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直把人生付戏中(二十一)

(2018-10-08 07:00:50) 下一个

(36)丽丽与程墨再回首,竟有姐妹之情

丽丽与佟云离婚、二人的多年心血付之东流,虽然令丽丽为报复了佟云而高兴,可她时常想起律师的一句话——那是她离开律师事务所后不久,律师一直等着丽丽的消息。他认为丽丽想状告佟云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他们夫妻公司还会是他的客户。为了阻止丽丽真的状告佟云,他给丽丽打了电话,此时丽丽已经正在公司里配合政府部门的账目调查呢。当丽丽告诉律师此事,他便从半信半疑变成百分之百肯定了。在电话旁边的助手也想知道结局会是怎样,这毕竟是闻所未闻的新鲜事,也就侧耳听他与丽丽的对话。看到一个长期客户就这么消失了,尤其是丽丽白白把钱送给政府,律师也束手无策无法把这笔钱弄到手,便怒火满腔地对旁边的助手抱怨道:“我无法想象一个绝顶聪明的人竟然能干出愚蠢至极的事!(英文原话:"What's difficult to imagine is how someone can be so smart and do so incredibly stupid thing!")”然后就把电话挂了。他也是想借机让丽丽听到他的抱怨。丽丽听到对方挂了电话,自己才从被骂得晕乎乎状态中醒来。律师电话里的指责就长时间在丽丽的脑子里翻滚着,尤其是不知道佟云不卖掉豪宅的道理为何。难道那个小三会跟他结婚了不成?

这事还不好打听,因为丽丽在最后离开公司的那一刻告诉佟云终生都不得再打搅她。如果是孩子的事,就通过孩子交流信息。简言之:一辈子不想再听见他讲一句话,更别说见面了。

丽丽算是天生的勤奋人,小时候在上海,除了读书就帮爸爸拉卸煤饼后改成蜂窝煤、烧煤炉子,帮妈妈切菜、做饭、洗衣服。再经历了北大荒的知青磨练,她具有了吃苦耐劳的生活习惯。在这么多年的公司打拼岁月里,她算得上日夜操劳。突然间退休在家,头几天还可以,算是休息一段时间。可几周后,就感觉太孤独太无聊了。逛街早已不再是她的爱好了,买买买的日子在满屋的新衣服新鞋子被扔扔扔代替后,她对物质生活的要求也逐渐淡漠了。不想逛街、不上班,在家无所事事,她突然想起了开荒种地。就是把院子里花园旁边的草坪开出一块地种蔬菜,当菜农。记得小时候去买菜时总想如果自己家有菜地自己种菜就不花钱买了还吃新鲜的多好?那是她小时候的梦。到了北大荒,她才真正了解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深刻含义。现在只为了打发时间,她决定当菜农。

她先到护母地炮买了一些手工农具种子肥料之类的,然后就是找工作服手套太阳帽等防护品以保护皮肤免被风吹日晒的侵蚀。就这点东西折腾了她一个上午。第二天早上开始她就用镐头挖掉一片草坪,搞得她满手血泡才罢休,感叹北大荒的日子回不去了。可丽丽改变不了她早就磨练出的坚贞不屈的性格,经过一周的苦干,她的小菜园就真的建立起来了。她还从此过上了上网的日子,在公司打拼的岁月里她虽然清楚互联网的强大,也知道网上有中文网站,那是她的助手欣欣给她讲的,可她一直没精力上中文网。现在她网购有机无机肥料各种蔬菜种子,寄到家后她就开始了播种。看着蔬菜苗子茁壮成长,她就有时间上网找回中文的感觉了。

网上的怀旧文章令她想起了那些当年的朋友们和同学们,也就在网上查找他们的信息。她第一个想找的竟然是当年在国内状告佟云的那三个女孩,她想知道她们也在美国吗?查查看!可那三人的名字太普通,一打开搜索,实在是太多同名者,唉声叹气一番后她就放弃了。她突然想起了已经在美国的那些人,就从最早的那三个学生开始吧。用她们的英文名字搜一下看。可她想来想去那三个女孩的名字竟然一时想不起来了。时光真快,二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那最早来美国的三人现在都即将进入退休年龄了,可她们仨叫什么来着?她们仨的面目在眼前晃动起来了,既然想不起来就放弃吧。

她买了个电视盒子,就可以看中文电视了。一天突然间有一段是张召忠的节目,他还有个局座的称呼,这让她轰地就想起了顾全局。她离开电脑在屋子里踱步,追忆跟顾全局在一起的另外两个女孩的名字。冥思苦想她想起来了程墨!对,就是她。

关了电视,丽丽在网上把程墨的英文真实姓名打入,然后搜索,结果出来了35个同名的。她就根据年龄一个个查对,其中有两个对上了。因为她只记得程墨比她小一点,到底小几岁,她不敢肯定。但这两人是在年龄范围内。其中一人就在本市!再仔细查看,需要付费。她在网上付费后查出了非常详细的内容。然而,这两个看起来都不是她要找的人,因为同城的这个最接近,可她的亲属栏里没有那个叫许什么的丈夫。可毕竟此程墨住过的地方就是丽丽当年读博的城市,那根本就错不了的。她离婚了?那小许小伙子看上去是非常可靠的啊?难不成出了啥事?丽丽越想越好奇程墨夫妻到底出了什么幺蛾子,便想立刻去查看。

话说程墨在她的公司里一直干到资深经理也没换地方。后来公司收购了一个小公司,变成了新的部门,她就被调到了丽丽所在城市升职为总监,负责这一新部门所有的管理。由于业务太忙,还要更换掉前公司不少的人,一开始就非常辛苦。一年过后,她就感觉轻松多了,公司的一切都纳入正轨。她才有精力跟李彤恢复了代替度假旅游的两边跑。她和李彤就跟亲姐妹差不多。二人偶尔提起的是佟云与丽丽,金波就像二人的伤疤时常想起但都不敢提。到底佟云和丽丽的公司怎么样了,她们也从未打听或通过网络了解过,毕竟在她们眼里佟云是神一样的人物,心理距离太远太远,属于不同的世界。与其说对他们的好奇心早就没有了,不如说从未有过更贴切。人,谁会去了解神呢?可二人知道佟云与丽丽离开了大学而开了自己的公司,那还是纳迪丝告诉她们的。那阵子住在一起的他们四人在忙于毕业论文和“内战”,对纳迪丝告诉她们纳迪丝可能会加入佟云的公司就当是耳旁风,因为她们一想起纳迪丝与佟云的官司就吓得魂不守舍,听到仇人变成合作伙伴?那如果是真的,肯定不是人能干得出来的。在程墨与李彤眼里,佟云和纳迪丝更是神人级的了,千万要离得远远的。

当丽丽查出来程墨就在本城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往事注上心头。在她眼里,程墨李彤顾全局三人都是好校友好女孩,等于她跟她们是人与人的关系,根本不是神与人的关系。这跟程墨和李彤看待佟云与她是完全不一样的。丽丽就迫不及待地想见到程墨,了解更多她们仨的故事与生活现状。丽丽是雷厉风行的人,说干就干。那阵子她天天穿在护母地炮买的蓝色工作服在菜园里当菜农,反正是去看老朋友而且可以说是在北京读研时的老同学,这菜农打扮也不错。想到今天是星期六,一看表是9点半,时间也合适她便开车跟随GPS的指路找程墨去了。

