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是胡耀邦成全了邓小平,而非倒过来

(2017-06-24 17:22:39) 下一个

---梦中奇遇(二)

 (接上文)

老彭:在你开始回忆你那青年时代的旧事前,先让小平回答我几个疑问。

老毛:那也好。说起疑问来了,那我先提一个,然后你再提不迟。我的疑问是:你跟金维映结婚后就一直在一起超过两年半时间里她就没怀孕。那时候我们都以为金维映没有生育能力呢。可事实并非如此。这里的细节就困扰着我。我在那颠沛流离的战争岁月里,就害怕贺子珍怀孕,她就不停地怀孕,生了孩子送人;再怀孕,再送人,没完没了啊,一连生了六胎。我就纳闷了,你是怎么能让老婆不怀孕的?在那穷乡僻壤,没有避孕药,没有避孕套,难道你俩睡在一起时就能忍住不闹腾?一个爷们,这怎么能做得到呢?

老彭:让女人怀孕不是容易的。我一辈子都没办到。你这叫什么疑问啊。再说了,金维映跟李维汉结婚两年多后才怀孕的。女人跟女人不一样,有的容易怀孕,有的难。

老邓:这个问题很好。我跟金维映结婚是在1931年5月,那时我从前线第二次“弃军逃跑”到上海找周恩来,求他保住我的性命,跟他说了我弃军逃跑的实话,让他谎称是他下令让我找他汇报工作,而不是弃军逃跑。他说:“这很难办,因为人家会说你邓小平如果是向领导汇报工作而离开战场,那你应该走前告诉手下人才对。可你无法告诉手下人,作为最高指挥员,你只能自己偷偷逃跑,面临被强敌包围,要么下令天亮后突围要么下令夜里一起逃跑,绝不可能你夜里自己逃跑去找领导汇报工作而让手下人第二天带兵突围,你当初没法说服手下人你必须一个人夜间离开战场找领导汇报工作,那现在我也无法说服他人你不是临阵逃命。不过,我尽力保护你,保不住,那我也没办法。”我当时就在周恩来身边干些杂活,刚好金维映到了上海,就跟我相识了。3个月后,我俩结婚了。又过了两个月,周恩来派我俩去苏区,因为顾顺章在4月份被捕后上海地下党面临全线被抓的局面。那时金维映已经26岁了,在那个年代就算是大姑娘了,也是该生孩子的年龄了。但我不能让她怀孕啊。我弃军逃跑的事哪天被提出,周恩来如果保不住我的话,军法惩处我就死定了。除了周恩来外,我唯一能利用能保我性命的人就是这个美女妻子了。美人计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前提是:她不能怀孕生子。不论她是否容易怀孕,我都不会冒让她怀孕的风险。你们想想看,如果在李维汉决定杀掉我时金维映挺着个大肚子或领着个孩子,李维汉会把她搂入怀中吗?那我的命就完了。

老毛:这道理实在太简单,无须解释。我的问题是:在没有避孕措施与药物的情况下,你是怎么办到的。

老邓:你没办到是因为你不是处在我当时的处境下。我时刻都面临被军法惩处的死亡威胁,在那种情况下,我当然就能做到不让她怀孕,同时必须在性爱方面满足她,让她知道我爱她。我当然需要跟她解释原因,在那随时都有被国民党抓到的情况下,逃生非常困难,怀孕太危险。这理由非常充分,她也就接受了。我们都是读书人,知道只要精子不与卵子结合就不会怀孕。不是老毛你办不到,而是你没处在“妻子怀孕自己就活不下来”的压力下。

老彭:咱谈点有意义的话题吧。小平你解开我一个谜团吧。你在1973年3月份第二次复出时我看报纸还觉得你写效忠信算是能折能弯的政客呢,我当时以为老毛死前你就是接班人呢。可后来我在阴间得知你跟老毛干起来了,非要在他死前搞翻案,否定文革,你怎么突然间变了个人?怎么跟我彭德怀一样了?

