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直把人生付戏中(十七)

(2018-06-13 16:05:09) 下一个

(31)自认是孙尚香的二奶

转眼间佟云的公司开了15年,在这风风雨雨的15年里可以说佟云与丽丽同甘共苦,纳迪丝也算与他们配合地默契。这15年里公司发生的事用跌宕起伏一笔带过,因为里边只有职业生涯的竞争而缺乏爱恨情愁,就按下不表了。

佟云在国内的公司实际上是由市委高官找了个白手套商人投资经营,15年后就转给了儿子,由儿子与白手套合伙操作。高官的老婆自己通过一个白手套商人经营着一个大的房地产公司,大事都是她自己做主,忙得不可开交,对丈夫寻花问柳管不了就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反正她也更年期早过了,对性没有了需求。只要自己财源滚滚,管谁上丈夫的床呢,反正那玩意闲着也是闲着。话虽那么说,这高官的老婆还是对丈夫搞了多少女人是哑巴吃元宵心中有数。她估计丈夫的情妇有三十多个,但真正开公司直接间接从他的官位那里发了大财的当属儿子,其次是老婆姐俩。算是做到了好水不流外人田。丈夫对这小姨子多年里建立起来的感情恐怕任何情妇都比不上的。这高官的小姨子和一个二奶共同经营着一家企业。这位市委高官的小姨子和二奶俩人差了一个辈分的年龄,可二人配合默契,心照不宣,都知道自己和对方是高官的情妇,可这层窗户纸不捅破。公司名义上是小姨子的,二奶在公司里的地位也很高。好在小姨子当老板也不敢惹二奶,二奶对老板尊敬有加。毕竟在高官眼里二奶就跟刚下过雨开着花的西葫芦一样嫩得一掐一兜水儿,惹恼了二奶到高官那里去告状,小姨子这老板就可能得交权。

令这高官老婆最烦的是她的亲家母。这亲家母总抱怨女婿不忠,她女儿对丈夫多次抓奸在床而且还是不同的女人。后来这亲家母就不跟她抱怨了,她跟闲着没事就琢磨事的保姆打听,得知高官的儿媳妇常常到公公那里哭诉,公公就安慰儿媳妇。后来,那儿媳妇根本就肆无忌惮地跟公公乱搞。这保姆气不过,就把这事也告诉了高官的老婆,还说,如果高官报复她,她就去举报高官腐败。高官的老婆就劝保姆,别惹事,需要钱就说话,你要多少就跟我讲好了。举报什么?这社会都烂到这份上了,洪洞县里没好人。以后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高官的小姨子47岁,离婚多年了,有个如花似玉的22岁女儿。这小姨子在床上听高官跟她说他昨晚见了一位美籍华人叫佟云,此人才高八斗,谈吐不卑不亢,是当年研究生毕业出国留学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后经商发财的人杰。他不会告诉小姨子其实佟云的公司也是由他儿子实际操作。他害怕万一这些亲戚有人被抓而把其他人都交代出来,就单线联系,互相保密,而且公司的业务都不在同一领域。他还告诉小姨子佟云有美国的公司也有中国的公司,他想从中引线搭桥,让小姨子跟佟云见见面,把地产业务扩展到美国。说穿了就是通过海外投资把钱移到国外,原因不须交代,小姨子早就做梦把财富移到海外了,只是高官把亲戚的钱逃离中国不能走同一个途径。就计划小姨子这公司的钱就通过佟云这条路移到海外。

这高官的小姨子就跟佟云见面了,佟云不知道她是高官的小姨子,高官的儿子只告诉他有一企业老板想跟佟云合作。考虑到自己不懂英文,女儿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学英语,让女儿去美国跟佟云合作是唯一选择,见面时她也就带上了女儿。饭局闲谈中得知佟云儿子比女儿大一岁,大学上的是藤校,毕业后在伯克利读博士,便想自己的女儿是公认的美女,也毕业于北大,应该是天生的一对儿。她就对佟云的儿子是否有对象很感兴趣,可不能直接打听,只是说自己的女儿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然后看佟云的表情。佟云借机盯着这女孩看,越看她长得就越像赵静,便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他这一笑,女孩脸色通红。

