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是张玉凤毁掉了毛家江山

(2017-07-05 20:46:23) 下一个

---梦中奇遇(三)
接上文。

老邓:说起老毛的话题来了,老彭,我先提问我第三次被打倒后的疑问,然后我们再解开老毛年轻时的悬案如何?

老彭:你是不是纳闷老毛为何没把权力交给到毛远新手里?这也是我一直没搞明白的疑问。老毛,你在邓小平被你革职到你离开阳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给我俩解释一下吧。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你既然搞文革十年也要把刘少奇弄死,那为何在五九年庐山会议上不借机把屎盆子扣到刘少奇头上然后再寻机会干掉我?

老毛:好吧。我先回答老彭的疑问。我在到了庐山的那天我还没决定是先拿掉你彭德怀,更别谈以后是否要干掉刘少奇了。我派人悄悄去找贺子珍的下落,我只知道她一直在南方,果不其然当天就找到了她的下落。我立刻派人把她接到庐山。我跟她谈了三四个小时呢。我就是想知道在我杀掉10万AB团红军后被革职查办时碰上了顾顺章叛变,毛泽民为何不去上海把毛岸英毛岸青哥俩接走送到安全的地方,比如天津,因为毛泽民一直在天津办印刷厂,他在那里有人脉。毛泽民非常清楚我俩儿子此时处于九死一生的危险之中,可他竟然见死不救。我一直猜测这事与贺子珍有关。在我被关押期间,我发高烧,没有一个人去见见我,就连贺子珍也不想留在我身边照顾我,她说她在苏区有很多工作要做。此期间,贺子珍与毛泽民是有机会见面的,我一直猜测他俩谈过毛岸英哥俩的危险处境。在庐山,我直截了当地问贺子珍此事。她说毛泽民的确跟她多次谈起岸英哥俩的危险,他反复考虑,认为他本人也处于被报复的境地,亲哥哥杀了十万红军将士,民愤太大。在苏区他还有上级的朋友保护他,只要他单独行动离开苏区半步,就有被红军杀死的危险,所以,他不能去上海,那样的话,他白送命也救不了俩侄子。贺子珍没有说谎话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本事,所以,我得知岸英岸青并非死于毛泽民贺子珍联手采取见死不救。我便觉得我当年明知盛世才必然杀掉毛泽民也没有通知他离开而感到内疚,也就想把这江山在我死前交到他儿子毛远新手中。那就需要让功劳大的、权力大的都死在我前边才行。这当然包括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高岗陈伯达康生等这些绝对不会让我把权力交给毛远新的人,至于哪个先死哪个后死,我无所谓。本着先易后难的路子,能干掉哪个就先干掉哪个。文革开始后我得知林彪在扶植、培养他的儿子“超天才”林立果,就趁庐山会议决定干掉他和陈伯达。林彪竟然胆大包天地吹捧他的儿子而非我的侄子,我能用我一家八口的命为他林家王朝做嫁衣?

老彭:这就回到了小平的问题上来了:那你为何在打倒邓小平后把接班人位子送给了华国锋而非毛远新?

老毛:说起来害了我好事的是那几个医生。在我躺在床上起不来的时候,我问过几个医生我想知道我到底还能活多久,我得到的都是我得的病不严重,很快就会养好。当我严肃地追问大概我还能活多少年,他们告诉我的竟然差不多一个数字:二十年有把握。我对医生历来半信半疑,把二十年减掉一半,就是十年。说起来这也怪我年轻时写过一句话:“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活二百年太高估,但一百岁也不是不可能。医生从来都没告诉过我我得的是罕见的帕金森。帕金森权威医生是王新德,他是我的神经科医生、医疗组关键成员。

老邓:王新德说过:“主席对生死看得很淡,当然也关心自己的病情,他在病重时说希望你们如实对我讲,我的病怎么样,你们也不要怕;若是孔夫子还在世,地球上就装不了这么多人了,绝对容不下,不挤破地球才怪。我们当然不能跟他讲实话,留有余话,医学上讲究保护性医疗,不能跟危重病人讲实话。”