老毛:我当时考验他来着,给他一个我勉强能接受、他肯定能接受的条件:文革三七开。三分错误七分成就。可他竟然不接受!

老彭:你当时怎么也突然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按照你的习性,你连刘少奇哀求你你都不放过他,而偏偏放过了公开跟你翻脸了的邓小平呢?

老毛:我当时打探到汪东兴曾经背着我跟邓小平通过电话,但谈话内容汪东兴不让我搞得到。我当时躺在床上动不了了,如果我下令杀掉邓小平,那必须通过汪东兴,我未必办得到了。我躺在床上质问汪东兴:“我死了,连你都会把我家人干掉。”汪东兴扑通就跪下了,说他誓死也要保护我的家人。我说:“冤枉你了,起来吧。”但我心里明白他汪东兴也是靠不住的,否则他为何背着我跟邓小平联系?

老邓:说起这事来我做了误判呢。汪东兴跟我讲军队四个野战军里的将领都被老毛害惨了,你邓小平担心什么呢?不就是中南海八三四一部队吗?它在我手里。我们合作把四人帮和毛远新干掉,老毛束手无策。该出手时就出手,否则追悔莫及。我猜测是老毛派他试探我,我就没吱声。老毛死后汪东兴就跟华国锋说把四人帮抓起来易如反掌。那时我就觉得我错过了机会,误会了汪东兴。这也是我给华国锋写效忠信的原因,也是从此汪东兴从骨子里瞧不起我而高看华国锋的原因。

老毛:老彭啊,说起来我当时错误地让邓小平抓了党政军三方面的权力,他身体好,而我已经病入膏肓,掌握军权的叶剑英和掌握八三四一部队的汪东兴都清楚我已来日无多。在那样的情况下我能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没发生意外,就算是我当时最大的冒险了,毕竟天安门发生针对我的四五运动了,我跟玉凤说党心民心都不在我这一边了。放过邓小平一命是无奈之举。

老彭:你们俩说的我都明白。我的疑问是:周恩来也劝你邓小平在老毛死前忍一下,你为何突然间就长出反骨来了?这跟你一生所为都不吻合啊。而且后来你还给华国锋写两封效忠信呢,性格又恢复到从前了。这里边肯定有什么隐含的猫腻。一个人的性格往往是前后一致的,突然间发生了改变,事后又改回去了,其中必有蹊跷。棉裤套皮裤,其中必有故。不是棉裤薄,就是皮裤没有毛。

老邓:老彭你说得对。这一切都是从“三项指示为纲”开始的。老毛让我写对文革的定性,其实那是摊牌,我即使答应三七开,那事也不会到此为止的。老毛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林彪死后,你认识到周恩来的权力和民心党心高到已经令你心理恐惧地步了,提拔我就是想让我跟周恩来争权夺势,你从中玩弄我俩,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在你死之前我俩全部被你干掉。你真正心里想的接班人是毛远新。江青是必要的过渡人物。江青不得人心,江青得权后许世友打着毛家的旗号带头闹事干掉江青。你告诉许世友让他当周勃(干掉江青把权力还给毛家人=周勃干掉吕后家族把权力还给刘邦的儿子们),可他死前都未必搞明白了周勃在历史上干过什么事呢。所以,周恩来一死,即使我给文革定性为伟大的政治运动,你还会继续找我的茬。

老毛:你说的没错。可我那时也有一纳闷:你怎么会跟胡耀邦搞到一起了。胡耀邦跟你没有什么渊源,他跟叶剑英倒是说得来的朋友。你瞧你找的这个猪队友!还搞出来了个“三项指示为纲”外加“汇报提纲”。我病入膏肓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脑子都没糊涂,可身体健康的你竟然糊涂到跟胡耀邦搞到一起的地步了。

老邓:你瞧不起胡耀邦。当然,别说你了,就是除了叶剑英之外几乎所有的第一代打江山的党政军老人们都瞧不起胡耀邦。可就是他胡耀邦成全了我邓小平如日中天的威望呢!

