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美女的魅力--跟着王伯参观大寨点的往事追忆

(2019-05-01 04:46:24) 下一个

(一)引言

得知王伯去世了,往事依依注上心头。由于我对他了解得不是太多,有一件事倒是应该写出来以正视听,那就是他带着美女知青多次出去开会的话题。

我小时候一直跟我爷爷一样早上天一蒙蒙亮就起床去拾粪。我跟爷爷走的不是一条路。后来我弟弟也有样学样,家里就有了三个粪筐,早上走三条路。冬天过去,到开始春播时,自留地的土壤就又补充了足够多的粪肥。把蔬菜卖掉换成买布料油盐酱醋的钱。

一天,我吃完早饭去上学,此时也是社员们上工的时刻,发现一个背着粪筐的人围着个蓝色大围脖,看上去就不是个农民的打扮,在向我走来。我怎么知道他背的是粪筐呢?因为他手里拿着粪叉。当他跟我走对面的那一刻,他突然间就喊我的乳名。我仔细端详,没认出来他是谁。本来他在县城当局长,刚到我们公社当书记,我没见过他呢。在我仔细端详他的时刻,他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就走开了。我有点莫名其妙,一个上衣挎着钢笔衣服干干净净梳着大背头,肯定不是农民,竟然背着粪筐拾粪!那他一定是我爸认识的人,是从我爸那里得知我的乳名的。我继承了我爸的高窄鼻梁特征,认识我爸的人能认出我来不是难事。

 

在那轰轰烈烈的文革期间,林彪还没死,文攻武斗还在热火朝天,官员如跑马灯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我也就没拿这事当回事。直到林彪死后,我在读初二,上学路过公社大门口时又与他碰了个对面。我俩四目相对,然后都笑了。我此时已经知道他是公社书记了,虽然他不喜欢作报告(他上台后就再也没召开过全公社社员大会),可同学们都议论过公社书记背粪筐估计是出身不好怕挨整。无巧不成书,就在我俩还没讲话的那一刻,我爸骑车到了跟前。他当即问我:“你认识你王伯?”其实我不认识,只是曾经见过他背着粪筐拾粪算是跟公社书记对上号了。出于礼貌,我也就喊了一句“王伯”。他接近我摸着我的头说:“我打听过你的校长了。”我爸看我们聊天,就摆手走了。王伯看我没兴趣跟他聊天,毕竟要上课去呢,他就点头示意我可以走了。我明白了他背粪筐是在演戏,表明他跟贫下中农打成一片。至于他是否真的捡到了粪,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我高中毕业后搬家回到老家,那是大寨点,分的粮食就天天吃白面也够了,分的玉米可以到集市卖掉换钱。大队党支部书记就让我当技术员,等于什么烂事都找我,电工不在了,我就去干电工的活;拖拉机的柴油机坏了,我去修。没完没了的事,我每天忙个不停。突然间他告诉我要搞玉米杂交制种,三系配套。我听说过玉米杂交种高产,没听说过三系配套。他说县里成立了科委,办培训班,让我去参加。我到了县委,打听到了科委办公室,就去了。到了,跟科委的人员讲了来历,进去后看到那里才是知识分子的天下,他们的气质都像是我回到了高中学校时看到老师们的样子。给我们几个学员开课的是河北农业大学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讲得非常清楚。两节课大家都明白了,接下来就是回去带钱买三系的种子,自己搞玉米杂交种的制种。就在此时,王伯从里屋出来了,要跟学员们见个面。他看到我后又是四目相对。待大家都走了,我才有机会跟他打招呼。我说:“王主任您好!”他当即纠正:“不论在任何场合,你必须喊我大伯,记住了!”我点头。

 

过了些日子,村里大喇叭喊我,我在村东头的地里指导五个社员怎么用杀虫粉剂加上烧柴做饭秸秆燃烧后的灰,搅合好后摇动喷粉器灭掉玉米地里的蝗虫。听到喇叭在喊我,我估计又有麻烦事找我。到了大队部门口,没看到有人在等我,我就进去了。里边只有许会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我猜测不是他找我,因为他当书记不管小事,就想往外走。他当即说就是他找我。我走进他听他给我安排什么活。他说是科委来电话要咱村去一人到外地参观学大寨经验,还点名要我去。他不识字,常常找我替他去开会。这次不算是替他,我本来就兼职技术员的头衔。他要我去科委问问详情,可能要走很多地方。我就骑车去了科委,反正就2华里的路,很方便。

 

(二)小张---年轻时的章子怡与杨幂的结合

主任介绍了大体行程路线,让我们一共五个人就乘长途车出发。走的时候才知,五个人里,科委主任带队,另一个大寨点的技术员也是跟主任年龄差不多的长辈,一位竟然是工业局的中年人,他是大学毕业,学工科的。剩下的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19周岁(我),女的,18周岁(小张)。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小张,可曾经听说过她。那是我一个高中同学在县城相遇时碰到小张走过,他说那个就是小张啊。我说哪个小张?我以为是我们的高中同学呢。他愣愣地看着我,然后摇头,说我孤陋寡闻。我说我当社员跟你在县城当工人没法比。你说的这小张显然是有故事的人,可那一定是发生在县城里的,我老农民怎么会知道?他点头原谅了我。然而,他还是只笑不告诉我小张有什么故事。我没看到她的脸,就看到了个侧面的耳朵。脖子的皮肤那是雪白,跟水一样地嫩。人家毕竟是看上去青春期的女生,不会有什么大的新闻吧?在那个年代,要是有流氓行为坐实了,可是10年徒刑的。谁敢跟年轻女孩胡来啊。反正我也不认识人家,也就没当回事。

 

在我们上车的时候,小张的侧脸刚好重复了前几天在我和我老同学前边走过的那女孩,尤其是她那一个不太长的马尾辫,一模一样。名字也是小张,我的脑子轰的一下。莫非她的故事就是跟我这王伯?我后悔没问及过我爸这王伯有这毛病?毕竟他们应该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是否是当年的老同学,我也没问过。他让我在任何场合都喊他大伯,至少他们的关系非常好。

