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白嘉轩的六个老婆是怎么死的?

(2017-08-02 21:01:05) 下一个

闲聊《白鹿原》(续一)

接上文。
陈忠实承认他的《白鹿原》里的主人公白嘉轩的原型是他一位堂叔,但他并没见过这位堂叔,这是在家谱里知道这个人是他的堂叔,这个堂叔的事迹在他家乡家喻户晓。这是他写这个长篇的最原始的动机。没有这个主人公的事迹,《白鹿原》就无从谈起。由于他没见过这位堂叔,听来的故事里很多疑问他并没追究,导致他这位堂叔娶了七个妻子没有一个是妾的原因他没在作品里给出详细的说明,显然他自然而然地认为那死去的六个妻子只不过是命运的安排罢了,就是“巧合”而已,也就在他的大作里对此一带而过,只着墨于娶到第七个妻子的过程与她在白嘉轩家里的经历。

我们可以根据陈忠实的思路把一连串死去六个没有一个给他留下孩子的新娘子归因于“偶然巧合”吗?这样的事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的大人物里没有过记载。死六个老婆可能有,但没有一个给他生下一个孩子就死掉而他具有生育能力(他第七个妻子就是有儿有女的正常健康女人)的事发生在同一个丈夫身上,只能是隐含着另类真情。这用概率是无法解释的。为什么呢?

我们从两个方面可以排除这是巧合。

一个是:白嘉轩带着一种性病,凡是跟他上床的女人很快就死掉。且不说到今天为止的科学知识不认同这样的解释,因为性病不影响男人但让女人迅速死亡的病原不论是细菌还是真菌地球上并不存在。假设这样的细菌存在,那白嘉轩的第七个妻子不仅健康,而且生儿育女毫不受影响就不合常理,这就彻底否定了六个妻子结婚后没生孩子就死亡是因为白嘉轩带有令女人致命的病菌导致的。

另一个是:白嘉轩选的六个妻子都是身体素质特差,导致结婚后很快就都死掉。如果说白嘉轩和他父母都是以貌取人只管貌相美丽而且审美观有极端偏差---林黛玉那样的病怏怏的才是美,那第一个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妻子都是这样的女人倒是有可能的。但事不过三,白嘉轩是他父母的独子,白家是白鹿原的掌门人之一(另一家是鹿家,族长基本上在这两个家族里轮流坐庄。具体原因我后面有专门的章节给出介绍),传宗接代是头等大事。发生接连死掉三个妻子的事后,白嘉轩和他父母都不得不在选取妻子的标准上改弦更张,把身体健康,包括女方父母家人甚至爷爷奶奶的寿命都得调查清楚才能避免前三个妻子结婚后就死亡的事继续发生。如果第四个妻子在健康方面选的还不够严格,那第五个和第六个妻子的选择就会在健康方面严格把关。然而,还是发生了六个妻子都在结婚后不久就死亡的事。

那么,剩下的唯一可能便是被谋杀。

在那个年代,农村妇女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传统,到了白嘉轩女儿那一代,也是极少数的姑娘放弃裹脚到外地求学(白灵放弃裹脚的艰难历程书中和电视剧里都给出了交代),能到白嘉轩的院子里搞谋杀并六次成功都没被白嘉轩和他父母发现,唯一的可能是谋杀者就在大院里。

首先,白嘉轩本人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并不厌烦女性,他对他第七任妻子给他生儿育女是非常高兴的。白嘉轩的父母最害怕的是断子绝孙,不可能在没生孩子之前一个个都相继谋杀掉。何况这家庭是有教养的搞政治的大家,是白鹿原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娶媳妇订婚前一定会三口人商量好,选看得上的女孩。所以,六个妻子相继被谋杀的“犯罪嫌疑人”可以直接排除掉白嘉轩和他父母。村里的外人到他家搞投毒谋杀,不可能只害死新媳妇。能做到这一点的唯一的嫌疑人便是住在他家大院里与白嘉轩房间对门的长工鹿三。