这小姑娘一直在找英雄一样的男人,可她见过的要么比较窝囊要么色眯眯的猥琐。甭管在伯克利的那位博士生是怎样的,眼前这男人就是小姑娘孙尚香眼里的大老爷们刘备。说起来也有道理,孙尚香16岁,比她小6岁,刘备那时五十多,佟云看上去也应该是五十岁出头吧?她就这么琢磨着:孙尚香嫁给大伯嫁得,我为何嫁大伯就嫁不得?历来美女配英雄。有杨翁82对28,我这还差着一辈呢。一边吃饭,她就一边想这事,脸上就一阵子红一阵子白。红时如榴花映日,白时似瑞雪涂窗。越是想起美女配英雄,就越感觉到自己应该非他不嫁。佟云呢?眼前美女的这一幕令他浮想联翩,依依往事注上心头。眼前的她到底跟当年的赵静还是校花甲更接近?当年跟校花们上床的细节又逐一浮现在眼前,把早已消失了的记忆又从大脑的深处唤醒。他以为那些消失了的画面在大脑里没有留下来,此时他才知道那些镜头只是沉睡着而已。

倒是女孩的妈妈看着俩人相见恨晚的样子有点提心吊胆了。她想起自己公司里的那位二奶跟高官也是两代人之间的爱和性,至于有没有情,鬼才知道。这可不能引狼入室啊,女儿是自己的心头肉,是自己的唯一亲人。打从父母去世后,那些远亲近邻对自己的献媚无外乎想沾点便宜。她咳嗽了一声,把俩人的注意力拉回来,然后她就接着问佟云的儿子,说国内的人也知道加州的伯克利电脑专业水平一流。佟云不想在女孩面前提儿子的事,就把话题拉到在美国开展公司业务的正事上。这毕竟是娘俩找佟云真正的原因。

这女孩在大学时叫王娟,虽然那时父母早已离婚,可她毕业后拧不过妈妈,此时的妈妈似乎有了金山银山一样的富豪情怀,逼她改了姓,这就是李娟的由来。她妈妈不想让她跟她那没出息的爸联系,毕竟一提到王字就提醒她那窝囊废前夫。这给李娟带来了很多麻烦,老同学们聚会还是喊她王娟,有时自己搞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一样,在她的朋友圈子里,喊她王娟的比喊她李娟的还多。她朋友里也有一位叫王娟,弄得她时常不知道自己是谁。好在佟云不会发生这样的误会,他就喊她一个字:娟。李娟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后不是妈妈当她的家,是她当妈妈的家。她妈妈跟姐夫有染,她清楚得很,妈妈就有把柄在她手中一样,对她就有点像老鼠见了猫。

李娟跟佟云来美国要考察在美国经营房地产业务的细节。佟云对房地产业也熟,可跟她一起研究,就同意李娟办完赴美手续后到美国时他去接机,帮她在附近找旅馆,帮她了解在美国投资房地产的法律程序等。但有一个条件:李娟不能打电话到佟云的公司,人不能去公司和家里去找他,由他到旅馆跟她会面。这样,就可躲开丽丽那双犀利的双眼。