此时程墨刚送儿子去耶鲁读大学入学回家的第二天,昨晚半夜飞回来的,就睡了个懒觉。丽丽把车停好就围着程墨的房子转悠了一会儿,她想看看这房子的院子是否也种了菜,说不定她也在菜园里干活呢。可除了草坪就是草坪。看到没有动静,丽丽便到前门口按门铃。门铃把程墨吓了一跳,打从她买了这个房,此时是第二次有人周末的早上按门铃。上一次是金波在没提前预约的情况下就开车去找她。这次难道又是他不成?赶紧起来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从观察孔往外看,是一位穿着蓝色上衣的华人老太婆。她的邻居没有华人,这人是干什么的呢?管她是谁呢,反正没危险,程墨就打开了门。

丽丽与程墨一个门里一个门外,二人对视着。丽丽知道她是程墨,就是当年的那个程墨。而程墨在打量了对方一下后纳闷地要开口:“你找谁?”时,但见对方把眼睛睁大,那是一双杏核眼睁大后圆得跟圆规画出来的一样圆还依然能看到双眼皮的非常独特的眼睛。在程墨的记忆中,唯有一人具有这样的眼睛,她就是黄丽丽。她立刻高喊:“黄老师!”当即张开双臂拥抱丽丽。

二人放开手后,程墨一边笑着想拉丽丽进屋,一边说:“黄老师您从哪里来的?没通知我去机场接您。”丽丽便拉程墨到门外房子右侧车库前边看她的车。程墨愣了,因为那不是出租车,是wrangler敞篷车。“明白了吧?我们是同城!”

程墨让丽丽坐在沙发上说她去换衣服,很快。丽丽说:“换什么换?我们就是姐妹啊,谁跟谁啊,别客气。你看,我就穿着工作服来的。”程墨一开始就纳闷丽丽的衣服,她穿什么都可以理解,唯独穿着工作服来了简直就是莫名其妙。“黄老师也干家里的电工活?”丽丽把笑脸收了一下,似乎严肃地跟程墨讲:“从现在起,你不能喊我黄老师,就喊我丽丽。我从来都没当过你的老师。再说了,我们是同龄人,你比我小3岁吧?”程墨说:“不是年龄的事,是辈分。根据中国的传统,我该喊您师母呢!对了,我忘记问了,佟老师怎么没跟您一起来?您打个电话我就过去看您多好?在我和李彤、局座眼里,您和佟老师都是神一样的存在。我们看您俩都是仰视。”丽丽明白程墨的意思是抱歉她没打听过自己。可这句话也表明程墨她们把佟云和自己当成老板而非朋友看待的。丽丽说:“程墨,本来我们应该是姐妹一样的朋友,可我那时的处境你们不了解,我也无法跟你们说。”程墨点头,说:“黄老师是无怒自威。那气质是天生的。今天黄老师的笑容我们都没见过呢。是您的成功好消息太多了改变了您的性格吧?”

丽丽严肃起来,说:“程墨,再说一遍,从现在起不许喊我黄老师,就喊我丽丽。”程墨说:“那也行,那就喊丽丽姐。那佟老师的称呼不能变的,毕竟我是他的学生。”丽丽问:“怎么,今天是周末,家里就你一人在家,小许呢?周末也上班?”程墨当即把笑脸收回,说:“运昌他早就走了。我儿子上大学了,我昨晚才送他去上大学报道回来,太晚了,今早就没睡醒。”丽丽听后立刻追问:“早就走了?什么意思?回国当教授去了?”程墨摇头说是癌症,儿子都不记得爸爸。丽丽听后感到突然,然后问:“那这么多年了你就自己单身来着?就没试着再找一个?”程墨说:“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也怕儿子受委屈,就混下来了。时间过得快得很。一转眼,我这白头发都出来了。你看!外边是黑的,其实是染的。”

“你现在跟我一样,都是单身了,儿子都离家了。时间的确太快了。”丽丽也唉声叹气了起来。程墨立刻追问:“佟老师也走了?什么时候的事儿?”丽丽摇头:“他活得好着呢!”程墨明白了,她估计又是佟老师乱搞女人让丽丽发现了。哎!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吗?程墨心里在想什么,丽丽当即一清二楚,便说:“我们可能都是时代的牺牲品。像咱俩一样一辈子只有过一个男人,下一代人是不可能的事了。不过我跟你不同,小许可是好丈夫,你哪跟我一样碰上了个流氓。”

程墨听后摇头。她这一摇头令丽丽捉摸不透,是在否定小许的人品?还是说她后来有过同居过的男友只是没能结婚?看着丽丽迷惑的眼神,程墨说:“黄老师,不,丽丽姐,我不能说谎。我其实有过另一男人,而且跟他同居了三年。这人你还认识。”如果没有最后一句话,丽丽也就不打听了,许运昌去世后程墨找男友是正常的。可这男人她还认识?既然程墨告诉了她,那就该打听一下是谁:“我认识?”程墨笑了,说:“而且就是在咱们读博的时候,这事发生在丽丽姐的眼皮底下呢!”丽丽把身子往前靠,与隔着咖啡桌的程墨更靠近些,满脸疑惑地追问:“谁啊?同居三年?可那时候小许也在读博啊?那时候你们偷偷办理了离婚?”

程墨摇头,说:“丽丽姐,我们都老了,无所谓了,所以我可以告诉你实情。你记得我和李彤从来都没请你和佟老师到过我们的公寓吃顿饭?就是因为那时我们四人住在一套公寓里的两个睡房。你记得那个帅男孩吗?他叫金波。”丽丽说:“想起来了!那个帅小伙总是笑脸对着我说话,请你们到我家派对时他是李彤的男友。你是说你跟他同居了三年?”程墨点头。这可让丽丽更纳闷了,便继续问:“程墨,你在说什么啊?你说的同居是什么意思?同居定义是什么你知道吗?两对儿住在一套房子的两个睡房,那不叫同居。”

“丽丽姐,我说的同居是睡在一张床上。我听从了李彤的建议,就跟她换了房间,一直到毕业。”丽丽继续追问:“你说什么啊?你是说你们俩睡觉时换了男人?没办婚姻手续?”程墨点头。丽丽噌地就站立起来了。这让她简直无法相信,尤其是在她眼里的程墨是那样的文质彬彬,许运昌是那样的君子风度,李彤是那样的玲珑可爱,唯一的是金波是怎样的人她不太了解。就算程墨在帅哥前把握不住,那李彤跟小许怎么会也同意换了呢?

程墨立刻也站立起来,说:“丽丽姐,这事需要我花时间好好跟你谈,具体的谈,你才能理解。我们先吃点水果喝点咖啡,咱们同城又都是单身了,以后有的是时间闲聊了。你喜欢吃什么水果?”丽丽说:“程墨,你别弄了。马上去我家,你还没吃早饭呢。到我家,我给你做好吃的。我可有时间了,因为我彻底退休了。走!我们马上就走。去我家。”

程墨说那也好,看看丽丽姐的家认个门。丽丽说:“咱俩身高差不多,胖瘦也差不多,我的衣服你都能穿。我的很多新衣服都没打开过,你看哪件喜欢就穿哪件。我扔了太可惜了。”程墨说是的她也一样。说着,就拉丽丽到她的更衣室。有很多新衣服买回来就没动过,看看丽丽姐有没有看得上的。丽丽挑选了两件上衣。这样,二人就决定去丽丽家。

程墨到车库想开她的小奔驰,丽丽说不用,就坐她的wrangler。这还是程墨第一次坐wrangler敞篷车,不冷不热的风把程墨的头发吹起,那种感觉她还未曾有过,就夸丽丽:“真有你的!我都没注意过有女的开这车呢!真过瘾啊。说不定我也换成这车。太好玩了!”

