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为何虔诚的信仰会诱发抑郁症?

(2016-12-10 20:59:40) 下一个

忧郁症,也称抑郁症,英文就简单了:Major Depression Disorder。抄自百科:忧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典型表现是:患者陷于抑郁的情感状态,自尊心降低,对以往喜爱的活动失去兴趣。“抑郁症”这个词通常是指重性抑郁障碍,但有时也被用来称呼其他抑郁性障碍,在研究和诊治中常使用“重性抑郁障碍”这个相对较精确的词汇。重性抑郁障碍是一种对患者的家庭、工作、学习、日常饮食与睡眠等身体功能产生负面影响的失能状况。

美国的所有自杀者中,有60%的人患有重性抑郁障碍或者其他心理障碍。

无神论者得了抑郁症后去教堂,效果如何?无法对此进行队列实验,最多进行统计研究。不论去不去教堂,当今的抑郁症患者大多数都看医生用药物治疗。用不给他们吃药来做对比研究,是非法的。而统计学研究也很难给出答案,因为药物的作用掺杂在里边。但有两点是肯定的: 

1. 得了抑郁症,只能靠药物控制,而不能单靠各类心理治疗; 
2. 信仰是诱发抑郁症症状的危险因子(下面的介绍)。

通过大样本对七个国家(英国,西班牙,斯洛文尼亚,爱沙尼亚, 荷兰, 葡萄牙,智利 )农村与城市8000人的“队列研究”,得出的结果表明: 信仰可成为抑郁症的诱因,也就是说虔诚的信仰使抑郁症症状患者比例大幅提高。拿英国为例,其数值高达差不多3倍。大家可以去读论文发表后的英文简单明了的报道: http://www.huffingtonpost.co.uk/dr-raj-persaud/religion-depression_b_3928675.html, 文章介绍:The study has just been published in one of the most respected academic psychiatric journals, ‘Psychological Medicine’,其实是在2013年就发表了的论文。

读心理学文章的都知道,《心理医学》(Psychological Medicine)是心理学领域的一份专业顶级杂志。研究论文的英文原文题目是:

“Spiritual and religious beliefs as risk factors for the onset of major depression: an international cohort study”此研究小组led by Professor Michael King from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这里有必要简单介绍该论文的研究手段与方法,对没有从事过科学研究的读者有些帮助。与统计研究不同,该论文用的是“队列研究”。队列研究(Cohort study)是指选择一个尚未发生所研究疾病的人群(比如此研究所研究的疾病是抑郁症),根据有无暴露于该研究因素而将其分为“暴露组”和“非暴露组”(比如此研究暴露因素就是宗教),随访观察一段时间后 ,比较两组发病的差异。 由于它是通过观察得到结论,属于“自然实验”,有别于实验室里的“实验研究”。“自然实验”也必须设立“非暴露组”(对照组)。它的特征是由“因”到“果”,因而可以确证该“暴露”与疾病有没有因果联系(比如此研究就是宗教信仰是否会增加或减少抑郁症发病率)。简单说来就是:把两组都属于无神论者分开处理,一组暴露,一组不暴露(做对照),具体每个人被分到哪个组是随机的。然后看结果即抑郁症发病率在两组之间有没有差异,如果有,是怎样的关系。

今天写这篇科普文章,是我在上篇宗教科普文章最后提到还有一篇有关宗教的科普文章要写。后来就把这个系列放下了,今天补上。

说科普,是指上面报道的“抑郁症与信仰”之间的关系,也就是“信仰诱发抑郁症现象”。至于如何解释这个现象,就是说从科学角度给出“信仰诱发抑郁症”的科学原理,这部分算是润涛阎本人的原创。下面详细叙述。

首先说明,有不少读者一直抱怨润涛阎的文章有啰嗦的特征,为了减少啰嗦,网友们需要去读润涛阎旧作,比如科普介绍“信仰与多巴胺的关系”、“宗教家庭出身的孩子更自私更不愿意与他人分享”、“欧洲各国的数据表明越是去教堂人口比例低的国家越富有;信仰上帝越多的国家越穷”等科普文章,今天就不再对这些内容给以介绍了,只谈为何虔诚的信仰会诱发抑郁症的科学原理。

下面的解释应该算是“润涛阎假设”而非定律,是因为涉及到的一些基因,比如“恐惧基因”、“献身基因”、“抑郁症基因”还未克隆、鉴定出来。但这并不妨碍提出科学假设,给未来的研究提供方向,最终证实或证伪该假设。

前文介绍过,“崇拜基因”或叫做“信仰基因”已经被克隆鉴定出来,只是该科学家把它命名为“上帝基因”(God Gene)。这个命名显然是不合理的,毕竟除了信仰上帝的群体外还有信仰其它类似于宗教甚至活人的群体,比如有信仰释迦摩尼的,有信仰李大师的,有崇拜毛泽东的,有崇拜刘德华的,等等不一而足。所以,本文采用“崇拜基因”以代替“上帝基因”,只是名称不同。

当“崇拜基因”表达后,大脑神经细胞便会产生一系列生理生化反应,在分子生物学角度谈,“崇拜基因”表达后就会调控“下游基因”。下游基因的调控分正向与负向。正向的就是开关指向“开启”(Turn On);反之就是“关闭”(Turn Off)。

“崇拜基因”表达后,被它“开启”的基因系列里最重要的是“恐惧基因”与“献身基因”;而它负向影响的基因最重要的包括“智商基因”的下调包括推理能力、求真欲望的减弱。

我们知道,根据米丘林的“获得性遗传学”亦即今天西方科学家改称的“表现遗传学”,生物的性状---表现型,不需要通过改变DNA顺序,只是通过把某段DNA甲基化,便可影响该基因的表达。就好比铁路的“扳道岔”(样板戏《红灯记》里李玉和干的活),原先火车一列列都往东南跑,经过扳道岔师傅一扭动铁轨的结合部,火车便改道去了西南方向。

那为何“崇拜基因”一表达,就要调控这些基因的表达呢?