 

我们在上车前各自都在琢磨我们这次外出要走河北省的很多县城,还要到北京市和北京郊区,那我们四人晚上是怎么个睡法?小张当然是自己睡招待所的一个房间,剩下的四个男的,我想还是跟那个年轻一点的大学毕业生住在一起更合适,把两个老家伙放在一起能有共同语言。我上车后就到这位知识分子座位旁坐下了,然后就是我们俩的闲聊。很快发现这老兄很内向,但他的文字功夫很好。我开始的话题,他也不得不接茬。特别好玩的是:那位大寨点的老农非常会来事,用今天的话说,情商高到天上去了。他察言观色,每句话都恰到好处,令人吃惊他一个有文化的人竟然当了一辈子农民。他当然把主任旁边的位子让给了小张,自己坐到最后边去了。

 

小张,中等个,大概1.63米左右,白皙的皮肤没得说。用今天明星的比喻,她五官看上去像年轻时的章子怡,又有点像杨幂。就是年轻时的章子怡与杨幂的结合。非常漂亮,令你一见到就惊讶地步。我们县有很多北京天津等大城市来的知青,如果说小张貌相第一,估计没人会摇头。小张虽然是天津人,可她的普通话非常标准。我俩坐在他们俩的前排,互相还是能听到对方在说什么。主任跟小张谈天津,因为天津离我们廊坊很近,大家都去过无数次。而我们俩谈论的是水浒,然后是三国。小张后来也不讲话而是听我们的奇谈怪论。我没回头过,可我能感觉到她把头前倾。她脸上肯定抹了雪花膏,那年头女孩唯一的化妆品。有苹果味的,有茉莉花味的等等。她用的是苹果味的。我也能猜测出来主任此时睡着了,她想听我们俩在讲什么。当然也不排除她是前倾把头顶在我座位后面睡觉呢,因为她从未插言过。第一天我们就在两个长途车里走了六个多小时。我们俩都没睡觉,而是聊天。

 

在县城招待所吃了晚饭,那位老农就悄悄问我是不是跟主任住一间。因为主任让我喊他大伯,我只能喊他王伯,另外三人就以为我跟主任是特殊关系,不是亲戚就是我父亲跟他是好友或同事。我跟他说:“其实我跟主任就见过三次面,以前都不认识他。”我的意思是让他跟主任住一起,减少代沟的不利因素。可万没想到,他判断出主任要提拔我当公社副书记。王伯在我们公社苦心经营了多年,嫡系力量强大。这倒是有理由:王洪文当上副主席后,各地都找小王洪文。他跟我不是一个公社的,他猜测我们公社说不定还没有小王洪文呢。这样,他就劝我跟主任住一屋。我猜到了他的判断明白了他劝我的缘由,我就摇头。我再次告诉他,我跟主任就见过三次面。他听着时还仔细看我说话时的表情,看看我是否在说实话。

 

那位当中唯一的大学毕业生被小张称为“知识分子”,跟她“知识青年”区分开,我们都点头同意,只是他本人反对。很快,那位知识分子哥们也借机上厕所,追上我,劝我跟主任住一间。他和主任都住在县城,都是吃商品粮的,住在一起更合适。我当即发现,是由于小张的存在,没人愿意跟主任住一间。万一以后有什么胡言乱语的谣言,在那政治斗争残酷无情的年代,谁愿意当证人啊。我也不愿意。

 

主任是什么人?在政坛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油条,当即就判断出我们仨在想什么。第一晚很重要,等于是立了规矩。招待所给了我们三个房间,门牌号是连着的,串门容易。小张选的是边上一间,我们四个男的就站在那里,其实是等主任发话。主任推开了另一头的那间的门。他没说谁跟他一起住。然而,他的后脑勺都会看到后面三人的反应。我们仨在门口站着,谁也不动。就在那耗着。突然间,主任和小张几乎同时从屋里出来了。五个人的眼睛都在滴流滴流地转。我还是放弃坚持了,就进入主任的房间了。这明摆着,主任让我喊他大伯,我能怎么办?我在门口回头说:“我睡觉死,打呼噜吵不醒我。”言外之意,主任睡觉打呼噜。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他们不需要问,就如同我为何跟主任叫大伯,肯定知根知底。这样,尴尬局面就解决了。事实上,主任睡觉安静得很。然而,吃饭时、坐车时,我都没坐在主任旁边过。算是平衡了。小张其实也是想远离主任的,这我们三人仔细观察过。我们还是把主任旁边的位子让小张坐。她只能是一笑。

 

(三)美女的难处

在这以前我从没思考过美女有平常人难以碰到的难处。这些基本上是小张跟大家聊天时她主动提出来的那些事让听者得出的感叹。县委书记、副书记、县长、副县长、人大主任还有很多很多局长,都找过小张一起去开会。好在那年头他们没人胆敢单独带一个女的去外出开会。她常年忙于会议。我听后非常吃惊。这竟然成了我跟知识分子哥们作诗填词对对联的核心话题,都是暗自思考小张是什么人。等于用古人的故事聊眼前的人,极花费脑细胞。要做到安全,即使字条被主任发现,他也未必能搞懂,因为他只读过小学。文化水平很低,政治玩得也不算高,没能升级到县委常委就停下来了。

 

我说的我睡觉很死,打呼噜都醒不了,的确不是谎言,是事实。知识分子竟然问及我说这话是不是暗示给小张和主任他俩晚上单独活动也不用担心被我发现?我说:“你想多了,我没那意思。”晚上主任是否离开过房间?我真的不知道。这也不关我的事。我一觉天明,管他半夜是风是雨。然而,主任为何带小张去,她一个女知青,又不在大寨点,道理何在?这是知识分子老兄总想从我这里给他一个答案的暗示话题。我告诉他:“如果不是小张,就没你一个学工科的工业局的来学习农业学大寨经验的机会了。等于主任撒的是迷魂阵,他是在搞五湖四海,什么领域都可以跟农业学大寨连上。小张参加,也就说得过去了。”他点头,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弟啊,佩服!我一直搞不懂为何让我参加农业学大寨经验交流活动。而且不是会议,是参观,等于公费旅游。这等好事怎么会轮到我?我只是参加过科委的一次会议,是工业学大庆的。阎老弟一分析,我开窍了!高!谢谢帮我指点迷津!”

