大街上,有个阿姨跑过来拍拍我,姑娘,这么漂亮的颜色!在哪儿买的?(我一直都留着,出国时也带来了,只可惜好像没机会穿,这边出门就是车)我瞅瞅他,真讨厌!受不了他的目光!他伸出手臂抱住我,从没穿过这么厚的衣服,感觉他在抱着一个大棉被!或者说感到自己成了个大棉被。Funny 极了。 他带我回到他的宿舍,他和另外一个小伙子share,他跟人家说要结婚把人家暂时请出去了。刚放下行李、脱下外衣,就被他发狠地一把搂住了,使劲儿地揉着我,被他弄得生疼。他不停地吻着我的唇、我的脸、我的脖子,每换一个地方,他就狠狠地甩给我几句:“悠悠,我爱你……想你。。。。。。要你!”他用的力太猛了,我的唇碰到牙齿上了,我尝到了血的味道。可是我顾不上疼了,我被他的激情彻底溶化了。 然后我们到公共的浴室洗澡,我自己回去的,走了一半,发现头发冻住了,新鲜得要命,回来告诉他我的发现,他笑我头发长、见识短。然后带我去买羊肉片,我说我从不吃羊肉,他说很好吃,必须试试!瞧,多霸道!可是不一会儿,就知道为什么了,原来羊肉可以这样好吃。火锅弄得宿舍里热气腾腾的,不是家,但有点象家了。我想我算是个保守的人,可还是屈服在他的怀抱里了,他要!他再也不能多等一天了,我还在犹豫,他说:“悠悠,就今天!什么结婚证、结婚典礼,跟我们的第一次有什么关系?找一个只有我们俩知道的日子做结婚纪念日不好吗?”我听了这句话,让步了。一个只有我们俩知道的结婚纪念日,很浪漫的,永生难忘的日子。真的,那一天成了我们俩一年中最甜蜜的日子,a sweet secret。他拥有我的爱很久了,那一天他拥有了我的全部。 “悠悠,”他动情地吻着我:“爱你。爱你这么多年来一直为我守着身子。” 随后的几天,陪着他去做婚前体检,又是抽血又是查体,他可娇气了,扎了针的胳膊不让我碰,他说:“我对你多负责,受这么大苦。”最后医生让我们在一起看了录像{结婚学校}才在婚检诊断书上盖了章。 那是5天后了,我们包里揣了点儿喜糖,到结婚登记处办证,回来的路上捧着两个红本本,哥哥搂着我问:“这下放心了吗?”我的确舒了一口气,因为我在家里体检的时候,还是完好之身,就怕办事处的人他们说不合格让我在北京重来,那多不好意思!拿着证书就回他家了,他家里给办了个很隆重的典礼,只是当我和他站在饭店酬宾时,突然觉得是那么孤独无助。父母亲太忙,姐姐在美国,在北京好朋友丫丫因了一个误会生气不来了。倒是有他的好多中学同学来热闹。 晚上对门的陈老师告诉我绝招,说他们闹洞房的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他们就很快没得闹了。我正发愁呢!他的死党吵吵着要玩麻将,可把我救了,那时,我不会麻将,躲在他身后看热闹,看不出门道儿就困着了。那几个坏小子竟然玩到早上,见我醒了,还直冲我喊:“饿死了饿死了,新娘子快去给我们做饭!”我在厨房里弄了点面条,哥哥溜出来,亲了亲我,“悠悠,想要你!可是他们不走。”“你不怀好意!”我笑他,心里却是甜的,有他温柔的眼神注视着,我就很满足了。 也许因为水土不服,也许因为第一次在北方过冬,我得了胃肠型感冒,整个寒假都在上吐下泻。结婚酒宴当天还发着低烧呢!他家里很小,公公婆婆到他外婆家住了,只剩下我们俩时,他从不放过我,度完我们的蜜月时,我比从前轻了10几斤。回校后见到别的男同学,他们不怀好意地笑我:“呀!瘦了这么多,怎么被他折磨成这样了,结婚真是很辛苦,很辛苦很辛苦!”我真是有口难辨!但这已成了事实,我嫁给了我的初恋,我成了他的新娘了。 我和老公的爱情流水账(5) 悠悠 我想办法联系到北京做课题,我们又重逢了,可是他那里根本解决不了住房,我们仍得分开住,他住他的宿舍,我住我的招待所。 他成天出差,不出差的时候我们一周见一、两次面,有时是周日,多数是周末。我们吃了饭就躲在他的房间,我一去他的同屋就去办公室,还是别的地方玩了。我喜欢听他用命令式的口吻说:“悠悠,把门锁上!”我去反锁了,却仍站在他够不着的地方等他,“过来!”又是这么“恶狠狠地”然后他就亲我、爱抚我、要我……新婚的人怕是永远不会嫌床小,喜欢这样被他亲昵着、爱抚着、欣赏着。 有时没地方去了,我们就满大街逛,他从不避讳在很多人的大街上放肆地搂住我,在百货商店的escalator上把手伸到我外套下抚摸我,我总是不安地责怪他的大胆,可是我喜欢他被他这样拥有! 