白鹿两家是白鹿原直接竞争权力的大户人家,然而,白嘉轩的祖上一直留给后代一个遗嘱:白离不开鹿,鹿离不开白。到了白嘉轩这里,便成了他的座右铭和口头禅,不论鹿家公开羞辱白家、算计白家,白嘉轩都不想跟鹿家成为敌人;然而,这是白家的一厢情愿。在鹿家人心中从来都认为白家是鹿家的竞争对手,一旦有可能绝不放过放倒白家的机会。所以,鹿家的有心人鹿三就当上了钻入对手家中的卧底、潜伏者。鹿三是穷人,但他是有心计之人,倒不是说鹿三的智商高出白嘉轩很多,而是他的寡言少语个性与深藏不露的看家本领加上勤奋、高超的演技,在白嘉轩的眼中成了仁义、忠诚的化身。我们可以推理出这样一个画面:

鹿三清楚自己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娶媳妇是不可能的。我们知道世界上人无完人,白嘉轩的祖父或者曾祖曾经有意间或无意间干出了伤天害理之事,这在白嘉轩和他父母心中留下了阴影,这导致白嘉轩和他父亲做人比鹿家人更小心翼翼,更不想伤害他人的个人约束能力。鹿三就利用这一点,成功地把六个新娘弄死。

在那西医没进入农村的年代,人死了没有化验一说,所谓的伤寒之类的中医说法便成了大家公认的死人原因。白嘉轩和他父母当然会怀疑是否有人下毒、捂死等手段谋杀,可唯一能做到的是鹿三,白嘉轩绝对能说服他父母:鹿三是绝对靠得住的人,跟他不亚于亲兄弟的关系。白嘉轩和他父母也就认为是祖上干过伤天害理之事遭到的老天爷的报应所致,这与他是独子也有关。这个判断在白嘉轩和他父母心中会由于越来越多的新娘死掉而更加坚信不疑。这是为何鹿三劝白嘉轩再娶第七个妻子时白嘉轩极力反对的原因,他跟鹿三不能说自己祖上不经意间干了伤天害理之事导致天谴报应,但也说再娶还是活不下来,任命了。

“天谴报应”的判断直到他第七个妻子不仅活了下来而且第一个孩子就是男孩(白孝文)时才被白嘉轩和母亲从心里推翻(白嘉轩的父亲白炳德在白嘉轩第五个妻子死的时候也死了,娶第六个妻子是白嘉轩的妈妈强迫白嘉轩干的,娶第七个妻子是白嘉轩的妈妈和鹿三一起说服白嘉轩的,也碰上了仙草主动要嫁给白嘉轩才成全了这桩婚事),二人从此必然怀疑那六个妻子都在新婚不久相继死亡没一个人留下子嗣,其原因不是遭天谴的报应,而是人为的。那鹿三是怎么逃得过白嘉轩和他母亲的质疑的?

鹿三由于是白嘉轩的“三哥”身份,被白嘉轩认同是一家人一样的兄弟,又有了白嘉轩给他的住房,便有穷人家的女人嫁给了他。想必这也是白嘉轩的成全,多给穷人家女人点粮食就能给鹿三换回个媳妇。所以,鹿三的儿子黑娃与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差不多是同龄人,一起长大的。鹿三劝白嘉轩娶第七个妻子,是出于内心里对白嘉轩的歉意,良心的驱使改变了他当初毁掉白家以后由鹿家世世代代当族长的初衷。

看清楚了鹿三的是白孝文。白孝文为何把跟他一起长大跟亲弟兄一样的黑娃与鹿子霖一起押赴刑场枪毙?吃瓜群众认为那是白孝文害怕黑娃到共产党组织里状告白孝文当过国民党等历史,其实那是瞎掰的。如果白孝文想杀掉所有知道他底细的人,那他杀掉城里与他共事的几十个人,都轮不到黑娃。