 

我告诉他:“主任为何点名让我参加?并非大寨点的原因。他带小张来,小张身边有个同龄男的,俩年轻人在一起,她不会跟老家伙有什么事的。这其实是他心虚。你我有这次公费旅游的机会,都得感谢小张。”

 

一个集年轻时的章子怡与杨幂长相优点于一身的美女,常年被县里的头头们带着去开会、参观,她还是洁身如玉吗?真的出污泥而不染?这知识分子老兄就问我这话题没完没了,当然是间接地谈。问题在于:吃不上樱桃,还把樱桃带在身边,是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另一方面,小张能拒绝领导们的邀请吗?后果会是什么?在那政治斗争你死我活的时代,我们都不敢想。

 

其实,有好几晚上的招待所给我们五个房间。每次都是小张挑选最边上,而主任在另一头。有一天,记得是在通县招待所(也许是平谷县招待所),白天下雨不停,我们五人出不去,就在招待所里聊天。知识分子老兄就悄悄问我为何从不跟小张聊天,也不接她的话茬。我说,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他哈哈大笑。他一笑,远处的他们就问笑什么。主任抱怨我只跟有知识的人讲笑话。小张也说她是初中生,可也听得懂笑话。我被逼无奈,就说起了我在省委党校受训时的故事。主任立刻两眼放光:“什么?你是党员?我怎么不知道?你到省委党校受训过?”显然,他还没资格到过省委党校呢。我摇头,然后点头。

 

“又摇头又点头,什么意思啊?”小张急着问。我告诉他们,一位省委常委下乡蹲点来到我村,党支部书记让他住在我家,两个有知识的人在一起可以聊天。我家有给我盖的娶媳妇用的新房,就我跟他在一个房间。我们俩每天晚上就谈论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反杜林论等,他误以为我是党员,回到省委后就给县委书记打了电话,点名要我跟县委书记一起去省委党校。我明白是这位常委搞错了,可也没办法啊,反正白吃饭还拿补助,还不干农活,就去了。在那三个星期的学习期间,我还被党校特殊照顾了:我是代表廊坊地区发材料的。我跟县委书记住一个房间,他对我比他还牛非常不高兴。其实,我根本就没巴结过谁,更没出头露面的动机,可能是那位我的室友省委常委给党校打过招呼了。我到资料处报道,发现资料处就三个人。另外一个男的,是某地区的局长,出头露面的事他特主动,干活的事他就不管了。另外一个就是资料处的“临时处长”,都是一起来学习的,她是廊坊地区文化局的。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漂亮到一辈子恐怕再也见不到的地步。

 

我说到这里,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小张。显然,我的意思是,还有比小张更漂亮的呢。主任把眼睛睁大到跟牛眼似的看着我。我继续讲:“我知道我是癞蛤蟆,这就对天鹅有了定力。我只干活,她是领导,让我干什么我一定提前完成。我的活最多的是把大家讨论的心得体会什么的送到印刷厂当即排版,第二天再去拿回来发给大家。发下去的活就轮不到我了,那位局长喜欢出镜。一天,党校的吉普车坏了,美女领导问我怎么办,意思是坐公交车去。我说我可以刻蜡板,油印,今天就可发下去,省时间。她说她听说过刻蜡板,没见过。不一会儿,她就从党校哪个部门拿回来了钢板蜡纸滚筒油墨等工具。我说我拿到宿舍去刻。她说就在这吧,她可以学学。我想,身边有那样的艺术品级别的女生在身边,远不如我自己到宿舍的桌子上干得安心。我还是拿走了。宿舍有一个两人共用的办公桌,两把椅子。桌子上放暖瓶和茶缸子。我就把我那边清理干净,县委书记那边我不动。这样,我把三页蜡板刻完,就拿到资料室用滚筒子油印。美女领导看到印刷出来的材料后问:‘这是你用手写的?这不是铅字排版印刷出来的?’其实,只有题目我用的是隶书,文章都是宋体印刷体。她没刻过蜡板,就纳闷写字怎么可能横平竖直到跟印刷体一样,其实下面的钢板有横竖纹路,横平竖直特容易办到。她让我教给她刻蜡板,我说:‘行。明天的活就让你干。’在她亲自学刻蜡板之前的那半天,她是用崇拜的目光和口吻跟我谈话的。至少在那半天里,这天鹅还没把我看成是癞蛤蟆。当然是蛤蟆,不是癞蛤蟆。”我说完,小张笑得前仰后合。她停止了大笑后说:“我在天津时就知道有青蛙,就认为青蛙就是癞蛤蟆。到了农村才知道,青蛙是蛤蟆,但不是癞蛤蟆。”

 

我没想到,知识分子老兄当即问了我一句我保证他后悔一辈子的话:“那个漂亮女生是廊坊地区哪个领导带去的?”我立刻谈论正定县的大佛寺,避开了他的问题。听到他的话,小张的脸通红,知识分子的脸蜡白,主任的脸阴沉到没地方放的地步(不知道该把脸藏在哪里为好),只有那老农假装没听到,面无表情。我继续讲精彩故事,他们有没有心思听,就不关我的事了。

 

(四)美女派上了用场

知识分子老兄总是觉得带美女小张毫无意义,太漂亮了,到哪里都引人注目。这让人猜测我们是干嘛的。在那个把社会拉到了禁欲主义边缘的畸形社会,四个男人带着这么个美人参观学习学大寨先进经验,总给人一种今夕何夕的感觉,与那个时代不相符。我们都感觉到别扭。如果我们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那就顺理成章了。带着这样的漂亮女生去学大寨,就有点离谱。