老毛:这个王新德和医疗组的专家们可把我给害惨了!从他的言语里我猜测我得的的确不是什么大病,再怎么说我也能活五年吧,我就做了活五年的计划。这就是先让毛远新的搭档陈锡联逐步夺取叶剑英的军权,然后再把毛远新调到身边,在适当的时候让他进入政治局。在干掉邓小平之前,毛远新已经到了北京,那时我还认为我有远超过五年的时间可以利用。如果没有直接对着我的四五运动,我不需要通过华国锋走迂回道路,直接就把毛远新提到党中央副主席位子上。四五运动表明党心民心都不在我一边了,只能先稳住形势再创造机会让毛远新取代华国锋。时间在我一方,我不着急。

老邓:张玉凤有个交代,她回忆说:“主席从(七六年)四月至七月中旬,思维还正常时,多次就身后党政军领导班子圈划,但未有定论,忧虑政局会有剧变。主席是圈了、提了五个人名: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对此,毛远新和张玉凤都有记录资料。”后来我派人问及毛远新此事是否当真,他矢口否认。这到底是张玉凤说谎还是毛远新说谎?

老毛:毛远新没说谎,他的确没在场。“对此,毛远新和张玉凤都有记录资料。”这句话是他人加上去的。6月初,我突然患心肌梗塞,幸亏及时抢救,才脱离危险。抢救过来后我再也不能自己骗我自己了,我活不过1976年了,几个月前预测活五年是大错特错了。可此时我的舌头肌肉已经开始萎缩,这个肌肉萎缩过程是慢慢发生的,只有天天听我讲话的张玉凤才能跟得上我的声音变化。我当即让她写下来,要她告诉这五个人来到我身边,我给他们开会,由张玉凤当翻译,把我说的话告诉他们。然后再开政治局会议,宣布毛远新华国锋为副主席,华国锋兼总理,江青陈锡联纪登奎为政治局常委。我躺在床上等他们,就是等不来,因为我的舌头越来越不管用了,说话的声音是从嗓子里吼出来的,除了张玉凤外没人能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到了七月十五日,我知道张玉凤把我的命令压下来根本原因是她害怕江青上台后跟她算账,她担心江青会要了她的命。我只好跟她说政治局常委由五人改为七人,后面加上汪东兴和张玉凤。因为我不知道她断然不执行我的命令是否跟汪东兴商量过了,就只好把他俩都加上。可是,张玉凤并没有通知他们来我这里开会,把我的命令压住不执行。

老邓:那你在离开阳间前最恨的就是张玉凤了无疑。她骂过你是狗,那时你就不应该留着她呢。

老毛:她骂我是狗,其实她算客气呢!在她心中,我是一条疯狗,今天整死这个,明天整死那个,她都是见证人。她不理解一个伟大领袖为何发疯地整死人而且都是自己的崇拜者、打天下的功臣。根据她一个女人的思维习惯,她对我所作所为唯一的解释就是我已经疯了。说起来我在临死前最恨的除了张玉凤外还有一人呢!