根据“润涛阎进化论”,人类是直接从海洋到沼泽地再到陆地的,然后一部分进一步演化成类人猿、黑猩猩、猴子。现在地球上的类人猿不见了,大多演化成黑猩猩、猴子等灵长类动物,这批类人猿是几十万年前的人类从海洋出来后演化成的;而现在地球上的人类从海洋到陆地则是最后一批从海洋出来到陆地的一拨,大约于今只有几万年而已。在第一拨从海里出来到陆地的人类只有演化成体积大智商低的黑猩猩和能上树的猴子才活了下来。以后一拨拨的人类从海洋走出来,都无法活下来就被其它动物吃掉了。直到最近几万年前这一拨,大脑中演化出来了“崇拜基因”以及它下游一系列基因后,由极个别没有演化出“崇拜基因”的当领袖。没有“崇拜基因”,也就不会开启“恐惧基因”的表达,也就可以在夜里带领具有“崇拜基因”的绝大多数怕鬼的人夜袭对手而成功,包括其他族群的人类竞争者。

具有“崇拜基因”的乌央乌央的人群对高智商、无所畏惧的极少数领袖的崇拜,便使得这样的群体战斗力最强。统治者(被崇拜者)有足够的智慧忽悠那些“崇拜基因”表达了的群体。这样的组合(部落)不仅仅能团体作战用石头杀死野兽,也能战胜人人都是高智商无所畏惧的个体,因为这类个体谁也不崇拜谁,各自为政,跟老虎一样。但他们没有老虎的牙齿与体魄,是干不过老虎等野兽的,也干不过“一个统治者(大忽悠)带领一帮信徒(傻子)”组成的部落。

由于“崇拜基因”表达后,逐步调控下游基因,使得崇拜者群体有如下特征:

1. 开启“献身基因”的表达。润涛阎在旧作里专门有一文论述教堂是战争时起到军人的“政委”功能,即“为上帝而战”的战争动员功能。今天着重讲下一步:“崇拜基因”表达后开启的“献身基因”。这一步涉及到了抑郁症症状。

2. 智商下降。通过对某些DNA片段进行甲基化修饰便可完成,使之不再有独立思考能力,只能对被崇拜者的言论言听计从。逻辑推理能力的下降也就丧失了寻求真理的能力,哪怕“被崇拜者”编出来的是胡言乱语的神话故事忽悠他们,他们也信以为真。明显不是真实的,他们就会想方设法改变自己对现实的理解以与胡言乱语的神话故事对接。

先讲第一点:“献身基因”与抑郁症的关系

当统治者(被崇拜者)得到了乌央乌央的人群崇拜后,他的任务是制定对敌人的战略战术,而不需要给崇拜者们做思想工作,因为这些崇拜者大脑里的“崇拜基因”早已表达,并开启了“献身基因”的表达。“献身基因”表达后的特征便是:心甘情愿去送死。如果不给他们牺牲的机会,他们便痛苦不堪。这是大脑神经内发生的一系列生化反应导致的。所以,你可看到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统治的地方,那些年轻的孩子不论男孩女孩,一旦得到命令去当恐怖分子,他们面带微笑地把炸药绑在自己身上。如果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他们就会觉得活得没意思,不如死了好。而这一“献身基因”症状刚好与抑郁症患者的症状雷同。医学科学家们便以为他们得了抑郁症。其实,控制抑郁症的药物是治标不治本,而抑郁症的“标”与“崇拜基因”开启的“献身基因”表达后的“标”一样,所以,控制抑郁症的药物也照样起到控制“献身基因”表达后的个体没有献身机会时的“活着太痛苦”现象。

也就是说,如果不给你的孩子提供信仰宗教的机会,说不定也会得抑郁症;但如果给你的孩子提供信仰机会而开启“信仰基因”的表达,那你的孩子将来具有抑郁症症状的可能性提高了三倍。不论是社会或家庭条件导致得了抑郁症,还是由于“献身基因”的表达而产生的类似于抑郁症症状,都需要吃抑郁症药物以控制住该症状,以减少痛苦。

事实上,我们不需要科学研究就知道“信仰与抑郁症”的关系。你总能认识几十个人吧?在你认识的人中,去教堂的人吃抑郁症药物的比例远远高于无神论者。那么,为何很多去教堂的人并没有抑郁症症状?首先,人的基因表达受环境的影响差异极大,同样的生活条件,有的人50岁就得高血压或癌症,有的人80岁还好好的。同理,有的人对宗教的影响并不那么敏感,何况有的并非100%不认同进化论。有的人很容易就进入虔诚程度,有的人就半信半疑。而且社会特别复杂,有的人去教堂是为了生意或者政治目的。比如,大富豪们大政客们都清楚圣经里耶稣说的“富人想进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难”,但他们一边去教堂读圣经一边冥思苦想如何把一亿元资产变成一百亿。他们借用宗教的名义与人脉给自己捞钱开路。他们的大脑细胞不可能开启“献身基因”的表达。

“崇拜基因”的表达,未必需要宗教的指引。没有宗教,他们可以崇拜孙中山、毛泽东这类强者,或能忽悠的各类大师,甚至非常明显的低级骗子,比如“父子同体”的韩寒(韩寒既是韩仁均的笔名也是他儿子的名字,就好比鲁迅要是给他儿子起名不叫周海婴而叫鲁迅,鲁迅的崇拜者们就无法分清哪篇是儿子写的,儿子就可以招摇撞骗了,反正父子同体,都叫同样的名字)。父子同体这类骗术如此低劣,还是有乌央乌央的粉丝崇拜者。还有的人崇拜歌星影星,比如崇拜刘德华的杨丽娟,到她父亲卖肾给她出路费去见刘德华地步,最后父亲以命相逼都挡不住。

有很多人对“崇拜基因”表达后那种献身精神理解不了,便指责刘德华当初不见杨丽娟是冷血。事实上,刘德华做的是对的。杨丽娟的“献身基因”表达后,她不仅仅是为了见一面刘德华,而是为他去献身,包括生命。这跟网上崇拜者不一样,刘德华长什么样,杨丽娟清楚得很,不需要亲眼见一下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估计刘德华所有的唱片录像以及电影她都看过,一旦见到刘德华,她就会抱住不松手,死都不离开。要是润涛阎这类“见光死”啥事没有。可刘德华的帅,正是杨丽娟崇拜他到极点的原因之一。所以,刘德华不见她对她是有好处的。其实,她爸不懂科学,如果当初给她吃点治疗抑郁症的药物,那种“崇拜基因”表达后开启的“献身基因”而导致生不如死症状所带来的痛苦就会得到缓解。到了生不如死地步的人,死都不怕了,什么出格的事都做得出来。