 

然而,后来我告诉知识分子带小张来有两大好处,他听后连连点头。这两大好处是:我们跟小张学会了消毒。每到一招待所食堂吃饭,拿起筷子后,她就拿起桌子上的小醋瓶,把一点醋倒在筷子的头上。她说醋的pH值低到立刻杀死病菌病毒的地步。我们大家也就有样学样,学会了这一着。第二件事更值得谈。

 

我们在北京,到了下午四点了,还在前门那里排队找旅馆。其实给的是澡堂子,晚上成外地来京人的旅馆。还需要有县级以上的证明信。信我们走前主任都办好了。主任让小张和我一起去排队,我俩年轻,他们坐在一边等,我们需要站立很久等工作人员上班。他给我的任务是站在小张后边,不让她身后的人耍流氓。终于轮到我们时,跟工作人员说话,要小张一个人跟他讲,我别插言。主任的交代是多余的。就告诉我跟在小张后面保护她,我就都明白了。

 

我跟小张说是在排队,倒不如说是在聊天。我跟她讲我小时候去天津的故事,她给我讲她小时候的经历。排队到我们了,那是晚上了,太阳落下去一个小时了。说起来美貌的诱惑力太大了,大到我都无法预测地步。那男的也就是当兵的出身吧?讲普通话有口音。他说话凶巴巴的口气跟他长得标致的样子成反比。都是外地人来京找旅馆的,他瞧不起巴结他的那些低三下四的面孔。可没想到他能遇到小张那样的美貌外地人来京办公事的。他仔细看了又看,假装问证明信的事,其实就是跟她聊个没完没了,尽量享受久一点视觉美。就象面对一副美丽的画卷,即使自己进入不了画中的角色,那也令观者心旷神怡。小张不卑不亢,没有献媚的表情和话语,这是她平时的表现,魅力就在这里。她从没跟主任施展抛媚眼之类的轻佻举动。这更令那青年军人对她垂涎三尺。我在旁边看得一清二楚,特理解他的感受。很快,他拿起电话拨了起来,讲了一番话后就让小张到外面路边去等。小张没说谢谢,就说“好的”同时频频点头示意感恩之情。待军人也点头回应后,我们俩就离开了。

 

很快一辆军车就到了,是北京市公安局的,那哥们的哥们,来拉我们去某军区某招待所。其实,现在的说法这也是双赢,因为那个地方好像是在西山,什么地方我也不是很清楚。很远的路,那里没什么客人。可招待所那时还没奖金可以发,没客人更好,利润都上交。车上,司机误以为我们是他哥们的老乡来北京找他哥们,他当然要帮哥们的忙。我们谁也不说话,就听坐在前边的小张跟司机随便聊天。小张是不会说漏嘴的。司机非常热情,告诉服务员要多多关照一下。我们就每个人都有房间。这可是小张的功劳。如果没带小张去,我们恐怕连澡堂子的地铺都住不上,只能到北京火车站里过夜了。这是主任提前告诉我们的,做好在车站过夜的思想准备。

 

两三周的旅途完了,我们回到了县城汽车站,大家就该分手了。知识分子老兄说大家都没找机会合个影,是否到照相馆来一张。主任当即否决,说不仅不照相,回到单位谁也别谈论我们的旅途。大家分手后,我给美女一个笑容,她看了又看,跑到我身边问:“你个正儿八经的学究也会笑?”我问她我老农民怎么成了学究了,她说:“你以为你们俩天天密谈,在车上都在对对联、作诗,我们不知道?我吃惊的是:你原来也会笑!”我跟她摆手,同时说了一句:“祝你...”说到这里,我没词了。她反问:“祝我什么?”我当即习惯性地来了句“万寿无疆?”她笑声还没出来,就来了个怒目圆睁。她害怕了。想当主席?那是死刑。我们就走开了。我走不远,知识分子就追上来了。他问我哪天可以去找他聊天。我说我回村后那事可多了,不知道拖拉机发动机、磨面机、水泵什么的在等我修呢。聊天?那是你知识分子过的神仙日子,我只是借了美女的光才有了这享受。去聊天?不可能的事。他说那就坐下来再聊会儿。我问他是不是还在思考美女的日子该是多么难。他说是的。他认为主任是正人君子,可那么多县委领导,都是正人君子吗?如果碰上了色鬼,小张该如何应付?我反问他:“你会跟大嫂谈及小张吗?”他想了想,说:“你为何问这个?”我说:“如果你跟大嫂谈这事,也许她能告诉你答案,毕竟女人更了解女人。”他说:“我不可能跟老婆谈起小张也跟我们一起去了的事。我希望主任还能带我去参加什么会议,一定不能在任何场合谈起小张也跟我们去了的话题。这事不能传。你也不会,那位老农更不会。这是主任提前就想好了才选咱们去的。”我点头认可。

 

后记:

我后来再也没机会见过小张和知识分子老兄,大约两年后小张就赶上知识青年回城,就回天津了。初中毕业的她赶上了高考能否考上中专?我就不知道了。王伯在我来美国前到北京找过我一次,属于闲聊。出乎我预料的是:王伯告诉我小张是那么正派、漂亮、聪明又会来事的女孩我竟然没看上。我一听就说没那回事,我当时是农民。他说他都捏合不成,也算尽力了。我感觉这说法莫名其妙。在当初那个年龄,我那么敏感,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他是想捏合我俩?显然,王伯不是诚实的人,虽然他没必要讨好我。我没权没势,他清楚。他是在官场待太久了,该说什么张口就来,习惯使然。

 