老彭:我猜是叶剑英。因为爱多深一旦失望就恨多深。十年文革,到最后最得利的竟然是叶剑英。没带过兵没打过仗的他竟然把军权得到手了。你死后他就把你家人给逮了。

老毛:你猜对了一半。事实上,我恨叶剑英不仅仅是在我死后。在我不能写字、毛远新也听不懂我说的话后,我就盼望着张玉凤能给毛远新当翻译,可每次毛远新一进屋,她就起身走开。毛远新听不懂我的话,就叽里呱啦地跟我汇报中央的事,急得我使劲眨眼,他也搞不懂我的意思,我就闭目抗议。毛远新一走,张玉凤就进来。由于以前的中办主任杨尚昆给我安装了窃听器而被打倒差点被红卫兵斗死,汪东兴不敢在我房间安装窃听器了。当然,安装也吓不住张玉凤了,她知道只有她一个人听得懂我说什么,录音也没意义。在我离开阳间的头一天,也就是九月八日,张玉凤眼看我要走了,她担心有人怀疑我的遗嘱她隐藏了,毕竟别人听不懂我说什么,而她明明听懂了却压下来不执行,她就安排政治局常委们到我床边跟我道别。张玉凤和另外一个护士在场。我很生气,看各位一眼就闭目以示对张玉凤的抗议。反正此时我说话他们都听不懂。突然间我发现叶剑英也到了。开除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的文件里提到叶剑英养病期间由陈锡联负责军委日常工作,张玉凤把叶剑英也招来了,那我认为叶剑英可以把这事解决。

老邓:这很容易。叶剑英知道你不能写、你说话他听不懂,那你俩照样可进行交流。精明的叶剑英能猜到你想的是“托孤”,那他就说:“主席,我说你听。同意的就点头,不同意的就摇头。或者更简单的:你同意的就眨眼一次,不同意就眨眼两次。”这样,俩人的交流就可进行了。比如,叶剑英说:“今天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毛远新为接班人?”你一定点头同意。接着他就说:“华国锋任总理?”你点头。然后他就指着自己说当军委副主席,他一定点头。然后他会提出政治局其他常委,具体是谁,那就看叶剑英喜欢谁了,你就不会跟叶剑英讨价还价了。比如,他说江青王洪文张春桥都不进常委。你也得答应了。

老毛:这正是我当时想的。叶剑英跟我握手时我看到他流泪了,我就想到了这些,认为他能接受让毛远新当他的傀儡先干几年待叶剑英死后毛远新也逐步掌握了权力。他转了一圈再次跟我握手后就离开了,他一句话都没跟我讲,虽然他知道我不会说话了但我听得懂。我用全部力气抬手,护士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是想继续跟叶剑英交流。她当即喊叶帅,说主席想跟您谈话。叶剑英不得不又走了进来。我本想他会坐下来跟我交流,他说我听,我靠点头或摇头来答复他。他非常清楚我的目的想托孤,我便在叶剑英的手背上写字,我写不成字了,但我的意思是想跟他交流,就是“托孤”。我说过他是“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他是诸葛,那他就必然明白刘备死前在白帝城托孤的事。可他没坐下而是立刻走开了,表明他绝对不认同我把权力交给毛远新。

老邓:早在周总理去世前叶剑英都找过周总理要周总理认可在总理走前他和汪东兴联手干掉四人帮和毛远新,就让毛泽东眼看着搞政变。周总理不答应叶剑英,说:“汪东兴的话未必可靠。如果毛主席的病是装出来的呢?”这显然是胡说,因为毛主席医疗小组把病情时刻都如实告诉中央政治局,他们绝不敢自作主张骗叶剑英周总理等政治局常委们。

老彭:周总理为何在死前还不惜落下助纣为虐的历史骂名?

老邓:是我把周总理彻底激怒了。在文革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没我的事呢,只要我紧跟毛主席就可以了。刘少奇不同,他认识到干掉彭真就是干掉他的前戏。在打倒彭罗陆扬时,站出来公开反对的只有朱老总。毛主席就跟大家打招呼,搞一个批判朱德生活会。会议由刘少奇主持,由我最后宣布主席对彭罗陆扬的处理意见。会上我和刘少奇都一言不发,因为老朱德是唯一有资格跟老毛叫板的人,他要是也不能说话了,那我俩就惨了。会上对朱德猛烈开炮的都是老毛提前打过招呼的,比如陈毅、林彪、薄一波。在中共中央的档案馆里,有一份标号为“19660523”的会议纪录。此份文件记录了1966年5月23日政治局扩大会对朱德的严历批判。文件原文附在此:

林彪:去年罗瑞卿问题发生以后,在上海会议上,他(指朱德)还讲,不能讲毛泽东思想是世界马列主义的顶峰,顶峰还会发展吗?大概顶峰不是毛主席,而是你朱德自己,或者是赫鲁晓夫。

陈毅:朱德我要问你:你是不是要搞政变?
朱德:搞政变我没有这个力量,也没有这个胆量。

陈毅:我看你是要黄袍加身,当皇帝。你还大力赞扬赫鲁晓夫。你野心非常大。
乌兰夫:更奇怪的是他(指朱德)还说,人盖棺了是不能定论的。我们讲赫鲁晓夫反对斯大林是错误的,是修正主义的。他说,咱们同苏联还是要搞好,他也离不开我们。
薄一波:朱老总经常讲兰花。他说,自古以来,政治上不得意的人都要种兰花。
朱德:说到现在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岁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还说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说黄袍加身。我对于我们这个班子总是爱护的,总是希望它永远支持下去。

周恩来:几十年历史,朱德同志跟张国焘斗争,前一半应归功于刘伯承同志的推动。如果没有刘伯承同志在那里,黄袍加身,你顶得住吗?后一半是贺龙同志、弼时同志、关向应同志的共同推动,才北上了。如果没有这些,你甚至滑到河西去了。解放以后,那多了。毛主席常说,高饶彭黄的事,你都沾过边嘛。你到处发表意见,是一个危险的事,我们不放心。常委中有这样一个定时炸弹,毛主席也担心。你到处乱说话。你要谈话,得写个稿子,跟我们商量。所以你是不可靠的,是不能信任的。

老邓:在批林批孔批周公时,踊跃发言的基本上都是外交部的那几个人,最后由我发言。我就说别人夺毛主席的权望尘莫及,而你周恩来离毛主席最近,你要当心这一点。我说这话就是模仿当年周总理对朱老总指鹿为马乱扣帽子的语气,等于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十年前是他周总理给自己最信得过的老朋友留学时的老同学朱德落井下石,今天是我邓小平给最信得过的老朋友留学时的老同学周恩来落井下石,替朱老总讨债。这事周总理心里非常清楚我在替朱老总打击报复。周总理明白,叶剑英伙同汪东兴在毛泽东卧病在床无能为力时公然干掉四人帮和毛远新,拯救不了周总理的癌症了,唯一得利者是我邓小平。在周恩来眼里,叶剑英不可能玩得过我邓小平,周总理不愿意让叶剑英冒险为我邓小平火中取栗,这事只是在我干掉华国锋后叶剑英才明白过来周总理远不是对毛主席愚忠而反对叶剑英在毛主席活着时就干掉四人帮和毛远新,而是他不想演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活话剧。在周总理心中,叶剑英陈毅郭沫若才是他有情义的知心人,而我等都是政客。

老毛:需要更正一点:周总理死前不是叶剑英提出干掉四人帮和毛远新的,而是汪东兴找到叶剑英,建议在此时动手一点问题都没有。叶剑英才找到周恩来,问问他的看法。他没想到周恩来斩钉截铁地阻止了这事。周恩来死后发生了四五运动,在邓小平被打倒前,汪东兴又找到邓小平,告诉他可以干掉四人帮和毛远新,汪邓俩人联手毫无问题。邓小平不信任汪东兴,我才逃过一劫。直到我死后,汪东兴才找到了敢抓捕四人帮和毛远新的华国锋。在我身边的人,天天看我整人,心理看不惯。汪东兴清楚,我在列车上都提心吊胆,不像人们认为的我天不怕地不怕,而是怕死的要命。专列突然间就停下来突然间又走,就跟惊弓之鸟一样。汪东兴的心理反而没那么恐惧,内心里笑话我是个怕死鬼呢,所以,他并不崇拜我,就像赵高不崇拜秦始皇一样。

老邓:听说庐山会议上汪东兴公开支持林彪当国家主席,巴结林彪,导致很多人都误以为汪东兴代表你老毛,是你内心里想设国家主席只是口头上假装不想当国家主席。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人跟你老毛唱反调而支持设国家主席。这里有没有你故意耍阴谋的成分,还是说汪东兴在那时就想巴结林彪了?如果林彪真的想搞政变,汪东兴会不会来个里应外合?