虽然李娟在旅馆里跟佟云表现得非常主动,可令佟云觉得她就跟演戏一样在装。可真的上床了,佟云才发现,这李娟还是个处女。这可如何是好?李娟的执着、任性令佟云感到后背冒凉气,就好比在糟糕的居民区买了豪宅,到手容易出手难。她那对自己崇拜的眼神与言行,竟然不是逢场作戏,不是装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到这份上想出手麻烦大了。跟丽丽离婚?至少现在不是时候。不对,什么时候都不是时候。丽丽是管钱的,她握着多少把柄佟云都不清楚,因为这么多年来自己总是在刀刃上行走,公司会计那一套都是丽丽逐步掌握的,她读了很多书,有疑问时就去花钱咨询会计师甚至律师,她在公司一开张时没少花钱去选会计课,还拿了个在职企业管理学硕士。跟丽丽离婚那就要看命运了,弄不好一切都得玩完。所以,李娟留在美国一个月时,佟云就跟她说需要她回国,说你来美国时填表说的是旅游一个月,虽然签证是两个月,但骗了移民局,以后就不能来美国了。李娟特别信佟云的,对他忠心耿耿而且崇拜到极点,他的话就是金口玉言。根据佟云的安排,李娟就回国了。他答应从此每一两个月就回北京一次,让她在北京等他。来美国投资的事还得慢慢来。佟云当初虽然把公司选在了南方,李娟妈妈的公司也在南方,但她经营的房地产业务遍及很多城市,在北京就有很多。李娟从此就只在北京的豪宅里住着,等待每一两个月回去一次的佟云。在这件事上佟云倒也没骗她,每一两个月他都回北京一次。

 

(32)赵静的儿子要复仇

当年赵静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哈尔滨答应了追她追得很苦的男孩就结了婚。赵静提前就告诉了男孩自己曾被佟云骗过了,等于提前说好你如果有处女情结就一拍两散,这男孩说不在乎。可他结婚后总感觉自己吃亏了一样,心里不舒服。在与几人联手状告佟云结局是佟云被导师救回而未在严打运动中被判刑,感觉跟赵静结婚了,一辈子不知道跟处女的第一次是怎样的而遗憾,即使儿子都长大了也依然心有不甘。尤其是有了网络,一见到“接盘侠”这个词,就像子弹打入他的心脏一样痛苦。他对赵静的冷淡,赵静问及何故时,他直言不讳自己是接盘侠。赵静只能默默流泪。本来赵静也没欺骗他,她能做什么?就跟他说:“你去花钱找一个处女小姐,一开始就问好了是处女,然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两口子吵架的内容被在另一房间的儿子悄悄听到了,虽然他还小,不知道处女是什么意思,但他牢牢记住了这两个字。当赵静得知丈夫真的找过小姐了,她就决定离婚。双方吵得太凶了,最后也就过不下去而离婚了。此时儿子也在快速生长发育着。

儿子法律上判跟了母亲,可他对他爸有很深的感情,他就一有时间就跑到他爸那里。他爸不仅给他钱花,也跟他一起踢球。他从父母双方那里搞清楚了父母最恨的一个人叫佟云,是佟云毁了他一个完整的家。到底为何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毁了父母的婚姻,他到了高中时就逐步明晰了。在儿子的头脑中,婚姻是那样的痛苦,除了吵架就是哭。他对婚姻的恐惧是发自灵魂深处的。他就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业上,对男女同学偷偷谈恋爱嗤之以鼻,认为他们傻,不知道男女在一起是何等可怕。他高考去了清华学电脑将来过清静的生活。他要战胜青春期荷尔蒙的功能,闲下来就踢球打游戏,对男欢女爱的电视剧一概不看。然而,荷尔蒙是轻易能战胜的?他毕业后就留在了北京,他喜欢北京胜过哈尔滨,更重要的是这里电脑工作多容易找高薪工作。搞电脑工作虽然很忙,可当他看到美女在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依然会跟其他男人一样火烧火燎。他决定女人还是要找的,但在这之前,一定要给妈妈报一箭之仇,至少要偷偷把佟云打残,如何打,怎么用钢棍把他的腿打断,他常常琢磨。他童年时代心中受到的苦难太大了,对佟云的那种恨早已注入血液。可如果连佟云都找不到,报复他那就是纸上谈兵闭门造车。要找到他,一定让他坐轮椅度过余生,还妈妈一个公道,自己也出口恶气。