老彭:此言差矣!我跟胡耀邦同事时也欣赏他直率的性格啊。

老邓:你欣赏胡耀邦的个性,这就等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论个性,胡耀邦跟我不是一路人。我说的与个性无关,而是在预测未来的事务发展方面,胡耀邦有过人之处呢。

老毛老彭(异口同声):不会吧?

老毛:胡耀邦这人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好读书不求甚解,好讲话不得要领”之人。

老邓:大家都受你这个评价的影响而瞧不起他,可事实并非如此。以前我也没拿他当回事。在我第二次复出后他在中科院当党委书记。我办公室秘书说胡耀邦求见,我还纳闷呢,文革前在我任书记处书记的那么多年里他都没巴结过我,不知道这次他找我干什么。令我吃惊的是:他以汇报工作为名跟我谈起了我面对的严峻形势。在只有我俩人在场的情况下,他直言不讳地告诉我:“林彪给主席的历史定位---当代秦始皇---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毛泽东就是一个暴君,他把他所有的战友都整得死的死,没死的生不如死。你邓小平可千万别在他晚年跟他走犯罪道路而成为未来历史上的助纣为虐者,而且你在跟随他整人后他就让你步刘少奇林彪之后尘,你自己也会死得很惨。”看到他对我如此开诚布公,如果我出卖他,那他就是死路一条啊,可他依然对我以诚相待,我也就从内心里把他当成知己朋友了。也就跟他说老毛让我给文化大革命定性呢。胡耀邦听后立刻说:“你可千万别上套!你这时当吹捧他的吹鼓手,你就上了贼船,想下来就办不到了,因为你得罪了所有的老干部,而且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在内心里鄙视你,你就是刘少奇林彪溜须拍马一类人了。到那时你再想跟他切割就来不及了。然后他就让你整人,今天他让你整死这个,明天他让你整死那个。你必须在这第一步时就堵死他,你才能避免步刘少奇林彪之后尘。这套路他玩了一辈子了,就是利用人人都有侥幸心理,以为自己比前任高明。”我当即回复他如果我公开跟老毛翻脸,后果也必然悲惨。他说:“有可能,但最坏也不过头点地。那你在历史上即使不是第二个彭德怀,也比当第二个替皇帝整死人的秦桧强。你要利用还没被打倒的机会搞一些力所能及的改革,就是发展经济和改革科学教育制度,在被打倒前给历史留下功勋记录、给人民留下好印象,千万别跟着毛主席整人。你复出后他就提出个‘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就是让你别抓生产,而是继续整人。”他并告诉我他很快就写一个“汇报提纲”由我代交给老毛,意思是下面的人也希望搞改革。想到老毛从1974年8月至1975年1月先后提出了的“安定团结”、“学习理论”、“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三项指示,我就提出“以毛主席三项指示为纲”的宣传,借机整顿交通系统和各个工业系统,并逐步恢复高考。高考恢复的第一次考试就被张铁生事件给废掉了,但万里搞的铁路交通改革有了成效。周恩来死后引发的四五事件与这段时间的改革有初步成效有关,尤其是年轻人恢复高考的希望破灭之后引发了对文革不满的情绪开始爆发。如果没有胡耀邦当面跟我推心置腹地分析毛泽东的历史定性和未来的形势发展,我极可能根据我本人的个性再听从周恩来的建议而韬光养晦不跟毛泽东当面翻脸,其后果将不堪设想。有了跟毛泽东当面翻脸的经历、试图改革大学招生办法、发展经济的政绩,毛泽东一死,全国人民绝大多数人都盼望着我再次复出。我成为当时的“邓青天”就是在听取了胡耀邦的建议后有了宁死也不当秦桧、不步林彪后尘的勇气,才取得的称号。所以,我自己清楚当年是胡耀邦成全了我邓小平。