不论当时有多少风言风语,凭我跟小张长时间近距离的观察判断,她在回城前还是处女之身无疑,虽然她常年被县委领导们拉去参加五花八门的会议。我的判断是准确的。因为在那个年代,各级干部领导们打派仗,对这事都互相盯得死死的。小张的天真与纯洁形象,不卑不亢的言谈举止,是她获得领导们赞叹的原因。长得出奇漂亮当然是一因素。我当时都能猜到她清楚会有对她的风言风语,所以,她才愿意跟一个没实权的科委主任去出差,因为她接触的领导越多,反而越让领导们相信她不是可以被权势征服的。她说话几乎做到了滴水不漏,但她比舞台上的阿庆嫂沉稳多了。她最大的优点跟我类似,就是不贪婪,所以,她一不入党二不变成吃商品粮,身份一直就是知青(农村户口)。好吃好喝不干体力活,不是她追求到的,而是社会给她的。她天天盼着社会发生大变而回天津。在聊天时,主任不在场,她才问大家对知青回城的前景是怎样的判断。工农兵大学生名额也一直没她的份。在聊天时,当主任谈及推荐上大学的话题时,她立刻谈别的。县委领导们手中握着让谁上大学的权力,她非常清楚。显然,她回绝了这些交换条件。虽然主任多年后跟我讲他捏合我跟小张,纯属谎言,可想到他当年毕竟认可我的定力,不会给他惹出麻烦,也算是对我的信任吧。事实上是:我没傻到明明是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地步。这从一开始就有两方面的思考:如果她是领导们的公共情人,那等于暗娼,我躲还来不及呢,何况她是主任带去的;如果她是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我没资格巴结人家而自讨没趣。她要是真的看上了我,那我虎口夺食还不被无法服输的当权者们想方设法栽赃陷害给弄死?当然我也对她有过担心:她看尽了形形色色的男人无疑,她以后还会爱上真爱她的男人吗?或者说,对她这级别的红颜来说,嫁给真爱她与不真爱她的男人,有区别吗?

 

我当时就准备好了为小张证明清白的解释,可后来再也没碰到我那老同学。我的解释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县委领导们当惯了土皇帝,可他们总是找理由在出差时绕道北京去参观名胜。在那工资不高的年代,公费旅游就是最大的腐败了。然而,他们到了北京,连旅馆都找不到,就跟乞丐没差别。到了北京才知道自己的官小。带着超级美女,那可就不一样了。不仅仅是住旅馆,在西单百货商场,凭票供应的紧俏商品,只要是男售货员,她给一个微笑,没票也能买出来,不亚于当年电影里手里拿着“百万英镑”的澳大利亚后裔Pegky。我要告诉老同学的是:男人、女人,在社会上的真实故事,未必与人们看到的表面现象相符。“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这句话也对也不对。然而,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是美人具有的魅力才令社会成了像万花筒一样的五彩缤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2)
评论
Arnold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尤加利森林' 的评论 : 去皮去内脏后,就跟河豚一样, 需要清理, 清理后没毒。
尤加利森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nold2' 的评论 : 你还吃过癞蛤蟆肉 ?! 这个东西的皮肤不是有毒吗? 会分泌白色液体。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吼吼吼 也没别的 就是近日来比较高兴
穆勒前阵倒戈 杀了个回马枪
不知道你们怎想 反正我的心啊 都碎了
现在听说你们把希望寄托在那朵黑莲花上
嗯 这个更炫酷
实在不行 就她吧
哈哈哈
油人队球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如果Lingzi68是个男的, 那就不好理解他的做法. 大概率推断下, 是位女性, 于是就好解释了 - 小学老师说得, "当一个女生老是骚扰你, 别烦恼, 那她一定是喜欢你". :)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The cursed Lingzi68 is such an abject moron.

回复 'lingzi68' 的评论 : 博主没去看看武侠连续剧?很精彩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362/201905/1038.html
莲花坞畔的英雄宴
solo1 回复 悄悄话 有次坐火车与张海燕在同一个卧铺车厢,确实比电影里更漂亮。
Arnold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zi68' 的评论 : 莲花塢畔猪头宴,白痴川粉齐赴会?
虾米. 回复 悄悄话 有柔弱感性一面的男人肯定会生女儿出来,而雄性特征特别明显的男人不容易生女儿。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哈哈,阎兄真是屡走桃花运啊!我从城里到乡下,从国内到国外,一生阅人无数,但好像从来就没有怎么碰到过真正漂亮绝顶的姑娘。上大学以后有次拍电影当群演,远远的见过李秀明。后来在香港和艳星彭丹一起吃过饭。在餐厅见过凤凰卫视中文台的吴小莉,但她们能算是顶级美女吗?你的小张比她们还漂亮吗?