老毛:我哪里会这么玩汪东兴?我的命攥在他手上呢。我认为他就是一个脑子不太懂政治的老实人,也就没把他大张旗鼓地支持设国家主席的事当回事。直到四五运动后他背着我跟邓小平联系,我才跟他说我死后他也会干掉我的家人,他才扑通给我下跪了。

老邓:那我就不理解了。在干掉我的时候,你不仅能说话,写字也没问题,那时你即使不把权力直接交给毛远新,那把毛远新调入中央先代替汪东兴的中央办公厅主任,也不会发生华国锋粉碎四人帮的事啊。

老毛:我读过十七遍《资治通鉴》,帝王最担心的是在自己动不了时败给自己的亲人,尤其是接班人。曹操明明知道自己要归西了,多次昏迷摔倒,他只让人去通知曹彰回洛阳王宫,也不通知太子曹丕。就是担心太子可能在他临死前动手,抢班夺权。因为曹操也不敢肯定他真的会很快死掉,说不定能活过来呢。杨坚厉害不?照样在得病卧床不起时被儿子杨广动手杀死了。赵匡胤大病一场,弟弟得知了,夜里就亲自动手了,留下了“烛影斧声”的典故。雍正为何杀了年羹尧和隆科多?那是灭口。是他俩配合雍正杀死了在病床上的康熙,不杀了他俩灭口雍正就寝食难安。毛远新告诉我,在他下令枪毙张志新女士之前为了防止她骂街就下令给她割喉。我一听就明白了我这侄子是狠角色呢。我当然不可能提前五年把江山交给他,只能在最后一刻才行。只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在我死前,张玉凤阻止了我的行动,坏了我的大事。否则,我会干得很漂亮的。张玉凤日日夜夜跟我在一起,对我早就不崇拜了,太了解我了。尤其是她对我玩弄权术的目的就是整死人,起先她认为我是疯了,是信仰了马克思主义着魔了;得知我要把权力交给毛远新后她醍醐灌顶地明白了我为何没完没了地整死人,我马克思主义者的形象在她内心里轰然倒塌,这比我是疯了更令她不可接受我这个人。她把这个我交代给她的政治局名单说出来留给历史,一方面被我整死整惨了的人其家属不会拿她出气,谁上台她都安全了;另一方面,她告诉历史,我是不值得她崇拜的人,我死后她在任何场合都没说过一句崇拜我的话语。对照北朝鲜,历史会写上张玉凤一笔的,她是功臣呢。

老邓:流传下来的说法是:张玉凤还交代:打倒四人帮后,汪东兴曾以党中央的名义,命令张玉凤将此记录交出,并不准对外透露主席对中央领导的评价。张玉凤声称:该记录已毁掉了。材料是这样写的:“1976年9月8日,毛泽东进入弥留状态。中央政治局的委员们排着队来到毛泽东的病榻前,同他作最后的诀别,其他中央政治局委员经过时,毛泽东双目紧闭,没有丝毫的动静。当叶帅走到毛主席病床前,毛主席睁开眼睛并且用手臂轻轻相招。当时的叶剑英只顾伤心,泪眼模糊,并未察觉毛泽东的这一微弱的举动。等叶剑英走出病房时,毛泽东忽然间意识清醒,并用手示意,招呼叶剑英回来。一位细心的护士见此情景,立即对叶剑英说:“首长,主席招呼您呢!”叶剑英立刻回到毛泽东病榻前,他弯下腰侧耳聆听毛泽东最后的遗嘱。毛主席紧紧拉着叶帅的手,想说但是又说不出来。叶剑英伫立许久,也没有听到毛泽东吐出一个字来。最后,毛泽东的手指在叶剑英的手背上轻轻动了几下,叶剑英只好移动沉重的脚步,离开了病房。”这段公开报道似乎没有疑问。可材料讲:当时看到这七个政治局常委名单的有江青等数个政治局委员。江青问主席:洪文和春桥呢?主席说你真幼稚!老帅和他们都不进(政治局)。这段显然是有人编造的。在审判江青的时候,江青就没提毛主席的临终遗嘱里有毛远新是党主席江青是政治局常委的事。