他想从他妈妈赵静那里搞到佟云父母的家,可赵静害怕儿子出事就不告诉他,说记不得了。他去妈妈学校打听到了他妈妈当年的老师,他亲自去替他妈妈拜访问候老人,想从老人那里打听佟云父母的住处。时间久了,人家不记得了。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通过一位教授那里找到了校花甲的工作单位,校花甲跟这留校的老同学一直有联系,她也记得有赵静这么个同学。这样,他就找到了校花甲,就跟校花甲说自己是赵静的儿子。互相熟悉了,他就讲起母亲赵静的遭遇,令校花甲也想起往事而落泪。他说他想看看当年佟云跟他妈妈谈恋爱的房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校花甲没想那么多,就告诉了他那房子的地址。她是跟佟云在那间房子里恩恩爱爱过的,当然无法忘记。

当赵静的儿子找到了佟云父母当年的地址后便前去查看,那里的四合院早已被拆除,变成了高楼。他猜到那个四合院里的住户搬进了这大楼里,那他就不着急了,便在附近找到了出租房,当即签约住了下来。他从此就有时间一边工作一边抓回国探亲的佟云。

抓佟云需要时间。每过一两天他就去不远处那楼下面溜达一圈。为了防止住户们怀疑他,他就在上班电梯繁忙时到电梯口那里问刚下电梯的人群:“我是清华毕业,我妈妈在美国的一位同学委托她来看望那位同学的父母,老人就住在这楼里,可电话里的房间号我忘记了。这老人姓佟。你们有人是他的邻居吗?”一听说儿子在美国,就有一位女士说应该是她的邻居,姓也对上了,就把佟云父母的楼层和房间号告诉他了。他拿出当年清华大学毕业证给那女士看。女士说她信了,就匆匆赶地铁上班去了。人啊,貌相是非常重要的。赵静的儿子帅气,看上去就是善良的样子。他从此就常常到楼前转转,人们都以为他是那俩老人的孙子。

他干脆就以佟云父母的孙子为挡箭牌去楼上见佟云的父母。他敲门后说来找佟云叔叔,他母亲跟佟云是同学来看看老人。佟云的父母看上去身体都不好,走路都困难了。听说佟云的同学还派儿子来看望老人,感动得泪都差点落下来。从此,他就随便假装上楼去看爷爷奶奶,其实他就到楼道里随便走一趟而已。给楼里人的印象是这孙子还挺孝顺爷爷奶奶的。

一天下班后他刚到佟云父母的楼下,一位老太太就问他:“你爷爷怎么样了?我看中午把他抬入救护车时他都昏迷着,是中风吧?都知道你奶奶心脏病很厉害,上救护车的竟然是你爷爷。”他当即清楚佟云要回来了,因为他父亲住院抢救去了。

三天后佟云果然回来了,被他下班后在楼下抽烟时看到了。这楼有三个门,在这个门进出的人他早就都认识了。他当即辞职,这样可以把精力全部放在盯着佟云上,反正他找工作不难,老板问他原因,他说他爷爷奶奶病了需要照顾。老板哭笑不得,说这不可能是真的理由,你找个保姆不比你亲自在家强?他说二老将来都走了,自己再上班,对保姆不放心。老板说那好,你想回来就跟我打招呼,我有位子一定把你召回来。这样,他就时刻盯着佟云还要想方设法不能被佟云发现。

佟云在北京待了七天。在这七天里,他去了另一富人住宅区。赵静的儿子进不去那住宅区,有门岗,登记后还需里边的人电话认可客人才能进去。这里边的一个个女孩就是佟云的二奶,她叫李娟。年龄跟赵静的儿子同龄或上下差一两岁的样子。

佟云临走前的两个晚上是在富豪住宅区李娟那里度过的。是她送佟云去的机场。佟云走后,赵静的儿子开始找机会接近佟云的这位二奶。他发现这女孩整天无所事事,常常在一咖啡店坐着品咖啡。他就想好了在这咖啡馆跟她接近。在不是上下班的时间段,咖啡馆里人比较少。他就端着咖啡到李娟同桌的对面坐下,拿出手机假装发信息。李娟看着他便有点好奇,当他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专心致志喝咖啡时,一抬头与李娟四目相对。他点头表示礼貌。李娟开口了:“我天天来这里,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时间段遇到你。你是外地人刚搬到附近还没找到工作吧?”他点头后把清华毕业证掏出来递给她说:“学电脑的,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李娟仔细打量着,然后就笑了起来。他问是否笑话他呆头呆脑。她摇头:“你的眼睛跟我认识的一个人一模一样。”他当即反问:“谁啊?你说的是不是周星驰?同学们都那么说我的。”