另外,大作有个小笔误,Gregory Peck 演的那个电影叫《百万英镑》,这已经是我第二次给你作出同样的更正了。这似乎说明即使聪明如阎兄,也是有一往情深先入为主的毛病的。审美是不是也是如此的啊,所谓 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没去看看武侠连续剧?很精彩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362/201905/1038.html
莲花坞畔的英雄宴
Arnold2 回复 悄悄话 猪头丙你也好久没现了,来刷一下存在感?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飘飘虎的小星星去哪了?
德州渔夫_2010 回复 悄悄话 回 '润涛阎' 的评论 : 嘿嘿,纯粹就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嘛。特别是给自己留下一定印象的人和事,一个能这样把握分寸的美人,最后能有什么结局。你就一点兴趣也没有去了解?我在初中时班上有二个女同学,出身不好,但是政治上非常、非常积极向上。我当时就很纳闷:倒底是真的天真还是看穿一切后的表演? 如果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就很难想象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会有这么高的智商;就算家里有高人指点也不一定能“装”到这么个程度。四、五十年过去了,大家都步入老年了,我就很想当面问她们一下当时是不是在做戏。我太太一直在嘲笑我的固执。几年前我回国时在当年班长的全力支持下终于组织了我们班级毕业后第一次在上海的聚会,并请来了其中的一个。四十多年后的第一次聚会,大家谈笑甚欢。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敢问她,因为她的情况不太好。去黑龙江农场六年后因精神失常病退回上海的,聚会上可以很明显看出生病的后遗状态。现在她去世了,就再也没有机会解开这个心结了......
不好意思,我是退休了,闲下来了。就总觉得有些事情要抓紧,错过就永远错过了。你还年轻,大概不会有这种感觉的。血糖高了可以通过控制饮食来间接控制,年轻时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年纪大了就容易保持健康。 这方面你懂得比我多,我就不班门弄斧啦。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exdq' 的评论 : 你这么吃也应该瘦不少?我现在也是在试keto diet。体重没轻,但感觉脂肪少了很多。人的不同饮食真是有药效。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exdq' 的评论 : 少吃碳水化合物降低血糖,你怎么把血脂反而降下来了。血脂不是和胆固醇关系更密切?降低血脂该是和鸡蛋和脂肪类食品有关系吧?或者你有新的理论知识。
paris_ech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她边上女的一直在撩拨她,特讨厌
alexd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血糖高少吃碳水化合物,包子就不能吃了,我坚持了一年
血脂降下来了,建议你试试,百分之八十蔬菜,其余坚果蛋白质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aris_echo' 的评论 : ""老阎描述的小张,让我想起了唱《军港之夜》的大美女苏小明,估计长得差不多""
----------------------------

哈哈! 您要不要再看看苏小明? 这里有连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RVe3Fr3ALQ“。

所以,阎先生还是随缘吧,碰上就碰上了。特意去找,找着了? :(

paris_echo 回复 悄悄话 那时代的漂亮女孩,家里父母应该会教她如何待人接物,如何守身如玉。如果万一失身,如何影响名声,如何嫁不了好人家一辈子毁了。。。。。。云云

老阎描述的小张,让我想起了唱《军港之夜》的大美女苏小明,估计长得差不多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最有纪念意义的是想却没想到, 情商更高的是没想到说没想,社会的复杂是那么的复杂, 除了博主没人说得清楚。
高!妙!写得好!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倒是没想到金正恩老婆生男生女的事,就是想这么个大美女嫁了个这样一个猪头模样的男人,看金正恩那身体和做的孽估计下场好不到哪去,那时他老婆说不定会很惨。 我个人觉得她还不错,见到习近平两口子不卑不亢有礼有节的。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据说做爱的时候女人要先higher and higher, 生儿子的可能性会极其大!!! 再加上染色体的科学依据,所以讲生儿子还是生女儿肯定是男人决定的 :)))

-----------------------
润涛阎 2019-05-01 17:10:3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据说金正恩的老婆没给金正恩生儿子呢。这的确是个危险。但愿留过学的他清楚这不是老婆的错。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只要你记得把《直把人生付戏中》写完,我们乐意等! 你的文章都感兴趣读,你的为人和家世从字里行间也看出来了,都写出来吧,读者受益。我也是只跟读你博客人之一,每篇必读,其他博客就蜻蜓点水,有兴趣有时间看看。

不明白为啥有那么多人嚷嚷着让你找小张,这只是过去的故事。还有人也嚷嚷着要见润涛阎,估计也是人类崇拜基因作祟,想见让很多人佩服的润涛阎真容。其实读文章已经如见其人,如果有缘遇到就更是惊喜啦...
闲来逛逛文学城 回复 悄悄话 章子怡漂亮?从来没觉得。
Arnold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尤加利森林' 的评论 : 这个世界很奇妙,癞蛤蟆长相恶心,叫声也恐怖,让人产生悲凉之感,
但剥皮去内脏后,癞蛤蟆肉冰清玉洁,非常鲜甜, 比青蛙肉好吃多了。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曹雪芹最恨蟾蜍,将其改为癞蛤蟆,从平儿口出。第十一回:“平儿说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人伦的混账东西,起这样念头,叫他不得好死!”

更古时蟾蜍乃神物,受膜拜,认为是嫦娥所变,比如东汉张衡在天文学著作《灵宪》中的记载

「羿请无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之以奔月。将往,枚筮之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惊毋恐,后其大昌。』姮娥遂託身于月,是为蟾蜍。」

嫦娥一样的美女升月后变蟾蜍看来是修来的福分-:)
尤加利森林 回复 悄悄话 被老阎的癞蛤蟆照片恶心到了, 我最讨厌这东西。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在水四方' 的评论 :

不论男女,甚至景色,立体三维才显出美感。电视电影看到的是纸片,没法跟眼前立体的比美。
在水四方 回复 悄悄话 文章里有一个情商低的人。那个问哪个领导带另一个美女出游的书生。我很怀疑我的情商大概也是同一个水平。
说到美女。一生中见过三个,印象深刻。一次是青岛公交车上。是个售票员。一次是在大学的书店里。一次在大学澡堂。我一个女的,看了都想再看又不好意思盯人家看,那个心情复杂。但是还记得那种震撼和愉悦。这三个美人我认为比所有的女演员都好看。或许因为是活生生的人在面前更震撼?在新加坡曾经见过一个和张子怡长得简直一模一样的人,只是个子更高身材更好。那也没有震撼到我。
所以女孩子不能太漂亮。诱惑力太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德州渔夫_2010' 的评论 :