白孝文清楚黑娃当土匪后在土匪头子老大(大拇指)的提携下升到了第二把手,然而,黑娃用毒酒毒死了恩人老大(黑娃的农会主席被国民政府镇压时走投无路被土匪头子收留,大拇指算是他的恩人),白孝文就对黑娃的狠毒本性有了清楚判断。以前他认为黑娃是生活艰难不得不干出一些恶毒的事以活下去,但他毒死自己的恩人是毫无必要的。黑娃自己想投靠共产党自己走好了,哪怕老大反对,照样可以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这使白孝文回忆起鹿三也是狠角色:杀死儿媳妇田小娥的时候,他不是一刀毙命后逃走,而是继续捅刀子,而且此时田小娥还喊他“爸!”呢。白孝文准确地判断出黑娃的残暴个性来自于鹿三,龙生龙凤生凤。鹿三的演技蒙蔽过了他爹白嘉轩和他爷爷白炳德。鹿三临死前要跟白嘉轩睡在一个大炕上,死在他身边的演技,令白孝文判断出他家六个女人相继死掉,是鹿三下的手。他清楚,鹿三在杀田小娥时表现出来的残暴与其平时表现出来的憨厚老实形象乃天渊之别。他不是老实人那种不得不杀人时捅一刀就跑,而是连续捅数刀,其残暴个性暴露无遗。

由于陈忠实没有给出白嘉轩六个妻子相继死亡的任何细节(他根本不知道),我们也就无法判断她们是怎样的死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会有谋杀痕迹比如刀痕留下来。五大三粗的鹿三,用手都可以捂死一个小脚女人。或用麻袋被子等蒙住,便可用手捂死,在断气前松手,令其慢慢死去,就未必留下窒息而亡的明显特征,然后悄悄送回到屋外。在一个院子里,他总会有机会下手的。六个女人都在没生下孩子前死亡在同一个院子里,如果说是都带有同样的遗传病而巧合碰到了一起,是不可能的;如果说是瘟疫等传染病,那同样是女人的白嘉轩的妈妈也在用一个院子里,白嘉轩鹿三也都在同一个院子里,他们都没事,唯独六个年轻女人不在同一时间内但是在同一个年龄范围内死亡,也是匪夷所思。唯一的解释是人为的,是被谋杀。鹿三具备所有的条件和个性残暴特征。

这个判断当然是基于陈忠实的作品里的人物都有原型这个事实,根据陈忠实提供的资料给出判断得出的最大可能性,所以,这个系列就属于“闲聊”白鹿原。有一点是可以蒙蔽白嘉轩一家的,那就是鹿三让这六个女人死得方式不一样。用哪些办法杀死人,还能蒙混过关,不是我的思维范围,我没有刑侦经历,也就只能提出犯罪嫌疑人。如果六个媳妇都在结婚后很快死掉是陈忠实瞎掰的,那就毫无探讨的必要了。瞎掰可以把数字六个扩大到十六个人、一百六十个。可原著的行文立意来看,瞎掰六个妻子都是死在新婚后,毫无必要,也给作品带来不真实甚至不严肃的感觉。从这里可看出,他堂叔(白嘉轩的原型)娶了六个老婆都相继死掉第七个活了下来并生儿育女,可能是真实的。否则,润涛阎花时间探讨这个就是吃饱了撑得了。

本文的原意是探讨鹿三父子的特征与白孝文为何把黑娃送上刑场,也就借机解释一下白嘉轩这类人被鹿三这类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必然性。这需要在以后的章节里介绍白嘉轩本人的特征。

小结:

智商情商都不差于白嘉轩的鹿三以终生当长工唯唯诺诺窝窝囊囊寄人篱下的代价也要终止白家传宗接代世世代代当族长的企图,就像赵高不惜以生命代价也要结束秦始皇家族世世代代当皇帝的企图一样。鹿三没达到目的就放弃了,是因为世态的发展尤其是白家帮他娶上了媳妇后人性的天平善良的一面压过了邪恶的一面。