老毛: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一人:张玉凤。在我发生突然间心肌梗塞之前,我认为医生的话虽然不可靠,但我还是认为能活五年吧,不可能突然间就让华国锋让位给毛远新。只有当我的身体突然间变坏到手不能写、舌头不听使唤时才感觉到末日降临,才需要把权力交给毛远新。早在这之前我的舌头都不能动了,进食都靠灌了,在我死的头一天我还能清楚地说出“你真幼稚!老帅和他们都不进。”的话?显然是不知情的人伪造的。

老邓:李志绥跑到美国后写了一本书,里边也有非常令人匪夷所思的内容。比如他说老毛死前最后一句话是跟他李志绥说的:“我还有希望吗?”李志绥告诉他:我们有办法云云。你老毛在见叶剑英时都说不出一个字了,就是在以前说出来的话也只有张玉凤一个人能听懂,到临死前还问李志绥还有希望吗并让李志绥听得懂!

老毛:我的医疗组,是在我病情危重时,根据需要临时组织的。总共只有两次,每次时间都不长。第一次是1971年至1972年林彪死后导致我情绪低落,张玉凤说我破罐破摔了。这个医疗组一开始的确是李志绥当组长,很快就换成了北京医院院长、心内科主任吴洁。王新德医生对此有过采访报道,可以查到。第二次医疗组,是1974年6月中旬由神经科和内科专家会诊时提出,经领导决定成立的,直到主席逝世,共两年多。王新德是第二次医疗组专家成员,当时是北京医院神经科主任、教授。李志绥是中南海的门诊大夫,第二次根本就没有宣布谁是医疗组组长。李志绥、胡旭东(原为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内科主任,后调中南海保健处作保健医生)、黄克维(解放军总医院)、张沅昌(上海第一医学院)、徐德隆(上海第二医学院)等都了解病情。总之,医疗组由北京医院、阜外医院、解放军总医院、三0五医院、同仁医院等选派的医学专家组成。李志绥说的我死前最后一句话是跟他说的简直是信口开河。

老邓:认同。

老毛:如果我知道我活不过1976年,或者我在突发心肌梗抢救过来后知道了自己来日无多时除了张玉凤外只要有另外一个人能听懂我说什么,那我就安排好我的后事,让我死后的江山铁定姓毛。毛远新孩提就坐牢,你死我活的思维方式是在监狱里练就的童子功,他杀起人来不会亚于北朝鲜的金三胖。我苦心经营几十年、死了八位亲人、读了一辈子宫廷权术线装书、整死整惨罢免了无数对毛远新接班有威胁的功臣,结果竟然被医生们误导了。最后,我的一切权谋文韬武略统统被张玉凤给废了。汪东兴在我活着时三次拉人(投靠林彪、跟叶剑英联系、跟邓小平联系)想干掉四人帮和毛远新以废掉毛家江山但他没办到,我死后他才跟华国锋联手办到了,而张玉凤不费吹灰之力就在我活着时把我的安排给压住了。是张玉凤,废了毛家江山。要知道,毛远新虽然太年轻无法更早再提拔他毕竟二十多岁就是大军区政委了,可他的历练远超过金三胖,可我们爷俩的权术阴差阳错地被张玉凤给毁掉了。张玉凤在历史上可与灭掉秦王朝的赵高有一拼。
“当年举世欲诛秦,哪计为名与杀身。先去扶苏后胡亥,赵高功冠汉诸臣。”
“大贾灭嬴凭女子,奇谋兴汉讵萧曹。留侯椎铁荆卿匕,不及秦宫一赵高。”的确如此,刺杀秦始皇用椎铁的张良和用匕首的荆轲加在一起也比不上赵高。