李娟摇头:“比周星驰像多了。”他当即问:“告诉我那人多大年纪了?”李娟说:“比我们年长一辈。”他把眼睛睁大,自己未敢与佟云面对面查看过,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长得是否跟佟云一模一样,便追问:“比咱们大一辈的人?他是哪个大学毕业的?会不会是跟我妈一所大学毕业的?”李娟听到此,当即把脸上的肌肉收紧。难道佟云在上大学时就乱搞女人?这人的眼睛可真的跟佟云那双迷人的眼睛一模一样啊。现在该轮到李娟对赵静的儿子到底是干什么的、妈妈是谁着魔了。他一看今天的目的达到了,便拿起手机假装发了个信息就起身告辞。

赵静的儿子现在明白过来了为何父亲当年明明知道妈妈跟佟云有过男女关系结婚时也说不在乎可后来越来越不容忍这件事,因为他到北京状告佟云时是见过佟云的,原来我的眼睛长得跟佟云的眼睛一模一样,那难道我是佟云的儿子不成?可我问过他们,我是他们结婚后一年多才出生的。妈妈怀孕那阵子佟云应该在派出所被关押呢,他出来后还敢到哈尔滨去找有夫之妇乱搞?不行,现在花钱就可以做亲子鉴定了,我回去拿父亲的几根头发就知道真相了。当天他就决定回哈尔滨找他爸,假装跟他套近乎就可以从他头上抓下几根头发,这样的取样不会搞错。跟妈妈也一样抓下她几根头发,然后拿三个人的头发就去做亲子鉴定。父母尤其是父亲看到儿子长大了,也懂事多了,还高高兴兴地跟自己开玩笑抓头发玩,感动地都差点哭了。

亲子鉴定结果表明他的确是他父亲的儿子,虽然他的眼睛看上去不跟他爸是父子关系。他把亲子鉴定结果用手机拍照分别发给了父母。他父亲看到结果后不信,说儿子在作假。不过,他说不论儿子是谁的,都是自己养大的,这没区别。儿子便说三人送血样去做亲子鉴定,这样就彻底还给妈妈一个公道。他爸同意了,他也想了结这个疑问,可就是怕儿子不说自己的。第二次亲子鉴定结果还是一样的。赵静说她也搞不懂里边的道理,但毕竟事实上她离开佟云后就根本没跟他联系过,更别提上床了。可这儿子的眼睛长得的确跟佟云一模一样,令她费解,虽然当年她跟佟云有过两次没安全套,可她并没怀过孕。好在儿子搞了亲子鉴定,对于早就离婚了的她来说这也算是为自己平反昭雪了。丈夫一直怀疑佟云偷偷来过哈尔滨跟赵静死灰复燃过。