说到这里有必要补充一点:白孝文义无反顾地决定杀死黑娃,有其鹿三捅死田小娥的目的考量:当时田小娥怀的孩子如果是黑娃的种,那鹿三就不会杀了她;鹿三知道当土匪的黑娃很可能终生无后,何况黑娃未能让田小娥怀上孩子。杀掉怀着白家种的田小娥,也就有让白家断子绝孙的可能。所有的仇恨加在一起,白孝文就不会放过黑娃。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5)
评论
KTY 回复 悄悄话 唉,难道是老年痴呆的征兆开始显现了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能见人包括原作者所不能见,殊属难得。而以国人认知的贫乏和智慧之低下,恐怕只有这种以现实生活原型为基础的小说,才有一读的价值啊。在这点上,恐怕陈忠实已经超过了任意杜撰的莫言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我发现除了文学城,海外的网站几乎没有人在谈论白鹿原,是不是白鹿精灵在这里显灵了!有趣!
789654 回复 悄悄话 白鹿原不是很久之前就出版发行了吗?为什么现在这么火,只是因为电视剧吗?为什么又想起拿它拍电视剧,以前不是拍了电影吗?和当前形势有什么关系吗?祖国一切都好,形势一片大好。
CanView 回复 悄悄话 原上无好人 鹿三数第一
飞越2003 回复 悄悄话 心细而缜密
遍野无尘 回复 悄悄话 你应该和神探李昌钰讨论一下。然后写一部 《白鹿原外传》。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原来博主当然知道是文学作品,却有意别出心裁,只要能自圆其说也未必不可。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好像“白鹿原”是文学作品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印象中陈忠实在世时有人问他白嘉轩六个老婆的话题,他说是从家谱里查到的,白嘉轩的父亲死时白嘉轩还没娶第六个妻子。陈忠实的家谱应该还在,他的家乡人可以再次查对核实。白灵朱先生等人的原型人物都有记载,还有人把朱先生的原型(本来姓牛,改成姓朱是因为牛下面放一个人字,牛人,等于朱)写的书法放在了网上。按照家谱,白嘉轩的七个老婆的姓氏生辰卒年都应该有记载。这也许涉及到隐私,网上查不到这些信息。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问题在于作者和当地人都承认里边的人物都是有原型的。这个白嘉轩还是主人公,也是作者的长辈。最令人难以置信是:如果是杜撰的,那这个不给出解释的杜撰令读者对作品的严肃性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根本没必要杜撰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说死了两个前任就可以了,三个是极限,除非给出合理的解释。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本来就是满纸荒唐言的小说,不论咋猜测,诠释都行,只要有逻辑,有意思就行。
清凉媛 回复 悄悄话 还没读过这本书。看了你写的,倒是有兴趣去读了再说。
绝对运动 回复 悄悄话 涛兄,
当年上新东方时,俞敏洪讲了个笑话。
老俞和台湾人论台湾问题, 台湾人说老俞你从没去过台湾,所以你对台湾很无知。
老俞回:你拉头猪去趟台湾,猪就比人知道更多台湾了。
所以,海外住着和思维水平关系不大。和教育关系的。所以二代及以后就好些。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绝对运动' 的评论 :

可问题是这些人都在海外生活了一段时间了吧?难道是翻墙过来的?风水不好,人就没病没灾没自杀没被杀就因为风水不好就平白无故断气了?都是在同一家的同一年龄段?都是在结婚后没生孩子前?一个两个是巧合,接连六个也是巧合?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观点不同?简直笑死人啊。如果今天有人说“太阳在围绕地球转”也算是“观点不同”?

生命医学已经发展到分子水平了。
绝对运动 回复 悄悄话 涛兄
这和医学常识关系小。和思维能力以及见识关系大。天朝的教育,天朝的封网,以及不断重复的谎言。愚民少才不可思议。愚民多实属正常。所以鲁迅弃医从文。老邓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发达国家做一普通公民。这个看似简单,实则很难。譬如老邓的孙子就做不到。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曲高和寡?基本上说,医学常识都不知道的科盲太多,太令人不可思议,尤其是科学发展到了今天。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陈忠实写白嘉轩死去的六个女人其实都是为仙草出台接地气,白鹭精灵不就是仙草吗?是白鹿原的序幕,然后才有白鹿原这台大戏开演,有仙草才有白灵....
绝对运动 回复 悄悄话 孙传芳:当仆人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不是拐骗主人的小老婆就是偷主人的钱财

孙传芳大骂“人民公仆”

2008-06-10 21:40

...可是学了就能做“儿子”了?也不看看这是给谁做儿子!人民的“儿子”啊!要考试,几千人里只取一个“儿子”。...