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如果“崇拜基因”表达后不能启动“献身基因”的表达,那些人面对死亡时还是要当逃兵或者投降,甚至一旦统治者指挥失误,给他们做思想工作也很难了。即使有了盲目崇拜,如果没有“献身基因”的表达他们就不再为统治者卖命了。这样的群体部落就被有“献身基因”(没有献身机会就生不如死)的群体杀光了。所以,地球上留下来的群体是由极少数不崇拜任何人任何神的统治者和绝大多数一经诱导便表达“崇拜基因”进而开启“献身基因”的群体组成,或称民族、部落。

下面讲第二点:“崇拜基因”的表达导致智商下降

如果“崇拜基因”表达后,智商依然很高,便必然对统治者的言论进行即时独立思考,统治者一旦失误,便会导致崇拜者们弃他而去的结局。最后便是群龙无首。这个群体部落会被淘汰掉。要知道,犹太人树立的神---耶和华,而写出的圣经,只是两千多年前的事。而人类从有文字记载已经四五千年了。到耶稣被崇拜时,中国已经是后汉了。在这之前的各个民族、部落,崇拜的都是统治者活人。所以,只有“一旦崇拜基因表达,大脑便修饰控制思维能力的基因而导致智商下降”的群体才能一直崇拜统治者而让该群体活下来。这就是毛泽东饿死三千万人后依然被毛粉们崇拜的原因。他们一旦崇拜了毛泽东,“崇拜基因”表达后导致的不再具有独立思考能力,才能让他们跟着毛泽东所向披靡,赴汤蹈火,不仅能走出雪山草地,也能在大饥荒时度过难关亲人饿死也无怨言。

有人用美国科学院院士里有高达7%的院士信仰宗教来说事。事实上,高达7%的院士信仰宗教是绝对不可能的。有人是为了不惹麻烦,尤其是红脖子的南方,宗教的势力太大,他们就不愿意说出自己没有宗教信仰的真情,虽然现在美国社会对无神论者没有迫害了。其实到了爱因斯坦时期,科学家们包括爱因斯坦就可以直接说自己不信宗教了,就没有牛顿所在时那么可怕了。

要知道,这调查可不是说有7%的院士去教堂,而是说他们口头说出自己信仰宗教(未必都去教堂)。还有另一个因素:现在的科学研究有黑暗一面:明明是学生做出来的发现与发明,最得利的是导师,哪怕导师一开始就不赞成该学生的观点。文章发表后,导师被邀请到各地去演讲,最后当上了院士。事实上他的智商不足以当院士,是靠学生的高智商得到的发明与发现。还有就是偶然性因素弥补了智商低。总之,真正信仰宗教后导致的智商下降不可能有高达7%的院士是虔诚的教徒。要么是他们口头上有信仰(就像周永康当年也到处作报告宣传共产主义信仰一样口是心非),要么是他们的学生搞出来的大发现而让低智商的他们占了便宜当上了院士。虔诚的信徒,不论信仰什么,都不可能保持高智商。高达7%的美国科学院院士是虔诚的宗教教徒?这绝对不可能。

既然“崇拜基因”是人类才具有的天性,那人类社会要想走到完全没有崇拜的地步,除非给人类做基因工程敲掉“崇拜基因”(Knock-Out),否则只靠环境的影响难度可想而知,毕竟地球上任何生物的性状都是由基因控制的。

最后,润涛阎像虔诚的教徒们道歉。当我写到最后这一篇,我便立刻反思自己的旧作,意识到我曾经有过对信徒们不礼貌的言论。人与人的基因表达不同,在生物学上被称为“性状”不同,需要的是互相理解。当然,我奉劝过不同信仰的网友,比如信仰基督的,别鄙视信仰李大师、信仰释迦摩尼的;信仰李大师的,别看不起他人比如信仰基督、信仰伊斯兰的。无论如何,润涛阎想给网友们提供帮助的善意诚可对天。

虽然我们还没有把“献身基因”、“独立思考基因”、“抑郁症基因”等克隆、鉴定出来,但我们知道信仰本身可以引发与抑郁症一样的症状,是经过七个国家严格的队列实验得到的科学结论,是无法推翻的事实。事实胜于雄辩。这与润涛阎的推理解释是否准确无关。另外,不论是什么原因引发的,只要有抑郁症症状,就应该到医生那里拿到控制抑郁症的药物,不仅可以减少痛苦,还可以逐步从抑郁症中走出来,再次享受人间的美好时光。

小结:

医学上的与信仰无关的抑郁症,包括工作压力、产后抑郁等导致的抑郁症,与“崇拜基因”开启的“献身基因”表达后的症状类似,但不是一回事。在医学家眼里是一回事,因为都有生不如死想自杀的表现。有一点是肯定的:二者都能用控制抑郁症的药物治疗。所以,在润涛阎看来,“崇拜基因”开启的“献身基因”表达后的症状表面上看是抑郁症,而在本质上与抑郁症疾病属于“标同,本不同。”恰恰是因为治疗抑郁症的药物是治标的,也就对二者都有效。这是为何去教堂的“献身基因”表达者也只能靠吃抑郁症药物来控制的原因。也就是说,“献身基因”表达后为了崇拜者而去死的状态,不是病。是在进化选择中必须具有的特征。人类进化到今天,很多现在看上去是疾病,但在历史演化过程中不是病,没有这个特征的群体早就被淘汰掉了。史可法、谭嗣同、夏明翰、董存瑞黄继光刘胡兰,他们的视死如归的献身精神属于“献身基因”表达后的表现,是该群体进化与繁衍的需要,对该群体是正能量,而不是疾病(疾病被看成是负的有害的)。抑郁症患者大爆发,是和平年代的特征。就是今天,在中东每天都有自杀炸弹恐怖袭击,不同教派互相残杀,哪里还需要吃抑郁症药物?社会给了他们为信仰而死的机会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5)
评论
jo1962 回复 悄悄话 According to the God Gene hypothesis, spirituality has a genetic component, of which (VMAT2) comprises one component by contributing to sensations associated with mystic experiences, including the presence of God and feelings of connection to a larger universe.