老彭:这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

老邓:人们常从“成也萧何”推出后面的结局“败也萧何”,而事实上从后面“败也萧何”往前推“成也萧何”准确率更高,了解这个规律并用这个规律推理出历史事实真相者少得可怜。这是为何在六四后的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总结六四经验教训时我告诉大家:“当初选择胡耀邦当党主席的决定是正确的”话语后与会者个个都吃惊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人搭话。其实我还等着有人问及原委呢,那我就把当年是胡耀邦看问题看得透彻而成全了我邓小平的事讲出来。我不告诉他们,他们是绝对没有一个人想得到的,他们都是听了你老毛对胡耀邦的评价而看走了眼。

老彭:没有胡耀邦之死,就不会引发后来的六四悲剧。是胡耀邦成全了你“邓青天”的称号而有了第三次复出的资本,也是胡耀邦之死诱发的六四把你定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老邓:事实的确如此。如果胡耀邦晚死两年,就不会有学潮了。当时是赵紫阳闯物价关,理论上讲是由于官方定的物价几十年不变,极其不合理,严重影响了制造业发展。赵紫阳跟我说,物价刚放开时会发生哄抢物资的事,但最多两年,奇缺的生活用品就不再缺了,抢购风潮也就停下来了。92南巡后我果断地放开了物价,果真两年后的94年产品就卖不出去了。表明当初赵紫阳的预测是准确的,只是市民看不到那么远。也就是说,如果胡耀邦晚死两年,引发学潮的基础---抢购风潮导致的物价飞涨---就不存在了。

老毛:我看人还算比较准的,可谁没误判呢?没想到胡耀邦还有这两下子呢。

老邓:你在阳间时误判的事可多着呢!就说看人吧,我告诉你你错得离谱的两个例子。在我和陈云商量决定一起合作扳倒华国锋时发现,不把毛泽东的罪恶彻底批倒批臭,哪怕扳倒了华国锋,改革的路也会非常艰难。我和陈云商量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大鸣大放期间让黄克诚打头炮,清算毛泽东的罪恶,给两个凡是派的心理基础来个釜底抽薪。我们选择黄克诚大将的原因是因为他个性跟老彭类似,而且他是坐毛泽东的牢被毛泽东迫害时间最久的。其他人包括彭真薄一波都是从文革才坐牢的,而黄克诚从五九年庐山会议后就被关入牢房或者接受劳动改造在文革中遭受严重迫害。结果竟然是:黄克诚直呼绝对不能扳倒毛泽东!他的理由竟然是:毛泽东对中国的贡献远超过错误,功大于过。令我和陈云都认为我们这一代人只能继续打着毛泽东的旗号挂羊头卖狗肉搞改革了。你毛泽东做梦都想不到被你错判的黄克诚对你如此忠诚,可更该令你吃惊的是:当场跟黄克诚吵起来的是一直被你宠爱的方毅。在文革时人人遭受批判,只有少数除外,方毅就是其中之一。胡耀邦是第一个给你定性为历史上的暴君,可那是他跟我一个人说的,无他人知晓;而方毅在所有中央委员面前公开说:“毛泽东是历史上的暴君!”黄克诚与方毅二人的表现令所有在场的人唏嘘不已,都在内心感叹:如果毛泽东从水晶棺里活过来看到这俩人的表现一定会后悔并羞愧到无脸见人而再次死过去。

老彭:有道理,这终于解开了我在阴间一直纳闷的疑问:华国锋那么想当你的傀儡后为了让你对他放心,他把身边的嫡系陈锡联汪东兴等全部撤职,可你还是选了另外一个傀儡,而且是位个性耿直、不当哈巴狗的胡耀邦!你选谁都有道理,唯独选胡耀邦无法让老人们接受啊。可现在才知道,你根本看不起华国锋,而从内心里佩服过胡耀邦。只是陈云李先念彭真薄一波等老人们根本不知道你为何高看胡耀邦的内情。