他常常出差,我总是在他回来的那天去机场接他,每次都很精心地打扮自己。我有一头自然的卷发,可是我向往我所没有的东西,有一次我烫了个直板,还剪成了短发,朝着他走去的时候快到跟前了他才认出是我,欣喜地摸摸我的直发“嗯,显得长大了几岁,但很好看。”他会在民航班车上迫不及待地吻着我,掐我的脸,双手也一点不老实!我象一只受惊的小鹿,四下张望,哦!还好,高高的背椅让我们有了一点隐私。每次他放下行李他总是那么迫不及待。。。。。。 只是,当他不在我身边,那件事儿的阴影就会潜入我的心,折磨我、打击我。我变得不再是从前的我了,变得异常脆弱,他也一定不胜其扰,烦恼地说::“悠悠,干嘛动不动就上升到我不再爱你的高度?你别总胡思乱想好不好?我不爱你,娶你干什么?”一句话就把我堵住了。 每次见面我们都很高兴,然后就是难分难舍,在地铁里送来送去。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搂着他的脖子,一呆就是很久,不说一句话,他也习惯了,也静静地搂着我。有时他让我伤心了,我就在大街上甩开他疯走,一次他气急了,上来用他的大手死死地钳着我的胳膊,几乎把我架起来走,胳膊都被他掐青了。现在想想,那次是他对我最凶的一次了(永远不能把他的恶行忘掉!)。 有时他会带我去住旅馆,每一次他都使劲儿地折腾我,弄得我很疲惫,他见了会心疼地对我说:“悠悠,等会儿好好用热水洗洗脸,你看上去太累了。”有他的这么一句话,我好像就不再感到累了。有一天乘车,我们俩都站着车的后面,一个急刹车,旁边的一个姑娘一路小跑从车尾跑到车头,还是没有把握平衡,啪地摔倒了。我因为抓着把手呢,勉强站住了,但那个姑娘的样子实在太狼狈了,我差点忍不住笑了,根本没想别的事。这时站在身边的老公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问我:“悠悠,你没事吧?”我一下子觉得不好意思了,我一点也没想到他,我总是以自己爱他多过他爱我自居,那天我被他感动了不小的一下! 不知不觉,我们结婚一年了,我们自己的纪念日!而他去了很远的地方出差,我一个人在异地孤独地迎来了我们第一个结婚纪念日。而他给了我一个惊喜,他竟然在买不到票的情况下,混到车上站着回来了,那是两天半漫长的路途啊!望着面前风尘仆仆的他,我觉得是我能得到的最好的礼物了。我们去哈德门饭店住了一晚,他送给我一把精致的梳子“你每天用它就会想起我。”还有一个皮的钥匙包,和他的一模一样。他费尽地往里放了10块钱,嘱咐我有急事又忘了带钱包时再用。他就是这样,总把我当成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也不全是,他之于我,有时是浪漫无比的爱人,有时是呵护体贴的大哥哥,有时是爱撒娇的小弟弟,有时是十分可恶的独裁者!(他现在原形毕露了,不再那么愿意牵就我了,被骗了对吗?)不过,所有这些人,我都爱! 我和老公的爱情流水账(6) 文章来源: 悠悠0110 于 2003-10-14 21:07:00 我们常常为同一首歌、同一部小说、电影所感动。我们都喜欢过把瘾,那里面有我们的影子。我们都没看过电视剧,有一天我读了那本小说,看完后哭了一顿,推荐给他,起初他还不经意,谁知道看完了以后他满世界找我,说:“悠悠,看完小说我都哭了,到处找你找不到。”谁说男人有泪就不是男人了?我被他的泪感动过很多回。我们现在保存了一套那个电视剧,都很喜欢。他让我听“同桌的你”,我问他如果娶的妻子不是我,那么他听这首歌时会想起我吗?他说会的。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对他说:“如果你再背叛我,我就再也不原谅你了,我会到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了此一生。”他说:“不会的,我会找到你的,而且每个星期六我还会去看你,还要你!”唉!这辈子我还有逃出来指望吗?我的心充满了对他的眷恋。 