It is a hypothesis, you do not have to treat it that seriously?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喔,文章写的好,许多对留言的答复也有意思。佩服。
自然人 回复 悄悄话 文章写的很好!基因论很有意思!但治疗抑郁症有更好更有效的办法,吃DRUG很痛苦的。
自然人 回复 悄悄话 我和太太去基督教会十几年,走过各类多个教会,最后还是投奔自由了。我始终没受洗,被称“慕道长老”。太太受洗有点被逼无奈,刚出国华人牧师帮了我们不少,但后来因为服侍问题被教会故意冷漠,哈哈!教会里斗争很复杂????,如钱的问题。真正虔诚的不多,大多数有各种目的。一朋友的太太因为太虔诚和丈夫离了,后来得了抑郁症,牧师一番谈话后她把房子卖了,钱全部捐给了教会,后来后悔了,最终离开了教会,哈,极端案例,好人也有。
自然人 回复 悄悄话 OMG!第一次看到一篇文章有这么多评论!
oneflyingbird 回复 悄悄话 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去教会是因为生活的压力。不可否认基督教确实让我释放对生活的不满,因为如果我们定睛在神里,世间的痛苦就淡化了。 但这可能也就诱发了抑郁症, 因为要否认世间任何事情的意义。 生活原本有苦有乐,我们不能为了逃避痛苦也舍去快乐。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west' 的评论 :

也有可能他知道你是不信宗教的。
redwest 回复 悄悄话 忍不住再说一个极端例子,来美国第一年和一个part-time的神父共过事,周末他西装革履去教堂上班,家里孩子多,还从亚洲领养了一个女孩。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罪了他,怎么跟他打招呼他都不理我。他跟单位里的几个漂亮美国妹妹聊得高兴着呢。后来他失业了,我真的很同情他,家里几个孩子要养,每次有机会都托人转告给他,有一次在路上遇见他,很认真地跟他说什么地方可能有机会。就这样化解了他对我的"怨恨“。说实话,至今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讨厌我,在停车场或当着别人的面跟他打招呼,他都不带理我的。我把它解释为生活不易。
redwest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文章和各位的评论很好地解释了我为什么不信教。因为要信,就得认真,可一旦认真,就信不了,漏洞太多,没办法自圆其说。在我眼里,神父不过是一个混饭吃的职业,还不如其它职业来得实在。得罪了。自然现象用自然科学解释,社会现象用社会科学解释。做人诚恳本分就好。个人观点而已,尊重各种宗教信仰只要不害人害己。
刻舟求剑00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太小看古兰经了,也太小看穆斯林了的扩张力和破坏力。
先说古兰经:2005年伦敦地铁爆炸事件凶手之一,是个出生在英国的18岁巴基斯坦后裔,他邻居老太太怎么也不相信这个小孩能杀人。她对记者说,这男孩就是一手拿着汉堡一手抱个足球的普通邻家男孩。怎么会干这种滥杀无辜的事?可她不知道,这男孩高中毕业后,回巴基斯坦老家待了三个月。只三个月的古兰经的课就彻底卸载了英国十几年的教育。
再说穆斯林的败坏力。大家只看世界各地的恐怖事件,没有看到穆斯林如何利用几个世界大国博弈迅速扩张。尤其是美国政府,不要说布什,就是高智商的希拉里,奥巴马都照样被穆斯林利用当枪时。
另外,基督教是从中世纪改革到今天,已有300--400百年的逐步变化,不是一步到位的。相信100年前的教堂里,都不会象今天一样大人随便穿着,小孩基本就像到了公园一样随便玩耍。而穆斯林还是500年前的穆斯林。今天改革几百年的基督教和今天的伊斯兰教根本没有可比性。

自己出国前在穆斯林地区生活了十几年。生活的城市里有很多清真寺。经常看到穆斯林教徒的各种活动。出国后又到了一个(相对而言)基督教气氛很浓的小城市。应朋友之邀,第一次进教堂就被教堂里的世俗气氛震撼。牧师演讲动作之夸张,堪比脱口秀;女教徒的穿戴之妖艳,可比公司年终party。后院里年清人带着小孩搞活动,那欢快气氛远超国内小学课外活动。


-j4 回复 悄悄话 宗教是弱者的精神依托,用善意的谎言,服务大众。是社会自然现象。
工蜂被集体绝育,专制,毫无人道,也是自然现象。
阎老大可不必嫉恶如仇。
-j4 回复 悄悄话 本人感觉医药工业有操控医学试验,夸大药物作用,诋毁替代疗法的嫌疑。
-j4 回复 悄悄话 顺便有个题外话。
网上有文章介绍,
重性抑郁障碍,大多数患者未经治疗会自行缓解。心理治疗有较好的预防复发的作用。

心病要用心药治。是药三分毒。
不知阎老对当今医药工业寡头有何评论。
-j4 回复 悄悄话 完全赞同阎老“崇拜基因”“献身基因”的论述。
揭开人云亦云的表相,开启智慧的窗口,感谢阎老的辛苦耕耘。
-j4 回复 悄悄话 阎老思路新颖,洞察玄机,旷世奇才,本人一向钦佩赞赏。

非常赞同阎老有关宗教论述。
“信仰与多巴胺的关系”、去教堂人口比例越低国家越富有;信仰上帝越多的国家越穷”等等。

某些技节问题,我想从另外角度作些补充,愿阎老更上一层楼。
-j4 回复 悄悄话 阎老思路新颖,洞察玄机,旷世奇才,本人一向钦佩赞赏。

非常赞同阎老有关宗教论述。
“信仰与多巴胺的关系”、去教堂人口比例越低国家越富有;信仰上帝越多的国家越穷”等等。

某些技节问题,我想从另外角度作些补充,愿阎老更上一层楼。
-j4 回复 悄悄话 我并不质疑“队列实验”。
而是指出,此研究结果毫无实际意义。

研究只证明了去医院看医生的人发病率高于普通人。

英语原文:
People who held a religious or spiritual understanding of life had a higher incidence of depression than those with a secular life view.