到了丽丽的家,程墨看着豪宅吃惊地喊:“你一个人住在这里?这简直就是庄园了!”

参观完了豪宅,丽丽特别高兴地一边给程墨忙乎早餐,一边继续聊天介绍自己在北大荒的经历。丽丽本来就了解程墨这人非常善良有涵养,是可交之人。程墨虽然以前并不了解丽丽,可暂短的交流让丽丽从神坛来到了人间。原来丽丽竟然是如此容易走近的人。非但如此,丽丽给她讲起在北大荒自己是怎样生活过来的令程墨了解了丽丽比自己还“土包子”的性格。二人一边吃喝着一边谈论着各自的经历。程墨的故事令丽丽吃惊,而丽丽的那些官司、尤其是纳迪丝真的加入了他们的公司令程墨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程墨记得当年是纳迪丝亲自找她要佟云的地址说是想跟佟云合作,可她当时根本就不相信。然而,今天才知道他们真的合作了很多年。原来人生还可以这么走。丽丽则不以为然:“你们当年竟然能换男人睡三年而且在同一套公寓的两个房间,那搞不好会出人命的啊!比我们与狼共舞危险更大呢!”丽丽的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程墨听到这句话感觉后怕。以前都是跟着感觉走,没想到是这等危险,就这么走过来了。

这一天,二人聊起往事都停不下来,互相介绍走过来的路,在聊天中对方的评价或哪怕是一句疑问都令自己对过去的事有了不同的看法。二人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在程墨眼里丽丽是高智商高情商一类神级人物不在话下,可让丽丽吃惊的是这在她的印象里沉默寡言的程墨竟然是一颗智多星!她对丽丽讲故事时的只言片语的疑问往往令丽丽突然间明白了过去不清楚的地方。

丽丽说:“天黑了,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晚上,不,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里。早上我做好早餐,晚上你回来前我把饭做好。中午,如果你有闲空,我就去找你在你公司附近餐馆一起吃午饭,或者单独吃午饭。从此,我们姐俩就相依为命好了。”程墨说恭敬不如从命。

这样,程墨就住在丽丽的家里,反正丽丽的新衣服太多太多了,程墨喜欢不过来。丽丽选了一间睡房,里边从未有人住过,所有的用品都是第一次用。过了一段时间,程墨觉得这房子太大太大了,就建议俩人去程墨家住一段时间,看看哪里更合适。程墨的房子也有五个卧室,她就建议丽丽把豪宅卖掉算了,她这套房子足够大了。丽丽笑了,然后摇头。程墨明白了,说不定丽丽还想重新组建家庭?找个老伴来个夕阳红晚恋?程墨对此早就放弃了。丽丽问程墨:“你说刘越如果现在是单身,他会答应跟我再续前缘吗?”程墨是最近才听丽丽详细介绍了她在北大荒时的铁哥们刘越的纯洁爱情故事,便摇头说:“丽丽姐,那都是回不去的时光了。别说那刘越是单身的几率很低,就是离婚了,他在国内可能早就是有权或有钱的人了,那得多少年轻美女追啊。男女并不平等。你看跟咱们同龄的男人们,离婚后回国就带来个年轻女孩,可我们女性就不可能跟男人们在这方面平等。把美好留在记忆里算了。”丽丽不认可。她说:“程墨,金波不是又单身了吗?他为何离婚两次?我猜想他心中还是有你。他不是来找过你吗?人跟人不一样,说不定就有‘浪子回头金不换’这样的人呢。”程墨说:“我太了解他了。他结婚多少次就得离婚多少次。当然,如果跟我结婚,他不会跟我离婚,我能掌握住他,因为他对我有崇拜的因素。但我宁肯单身也不会接受他了。我感激他曾经带给我的愉悦。这让我没白来一世。”丽丽说程墨你别把话说死。

(37)李娟与程墨要联手破案

李娟在佟云最困难的时刻决定嫁给他,并让他再次成为富豪,李娟认为这至少能感动佟云。李娟来到美国后,佟云思考给她办两件事:一件是见移民律师,看看是通过投资移民还是家属移民,哪个办绿卡更稳妥更快;另一件事是他得不停地往中国大陆和香港跑,国内李娟的钱要转到香港,再从香港通过地下钱庄转到瑞士。钱到了瑞士李娟的账户就稳妥了,再转到美国就不担心中国反腐败机构了。然后才是李娟妈妈的钱,她一面出售房产一面把钱由佟云帮忙从香港转到瑞士。

佟云最喜欢干的就是这事了,他的美国护照很好使,可以说随便出入香港。在香港等着他的那位酒窝大美女还在地下钱庄工作,这给佟云转钱提供了方便。李娟的钱转完了,可李娟妈妈的钱太多太多了就花费时间。李娟的钱是清白的,至于她妈妈的钱是否清白,佟云不知道也不关心。他喜欢干这活一是那钱早晚是李娟的,等于是自己的;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借机在香港多陪陪他喜欢到极点的酒窝大美女。虽然酒窝大美女不要佟云的一分钱,可佟云还是以“小费”的名义给她在香港买了一套公寓,用的是李娟妈妈的钱,那是九牛身上的一毛。这套两居室的小公寓就成了佟云与酒窝大美女的温柔乡。此时佟云无法想到他会死在这套公寓里,那是后话。

一天,他告诉酒窝大美女:“钱我已经转完了,我以后来香港的机会可能没有了。你也该找个男人结婚生子了,我也不能再耽误你了。”酒窝大美女听后哈哈大笑。佟云问她笑什么。她说:“你来不来我这里不是你说了算的,这得听命运的安排。”佟云听后噗嗤笑了,问:“你信命?那你说说命是怎么跟你联系的?你怎么知道以后的命是怎样的?”酒窝大美女说:“我有第六感。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我是你的最后一个女人。我的意思是说,你以后除了跟你老婆睡觉外,如果还有女人,那也是你以前睡过的女人,不会再有你没睡过的女人跟你睡。这就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的‘我就是你最后一个女人’的解释。”

佟云听后哈哈大笑,说:“那我就听信你的第六感。可你没说我是你最后一个男人。所以,你赶紧找对象结婚生子,我就放心了。我担心你放不下我而耽误了你一辈子。明白吗?”酒窝大美女说:“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看这香港有没有比我漂亮的?把那些明星都算上!我还愁嫁不出去?追我的人都令我恶心,除了你一人外,我都没看上过谁。那些男人要风度没风度,就是脸皮厚。跟你这段情,算我没白来一世。以后即使随波逐流也无所谓了。”

佟云他还是劝告酒窝大美女别太在意什么第六感。找到合适的就结婚生子过日子,把过去的忘记。他让酒窝大美女答应他他才离去。

坐在商务舱的靠背椅上,佟云想起自己在女人面前的魅力不减而自豪,极难憋住发自内心的得意之笑。透过窗户看着下面的白云和下面朦胧的江山,他自言自语:“社会这个大舞台,每个人都是演员,端看谁的演技好。在这个舞台上我的演技算几流呢?政客才是一流,我这样的算二流,电影学院出来的最多算是三流,因为他们是靠别人的剧本。”