人家小张是名人,常年有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类似的与她有一段时间的交往。太多了,她连人名都无法记得过来。老头老太太见面干嘛?她嫁给什么人,我又不认识,打听她干什么呢?我的工作原因,跑遍大江南北,打过交道的人无法计算,一起搞生态课题的就有三百人吧。我给很多人晚上在北京火车站外面排队整夜,大冬天我都去干,感动过多少朋友?没法联系了。过去的就过去了。突然想起哪件事哪个人,就写出来。等到将来老年痴呆了,也就忘记了。不过我家还没这个遗传病。我妈那头心脏都不是太强,我爷有糖尿病,我血糖高。所以,我寿命不是长寿型。能写点就写点,有网友喜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想到哪就写到哪,比较乱乎。倒也有点优点:不论背景、性别,总能碰上自己喜欢的。
德州渔夫_20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真是难以想象你当年能如此超然和客观地看待现实中的一切!毫无疑问你的智商和情商都非常高。我当年是从上海到北大荒插队的,当年总觉得本地的回乡知青比我们要厉害得多;不是文化程度上的高低,因为大家都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在人情世故上跟我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所以“混”得好一点是当时的普遍现象。我当时还真是很羡慕他们。 你就没想过下次回国时主动去找一下小张聊聊?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文字功力太强大,各种文章都好看。这篇文章写的也是有共鸣的。章子怡美在仪态和展示。有些感悟是永恒的,博主之所以厉害,就是写的东西用不过时。对于我,对大寨的岁月没有兴趣,但正因为美女的力量被博主描写的恰如其分,和男人的掂量的心里描写的恰如其分,让文章变成永恒,可读,贴近人心文章。博主洞察力,描述能力超群。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估计博主最多就见过佟云的照片,但经历了相同的历史时期,具有大致相当的高智商,身受相通,这戏别人还真不太写得了。所谓雪芹家不败,何来红楼梦?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直把人生付戏中》,绝对要写完的。一集不可能写完。但我今天决定先写另一篇,我认为你们会非常感兴趣的,更详细了解润涛阎是怎样的人。长篇我百分之百续完。而且不会等很久,一下子就续完。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俺也是看这个戏注册的 :-)
丽丽写完给刘越的七绝,故事就差不多结束了吧?
可惜佟云死在香港,不知道博主会不会写一集。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说你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 我帮你答,能把直把人生付戏中写完么?故事在你脑子里没悬念,但看客的胃口吊了很久很久拉...

润涛阎 2019-05-02 06:02:5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京骆驼' 的评论 :

我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我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天马行空,无拘无束。这种行为方式,有优点,但缺点更多。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天鹅吃不上,我命没了,天鹅也疯了。那我还是当不是好蛤蟆的蛤蟆吧。”

笑死我了,阎兄幽默。好蛤蟆不是不想吃天鹅肉的蛤蟆,是双商皆高而明白不能下口的蛤蟆,哈哈。
提酒扛花 回复 悄悄话 请老阎帮把上个评论删掉,里面有错别字。

=================
谢谢老阎的美文。美女和老阎都非常有智慧,特别是在那么小的年龄。
希望老阎多写些如何识人,以及提高情商的文章。个人认为,情商可以通过训练进行提高。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京骆驼' 的评论 :

我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我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天马行空,无拘无束。这种行为方式,有优点,但缺点更多。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德州渔夫_2010' 的评论 :

日子再苦,只要不挑剔,就没什么过不去的。很多人认为社会不公平,而且总是不利于自己一方的不公平,才抱怨。而对得到的,则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没得到的,则认为理应得到。这就造成了苦恼。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angyu73' 的评论 :