在我的经历里,很是奇怪,常常会被比我小的男孩子喜欢,大学里就时,当时他对人家可不客气了,后来,我已经嫁作他的妻子了,还有一个小我三岁的男孩子问我:“你先生是不是很喜欢你呀?”我笑说哪里,他都快被我烦死了,他很认真地说:“怎么会呢?你的性格很多男的会喜欢,至少我喜欢。”真是可爱,这么大胆。我把这话告诉他,他说:“你动心了吗?”我说“胡说什么?”“不是,悠悠,你跟我不一样,如果有人喜欢我而我动心了你只会哭,而我就不是,我会做得比那个人好,把你抢回来”。我的心被他暖了许久,其实他明知道,我永远都会是他的。 时间真是医治伤痛的良药,我已经不再为那段小插曲伤感了,我可以轻松地面对它,我知道我从没有失去过他的心。回首我们的经历,真庆幸当初年幼无知的我没有走上分手的路,我们是彼此的第一次,一起哭过、一起笑过。一起从男孩女孩变成了男人和女人。 曾经有个网友说得好,别为了一粒沙子倒掉一锅饭,到头来只能吃得上窝头。 真是精辟。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是初恋,那就珍惜吧!多些理解、多些沟通、多些宽容,嫁给初恋,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一切都那么值得留恋,包括你所经历的“痛苦”。 研究生毕业后,我随姐姐的脚步,也到了美国。临走的前一天,搂着他哭了大半夜,他说:“如果这样的话就别走了。”他答应尽快签证过来。 姐姐为我安了个很舒服的家,可是没过半年姐姐姐夫就找到工作搬到外州了,留下我一个人在他们原来住的apartment。他历经艰辛拿到他的签证时,我们已经分别一年半了,是我认识它后最长的一次了。那天我去接她,彼此都觉得有些陌生了,回到家,抱着他心想:这辈子再也不要离别了!他捧着我的脸看了看,说的第一句话是:“悠悠,你这一年多挺苦的。”他的话把我的眼泪逗出来了,其实,艰苦算不上,我有姐姐呢!只是太想家,尤其是姐姐搬家后。 开始我们只有一份奖学金,他必须课余去打工,没几天他的十指变得生疼,晚上开车回来都困的不行,要开着车窗吹冷风、听着很loud的音乐才能保证清醒着回家。我难过极了,帮他揉他的手指。每天一大早就起来为他弄早餐,晚上煲各种营养的汤水给他喝。他反过来心疼我了,说你这个大小姐也学会做家务了? 告诉大家,我们已经结婚7年了,加上恋爱,怎么也有12年了。我听不到太多当初他惯用的甜言蜜语了,他也极少叫我“悠悠”了,我成了“哎!”,充其量是:“小悠”。有个不到一岁的儿子(和他一个磨子),累死人了。但当我刚露出倦意时,他关切地说一句:“快去洗洗睡吧!我看你也差不多了。”儿子没断奶时,我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多觉,睡也睡不够,有时醒来时,看到他拿着奶瓶已经把儿子哄着了,觉得他真伟大! 妈妈来美国看我们,本来她想把我留在身边,姐姐一个人出来闯就够了,可是我愿意当姐姐的跟屁虫(我对姐姐的崇拜,谁也替代不了),她也没办法。一天妈妈对我老公说:“我们小悠对你可好了,你可得对她好!”老妈就是乱操心。结果你猜他说什么?“她对我好我就得对她好?对我好的女的多了,我也得对她们好?哪个女的要愿意为我死?我也得为她死?我对小悠好跟她对我好有什么关系?我喜欢她才会和她在一起。”几句话,把妈妈呛了一顿,看着他转过身去的背影,妈妈嘟囔:“这小子,尽会诡辩!”可是妈妈也不可救药地喜欢他! 妈妈说他巧,说我比姐姐幸福,我的他会心疼人!哎!总算有个优点和姐姐比比了! 没人的时候,我还是爱钻到他的臂弯里,再当一回“悠悠。”(End) I believe in you, I believe in our love I believe in our tomorrows… I believe in us. Happy anniversary With love. ***************************************** 本文系网上文摘.请作者通过E-mail联系 bmnr@dreamschool.com . 谢谢! 北美女人创作群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