佟云在香港的这段时间,李娟独自在美国的家里。那是跟丽丽的豪宅一模一样而且是在同一个居民区步行便可达到的,这事儿她不知道。丽丽慢慢地也不想再了解佟云是否卖掉豪宅还债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可李娟则不然,她一直琢磨佟云曾隐隐约约抱怨过她当初在没跟他商量的前提下就打电话骂丽丽导致他们把公司扔掉了的结局,虽然现在佟云也是富豪。李娟告诉佟云她都不知道丽丽的电话号码,她也从未想过要跟佟云结婚,就是崇拜他的才华和闯劲,也借助他的能力把钱转到海外,算是相信倾慕外加互相利用更贴切,仅此而已。男人跟自己一起打拼几十年的妻子没有了爱情也有亲情,何况人家还有共同的儿子,让人家离婚有点太自私了。当二奶挺好的,何必上位争那名分呢?这社会不结婚的女人都是圣女了,地位高着呢。所以,她总想把打电话给丽丽的那个坏人找出来,还给自己一个清白。

佟云从香港回来后李娟就跟他提到如何破这个案子的事。从李娟的表情,佟云早就确定了打电话骂丽丽的那个女人不是李娟,也就告诉她:“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你就别唠叨这事了。管它谁干的呢,反正我们都结婚了。我从来都不活在过去中,我只想以后该干什么。所以,你就别再想这件事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否则,我们什么都干不了了,就纠缠在过去的人和事中无法自拔了。”李娟不服,说:“你跟我说过你告诉丽丽说不是我干的,我猜想她不信你说的。那就等于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篡位的垃圾。”佟云听后笑了,说:“她跟你没关系,跟我都没关系了,她说你是垃圾你又听不见,管它呢!”李娟说:“你知道吗?丽丽说我是垃圾,那你儿子也会这么认为。你在你儿子眼里就等于娶了个垃圾,我的尊严和你的尊严都没了。我不干。我们一定把那坏人揪出来,让丽丽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怎么可能给她打电话骂她?这事还没过去,不是过去的事,是现在和将来的事。”佟云说:“那好,你说咱们怎么找到那人?我没给过任何人丽丽的手机号,知道她手机号的人就是她在上海的父母在加州的儿子,其他人就没有了。她上班就用公司的电话跟外面联系,从不用她的手机。显然,那人是从丽丽的父母那里得到的手机号。现在丽丽的父母恨死你我了,我们俩没法查。”

李娟跟佟云开了个房地产公司,买下了一排公寓。原主人去世了,儿子女儿不愿意继续老爹的职业就出售分钱。佟云决定继续雇用原来那位白老太太在办公室值班,接收电话、跟租户定合同、带领租户看房子、收房租、跟一维修公司联系修房修水管等活她都很熟。李娟就跟佟云商量,让老太太给丽丽打电话联系,就说公司在扩建之中,需要雇一位有管理账目经验的人当CFO。考虑到丽丽在家无所事事,说不定她就会应聘。佟云听后摇头,说:“那绝对使不得!丽丽要是知道是你我开的公司雇用她当CFO,她会气得跳脚骂我骂你骂个狗血淋头。你这不是没事找事?“李娟不那么认为,她觉得值得一试。万一她能跟丽丽成为朋友呢?只要丽丽了解了真相,就可能!毕竟不能把丽丽当成普通女性看待,她是出类拔萃的杰出女性。佟云说那也许有可能,丽丽是他见过的最大方的女人无疑。那就试试吧,大不了挨骂就是了。

丽丽的手机只有来自上海和加州两个号码,其它的,她一律不接,因为她知道那些电话不是搞推销的就是电讯骗子。所以,老太太打多次丽丽的手机都是不接的下场。

话说丽丽跟程墨把各自的历史故事都讲透彻了,可程墨时常问丽丽一些细节,最令程墨不解的是佟云告诉丽丽打电话骂丽丽的那人绝对不是佟云的二奶,因为佟云从未给出丽丽的手机号码,一个人都没有过。他坚称骂丽丽的女人肯定是从丽丽一方得到的号码。虽然丽丽从不相信这说法,可程墨判断佟云所言当真。为什么呢?因为那是佟云与丽丽离婚后分手时最后讲出来的,此时佟云没必要说谎,丽丽已经告诉他一辈子都不会再听到他的声音了,佟云此时骗丽丽已经毫无意义了。

丽丽说:“程墨你不知道佟云那个流氓是随便都演戏的主。”可程墨非要破解这个谜底不可,她有挑战、不服输的个性,尤其事关智商方面。所以,最想破解到底是谁打的电话导致丽丽与佟云离婚这事的不是佟云与丽丽,而是李娟与程墨二人。

丽丽对佟云不感兴趣了,可程墨出于对打电话的女人是谁的好奇,她查电脑得知佟云结婚了,新婚妻子叫Jean Li,她猜测就是李娟的英文名字。程墨就给他们的房地产公司打了电话,问有没有公寓房间出租,找话跟老太太聊天时便问这公司主人Jean是不是也叫娟,如果是,那可能还是她的朋友呢!老太太说:“原来是这样啊?她丈夫喊她娟,我还纳闷Jean发音怎么是娟呢。那你就跟她直接联系吧,我给你她手机号。”这白人老太太特实诚,以为给李娟找到了失散了的朋友呢。

这样,程墨就跟李娟联系上了,在一个咖啡厅见了面。谈了几次后,程墨就认为这李娟是可交之人,而且是有商业头脑的女性。她很喜欢这人,就慢慢跟丽丽渗透这方面的信息。佟云那边也没闲着,他通过李娟再通过程墨让丽丽思考她当年身边的人,比如欣欣,是否有丽丽的手机号。这事令丽丽想起了两件事:一是当初她帮欣欣办绿卡时在跟移民律师谈话秘书说律师有了急事需要等时间,丽丽有事不能等时间太久,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给了欣欣。如果欣欣需要公司更多信息,打给她,不论她是在开会还是在公司,她都立刻先干这事。丽丽想起了这件事,虽然欣欣从未打过她的手机。另外一件事就是在公司关门前还未解雇雇员时,欣欣说要跟未婚夫走,提前辞职了。可问及她未婚夫的信息时,她说有急事要离开以后再告诉丽丽。那阵子丽丽忙于私事,对这小事也没精力思考,就放过了。丽丽想到这里,便把此稀奇古怪的事跟程墨谈了起来。然而,让丽丽相信是欣欣找人骂她,那绝对不可能。欣欣把丽丽当成亲娘一样看待的,至少是干女儿级别的。她宁肯去死,也不会相信欣欣会干出这事。就算欣欣知道了佟云在国内有二奶,那她会用别的办法让丽丽知道,由丽丽做决定是否离婚,而不会用这种把欣欣的观点强加给丽丽的办法让丽丽离婚。

程墨认同丽丽的观点。二人同意不是欣欣找人骂丽丽让丽丽跟佟云离婚而帮助丽丽从欺骗中解脱出来。

程墨把她们的这个看法告诉了李娟后,李娟和佟云也认为欣欣不可能找人打电话骂丽丽。丽丽和佟云都觉得那是过去的事了,管它干嘛?人,活着就往前走。他们俩的人生观在这方面非常一致,跟李娟与程墨完全不同。