老邓:这事胡耀邦无法告诉任何人,那等于自吹自己比邓小平还高明,凭他的为人来说他不会这么干。再说了,我翻手是云覆手是雨,一旦我不承认反骂他胡说八道,那他就惨了,因为没一个人相信他所言为真。我当然也不会在阳间告诉任何人我邓青天的称号竟然是被胡耀邦成全的。这也是胡耀邦胆敢让我退休的心理支撑,他知道当年是他作为旁观者的一席话让当事者的我从迷雾中看清了方向,果断做出与我个性相反的跟老毛翻脸的决定。所以,知道这事的三人(我、胡耀邦、润涛阎)只能靠润涛阎一人告之天下了。虽然华国锋敢听汪东兴的建议逮捕四人帮和毛远新,但我还是做了一番比较:如果汪东兴在毛泽东死前找华国锋,建议他逮捕四人帮和毛远新,华国锋是不敢干的;而如果是胡耀邦在华国锋的位子上,就是在毛泽东死前汪东兴建议他逮捕四人帮和毛远新,胡耀邦会干的!道理在于:胡耀邦的骨子里都认同毛泽东是暴君,结束这样的暴君统治死也值得;而华国锋从骨子里都不认同毛泽东是历史上的暴君;我虽然听从了胡耀邦的建议跟毛泽东翻脸而没听从汪东兴的建议在毛泽东死前就逮捕四人帮和毛远新,从本质上说那时候我对胡耀邦给毛泽东的历史定位为暴君是有所保留的。相比之下,在给毛泽东未来的历史定位方面,我事后还是佩服胡耀邦,虽然我无法说出真相而让老人们不再瞧不起胡耀邦。

老毛:老彭,你现在给小平做一个结论:站在邓小平的立场上,他当初听从胡耀邦的建议跟我翻脸搞翻案,是上策?中策?当然不是下策。下策吗,自然是听从周恩来的建议走韬光养晦之路而步林彪之后尘。

老彭:现在看来应该是中策。上策是邓小平与汪东兴合谋,在你老毛奄奄一息时就动手逮捕四人帮和毛远新,你得知后由于无法起床,党政军再也没有人能越过汪东兴邓小平叶剑英而跟你联系上了,而且把氧气管子一拔,你就当即见马克思去了,再把罪责安在四人帮头上即可蒙混过关。在老毛你已成为孤家寡人、针对你的四五运动被镇压之时,就算朝野都怀疑邓小平与汪东兴叶剑英等联手干掉了“五人帮”,邓小平的威信会更高呢。

老毛:邓小平没听汪东兴的建议而听了胡耀邦的建议,算是中策。没走上策,不是邓小平无能,而是我毛泽东兵不厌诈搞得各个都疑神疑鬼,他不敢轻信汪东兴所致。即使他真的跟汪东兴联手抓捕四人帮和毛远新后把我逼死、气死,那也不表明邓小平汪东兴多么高明,而是欺负奄奄一息的病人而已。老虎临死惹不起狼,就是这个道理。

老邓:此言差矣!你最大的悲剧还不是这个。

老毛:那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就是我没安排好后事我死后我老婆、侄子还有我的信徒张春桥就被我指定的接班人给一窝端了导致我人亡政息我这一辈子白折腾了吗?其实事实并非像你们想象的那样是我误判了形势误判了人,其内情至今都没人搞清楚呢。你听我讲给你听你就明白了。

老彭:老毛你先等等,我们在谈邓小平与胡耀邦和六四的话题,这还没完呢。我问你小平,六四过后到你来到阴间之前那段几年的岁月里你就没后悔过?这可是使你成为历史罪人的悲剧啊。