佟云不是自己的生父,这就消除了报复他的心理压力。赵静的儿子就又开始琢磨报复佟云的方案了。可他刚回到北京,赵静就打电话问他的工作情况。原来他找赵静的老同学打听佟云的时候,当年的校花甲告诉了他佟云家的地址,校花甲就不停地思考当年的那些事。她想跟赵静联系,首先赞扬赵静有个帅气还是清华才子的好儿子。当赵静得知儿子在追查佟云的父母地址便担心儿子在想方设法报复佟云。这可把赵静吓坏了。她清楚佟云已经是快退休的人了,而自己的宝贝儿子可还是刚开始工作的青年。别说用命换命了,就是用儿子的前途换佟云的命都不值。赵静一方面跟儿子苦口婆心地讲这个道理,一方面求在北京的校花甲帮忙说服儿子。校花甲满口答应,当即就跟赵静的儿子联系,要他来家里吃饭。他清楚这阿姨就是妈妈的说客,可也只好赴宴。赵静和校花甲都劝他好好工作,把佟云那人渣从脑子里抛进垃圾桶。他只好认同了也答应了校花甲他会这么做。赵静的儿子并不想真的放过佟云,只是他决定不能在北京报复他。校花甲说得倒是有道理:“你自己去美国留学,在那里让佟云知道你比他更有出息。这是最好的报复。即使我和你妈劝不住你你想找机会报复他,那也不能干鲁莽的事儿。聪明人要用智谋而非蠢人用的动手脚那种下等手段对付坏人。”赵静是舍不得逼儿子考出国的,怕给他压力,到美国人生地不熟的,不如在国内更让她放心。倒是一直在大学里的校花甲劝他考出国留学,努力奋斗。他最终下决心出国留学,便又找到前老板,说他决定回来工作。老板说那太好了。这样,他就一边工作挣钱一边复习托福、鸡阿姨。待他高分考完了托福、鸡阿姨,那已经是重返北京后八个月过去了。此时他还是想不能轻易放过佟云,到美国再找机会,那就去佟云所在的城市去读电脑硕士。此时他需要知道佟云在美国的地址。他以为这是小事一桩,就买了些礼物去佟云父母那里看望老人,顺便打听一下佟云叔叔在美国的地址就万事大吉,可他去了一敲门,出来了个女青年,问他找谁。他说这里应该是俩老人的家,是不是你串亲访友来了?对方说你搞错了。他看了看门号说没错。那女人就说这是他们租的房子,房子主人在美国。说着,里边出来个男青年,显然是操着外地语音的租户。他就问人家来了多久了,男青年说半年了。他问人家把房租交给谁,女青年说房主人每一两个月从美国回来一次,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把房租给他。一共来了四次了,前几天刚走。你找的是他吗?要不要留下个字条写上你的手机号码待他回来时交给他?赵静的儿子此时傻眼了。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啊。就说算了。他明白了,佟云的父母都去世了,佟云就把房子租了出去。他到家后反复琢磨自言自语:“这佟云为何每一两个月就回北京一趟?那肯定是他那二奶的原因。那二奶还没去美国,我去找她试试看。”在李娟的富人小区外面转悠,再到那家咖啡店溜达,他很快就碰上了李娟。李娟迫不及待地跟他打招呼,问他为何这么久没来这里。他说俩老人去世了。现在才有时间出来喝咖啡。李娟很想知道他的家庭背景,他妈妈是在哪读的大学是她急于想知道的。他当然不能在现在就暴露自己,也就胡编了一所大学骗过了李娟。然后他说他很快就去美国留学,问李娟是否到过美国。李娟说就到过一个城市,很想以后再去旅游多走几个地方。他就问李娟去过美国哪个城市,李娟告诉了他后他假装听不懂,就说能否给他个详细地址,说不定有机会去看看。李娟就拿出手机把佟云公司的地址取出来查看。他早已准备好手机照相,等她拿出来给他看时,他就趁机一边查看一边照了下来。李娟自幼受宠,没经历过坏人给她找麻烦,就没在意他的举动。

赵静的儿子拿到了佟云的公司所在地信息,他就开始申请附近几个大学的计算机系硕士研究生。他很顺利就到了美国算是州立大学,计算机排名不怎么靠前也不是太差。他时刻记住了校花甲阿姨的劝告,一定要用智慧而非自己原来想的用铁棍把佟云打残来报复坏人。他在李娟面前的神龙见首不见尾,说话又吞吞吐吐,加上他的眼睛长得跟佟云一模一样,令李娟想起来都感到莫名其妙。在下次佟云回北京时,她就跟佟云讲了这段奇怪的经历。佟云听后觉得是天方夜谭,因为他清楚国内没女人怀过他的孩子。眼睛跟他的一样?碰巧了而已。