李娟问程墨有没有可能让丽丽出来工作再当CFO,因为她和佟云的公司在逐步扩大着,的确需要丽丽。程墨反复琢磨,认为那不是个好主意,如果丽丽想出来工作,还不如让她跟自己呢。晚上她就跟丽丽说:“李娟这女孩不错,她想求你帮忙当她公司的CFO,上税方面你是专家,她和佟云都不是内行,何况公司有很多涉及司法方面的事,你知道怎么处理。可我不认为这是好主意,如果丽丽姐在家待烦了,还不如到我公司里找点活干呢。”丽丽听后什么也没说,自己需要思考是不是出来工作,反正钱这辈子够花了。但她决定跟李娟见个面认识一下。程墨告诉李娟后李娟高兴极了,她认为如果跟丽丽联手便可破案把打电话骂丽丽的坏人找出来。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帮子在职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们竟然被一个女人控制过,那女人是什么人?起码也要把她揪出来,否则死不瞑目。如果丽丽能出来帮忙管理账目和司法方面的事,那就太好了。

最好玩的莫过于当丽丽跟李娟成了朋友后丽丽得知是佟云在香港住了很长时间帮忙把李娟和她妈妈的钱转出来时便告诉了李娟:“佟云在香港还有二奶。”李娟听后一愣,问丽丽姐有何证据哪怕是蛛丝马迹,她可以查。丽丽说:“那倒没有,就凭跟他几十年的交往此判断准确率百分之百。”李娟半信半疑,说佟云以后不会再有机会去香港了,如果仅凭猜测那就不管它了,还是把案子破了,说不定还有什么隐藏的事在里边呢。

丽丽对过去的事不感兴趣,还劝程墨把这事放下。程墨不甘心,她相信她有能力把这事搞个水落石出。因为丽丽把她知道的佟云的所有事儿都告诉了她,干这事的应该是被佟云玩弄过的女人。然而,李娟听后摇头,说:“程墨,你不知道,别说丽丽姐了,恐怕佟云本人都未必记得清所有被他玩过的女人的名字了。这跟大海捞针差不多。” 

虽然欣欣走前和以后并没给丽丽她的新地址,可网络发达,程墨没怎么费劲就查到了欣欣的新公司和她的联系电邮等信息。只是程墨与她互相不认识,她不得不用丽丽的同学的名义跟欣欣联系上了。通过短信的你来我往,最终让程墨判定骂丽丽的电话不是欣欣小俩口找人打的,然而丽丽的手机号码极可能是从欣欣那里泄露出去的,而且欣欣知道此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7)
评论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大跃进饿死三千万,赖谁?赖泽东:深圳市福田区圣尚衣间潮流女装商行联系方式,手机:15102052110联系人:赖泽东
制度性腐败无官不贪,赖谁?赖小平:男,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珠江学者,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任中药学院院长,“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
明明是儿皇帝偏不听话,赖谁?赖紫阳:北京旧城区万达广场技术总监
不懂得擒贼擒王,放跑了教主抓信徒,赖谁?赖泽民:男,重庆潼南人,1957年生。重庆大学热能动力专业学士、硕士,法国ESSEC高等商业学院MBA。
有权不使过期作废,赖谁?赖锦涛:广东龙浩公路桥梁工程有限公司 - 主管
笑贫不笑娼,娼妓遍地,赖谁?赖娼兴:红楼主人,富豪,上过女星董文华、杨钰莹。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内忧外患,赖谁?赖小民: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100多位情人。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10-21 15:27:09
流云飞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50' 的评论 :
政府为什么要限贷限购限价,就是怕泡沫太大市场崩盘造成社会动乱。如果真的还有开放的一波,那就是崩盘的前夜了。 2019年,坐等阎兄的预言成为现实。
R5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个人对润涛很佩服,尤其对于政治的一叶知秋,相当厉害。但中国的房地产有很多是因为政策性牵制,导致涨不上去,比如限购,限价等等。一旦放开,就又是一波上涨。不知润涛对此做何评论,还是这些都是细枝末节,不影响崩盘的大势?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在水四方' 的评论 :

科学社会主义不科学,那基督教里很多可能也不是基督的意思。
在水四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科学社会主义算科学?那个应该也算教。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在水四方' 的评论 :
是什么,和怎么用,还是不一样的吧。

人类以什么名义都可以杀人。

以科学的名义,说你们的社会主义不科学,我的社会主义最科学,是科学社会主义。结果科学社会主义社会杀人最多。这是以科学的名义杀人。

用科学的手段杀人,那就是原子弹,两次世界大战。

只能说人类还不会善用。
在水四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历史上以宗教的名义犯罪的除了伊斯兰教就是基督教了。最近看了Agora 这部影片。觉得疯狂的基督徒和文革时的疯狂真象啊。信仰基督教的是怎么看待历史上那么多以宗教名义的杀戮?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在我看来,通常意义的人,就是一个灵魂在一个汽车里。
当人的灵魂没有觉醒时,这个车的动作就是完全被车的设定和环境所决定。
这也是为什么物理学、生理、心理学可以预测人类行为的原因,
因为车里面的灵魂(大部分的人类)没有觉醒。车完全处于自动驾驶状态。
这个自动驾驶的车(从细胞到器官)都是可以用科学的方法研究的。

但是一旦灵魂觉醒,这个科学的单纯以车为模型进行研究就不对了。

如何让灵魂觉醒,是耶稣和佛的工作。

而且,人人平等,指的是灵魂的平等,并不是指的各个人的汽车平等。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仔细想想,我觉得老阎能同时开几个不同的领域,保持各个思维清晰,而平静不乱。这个难得。
有什么值得、可以学的?

-------
不知道是否合适加句题外话,我看到老阎不信宗教(或者说不信耶稣、佛等等,是否?),觉得这是思维的缺陷。
不是想辩论什么,只是想在夸人优点、方法的时候,不让人误解我是完全一致的世界观。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老阎为啥不出来了?等着看文章呢!捉急。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stman' 的评论 : 别打扰老阎关于股市政坛的话题,让润涛阎先把这个系列写完吧,这请听下回分解,吊足我们的胃口啊 :))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天朝股市崩了,谁能说两句,美股却在高位,股票论坛上明里暗里都在骂一尊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的是,人们说看一个人怎么样,就看他找什么夫人。
彤云的夫人们还都很可观。呵呵
蓝山飞狐 回复 悄悄话 期待老阎继续写下回。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春普是春绿,春粉是春竹。春绿和春竹,搞垮美丽尖。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刚刚!

川普说马提思也要走了!
大家都记得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吧?
Rex Tillerson
Steve Bannon
Don McGahn
Scott Pruitt
Nikki Haley
Michael Short
Thomas Homan
Nadia Shadlow
Tom Bossert
Tom Price
David Shulkin
Bob Wilkie
HR McMaster
Andrew McCabe
John McTee
Gary Cohn
Keith Schiller
Tera Dahl
Reince Priebus
Sebastian Gorka
William Bradford
Jamie Johnson
Carl Higbie
Taylor Weyeneth
Rob Porter
Michael Dubke
Walter Shaub
Mark Corallo
Sean Spicer
Elizabeth Southerland
Carl Icahn
George Sifakis
Elizabeth Shackelford
Paul Winfree
Dina Powell
Omarosa Manigault
Jeremy Katz
Thomas Shannon
John Feeley
Rick Dearborn
Rachel Brand
Hope Hicks
Sally Yates
Preet Bharara
Rich Higgins
Derek Harvey
Anthony Scaramucci
Erza Cohen-Watnick
Katie Walsh
McFarland
Josh Raffel
Richard Cordray
David Sorensen
James Comey
Michael Flynn
....
别忘了:Michael Flynn是川普不得不开除的。