这两天在阅读《晚近中国名人逸闻录》,其中谈到北洋军阀时期的东南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为何愿做人民父母而不愿做人民公仆:

“他看到当时报纸上有关人民公仆的言论时,几乎笑破肚皮。他说那些争当人民公仆的人其实都是骗子,他自己要当就当人民的父母,不当人民的公仆。因为当仆人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不是拐骗主人的小老婆就是偷主人的钱财,而天下当父母的没有一个不爱自己孩子的。”

尽管孙大帅这话一针见血,但百姓们并不领情。因为,几千年来,当官的都自称是百姓父母,也没见几个真正把百姓当子女来呵护的,反而被当官的占了辈分上的便宜。20世纪初,有人自称“公仆”了,百姓当然喜欢:一来不仅没被当官的占便宜,自己反占了当官的的便宜;二来有几个百姓家里有过仆人的?谁知道仆人还有偷鸡摸狗的毛病?白送的仆人谁不喜欢?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以为,博主在写鹿三阶级与白嘉轩阶级的缠斗,如何在天下第一好长工和天下第一好地主间体现的。。。。
绝对运动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曲高和寡。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靠不靠谱不是重点, 要紧的是老阎这种别出心裁的想象力,网络不归中宣部管辖, 咋想咋合情合理也合法, 特别是还能勾引起大伙的关心, 就是好文章。
老阎加油!!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六个老婆的梗是一个恶俗的写法。
老阎这个解读,有意思,不靠谱。你对白嘉轩有偏见啊
大大可笑糖 回复 悄悄话 看得出作者是越来越变态了
石油附中啊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哈老兄,看样子你是一点儿也容不得别人借用类似你自己的模式,搞一下跟你意见不同的猜测喽。

原作者故意不留线索,究竟是他不知道,还是让有缘的后人包括你和‘新年好运’猜以便让各位的生活更充实,也说不定陈忠实有什么其它特殊的意图,比如想借此说明那个旧社会的文字记录、医疗记录水平太差,所以急需进入新社会,从而歌颂新国家建立的合法性等等等等,谁知道呢。当然了我这里是纯属闲聊。这个就是闲聊用的吧?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从医学来说,你的推论是正确的,没有什么疾病可以这样离奇的导致6个育龄妇女死去。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相信平白无故六个不到20岁的新媳妇都在新婚后死亡而且发生在一家,是什么风水造成的,在现代医学以前的年代里,这类人脑子肯定没被驴踢过。生命科学发展到今天,知识普及到妇孺皆知地步,还有人认为人死不是死于疾病、谋杀包括自杀,而是相信死于风水的,只能是天外来客。不客气地说,这类奇葩如果是脑子被驴踢过,那倒有可能与风水有关:家院风水不好碰上了尥蹶子的驴。
新年好运 回复 悄悄话 不同意。本人确实见过风水不好、总倒霉的人或建筑物,陈认为是风水,换了地以后变好了
longmarch 回复 悄悄话 对你的文章越来越失望了。
作者这样写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表现白嘉轩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决心。这也表现了白的性格。有这样决心的人,一定是儒家传统性格的人。这就是整个小说的主线。
用巴金的话来总结一下白鹿原,可以说“白老大罪恶的一生”

你竟然分析出一堆有的没的。。
comeback 回复 悄悄话 把白嘉轩直接害死不就达到目的了吗?要搞死他也可以有多种方法而不被人发现
redwest 回复 悄悄话 不是说白嘉轩的原型是陈忠实的曾祖父吗? 有多个说法?
cng 回复 悄悄话 高!有马亲王历史考据小说的风格!
harebear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不得其解,博主的推论看着大胆,有点意思。。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