严酷的自然,社会环境,人们常常陷入无助,寻求上帝,寻求依托。
弱者依憣归顺,强者操控愚弄。

证明教徒有抑郁症倾向,毫无新意。
muh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您相信的人类从海洋上岸的“润涛”式进化论的可信度有多高?大智是若愚的,可若愚并不等于低智商或者做盲目崇拜的。

大智的人是完全无我的状态下追求真理的,您的局限就是不能达到这种状态。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4' 的评论 :

你不懂什么叫队列实验。还有,宗教是利用了人的崇拜基因,崇拜基因的最大作用:没有崇拜基因,人类从海洋上岸那一刻就被灭绝了。没有崇拜基因把绝大多数人变成低智商、为统治者视死如归的傻子,根本就不会有地球人群体活下来。
-j4 回复 悄悄话 宗教无中生有,愚弄群众。
扼杀创新,镇压不同政见,激化族群矛盾。

积极作用:
战时凝聚战斗力。
平时规范社会道德,平抚心理创伤。

不同时期,不同利弊。
-j4 回复 悄悄话 此研究另一个严重缺陷:
只证明了12个月后,病人没有痊愈,没有证明病情是恶化还是好转。

对于普通老百姓,此研究毫无意义。

相反,这篇报导提及了以前的很多研究,证明宗教抚平创伤,有益心理健康。

本人不信神。
相信人类创造上帝,需要上帝。
-j4 回复 悄悄话 此研究有严重缺陷,产生误导。
研究只证明了去医院看医生的人发病率高于普通人。
没有证明普通人去医院(如参观,体检)会增加发病率。

理想的研究方案应该是,宗教引进某无神论国家(地区)后,
发病率是否会增加。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感谢老阎大篇幅回复,不过立法摘头巾这事我看难,现在这些左逼政客们(如德国默老太,加拿大的小土豆,米国落选的老巫婆等等)恨不得让非穆斯林都带上头巾来取悦阿穆呢。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这文章是一个好的探索,真正的God Gene和诱导抑郁症的基因之间的关系还需要科学试验。有一点,临床上一般有抑郁症的人智商为at least above the average,很多名人都有抑郁,特别是幽默大师几乎人人患抑郁症。就生活中来说,他们的道德水准也要高于常人。一般品德低下的人很少会有抑郁症。
zbs 回复 悄悄话 樓主感慨那些信神的“愚蠢的人”,把去教堂但又不信神的富人成功人仕稱作聰明人。神的道是需要有慧眼的人才可以見到。您要把人救到哪裡去?

科技不過是不斷發展的,在自我否定中不斷完善的,對真理進行論證的人的智慧。阿司匹林從可以人工合成的“好藥”到可以引起諸多身體各樣不適的副作用報道經歷了100多年的研究。還有那個德國的“反應停”,許許多多研究“證實”是管用,可是許許多多畸形兒童的降生叫那個“科學研究證明”了的藥物進入了垃圾堆。篤信“科技研究結論就是事實”是需要很大的信心的,那是對人和人的智慧有極大的信心。信仰科技,包括網絡,醫療手段,等等,就是信仰那些個會隨時間空間“改進”的東西。

偶像,除了各式金屬,木石雕刻出來的實物,還有自我,科技,成功,恐懼,驕傲,家,孩子,配偶。。。只要每天所思所想所做的目的是什麼,什麼就是自己的偶像了。

“神任憑他們的剛硬”。
馬太福音22:1?耶穌又用比喻對他們說: 2?「天國好比一個王為他兒子擺設娶親的筵席, 3?就打發僕人去,請那些被召的人來赴席,他們卻不肯來。 4?王又打發別的僕人,說:『你們告訴那被召的人:我的筵席已經預備好了,牛和肥畜已經宰了,各樣都齊備,請你們來赴席。』 5?那些人不理就走了:一個到自己田裡去,一個做買賣去, 6?其餘的拿住僕人,凌辱他們,把他們殺了。 7?王就大怒,發兵除滅那些凶手,燒毀他們的城。 8?於是對僕人說:『喜筵已經齊備,只是所召的人不配。 9?所以你們要往岔路口上去,凡遇見的,都召來赴席。』 10?那些僕人就出去,到大路上,凡遇見的,不論善惡都召聚了來,筵席上就坐滿了客。 11?王進來觀看賓客,見那裡有一個沒有穿禮服的, 12?就對他說:『朋友,你到這裡來怎麼不穿禮服呢?』那人無言可答。 13?於是王對使喚的人說:『捆起他的手腳來,把他丟在外邊的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14?因為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ld-dream' 的评论 :

关于难民问题。其实欧洲很多国家尤其是北欧当初不担心穆斯林难民的,因为他们原来的基督徒也不去教堂了,那新来的也要入乡随俗。让第一代难民不信伊斯兰教是非常困难的,只要第二代在学校里长大,没有清真寺,孩子们最多在家里受父母的传教。就好比我们华人,第一代还是在中文网上读中文的多,但第二代即使家里教给他们中文,他们也学不到多少中文,基本上是靠去中文学校学的中文。类似,中东伊斯兰移民第二代如果想真的继承伊斯兰教,如果没有清真寺的传教,靠家庭的教育是很难的。欧洲需要控制清真寺。华人第二代移民之所以有的中文很好,是靠中文学校。如果不许可办中文学校,第二代长大后的中文就差不多失传了。所以,关键是不许办清真寺。移民不是问题,关键是后代。

全世界有15亿多穆斯林,60%在亚洲,尤其是印度与巴基斯坦,各有1.5亿穆斯林。中东北非占20%,只有2.4%在欧洲。欧洲害怕了。其实,穆斯林信的神就是耶和华,跟基督教和犹太教信的是同一个神。所不同的是:基督教已经改头换面了,去除了神权,去除了上帝律法,去除了猪肉禁忌(去除了这三条基本上就把耶和华主张的核心内容给去除了,剩下的只是一个皮囊了。)而伊斯兰主张原教旨主义,就是圣经的旧约内容里的三大核心:神权、上帝律法、猪肉禁忌。但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者国家已经不是多数了,很多都已认同人权代替神权、用人民制定法律代替上帝律法,剩下的还有两条:猪肉禁忌和女权。女权的象征就是那个头巾。估计欧洲很快就会制定法律,人人必须遵守国家法律,其中包括妇女解放,不能戴头巾。

从国际上来看,未来发生“穆斯林危机”的是印度。以色列虽然被三亿穆斯林包围,但中东三亿穆斯林被五百万以色列给打得满地找牙,被打趴下了,中东穆斯林“谈以色变”等于“谈虎色变”了。以后胆敢跟以色列闹事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印度穆斯林的人口是整个中东穆斯林人口的一半,而且邻居巴基斯坦也都是穆斯林,加在一起就是3亿。如果地球上核战争会发生的话,最大可能在印度。一旦印度的穆斯林搞恐怖袭击而遭到印度政府大规模镇压时,战争可能会逐步升级,巴基斯坦可能会搀和进去。如果控制不住,那就可能发生拼命的结局。