老彭:小平你这个疑问该到此为止了,哪些是真哪些是谣言都搞清楚了。现在该我问老毛五大疑问了。

老邓:好的,我也洗耳恭听。在此只补充一句:我在1976年才确认老毛无休止地搞政治运动其目的是想把江山交给毛远新,先提拔年轻的王洪文当接班人虚晃一枪,给全党全国人民在心理上认可“王洪文都可以当副主席按接班人培养,提拔资格在王洪文之上的毛远新当接班人有何不可?”所以,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毛主席在晚年思想极不健康!”也对张玉凤采取保护措施,连隔离审查都不允许。大家都认同。此时王震亲自杀狗腿子把秦城监狱里执行毛主席的政策的工作人员枪毙了17人,但没人想动张玉凤一根毫毛。大家对张玉凤的功劳是认同的,她的如实交代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老毛1968年我破格任命年仅27岁的毛远新为沈阳军区第一政委,统领东北三省军管会,官至大兵团级,并且委任陈锡联为司令,牵制林彪四野势力,就是辅佐“幼主”,将东北作为建立“毛家王朝”的大后方。相比之下,蒋经国27岁时只是赣县县长。蒋介石死时,蒋经国已是65岁的老人了。我能多活哪怕五年,毛远新接班的事就不会如此仓促而被张玉凤给毁了,玩了一辈子宫廷政治,最后还是人算不如天算。华国锋在我去世后的政治局会议上当即提出毛远新的任务已完成应该立刻离开中南海回到沈阳。江青当即驳回,直言毛远新的任务远没完成。可见得了权的华国锋对毛远新依然提心吊胆,无疑他从张玉凤那里得到了那个政治局常委名单。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Tyleno 回复 悄悄话 分析有理,视角有趣!阎先生居然会追国产垃圾剧?!哪天写个观后感一定也很有趣!喜欢先生文章的人,如我,对这个博客如等house of cards的下一集一样,但也有不“喜欢”的人,如诚信,虽然挑三挑四,但倒也一集都未落下,同样有趣!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ViBravo 2017-07-06 10:35:43"
"可以这么说,中国的改开之路开端是张玉风孟锦云抠出来的 :-)"

哈哈! 经您这么一提醒,历史上类似的事还不少呢, 什么勾践啦,什么文帝的黄头郎啦。。。。。


jyx-003 回复 悄悄话 你让郭文贵都自叹不如了!
lio 回复 悄悄话 博客就如同私人花园,别人种画种草是花园主人的自由,有些人不喜欢可以不看,偏偏有人要骂两句的,有意思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改过了,里边添加了一些比较关键的内容。
oneplusone 回复 悄悄话 听上去合情合理,至少比党史真实一些,建议编入毛泽东正史。
da1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完全同意!
blackeyetw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现在再也不看国产垃圾电视剧了。我在追现代宫斗剧。希望三五年后阎兄能把这个剧给我们解析一下。
Justness 回复 悄悄话 毛传位失败是他人品太差智商偏低,得罪身边所有人,尤其是汪东兴。
毛的权力是苏共给他的,不是他凭能力获得的。
邓传位失败,江获得权力。
江传位失败,习获得权力。
mathteacher 回复 悄悄话 wodedongxi 发表评论于 2017-07-06 09:13:52

听说是名博,才过来一看。一看都是些成谷子烂芝麻的事情,鱼鱼叨叨的。
========================================================
什么是“成谷子烂芝麻”?什么是“鱼鱼叨叨”?装B之前是不是先改善一下自己的基本语文素养?
ViBravo 回复 悄悄话 事实上,老毛对身后之事的安排反映了毛确实考虑到了张玉风性命安全。


据分析,老毛年纪大了便秘,是张玉风孟锦云天天用手给抠的,而作为妻子的江青一次都没有为老毛抠过大便.