老邓:我从来没后悔过,不是好面子,而是事实,因为我动用野战军到长安街杀人,其目的并非表面上的解决学潮那么简单。

老毛老彭(异口同声):那你说说看。

老邓:学潮一开始,我的情报系统告诉我:新疆西藏和台湾都在作壁上观,没趁机搞独立的征兆,唯独香港,全民激动,甚至派人到北京给学生们助威。我对香港能否顺利回归一直持怀疑态度。香港是晚清丢掉的,赶到我来收回,我对此事看得非常重,仅次于改革开放。在跟铁娘子谈判时我就预测到英美不会轻易以香港基本法的方式和平交接,香港人也会配合英美。到时香港全民到大街上游行示威,没完没了,我那时就做好了动武不惜杀一大批人的准备了。这是我为何骂耿飚黄华不派军队到香港是胡说八道的原因。我用野战军在北京杀人,有三个含义,其中一个已经被润涛阎说过了,你们去读他的博客就清楚了,另外两个是:(1)让香港人人人清楚胆敢在九七回归时搞游行示威闹事,只要我邓小平在那天还活着,我就会采取野战军入港镇压。北京市民学生我都敢用坦克镇压,更别说与我大陆军人毫无瓜葛的香港人了。(2)让英美军方和政客清楚,我命令军人向市民学生开枪,各路野战军都不会发生兵变、内战。而且学生中就有父辈是军队将领的情况下军人都听从了我的命令。有了这两条,香港人就不敢在九七回归时闹事了,英美也不会胆敢挑起香港人闹事,因为他们不会为香港人而送死哪怕一个英美大兵。如果六四我不杀人,而是妥协解决,那我就不得不在九七回归时在香港杀人。在北京杀人,只杀几百便可解决,而在香港杀人,杀几千几万都未必能平息,因为他们认为北京学生闹事邓小平就没敢杀人,他们就会搞到整个香港人人上街的地步。这件事,我没法跟任何人讲,所以,至今无人提出,不过我不担心不会被未来的历史学家搞明白,毕竟知道这件事的有两人:我邓小平与润涛阎。到时有润涛阎告诉大家就好了,大家听后醍醐灌顶,除了脑残外哪有不认同的呢。因为当时学生赢,香港赢;学生输,香港输。事实跟我预测的一样,香港在九七回归时和平交接了。这都是八九年在北京六四屠杀的结果。如果香港无法和平收回,那就得杀个血流成河,毕竟我不能放弃收回香港的历史责任。香港一旦搞成了自由选举民主制,那就等于本质上独立于大陆了,接下来就是台湾、新疆、西藏有样学样。这一天也许早晚会到来,但在我邓小平掌权时不可能。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很多年过去了,香港人依然对六四流血念念不忘,因为他们内心清楚六四断了他们独立的路。六四死的人,是为他们香港人死的。相比之下,台湾和澳门朝野上下,就没那种感受,六四也就不曾提起。那要问:香港人人人都不想回归大陆的道理为何?因为大跃进饿死人无数时,很多人冒死逃到香港。尤其是文革时,成千上万的大陆人逃到香港避难,令香港人对大陆共产党恐惧万分,也瞧不起大陆人的贫穷。这些都是你毛泽东的罪恶,我邓小平只是不得不接受你胡乱治国结下的恶果。如果香港在八九学潮时也像新疆、西藏、台湾、澳门那样作壁上观,我邓小平怎么可能用坦克机枪到长安街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而落下屠夫的历史骂名?我有那么蠢?这叫杀鸡给猴看,中共高层里只有我邓小平清楚:今日不杀鸡就得在未来香港回归时杀猴。杀鸡毕竟比杀猴代价低,在历史上我的罪也就小很多。