欧洲会不会变成穆斯林?答案是否定的。如果发生伊斯兰种族屠杀欧洲人,欧洲最多再出一个希特勒而已。穆斯林不掌握国家权力,没有轰炸机没有坦克,就靠人肉炸弹,绝对赢不了。我们打个比方,就算穆斯林占领了整个法国,法国跟欧洲其它国家决战,那法国照样赢不了。核武互炸同归于尽?那穆斯林也一样完了。何况法国人绝不会坐等穆斯林夺取国家政权的。大选全民投票?那民主制度随时都可以更改。世界是动态的,制度是强人建立为了强人的利益服务的。强人就是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既得利益集团。伊斯兰不可能掌握欧洲的经济命脉,因为虔诚的信徒其智商很低很低,不可能有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能力。欧洲的穆斯林跟美国的穆斯林一样,基本上都是穷人。在历史上任何国家,不论是什么宗教,只要是虔诚的信徒,都是低智商的穷人。那些高智商的人,他们也去教堂但那是表演的,他们是通过宗教玩弄傻子的。他们会告诉自己的孩子们:“去教堂但千万别真的信!”就好比老毛让人民学马列学雷锋一样,他自己才不学呢。有人担心欧洲穆斯林人口多了就占领了欧洲。其实,地球上蚂蚁最多,有什么用?如果穆斯林的后代不信宗教了,那当然有危险,因为不信教了,智商高了,科学家商人政治家都出来了。但如果放弃了伊斯兰信仰,那也就无所谓什么种族了。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好文!我这是不是也崇拜老阎了啊?可别把抑郁症基因开启了啊!
老阎说的北欧年轻人,他们在难民问题上是啥立场呢?
-j4 回复 悄悄话 组织严密,权力垄断的天主教,明显衰落。
组织松散,形式各异的基督教,佛教等在美此起彼伏,仍然活跃。
-j4 回复 悄悄话 宗教利弊,因人而异。也因宗教类别,当地场所宗旨气氛不同而不同。
-j4 回复 悄悄话 情绪是影响健康的根本因素。
宗教可以给人依靠,信心和寬慰,也可以带来压力和恐惧。
宗教利弊,因人而异。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赞同-j4的话,除了一句:家里小孩,可以接触宗教,至少不会学坏。依附,洞察,反叛,操弄,最终结果全靠他自己的悟性。因为悟性高的极少。如果小孩子自己喜欢去教堂就让他去,但因为觉得教堂里教的那些道理可以防止小孩学坏就错了。见过太多太多的老外,谈到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就是害怕,因为神父们把人说的那么负罪(原罪),把正常的人性说的那么险恶,天天狠斗私心一闪念。他们从小就觉得自己非常非常坏,特别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的真实内心,因为都觉得自己不是好小孩。所以学会了虚伪(老外很多都很虚伪,就是那里学的),但因为觉得自己的罪恶才得了抑郁症。对宗教的开始不虔诚显然是帮助了很多人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l38' 的评论 :

信徒们搞不懂你这最简单的道理啊。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建议过他们不去信什么,谁爱信什么就去信什么,与我无关。我只是给他们提供科学家们严格的科学实验表明:引导孩子有宗教信仰,孩子将来得抑郁症的比例会高。但不是每个孩子都会得抑郁症,比例跟虔诚的程度有关。

有很多大富豪,人家就能控制自己去教堂但不信耶稣,专门琢磨怎么利用信徒而让自己发大财(他们知道耶稣说:富人要想去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难)。所以,去教堂没有问题,只要知道那是忽悠傻子的,这些人便比不去教堂的人更厉害。说穿了,是利用关系。就像这次闯王川普利用红脖子们的招数一样。等闯王上台时他照样拿着圣经宣誓,可他一辈子都是公开炫耀自己是富豪,他清楚圣经里富豪进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难。绝大多数信徒永远搞不懂这简单的道理的,因为崇拜基因一旦表达,他们就失去了独立思考能力,智商立刻下降。想让他们恢复原来的智商,不符合分子生物学原理。这是为何不论是什么信仰的信徒,哪怕在科学研究领域也基本上无法探索真理。科学院院士里93%是无神论者,以后会增加到99%是毫无疑问的。
hl38 回复 悄悄话 如果神存在,让所有的神在一起开会,结论会是:所有的神都不存在,因为他们都否定别的神存在,如果他们是神而他们的的否定一定算数。

-j4 回复 悄悄话 宗教是人类的需要,给人依托,给人信心,给人力量。不同民族创造不同的上帝。
只有极少数高人,洞察宗教背后的玄机。或科普大众,或操控运动群众。

和平时期,宗教规范社会道德,远胜过政府法律,解惑宽慰,远胜过心理医生,教徒得获荫庇是他的福份,无需解救。

家里小孩,可以接触宗教,至少不会学坏。依附,洞察,反叛,操弄,最终结果全靠他自己的悟性。

宗教温床是人们的无助感,生产力的落后、贫富不公、社会压力、、、宗教的天敌是科学技术,随着社会的发展,随着知识的积累,眼界的开阔,宗教的根基日益消融。
宗教和独裁专制都溃败于生产力的发展。
飞-舞-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还以为阎老师早已抛弃中国传统文化思维方式,特别是所谓的清官难断家务事的思维方式了呢!哈哈

不管怎样。若是回到您最初的命题。我觉得还是在因果的推理上并没有足够的支持与根基。

在美国基督徒家庭长大的孩子在进入大学,或是踏上社会后,往往因为忽然脱离了温暖友爱的家的保护,并且一下看到了真实世界的丑陋,从而背离信仰,怀疑上帝,并且有些人得了抑郁症。这从客观上来讲,只能说是成长中必须经历的痛苦。因为父母教的而不是自己因着人生体验而真正建立起来的信仰往往是不堪一击的。

阎老师是不是因为见到好些这样的例子,所以就出现了文章中的理论。

但如果是成年人,并且是第一代的基督徒,这样的人往往是经历过许多对真实世界的失望和挫折,最后在信仰中看到了美好,温暖和盼望才接受了基督教。 这样的人群中会出现大量的疾病好转,奇迹出现,心想事成的例子。有抑郁症的,好了;不开心的,天天喜乐了;孤独的,忽然觉得自己有人爱了,等等。

所有阎老师的理论还是有待探讨呀 :)