铁石心肠的老毛终于感动了,对身后之事安排考虑到了张玉风孟锦云的性命安全,不让江青接班。这才使得华国峰粉碎四人帮才有可能。

可以这么说,中国的改开之路开端是张玉风孟锦云抠出来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白鹿原》也是陈谷子烂芝麻,还有《三国》《水浒》《千古一帝秦始皇》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等我把这个系列写完,就写白鹿原---陕西民国时陈谷子烂芝麻的事。然后接着评三国。三国里边的事还多着呢。晚清的宫廷计很多很多,但还有挖不完的历史故事。看看北朝鲜,我们中国人还是幸运的,需要感谢几个男男女女在历史关头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追完了剧(白蔍原),看完了书。在等老阎的剧评和书评呢,什么时候写啊?
wodedongxi 回复 悄悄话 听说是名博,才过来一看。一看都是些成谷子烂芝麻的事情,鱼鱼叨叨的。
eRandom 回复 悄悄话 好玩,好看。等待续篇。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虽无(铁)证据,但合情理。有几点是明显的:1. 毛太爱权,把着不放;2. 把江青当狗使唤,江自己也清楚;3. 毛远新心狠手辣,不是善种;4. 文革后期,党心民心军心都不在毛和四人帮这一边。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政治之肮脏之残酷远超百姓之想象。真实的历史远比任何作家笔下的故事都肮脏百倍。
狐鹄 回复 悄悄话 足见编者内心是多么肮脏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1. “毛泽民非常清楚我俩儿子此时处于九死一生的危险之中,可他竟然见死不救。”

2. “毛泽民贺子珍联手采取见死不救岸英岸青”。

3. “我当年明知盛世才必然杀掉毛泽民也没有通知他离开。”

4。 “张玉凤不费吹灰之力就在我活着时把我的安排给压住了。”

-------------------------------------------------------


请问高人, 这就是传说里的“痴人说梦, 没完没了” 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毛远新为沈阳军区第一政委时年仅27岁,而蒋经国27岁时才当上了县长。蒋介石死时蒋经国已经65岁了。楼下拿毛远新跟蒋经国比,需要实事求是。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wqzj' 的评论 :
改过来了,谢谢!
jwqzj 回复 悄悄话 1."然后再开政治局会议,宣布毛远新华国锋为副主席,华国锋兼总理,江青陈锡联纪登奎为政治局委员。"
此处的“政治局委员”,似应是“政治局常委”。
2.“。。。我马克思主义者的形象在她内心里轰然倒塌,这比我是疯了跟令她不可接受我这个人。”
此处的“跟”,似应是“更”。
3.“。。。张沅昌(上海第一医院)、徐德隆(上海第二医院)等都了解病情。”
此处的“上海第一医院、上海第二医院”,似应是“上海第一医学院、上海第二医学院”。
redwest 回复 悄悄话 阎老,啥时出白鹿原的评论?翘首以待。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读起来好玩,真假不说,情理还是有的
铁森 回复 悄悄话 对比蒋介石交班给蒋经国就可知道老毛没有让毛远新接班的打算。蒋介石在世时就让蒋经国当国防部长,行政院长,大权在握。毛远新有什么?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希望夏季度假之前把这个系列写完。最近忙于追国产垃圾电视剧,鸡肋级别的,胡编乱造的,但我还是硬着头皮看了下来。哎!耽误功夫啊。可写很多博文了。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