谁能跟川普合作?马提思可是当初说川普的理解力是小学五六年级水平,此话被曝光后马提思并没反驳,令川普不得不相信他的确说过此话,便下决心干掉他。忍了这么久很不容易了。那川普为何说马提思是民主党呢?因为川普清楚民主党说川普是个笑话,马提思也拿川普开玩笑(理解力是小学生水平),所以川普说他像民主党。像民主党就被开除公职?党的利益高于国家利益?这是国家的军队,不是党卫军。川普违宪的事太多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应该给个“工作不积极”等帽子,而不能拿党派说事开除公职。蠢啊。
paris_echo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笔下的女性各个机灵貌美,想来有老阎母亲的影子在吧
海猫 回复 悄悄话 旅游回来看到坛子已经沉寂了。还是想说海猫我可不敢当任何人的X粉,包括博主我也不会去粉,我天生没有崇拜基因。包括我的学生们(大学生),旦见谁刚一露尊崇我崇拜我的苗头,我都给赶紧“打压”下去,告诉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值得你不动脑筋的信任,不管她的人格和才华多令你感觉够不着,你都必须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
当然,我也不会否认对博主的喜爱和仰慕之情,只有博主的文字和个别大家的文字(古今中外不出五个)能令我逐字读完,甚或复读回味。 我还是一个非常厌弃书的人,除非为了糊口完成任务我会跳读一些东西或看看简介,我绝不允许别人的东西污染我的脑袋。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大概是凡事只要开了头,只有大撞南墙以后才能从头开始。 美国讹诈中华才刚刚开始,估计会吃到不少甜头,然后就会长期讹诈下去,在这点上,我倒希望国内今上可以再硬一点儿给他一堵墙让他撞,但真是没有制度自信啊!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布隆博格对给企业减税以增加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并无大异议,但对给富人大幅减税表示根本没必要,而且有害。

不过口子开了那么多年,名头也越讲越顺。正应了老阎的第n条定理:大概是凡事只要开了头,只有大撞南墙以后才能从头开始。

老阎清心寡欲,不怕吃苦,所以有“惯看秋月春风”的本钱。不过后来人没有经历过太剧烈的社会动荡,万一将来赶上了,希望能有看得开,扛得起的心态才好。
blue6albi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2021年的白宫接盘侠将面临比奥巴马2009年甚或小罗斯福1933年更滥的摊子。政府开源节流保信用吧,经济更下行;政府减税增支保经济吧,信用下滑美元地位不保。

彭博也许给富人加税,跟中国和解,把川普的一套拨乱反正;说不定美国还能喘回气来。川普连任的话说不定把一切推到中国身上(华人更遭殃),甚至破罐破摔硬打伊朗转移国内矛盾的视线。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川普最大的梦想就是赖掉中国和日本的国债,加在一起就是2万多亿。他如何能达到这个目的,不容易。我帮他想了很久,还没想出合理的办法。中国的一万亿,可以在南海搞个军事摩擦而没收,可日本那一万亿如何白吃掉?川普是商人,他不在乎长期国家战略,他可以跟日本谈判,用一万亿换取日本国家正常化?这也是一个办法。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麻辣蹄花' 的评论 :

我提醒川粉们系好安全带,你不是川粉,就不用担心了,因为即使发生1929年的经济危机,那你也不后悔,反正你也没投川普的票。

我不是神,我无法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经济危机。我知道川普就是第二个胡佛,他胡搞必然会发生大的经济危机。胡佛把股市崩盘到70%,川普可能会好点。

他借助打贸易战的名义给美国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加税,以弥补他给亿万富豪大幅度减税的窟窿。他的贸易战打法,令1100名经济学家联手给他写信让他停止。他无法停止,因为他给亿万富豪们减税后财政赤字太大了,这窟窿他找不到办法补。他就想利用贸易战的名义压中国购买大量的美国国债。中国不上他的当,他就惨了。
blue6albi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除了经济,还有关系子孙后代的生态环境。

因为很难量化,而且对策在时间上有延后性在空间上有外延性,共和党短视的政策可以逃过追责,而奥巴马等负责任的做法可以被嘲笑为傻甚或不爱国。坚信共和党否认气候人为变暖说是为了更好地卖油。

通过游说,献金,互相雇佣等,金钱对政治的腐蚀越来越深。可能每个民主国家都会从形式上的一人一票演化到实质的一块钱一票。共和党并非人更坏,而是离钱更近而已。

得在选举法,捐款法,前后脚雇佣法等里增加透明度上做文章。但趋势是更混沌,而不是更清澈。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飘飘虎,估计是来自老阎前几篇博文断章取义出来的!英姿飒飒,长袖飘飘,虎啸高岗吧!倒不觉得是贬义!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赞同。博主是我的北斗。】

》知道知道,博主是你的北斗,是她们心中的“太阳”!哈哈哈哈!情商到不到位?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她们喜欢老阎啊。你这都看不出来嘛?情商啊?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zi68' 的评论 :
【从了就是嘛 要是再不喜欢 言语一声 再起一个呗 飘飘虎 你咋看? 】

》林妹妹啊,你看看,咱给你起的雅称多好听!你老是要来挑衅,别人不知道你总是先挑衅,或是玩闹场子的把戏。别人说咱在“霸凌”你,你倒是说说,咱给你取名“林妹妹”,是不是一个非常优美的名字。这咋地是“霸凌”你呢?只是和你们老保们开玩笑,主要是你们老保们从来都不说点有意义的point。

其实你自己都不在乎是不是?为什么海猫MM那么的不爽,都上升到了“霸凌”的地步了,不明白他、她的思维啊,呵呵!昨天跑到你们老保的集散地,JessAB的地方,那里有一大半都是黄川粉。你为什么不到那里去凑个热闹呢?看看那里有没有帮你说句话的?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赞同。博主是我的北斗。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我不是川粉,严格说来之前我就不是什么粉,现在可以算是阎粉!国内的房市已经撑不住了,贸易战加剧了恶化。美国的经济因为失业率统计数字上好看,加上盲目的信心估计还能撑一阵子,感觉很难撑过2年,坏的话也许一年,通货膨胀一来就顶不了多久了。认识不少这里的中国人,坚定不移的认为川普会取消同性恋、AA、墨西哥人吃福利等,以教会里的为多,大学的教授倒是大多不信川普,认同川普会使得华人更艰难!我觉得博主真是稀有,您的经历实在也是难以复制!在中国农村,那些说不过你的都是直接打人的,我小时候就被打过,去他们家告状、找老师都没用,最后就是逼急了拍了其中一个一砖头,以后才不受这个气!还有就是您遇到那么多精彩的人和事,估计是人人都精彩,但是我们没有能力和他们交往的过程中让他们绽放光芒吧!没有博主的慧眼自然发现不了美!唉,这郁闷的!大学以后,感觉认识的文科的都是瞎吹,漫无边际;理科的都是瞎转,只低头干活不抬头看路,但是在当官的时候都不糊涂,那穷形尽相也是没谁了!可是竟然蹭蹭蹭都上去了!因为大学不写入党申请书被老师批评,你将来会后悔的,真的后来提干领导从来都不考虑无党派人士。博主要是专心官场最低今天也是正部级了,造福国民的你不干,遗憾啊!也许你当了主席,我等就不用背乡离井了!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操自己能操的心吧。现在世界大局就这样。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党吗要是治国有方,谁还外跑。日本人怎么就不外跑呢。同宗同源。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zi68' 的评论 : 这没理解这外号意思。什么是飘飘虎?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请教一下,她老是喜欢给人起不咋地中听的“绰号”,你倒是说说,咱应该如何应对?
————-
从了就是嘛
要是再不喜欢 言语一声 再起一个呗
飘飘虎 你咋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在过去的50年里,共和党当总统被抓捕的犯罪分子是民主党当总统被抓捕的犯罪分子40倍。过去的10次经济危机,共和党当总统9次,民主党当总统1次。