老毛:这说明在老天爷那里是公平的。我为了革命,牺牲了八位亲人,还导致断子绝孙,在历史上我就是一个屠夫暴君独裁者,罪恶滔天。可你邓小平自己面临死亡威胁时弃军逃跑,地主成分的家庭成员也躲过了镇压反革命运动,改革开放的功劳也归你,收回香港的功劳也是你的,还没有六四悲剧,那可能吗?我所犯的罪恶里,谁跟随我最紧?是你邓小平。打倒高岗,你邓小平是马前卒;九评苏修,你邓小平亲自挂帅;反右派,你邓小平当总指挥;大跃进,你邓小平一马当先;文革一开始,你邓小平派工作组,你还想步步紧跟着我。这些罪恶都归我了,这公平吗?所以,老天爷给你算账的时候你就逃不掉了。你六四时不在北京杀人,你就得在香港回归时大开杀戒。这是你的命数决定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老彭:邓小平你的事就说到这,现在该解析老毛在阳间那些至今令人不了解的故事了。老毛,我对你有五大疑问: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7)
评论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更正: “成为毛时代的貂婵或西施式的人物。”
guitarmanz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下一篇的:

阎先生早生了一百年,如果晚些,一定可以创作高级现代宫廷宫斗剧,这些素材相信过一百年中国的编剧不会放过。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是张玉凤毁掉了毛家江山“
阎先生把下一篇的评论给关闭了。只好发这里。
毛的女人前前后后十几,二十几个吧,失踪的,关疯人院的,被遗弃的,被冷落的,多了去了。张玉凤能以中等,至多中上姿色生存下来,还能维护住自己的家庭,毛死后居然还能不受牵连,她一定极端聪明,是个智商情商都很高的人。

阎先生下一篇的主要贡献之一是合理猜测了为什么会有两个政治局常委名单, 以及张玉凤成功阻止毛远新上台的功劳。张玉凤在将来历史中的地位会越来越高,在将来的历史小说中甚至会成为毛时代的貂婵或西式的人物。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香港确实在六四期间参与很多, 帐篷等物资记得就是从香港运来的。

当然,后期大街上的游行也已经有标语明确有要邓小平下台,也有人把饮料瓶用绳子拖在地上游行。。。。。。
当时邓小平除了下台,也没有其它退路了。 对于已经三落的邓小平来说,“事不过三”,下台是无法接受的。 再加上这次杀鸡还能给猴看。。。。。

离离源上草 回复 悄悄话 精神可嘉!
刻舟求剑007 回复 悄悄话 黄克诚个人品德的还是可以的,所以威信高。庐山会议打倒彭,毛没有多少顾虑。因为彭太蛮横,得罪的人多。而打倒黄,毛是很有顾虑的。因为黄是公认的大好人。以好人为敌,毛自知会失去很多人心。所以,毛是给了黄机会, 让黄和彭划清界线。可黄就是不干。打倒黄,毛是不得已而为之。
TerracottaWarrior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的梦有胆有识有料有趣,比纯粹忽悠人的所谓“中国梦”靠谱
Kavin.w61 回复 悄悄话 关于邓六四开枪的动机很有新意. 但吴健民的视评让我感觉他讲的更真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uZ_peTsffc
邓小平为什么 要喊出:杀他20万,保它20年!
培土 回复 悄悄话 方毅是在侨乡厦门长大的,从小就受到很多海外的影响,后来也常参与对外交流,其思想与他人自然会有不同。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是啊,刚才看看,方毅一直是做外事工作的,文革期间还欧亚非到处跑呢。也是优势之一吧。

我对邓小平是敬佩的,有担当能、放下的人并不多。

六四时在北京街头看到赵紫阳对戈尔巴乔夫的谈话,那是明显捅刀子,后来赵否认他自己的动机,我不信他那谈话没动机。这也不能就彻底否定赵紫阳的为人,但是心理结构上有裂痕应该是不错的。不如邓小平浑然一体。六四的事情,我个人感觉当时很多人要个人建功立业和救民水火这两者混乱理不清,不能算是很负责任。没有那种“事不必己出”的胸怀,认定改革必须是“我”来做才行。
jwqzj 回复 悄悄话 "在文革时人人遭受批判,只有少数除外,方毅就是其中之一。你离开阳间时他依然是政治局委员。"
这句话表述有误。方毅是在1977年8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大上才成为政治局委员,那时老毛已经去世近一年。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很同意“freemanli01 ” 的评论。