阎老师写文章辛苦,希望老师一定好好保重身体。




HB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阎先生是从数据统计上得出结论的,其思维是个无神论者自上而下的思考。可是信徒们从个人经历出发的,其思维是有神论者自下而上的认识。两者难所处位置以及思考角度都不同。但是宗教是现实的一部分。无神论者是否定神;有神论者是选择神。无神论者能否从有神论者的角度思考其现实意义呢? 好比不抽烟喝酒的从有烟瘾酒瘾的人角度出发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飞-舞-爱' 的评论 :

你知道人家怎么看你们的吗? 所以,这个矛盾永远也解决不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当年的国共两党,文革时的两派,二战时两个阵营,闹离婚的夫妻,打架的婆婆与儿媳妇,.....
飞-舞-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李大师是个活人,就算再强大,终究是个人,有人的软弱,也会生病。所以相信李大师,从长远来讲,可能会要面临很大的失望。

至于伊斯兰教,我在多伦多工作的时候,有好些伊斯兰教徒的同事(来自北非,东南亚,中东各国)。相处久了,我就有点想要避着他们走。因为我看见他们一些较为普遍的行为特点,比如说比较擅长偷懒耍滑,见了上司拍马,见了下属颐指气使。虽然她们每个人都要一天祷告几遍,并且在斋月的时候fasting,但日子久了,我感觉她们做这些不过是为了从众和得到她们族群里的人的接纳。所以渐渐的,我对他们以及他们的信仰就有了小小看法。另外有见过一些数据说伊斯兰教徒在北美和欧洲是使用社会福利最高的族群。这好像也没法让人心生敬意。

至于基督徒,在北美,很客观的说,我见了很多真诚,良善,有原则,有爱心的基督徒。对他们,我有着很多的爱和信任。我住在红脖子那些州的时候,见过好些白人基督徒每天非常努力打好几份工,怎么也不愿意拿社会福利。让人尊敬。

所以,阎老师,这不用打,已经高下立判了,哈哈 :)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飞-舞-爱' 的评论 :

我只是给您讲一下科学研究的结论是怎么回事,不是希望您不信宗教。人生如梦,快乐就好。我没有宗教信仰,因为信仰伊斯兰教的告诉过我,伊斯兰教才是最伟大的宗教,其它的千万别信。也有基督徒到我家N多次,告诉我的跟伊斯兰教教徒告诉我的唯一的不同是把宗教的名字改成基督。也有李大师的弟子找过我,说的跟你讲的没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要信就信李大师,感觉特别好。后来又有天主教教徒找我,我跟他说,为何去天主教会而不能去基督新教,都是信仰同一个上帝?你们还有伊斯兰信的都是耶和华,那就你们先搞清哪派是真的,哪派是邪教,统一后,谁胜了就是真的,我就信谁。否则,我没有分身术,无法每个派的教堂都去。伊斯兰认为我这看法对伊斯兰不公,基督徒认为我这看法对基督教不公,李大师弟子认为我这看法对法轮功不公。那如何公呢?你们信教的就打吧,胜者王侯败者寇。等剩下一个宗教的时候,我就信那个胜了的,因为真神帮助下必然能战胜邪教。所以,我在等。你们快点决出胜负,划拳也许,笔战也行,摔跤也行。我们无神论者都认同你们的办法,只要快点决出胜负。否则,我们无神论者加入哪一派其它派都觉得错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飞-舞-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阎老师,谢谢您还记得我 :)

我的结论可不是基于我一个人的例子哦。我做基督徒18年,因为在北美不断地搬迁,所以去过不下北美各地不下20个教会。中国人美国人教会都有。认识的基督徒加起来可能有上千。保守的,开明的,福音派的,灵恩派的,各种都有。

这种在生命上因着信仰的建立,从而焕然一新,散发出爱,美善和阳光的例子,听了太多太多。比例肯定超过6%:)

信仰是一种生命体验和人生观的改变。基督教信仰相信的是一个全能,至善,至爱的神。头脑中若是有这样美好的信念,比起满脑子相信的是人间险恶(比如你说的政治绞肉机),那肯定是会快乐很多的。信仰教会我们的是凡事感恩,爱人如己。这样看周围人都可爱美美的,能不快乐吗?信仰教我们遇到挫折,要相信“凡事互相效力,使爱神的人得益处”,这样的积极心态能帮助多少人跌倒了再重新爬起来呀!

阎老师,您的智慧一直以来让我佩服得很。不过,对于信仰,我一直认为您对基督教的最美好的本质其实从未体验过,也并不了解。 所以,对基督教有偏见。
zbs 回复 悄悄话 聖經摘錄的段落有9個“?”,不知道為甚麼在草稿中是隱而不見的。有疑惑的話,請看聖經原文(和合本)。
zbs 回复 悄悄话 謝謝樓主回復。
只是不知道為甚麼樓主要用統計的陽壽數據當作“證據”來比較信神與不信的神群體。神的奧秘人測不透,但我們從祂所造的一切就知道祂的全善全德是實實在在的。約翰福音1:3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

我們是從“無”到有的存在,中國人的智慧根老子也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約翰福音1:1?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神創造萬物,叫萬物互相效力而平衡存在。人,神知道人,人可以/情願毀掉地球,如果“我”被惹怒了。

路加福音13:2?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以為這些加利利人如此受害,是因為他們比其他?所有加利利人更有罪嗎? 3?不是的。我告訴你們:你們如果不悔改,都會同樣地滅亡。

聖經裡說的福氣不單單指現世的“福祿壽”,更有屬天的,與神同在的福氣。聖經裡的“死”也不單單指的是人的肉體的死亡,更是靈魂的死亡,即與神的隔絕,即世界末日時人靈魂在“天堂”和“地獄”的不同下場。人之所以是活人,不單單是肉體,還有那口“氣”。每個曾經活過的人,包括未曾出生的人,在上帝那裏都有“DNA”,上帝如何辦得到?我們的一言一行,神也全都知道。神會忙不過來嗎?箴言25:2將事隱祕乃神的榮耀,將事察清乃君王的榮耀。馬太福音6: 3?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你的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 4?好使你的施捨行在隱祕中。這樣,你那在隱祕中察看的父?就將回報你?。

所以,仰望神的時候不能用物質世界的標準“福祿壽”,“高大上”,“白富美”來衡量祂,祂在物質世界之外,屬於“形而上”的。祂可以輕易知道我們人,好比我們反覆播放一部電影,但電影中的人“看”不到我們。樓主喜歡看螞蟻,有沒有覺得有時候自己就是一只螞蟻一樣的生物,身不由己?即便是蟻王,即便是“得寵”的雄蟻,其實不過是一隻螞蟻。人,不過是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飞-舞-爱' 的评论 :

好久不见,您好!