你的说法很好。其实铁笔的材料比下面的钢板还硬,是硬钢材,可也不能说成是钢笔。反正就刻蜡板的那些玩意,年轻人恐怕永远都见不到了。我回老家问年轻人知道不知道什么叫辘轳,他们听都没听说过,可我小时候最恨的就是摇辘轳浇园子,太累人了。我出国前排字车间还忙得很呢。电脑印刷彻底让这些走入了历史。
yangyu73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蜡板蜡纸和油墨等油印的东西",应该是“铁笔、钢板、蜡纸和滚筒油印机等工具”吧。
甘罗的故事,应该是十二岁,演义小说《东周列国志》第一百零四回《甘罗童年取高位,嫪毐伪腐乱秦宫》说是十二岁,正史没查过。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loudhk' 的评论 :
章只是有张脸,无乳无臀,谢年轻时应该也有乳有臀
cloudhk 回复 悄悄话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2019-05-01 18:15:20
你们那离北京,天津都差不多近。章子怡和杨幂是我喜欢的类型。看来博主审美和我类似。我认识一个男的,非说章子怡不好看,还反问我章子怡哪好,他说农村很多长的那样黑瘦黑瘦的女孩儿。他非说谢大脚好看。简直是胡说八道!
--------
审美有一定个人性。我也喜欢章子怡和杨幂,不过谢大脚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大美女。她就算在电视剧里也不丑,只是角色人设土了点,稍微胖了点。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罗成,年少有为,传说他十岁的时候,其父罗艺就已经将全部功夫传给了他,11岁的时候罗成领兵去作战,杀死鞑靼上万。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罗成12岁带兵打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天鹅吃不上,我命没了,天鹅也疯了。那我还是当不是好蛤蟆的蛤蟆吧。这事我能误判?不大可能。我会慢慢写出很多经历,在不给任何人带来负面效果的前提下。我实名上网,跟我有过交集的同学同事等多着去了。实名上网的人,别说写政论文得罪人了,就是不写政论文,都被扒得痛苦不堪。做人,可不是容易的事。读我博客的人,差不多40%是大陆翻墙的,我在大陆混了那么久,认识的人打过交道的人无以计数。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积阴德在读书前边呢。另外,看人都看不准,怎么跟人打交道?对时事判断失误,那更糟糕不是?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年龄历史上很多人都当皇帝治理国家了。当然那是世袭。你看不世袭的,晏殊14岁考上进士,19岁都是大臣了。甘罗好像是十几岁就是丞相了。时代已经退步了。中国历史上所有皇帝的寿命加起来平均也就三十多岁,不到四十。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当然,老人也有头脑清楚的。那个李锐,102岁的视频,竟然思维那么清晰,不知为何就突然去世了。应该是身体不行了,可大脑还那么清楚。太佩服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我怎么可能看不上她呢?绝对是我的资格不够,加上我不想死,也不想害了她。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恐惧,会令人能压制住贪婪。她如果贪婪,用身体换取上大学的机会,那极可能会自投罗网。因为她属于当地的名人了,谁做主给她上大学的名额,谁的对手就会往死里整他,就明白他已经得手了。流氓罪,十年徒刑。这就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又不能跟我一样装傻就可以在县委书记那里蒙混过关,因为我不是美男子。哪怕是美男子,那在男权社会也没问题。美女就不同了,无法掩盖。当她知道该掩盖时,为时已晚。我现在没收到她的信息,表明她极大可能在天津而非海外,那我就无法跟她聊天了解她当时和后来的心理是怎样的,她嫁给了什么人等话题。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你们那离北京,天津都差不多近。章子怡和杨幂是我喜欢的类型。看来博主审美和我类似。我认识一个男的,非说章子怡不好看,还反问我章子怡哪好,他说农村很多长的那样黑瘦黑瘦的女孩儿。他非说谢大脚好看。简直是胡说八道!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据说金正恩的老婆没给金正恩生儿子呢。这的确是个危险。但愿留过学的他清楚这不是老婆的错。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阎兄,听说过吗:“不想吃天鹅肉的赖蛤蟆不是好蛤蟆。” 哈哈。
北京骆驼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特别爱看您的那些接地气的往事,赞!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有姿色的女孩能洁身自爱,应该会生活得幸福。阎兄二十不到的年纪就这般的善于察言观色,厉害呀!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阁下说做官的人人想吃小张肉,这绝对是荒唐的想法,那时刚文革后期,做官的刚出牛栏不久,给个天做胆都不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如果小张看到此文后联系上我,那她一定跟我讲:“我当年没有第二个选择。如果我跟领导们上床了,我的结局只有一个:死。唯一不确定的是怎么个死法。”因为在她当知青的一开始,我们县就公审了一女的,是银行的工作人员,判处死刑。她的确杀了人,但她的情人网络太大了,因为她貌相出众到一定级别了。她没能稳住。她的公审大会只讲她杀人的事。事实上,她跟两大派的领导人都上过床。杀人是她杀的?那年头没有律师,法院说什么就是什么,审理也不能有亲属旁听。大家还是相信是她杀了人,我也认为是真的。幕后的推手就无法得知了。汤灿活了下来,的确是在中央,而且是现在的年代,那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小张从这案子里能读出其她女人读不出来的章节。
德州渔夫_2010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读博主写得关于童年和青年在家乡的故事:感觉是河北京津地区农村居民的文化程度挺高的;博主当年作为一个回乡知识青年,日子过得很潇洒嘛。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天生的,我们活了半辈子也没这些心眼,都是事情过了很久才琢磨过来一些味道,或者有些事情是好不容易明白了一点点却控制不住自己,十几岁没有被激素冲昏大脑,作者从小就训练出来的自制力,无敌了!当然也不排除阎先生当时内心就不是现在写的什么"癞蛤蟆不妄想吃天鹅",有可能当时就没有看上小张,那就超然多了。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看完后觉得那时候的年轻人真的不简单,左棍独裁的政治环境真能锻炼人。我是说除了老阎之外,因为老阎是可以上最强大脑的人物,年轻时自然就出类拔萃。但是天津的小张这个大美女也能那么成熟稳重处起事情来滴水不漏,在各种类别的老男人们的垂涎环绕中全身而退也是太厉害了。我表示钦佩!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跟你和小张一比,十八九岁时的我们大多都是二傻子

女人最好长得不要太漂亮,尤其在独裁国家祸比福多,一想到金正恩的老婆就替她捏把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loudhk' 的评论 :

我一直装傻。然而,也得看对方。那位省委常委还是有历史知识和理解力的,我才跟他聊得开心。他想让县委书记提拔我是明显的,可我不从政不入党派就不巴结县委书记。县委书记不那么认为,他认为我真傻还愣。他认为是省委领导看错了人。小张的确属于非常早熟的算是凤毛麟角也不过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是年代的缘故。可如果是今天,她也没必要守身如玉了。

无论如何,她是一个值得写出来的女孩。用今天的话说,她有公关能力。至于她心中给男人的评价是怎样的,就不知道了。这类从小受宠的女孩,跟普通男人结婚,会是怎样的结局?不清楚。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错字病句改过来了。是昨晚写的,写完后没看一遍就贴上了。这个版本好多了,虽然还可能有错字病句。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幸亏美人小张生活在那个禁欲的年代,靠着自己的无欲则刚和聪明保全自身清白。如果她生活在今天的中国,她若没有个权势极大的人的保护,她就太难了。
cloudhk 回复 悄悄话 博主,你好八卦呀。还有,你年轻的时候怎么那么成熟?分个房间心思已经打了几个来回。怎么我们年轻的时候那么傻,跟小孩子没两样?我们还生活在改开年代哩。算了,人比人气死人。谢谢好文!小张那么聪明,以后就算嫁个她不爱的男人,也不会过得差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那年头哪里会有坏人闹事?基本上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人自危的红色恐怖。何况是首都,有外国人出没的地方,公安执勤绝不是吹的。人人都盯着有没有阶级敌人甚至特务。外地人一定要有证明信才能在首都任何地方过夜。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她要是也在海外,看到我这文章立刻想起了当年的往事。回去找她?天津那么大,她的名字非常普遍,肯定成千上万,找不到的。再说了,当年的小青年,一转眼六十开外的老头老太婆了,见面谁也不认识谁。我记得她的名字,但我百分之百肯定她不记得我的名字了。故事肯定记得。所以,她如果也在海外,能读到我的文章,才有可能联系上。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文学城的大牛只要不牵涉到自身当前的立场还是神一般的存在的——所以别和老阎谈米国政经,甭跟慎始敬终攀比或提温哥华:)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兵哥哥怜香惜玉吧?如何让天仙住车站,那里那么多坏人呐 :-).
小张天津人,背景不会差。
雨女 回复 悄悄话 你最好什么时候回国,顺便去看望一下小张。你们那里的农民很有文化。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