(版权所有,剽窃必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5)
评论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b' 的评论 :
我觉得我对老校长和许程李金四人行感兴趣,是因为以前看到的行出格之事的人,基本都是两种,往低里走是愤世嫉俗,行为不能自控的人;再一种往好里说就是完全不变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现在两个例子是保全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信仰,还不用撞得支离破碎。这点有意思。
油人队球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b' 的评论 : 留学生生活, 签证, 找工作, 爱情, 这些内容对于绝大部分读者更接地气, 有共鸣. 教授开公司, 高级别贪腐, 纵欲, 阴谋, 这些离大众生活有点儿远, 看看热闹, 能理解就不错了, 参与性不高.
zb 回复 悄悄话 发现一个现象:相比佟云的故事,大家对程许李金四人的故事更感兴趣,也感觉更加惊心动魄。我认为不是因为“换妻”的题材更吸引人,而是大家被反映人性善良的故事打动。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请教,到底以前的男性精子在女性生殖系统降解后的RNA对未来子女表现的性状有没有影响啊??查了半天,有的理论说彻底分解根本没有;有的理论说可能会修饰部分女性遗传基因产生影响。观点完全不一样。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查了不少资料,先父遗传到底有没有没有看懂。应该说一般不会这样,即便有概率也很小。
ICMbian 回复 悄悄话 cloudhk 发表评论于 2018-06-13 22:10:28
关于孩子带有前男友特征这个,很多年前,博主发过一篇博文解释遗传原理。一石激起千层浪,还上了城头新闻(没错,新闻,不是博客推荐)。还没等网友在评论里吵起来,博主自己把那篇给删了,就记得评论里说好像科学上还是有争议的。当时就记得正准备看戏呢,戏就下场了。
我也记得有这回事,老阎写得通俗易懂,不知为何有人不满,逼得老阎撤回文章,这种事情罕见。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在我家乡有个俗语“狗改不了吃屎”,但现在城市里的宠物狗应该不吃屎吧,所以我以为佟云跟丽丽结婚后也进化了,彻底改邪归正了。
欢似虎 回复 悄悄话 佟云身败名裂,牢狱之灾?
欢似虎 回复 悄悄话 赵静儿子在美国把佟云和李娟资料给了丽丽,又利用高官惩处佟云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高官也得接近60岁,居然有30多情妇,小姨子儿媳妇都可以,证明共产党人确实是特殊材料造的
墨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土的土' 的评论 : 揩油?你说的揩油是什么意思?是指发生关系。如果不是,那揩油当然不能算了,没进行到最后一步就不能算,如果是那算,先父遗传说的是即使发生了关系即使没怀孕,但男性的精子被女性吸收并成为自己遗传物质的一部分,最后又遗传给了自己未来和其他男性的孩子,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处女的就得重新定义了,只要男女发生关系史戴安全套并且精子始终没有进入女性体内那始终就是处女了,而且我发现有些夫妻两个人之间相处久了相貌也会变得有点相似,是上面这个原因还是生活习惯饮食等因素相同导致的我就不知道了,至于DNA检测为什么检测不出来我就更不知道了,这个理论本身就有争议啊。
流云飞瀑 回复 悄悄话 我对先父遗传抱怀疑态度。赵静的儿子的眼睛像佟云,完全可以是偶然,比如没有血缘的陌生人也有长得很像的;也可以是隐性基因的显现,比如赵静或他老公的父母也有类似的眼睛。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男子的精子被女性吸收了,导致部分遗传物质留在女性体内,参与下次创造新人类
在水四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loudhk' 的评论 : 这个有遗传学基础。貌似一个人生了一个孩子肤色是前男友的可是基因鉴定是老公的。引起一些科学家的好奇。模糊记得是精子没有受精但是遗传物质被女方吸收了。细节不记得了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等不及下集了,每天都刷屏
cloudh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oper01' 的评论 : 博主都删了,没有人截图吧。好像当时博主也说避免引起争议,当时那架势,马上就要大干一架了,几个知名博主都出动了。可能我有夸张。。。但当时给我印象很深。
cooper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loudhk' 的评论 : 不知道有没有人把这篇博文保留下来过?
cloudhk 回复 悄悄话 关于孩子带有前男友特征这个,很多年前,博主发过一篇博文解释遗传原理。一石激起千层浪,还上了城头新闻(没错,新闻,不是博客推荐)。还没等网友在评论里吵起来,博主自己把那篇给删了,就记得评论里说好像科学上还是有争议的。当时就记得正准备看戏呢,戏就下场了。
cooper01 回复 悄悄话 “接盘侠”感觉没有比这更蠢的嫉妒了,真心希望所有人都打死也不当接盘侠。一辈子没有跟处女的第一次有什么可遗憾的?想体验一下把自己喜欢的人弄的很不舒服的感觉?很多事情一辈子不体验都没事,吸毒、溺水、被蛇咬,都可以不体验,为什么把人弄的不舒服值得体验?还是自己喜欢的人。根本不考虑女人感受。
webyoung 回复 悄悄话 真快,又有新的一集了,阎老师辛苦了!佟云改不了吃屎的狗性,估计下场好不了。只可惜这样优秀的后辈也跟着遭殃。
cooper01 回复 悄悄话 其实感觉无论是校花甲、赵静、赵静老公还是赵静儿子都没必要恨佟云,因为最好的结果是他们没遇见过佟云,其次是遇见了然后佟云离开了,最倒霉的是丽丽。校花甲和赵静当年被佟云甩了应该第一时间庆祝,自己没识别出坏基因,坏基因自己暴露离开了自己,自己什么都没做就止损了。其实任何把自己甩了的人都不值得痛苦,因为要么是个坏基因骗子,要么就不是一家人不合适,这比真心相爱的李彤和许哥却两地相隔轻松百倍,那才是痛苦。如果命运是注定的话,佟云与赵静的事其实是赵静老公追到赵静的一部分。赵静儿子更没必要拿钢管打残佟云,如果不是佟云离开了他妈妈,他现在身体里就有佟云基因了,将来自己也有可能变成一个不尊重事实,不关心别人感受的人,想想都悬,比佟云的儿子运气好多了,如果证明他是佟云儿子,再拿钢管不迟。不过感觉赵静儿子性格跟佟云挺像的,还聪明。
大土的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墨天' 的评论 :