黄克诚与方毅对毛态度的不同,并非如本文作者所暗示的个人品德的差别,其实更多的是识人能力的差别。他们二人在毛死前与死后对毛的态度其实都是一致的。 与彭德怀一样,黄不认为或没曾想毛是暴君,所以敢于直言,视毛之恶行和自己冤屈均为毛一时不察或受人谗言所致。而方毅早已认定毛为暴君,须避之如虎,以避免众多同僚妻离子散的惨剧落到自己的家庭,方才平安渡过文革,但他也并未紧跟毛作恶。

所以,黄未必比方品德高,却肯定比方智慧低,方毅也因此被世人误解至今。 不过,对他这样的聪明人来说,此误解比起家庭安危来说微不足道。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尽管制度有很强的逆向淘汰,但是在那个绞肉机的模式下爬上去,也真的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可能在发展经济、展望未来甚至总结历史都存在着重大缺陷的高层们,权斗绝对都是一流高手,血雨腥风中活到最后,如果不是头脑特别清醒,那么就一定是战斗直觉特别惊人,当然斗争的后果有很多的偶然因素存在,尽管我们回头看看,邓小平在位时发展民主可以做的更多,未雨绸缪也可以做得更好,但是局限于他的知识见识和环境,我们不能苛求更多,就算是今天把腐败归于他的“猫论”,中国举国逃出政治斗争、阶级斗争的魔咒,过上今天的生活也得感谢他!感谢老阎再现伟人秘史!无论何时都佩服你见微知著的能力!这是天分还是可以练出来的啊?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很是好玩,符合逻辑人性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当场跟黄克诚吵起来的是一直被你宠爱的方毅。在文革时人人遭受批判,只有少数除外,方毅就是其中之一。你离开阳间时他依然是政治局委员。胡耀邦是第一个给你定性为历史上的暴君,可那是他跟我一个人说的,无他人知晓;而方毅在所有中央委员面前公开说:“毛泽东是历史上的暴君!”
========================
这一段有意思。

这说明,如果一个人对事情的认识很清醒,没有粉饰,他能活下来。
不知道电是高压电,那就电死了。知道的就规避了。
几何就几何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7-06-24 19:24:55

教给你一招:说梦话。这里边的差别你是搞不清楚的。呵呵!

没错,我说的就是梦话. 你可以继续瞎编,骗骗一帮傻子.
北京骆驼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啊,等您的第二本书呢,什么时候出来?
hl38 回复 悄悄话 符号逻辑,符合事实:
四人帮打倒后,胡耀邦就向叶帅写信让邓小平出来领导当时的局面。
少林商僧 回复 悄悄话 涛哥威武!脚踏阴阳两界,能与鬼神沟通。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的反击又快又狠。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把这个系列写完就写一篇有关《白鹿原》的话题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很惊奇楼下自称是来自阴间的传话员。或者是会说话的死尸?

教给你一招:说梦话。这里边的差别你是搞不清楚的。呵呵!
几何就几何 回复 悄悄话 毕竟知道这件事的有两人:我邓小平与润涛阎。到时有润涛阎告诉大家就好了.
润涛阎: 邓小平让你马上过去找他。
dididididi 回复 悄悄话 没抢到, 坐板凳上了。。。
dididididi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哈哈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很想听阎老师聊白鹿原,期待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追《白鹿原》77集啊,追到最后刚好播放完了。巧合。
本来想写一篇观后感,可一提笔发现我这个系列还没写完呢。干脆写完这个系列再谈《白鹿原》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