让数据说话。

在里根之前,贫富差异很小,国债很小。那时亿万富豪的税率是91%,就是上税后只剩9%。共和党的里根让99%的人寅吃卯粮,把钱归1%甚至0.1%。小布什给亿万富豪减税,川普更是肆无忌惮。2019年的政府预算,债务比小布什下台时奥巴马伯南克救市救华尔街时的债务还高。用不着神机妙算,就用加减乘除就可以。刚刚过去的预算年,国债付了5230亿美元的利息,2.3%的利率。下一个财年,3.23%的利率,22万亿的债务,要付7000亿以上的利息。仅利息等于军费开支。由于大减税后,债务会猛增,会远远超过预算的数字,年年如此。今天,美国所有债务都算入,平均每家84,8415美元。平均每家84万美元。美联储还在涨利息。
麻辣蹄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美国的危机会在什么时候爆发?也是明年吗?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希望川粉们系好安全带。吵架有什么用?事实胜于雄辩。等着看事实,让事实说话。]

》涛哥啊,不停的发生经济危机,是老里根种下的祸根。只要是打着共和党的名义上台的家伙,无一不会把经济弄得从高到低的走向的怪圈。哎你倒是预测一下,最近的一次经济下滑或是经济危机可能会从什么时候开始?

非川粉也一样要注意,不是只有黄川粉的银子会贬值啊!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十年前润涛阎通过计算预测中国的房地产疯狂到2019年就到顶了。看看最近的报道:

合肥一个楼盘原价2万元一平方米,直接降至5,000元。这引起不少此前置业的业主十分不满,前往售楼处维权。业主要求补差价,送车位或全额退款。

江西上饶碧桂园把每平方米1万元,降至7,000元一平方米。令一早购买的业主十分不满,打砸售楼处。

上海远效碧桂园浦东南郡由3.5万元急降至2.6万元,业主站在售楼处门口,举牌抗议。楼盘售楼部有40多名业主抗议,主要原因是房价变“海鲜价”,之前经纪保证房价不会跌,结果前一晚买的,第二天早上就跌。

新华社引述统计数据显示,一、二线城市的商品房成交继续缩量。北京和深圳多数时候一天只卖出几十套,成交量同比下降约一半。开发商不断加大促销力度,打九折、送车等优惠措施频出。

------
润涛阎预测川普胡乱治国(给亿万富豪大减税、通过贸易战的名义给中产阶级消费者加进口产品税,通胀导致美联储不断加息)会诱发经济危机爆发,最糟糕的可能是:同时诱发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

希望川粉们系好安全带。吵架有什么用?事实胜于雄辩。等着看事实,让事实说话。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星星啊,你是不是这里的常客,为什么这个“海猫”网友把咱的情况说得这么严重呢。说的攻击的话有点像个川粉一样,只列口号,不列具体的事实。好在是没有点咱的名,不知道她是不是确实是在说咱。你看看觉得她是不是在说咱的?文学城咱真的有点不熟悉,被人莫名其妙的打抱不平,不得要领啊!

咱这人一般都是同情弱者的,但是对于故意“捣乱”或是不说道理来“砸场地”的人绝不客气,难道咱有什么错误吗?不明白呢!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猫' 的评论 :
[您需要检讨一下自己留给第三方的霸凌感觉。尽管大多数人只会在这个您站优势的论坛保持沉默。]

》你的这个帖子是在说我吧?为什么呢不直接回我的帖子。呵呵,对于女士的指控,咱一般都要认真对待,差不多可以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你看咋样?

嗨嗨,不过有另外的女性博主说她说话“酸溜溜”的,咱还在为她说话呢!请教一下,她老是喜欢给人起不咋地中听的“绰号”,你倒是说说,咱应该如何应对?
海猫 回复 悄悄话 因为林妹妹的观点在此是明显的少数和弱势,就观点而言基本不会有人帮她说话的。透过屏幕都能感觉到您那种强势,(可能您无心只是有大多数人战队的底气而已),对比林妹妹的轻言细语,所以即使观点上不一定不赞成您,也深以为很没有必要,甚至有点被强势霸凌的感觉。
另外,这和性别没有关系。丝毫看不出您对立方 的忍让和宽怀。这一点我们的博主和很多网友做得就让人肃然起敬,每次他出手都是被纠缠烂打或者对方真的说了误导或有需要指出的逻辑问题时,尽管语言有时犀利到位,可丝毫没有一点点强势的欺负人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回击的到位。
您需要检讨一下自己留给第三方的霸凌感觉。尽管大多数人只会在这个您站优势的论坛保持沉默。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向老阎爆料。http://bbs.wenxuecity.com/bbs/myhouse/7635589.html
蓝山飞狐 回复 悄悄话 打电话的人应该是以前提到的要复仇的下一代。
蓝山飞狐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老阎,有头有尾。把文章写完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YES SIR!
你是说林妹妹还是海猫(MM?)?
咱从来都争取不和女性博主正面较劲的。就是女性博主骂咱,咱得要等被骂了三次,才敢斗胆回敬。一般的情况就是和可能的女士幽默的逗逗乐而已,不随便升级的。有极少数人不知难而退,那就伺候一把也行。
在水一方3000 回复 悄悄话 好奇想知道有什么事情是丽丽没想通但是被程默问通了。
佟云好像已经没什么有意思的故事了。这几个女人破案有意思。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她是女的,你就甭和她计较了。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猫' 的评论 :
[不管林妹妹和你的观点是否一致,她也并没有说些是么,至于这样大加讨伐的吗?不容许其他声音的存在吗?当然大家大多都是很尊重博主也知道他的立场的,但也没有必要对相对弱势的声音如此态度吧?因为明知道帮她说话的人很少甚至没有,也不能因为看人家不顺眼就不让人家发个声音而已。]

》海猫网友,请你说话要有根据!你可以列举咱讨伐林妹妹的任何言辞!她的老保哥们姐弟多不胜数,没有想到最后是只有你出头来帮她!咱都把她当林妹妹了,难道会看她不顺眼。不知道你的逻辑是什么?

顺便说一声,她要是能够说些什么,不是像这样不停的骚扰别人,她会受到别人的合理对待的。
海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博主的精彩小说和大家的互动哦!人生享受!
海猫 回复 悄悄话 万维假巴 网友,不管林妹妹和你的观点是否一致,她也并没有说些是么,至于这样大加讨伐的吗?不容许其他声音的存在吗?当然大家大多都是很尊重博主也知道他的立场的,但也没有必要对相对弱势的声音如此态度吧?因为明知道帮她说话的人很少甚至没有,也不能因为看人家不顺眼就不让人家发个声音而已。
于思毕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阎大哥继续讲精彩故事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在商量到底写到哪里就停笔。"此时佟云无法想到他会死在这套公寓里,那是后话。"

佟云是这个系列的主角,所有故事都是这位高智商好色吃色大帅哥衍生出来的,他一死估计就一了百了了。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谢谢你老阎写这么好玩的故事。

不瞒你说万维的网管也是一个黄川粉。咱在万维喜欢和他们黄川粉逗乐开玩笑,他们要骂人,咱就陪他们骂几句。有时骂人骂得咱要笑得肚子痛得好半天,因为咱骂的和他们骂的不是一个档次的,又不是真的脏话。他们没有一点办法,拉黑都不解决问题,以后就合起来到网管告咱的刁状,对付咱。真的不知道这些个黄川粉是咋样思考问题的,要逻辑没有逻辑,要智商没有智商的。还非常的喜欢出来献丑,真的是匪夷所思。以前不知道文学城里有这么多的黄川粉。有时间的话,和他们黄川粉们斗智斗勇也真的蛮有意思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我刚发现还有川粉追到这里。