不能吧?遗传是精子卵子的事吧?揩油的估计留不下来,要不DNA检测就显示出来了。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佟云体力够好的,12小时飞机,12小时时差,俩老婆,还每月来过折腾偷吃,这是身心折磨,这不是享受啊。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期待更新。这集看着过瘾!!赞赞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没见过他们,不知道相似度到底是怎样的。这事给赵静两口子带来的痛苦可想而知。不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父母打架离婚的儿子更痛苦。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准害人' 的评论 :

谢谢!改过来了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佟云不老实,活该。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眼睛长得一样是蛋白质遗传吧,有些性状是遗传物质中蛋白质决定的,不是螺旋体DNA决定的。
不准害人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笔误把李娟写成了李彤
"可真的上床了,佟云才发现,这李彤还是个处女。"
不准害人 回复 悄悄话 曾经读到过孩子长得象母亲前男友是有遗传学根据的,说不定赵静儿子真的遗传到佟云的某些基因呢
墨天 回复 悄悄话 原来真有“先父遗传”这回事,以前听人说过这种理论,也根据身边人的情况验证过,后来知道叫做先父遗传,国内的观点都是好像都是反对这种理论的,反正我基本没看到有赞成的,可能我不是医学生,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与资料,一直是半信半疑,现在看了老阎的文章,更相信这种观点,幸亏现在还没谈对象,要是知道她不是处女那就纠结了,还是要找个处女当老婆啊,虽然现在的处女比大熊猫还少~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佟云厉害,50了还有北大漂亮处女主动
hi1998 回复 悄悄话 这剧情比剧本精彩多了,简直了!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回复 悄悄话 又是一出戏,高潮迭起!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