其实政论文比较无聊,但能令人痴迷,因为政客也是人。政客们的人生也很精彩。

社会是个万花筒,即使都是聪明过人的人,有的纯洁得像一张白纸,有的肮脏得令人发指。大多数是中间类型,只是两级的比较震撼,比较好玩。

我得查一查我早期的作品里写没写过“五傻闹天津”的故事。一帮子低智商的人在一起也有特别好玩的故事。一帮子高智商的人在一起更是精彩纷呈。

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系的一位一级教授(我需要查一下他极可能是当年最年轻的的一级教授),他老婆也是美国博士民国时一起回国的。他惧内。教授们在一起吃饭时每次都是资格比他低的教授们付钱。那个时代没有AA制,都是抢着付钱。这次你付,下次他付。最后也差不多公平。就他们八个人是好朋友,反正那个年代他们都是高薪,就常常出去饭馆吃喝。一次他们又去吃,吃完大家都抢着付账。因为一级教授比二级三级教授工资高很多,就他是一级教授,偏偏他从不主动付钱。一位也是科学院院士Y(那年代叫学部委员)就提前跟大家商量好了让他出一次钱。大家就要最贵的饭菜。吃完了,有的假装要去付钱,都是提前演习好了的,让他看不出破绽。Y就说大家坐下,从今天开始以后吃饭就抓阄,谁抓到谁付钱。大家都说好。然后就拿出一纸条,扯成八份,一个上写“有”,7个写“无”,抓到“有”就付钱。其实提前写了一套8个都是“有”,趁着一级教授不注意时就换了。结果是:大家每个手了都有两个球,只一级教授抓了一个当然是“有”,他就乖乖地付钱。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参与大家的聚餐了。其实他不是小气,而是他回去就花很多精力跟老婆交代。老婆不信他把钱花在吃饭上了。其实大家都清楚他当即就猜出了猫腻,否则怎么可能那么巧刚好让他抓到了?
cloudh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哎,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感觉到人各有命。但求不害人,无愧于心,其他的只有交给老天爷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loudhk' 的评论 :

有的时候自己无法控制命运,就好像有一只手在背后指挥着人的命运。这是为何人很容易被拉入宗教的原因。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麻辣蹄花' 的评论 :

我在商量到底写到哪里就停笔。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的评论 :

哇!火眼金睛啊。改过来了。谢谢!
cloudhk 回复 悄悄话 峰回路转简直是!谢谢博主!这些女性能在一起做朋友,真是让人觉得及不可思议,又合情合理。以为佟云会一直潇洒下去,就像现实里那些有钱人一样。生活比戏剧还精彩!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回复 悄悄话 精彩!人物描写很细腻。
不过中间丽丽和程墨挑衣服那段的人称可能有笔误。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anjiang10' 的评论 :
[应该是凌妹妹才对!]

》海海不碍事,林妹妹和凌妹妹一样。咱是故意把她当林妹妹的,要是她能够掉几滴幸福的“金豆豆”,葬个花的,那就更高兴了。和林妹妹谈事的时候,没有什么堵得慌的感觉。心里把她想成那个电影中的林妹妹,你说那个感觉有多爽啊!
tanjiang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s维假巴' 的评论 : 应该是凌妹妹才对!
麻辣蹄花 回复 悄悄话 想到就要大结局了,突然有种淡淡的忧伤。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今天被科普一下。9个人大法官,5个保守派,4个自由派。三个犹太,一个清教徒,五个天主教徒。俩女的,一个黑的。五个哈佛,四个耶鲁。女的全是自由派,黑人是保守派。这个安排还挺合理的。】

》你要是这样看的话,从表面上来看,也许是还不错!

但是你逃生稍微的细细的琢磨一下,就发现有不少的问题了。

有两个associate大法官是性侵的嫌疑人。还有一个大法官是靠耍赖,上去的。麦康诺把大法官的名额留了差不多一年的功夫,还要把规则改变了,才把他给送上去的。看见有个人说民主党一个拖麦字,难道麦康诺是民主党吗?
星星 回复 悄悄话 今天被科普一下。9个人大法官,5个保守派,4个自由派。三个犹太,一个清教徒,五个天主教徒。俩女的,一个黑的。五个哈佛,四个耶鲁。女的全是自由派,黑人是保守派。这个安排还挺合理的。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zi68' 的评论 :
[谢谢 滚刀肉老兄,在下就是瘙痒来的。 common sense的事儿 哪用得着长篇大论! 心长正就行了]

》哈哈哈哈,林妹妹啊,你要是心可以长正了,你就不是一个“苍蝇”的级别了!你要“瘙痒”?你的力度恐怕还不够大哩!

不瞒你说,万维的“滚刀肉”是一个万维叫“嘎拉哈”的人,被咱杀得不敢过文学城来了,虽然他也是一个黄川粉的杀手!不瞒你说,万维的大部分的黄川粉被咱折磨得样子很难看。现在瞅瞅文学城的黄川粉好像比万维还要多,呵呵,不瞒你说,这个看来是一个有点吸引人的地方。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滚刀肉老兄
在下就是瘙痒来的。
common sense的事儿 哪用得着长篇大论!
心长正就行了
hua_3竹 回复 悄悄话 我估电话是酒窝大美女打的,她从佟云的电话里得到丽丽的手机号码。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不赞同也正常,你有理有据也拿出你的观点和大家分享,说个一二三的,大家也会到你博客给你点赞。可你来博主这里给润涛阎起外号,说风凉话,啥意思?你用这种方式晒自己,来显得自己是多么低级无趣么?]

》你可知道这是大多数川粉的特点。他们要是没有寄生的宿主,他们就无法生存。林妹妹还算是好的,只是骚扰骚扰。老保们要是不骂人,说脏话他们的日子会非常的难过的。给他们一点机会说点酸溜溜的话,没有事的。她自己把自己的定位是一个苍蝇级别的,你能要求一个苍蝇做啥呢!

前几天在他们的老保园地里还说要把老阎“饿死”,不过来点击,还没有两天,就忍不住住了。老保们说的话从来都不能算数的。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zi68' 的评论 : 你在这里酸不溜秋的说话有意义么? 润涛阎给大家科普政治论点,喜欢的看客就在心里点个赞,长些见识,多些思考。不赞同也正常,你有理有据也拿出你的观点和大家分享,说个一二三的,大家也会到你博客给你点赞。可你来博主这里给润涛阎起外号,说风凉话,啥意思?你用这种方式晒自己,来显得自己是多么低级无趣么?

大法官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是过去的事情了,没啥好讨论的了。润涛阎已经说了,还有热闹看,我们就期待他以后的文章对不同事件的评论吧。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润涛阎码字,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个精彩系列,太想知道后续结果了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川粉等着飘飘虎 不要太久哦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佟云已死,没有猜到.
歪伯 回复 悄悄话 酒窝大美女做地下钱庄的,那还不是黑白两道都熟悉?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老佟也算是实至名归了。女生聊起八卦来,那就不会有秘密了。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游戏人生。赞
hi1998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谢谢!
j130 回复 悄悄话 終于回來了! 谢阎老!!!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应网友要求,先把这个系列写完。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