我绝对相信你这个例子,因为人体非常复杂。我给你举例子来说明。

有人癌症晚期,医生根据多年的例子判断,他的生命还有3个月左右。朋友们说服了他全家,去教堂,说不定就有奇迹发生。果然奇迹真的发生了,三个月后他不仅没死而且医生检查癌细胞在快速消亡中。如果这个人或者这个教堂的人从中得出“信仰宗教就可以让癌症晚期的人起死回生”的结论,那就荒唐了。为什么呢?因为个例毫无价值,哪怕那例子是鲜活的,是无法反驳的事实。

科学家们就把这类本来是无神论者从不去教堂的到了癌症晚期去了教堂(类似上面的例子)数以千计的人放在一起统计,发现大约6%的比例发生了奇迹。然后把无神论者到了癌症晚期才发现的病人没去教堂的做统计,发现大约6%的比例发生了奇迹。大样本的结论是:癌症晚期(根据医生的判断还有三个月左右的寿命)起死回生的比例与去不去教堂毫无关系。教堂既不能挽救癌症晚期患者,也没有减少发生奇迹的比例。

那么,为何有高达6%的癌症晚期患者会发生奇迹呢? 个中道理还未得知,但这里边就出现了无数“谣言”,比如,有的人反正3个月就死了,干脆吃点从没吃过的东西吧,比如吃了柠檬水沾白糖,奇迹发生了,他便告诉所有的亲戚朋友,说柠檬水对白糖能让癌症晚期的人起死回生。有的人在临死前吃了土豆汁,奇迹发生了,他便告诉所有的朋友说癌症晚期只要喝土豆汁就能起死回生。等等等等无数的偏方就这么出来了。可人家听了他们的话后毫无作用,便骂他们是骗子。类似的例子还有民间无数“忌口”的谣言,比如某个人突然间就死了,在医学上这叫猝死。原因很多,有的根本就没病,就因为太激动或熬夜太累了。家人就根据猝死前吃了什么便得出结论,比如:糖精加鸡蛋,吃了就会死。有的业余爱好者就专门搜集这类谣言,自己亲自吃,把能搜集到的都吃遍了后他依然健康如初。

所以,单个例子毫无意义。

现在是藤校ED发榜的日子,一定会有无数孩子痛哭流涕,毕竟藤校的录取率很低很低,有的家长还会怒火中烧,因为自己的孩子学习那么出众,为何就被藤校给锯了?那谁谁谁被录取了,比自己的孩子差很多啊?这藤校招生办的人都是吃屎的不成?

其实,按照中国单独以分数定学校的招生办法,照样绝不能保证名校录取的未来各个都是精英、二流甚至三流学校录取的未来都是废物。事实上,人太复杂,高分无能只能人云亦云毫无独立思考能力的在名校毕业生里也是多数,在二流三流里比例更高而已。极少数有独立思考能力者有的出自名校,有的出自三流学校,有的出自高中都考不上的人群。只是名校毕业生论平均成功率来说高,只能说大数定律平均值高。但具体到个人,与他所考入的学校无关。图书馆馆长李大钊竟然在那样明显可以逃掉的情况下最后被绞死,而图书馆管理员只拿每月八块钱(李大钊每个月三百多)的毛泽东根本不可能如此迂腐,换句话说,如果是毛泽东,李大钊绝对能逃命。毛泽东经历过的面临死亡的次数数不胜数他最后还打下了江山,他连一个正经大学都考不上,事实上他连高中都没考上才去的长沙第四师范(第四师范入学不考数学,基本上有钱就能入学,因为毕业后只能教初小。那时候读过小学的人数都不多。第四师范招不到人便被第一师范给吃掉了,毛泽东毕业时就赶上了得了个第一师范毕业生的文凭)。但你不能做结论说:“毕业后只能教小学的师范毕业生比清华北大毕业生能力强”这种荒唐的结论。

所以,拿个别例子来说事,只能说有这样的情况,做结论就是笑话了。必须是成千上万的例子总和起来看,趋势是怎样的。就连还有三个月的癌症晚期患者,都有相当高的比例起死回生,人如此复杂,什么事不能发生?但这并不能说就无法进行科学研究了。设计合理的科学研究照样能得出科学合理的结论。但这些结论并不是说没有一个人例外,说的是趋势。比如说,引导孩子信仰宗教,诱发孩子得抑郁症的比例要比不引导孩子信仰宗教的高。越虔诚,比例越高。说的是比例,不是具体到每个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bs' 的评论 :

不信仰基督教的日本人,平均寿命世界第一,高达83.4岁。其次是香港,高达83岁。

全民人人信教整个国家没有无神论者的塞拉利昂(60%的人信仰伊斯蘭,30%信仰基督教,10%信仰其他宗教),人均寿命取整数才勉强够48岁。
飞-舞-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在成为基督徒之前的两年里有抑郁症。做了基督徒后的10几年,天天都很开心,再也不抑郁了:)
我以前读到一些研究报告中说基因里有抑郁倾向的人容易成为虔诚的信徒。我是完全同意这个观点的。
阎老师的分析完全把因果倒置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l38' 的评论 :

崇拜基因开启的献身基因的表达其性状从医学角度看是抑郁症,但事实上不是。一旦给他们下命令去为他们崇拜的神去死,他们就很高兴接受任务。在和平年代,就表现出抑郁症一样不想活的症状。在这里,“性状”与“症状”在表面很难分开。
hl38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抑郁症不称其为精神疾病,而是精神状态。我们是否就可以大胆地说,宗教就是不同类型的抑郁症。
hl38 回复 悄悄话 赞成楼主关于虔诚的信仰会诱发抑郁症的观点。我认为基因均是不同功能的不同能量Z*,它们与其不同的环境 r(有信仰的或无神论者)和谐,产生不同的存在(势能):IC = Z*/r,
有信仰者易产生不同程度的抑郁症,无神论者则较少有抑郁症。
zbs 回复 悄悄话 聽聽耶穌的教導:
馬可福音6:27只 是 我 告 訴 你 們 這 聽 道 的 人 , 你 們 的 仇 敵 , 要 愛 他 ! 恨 你 們 的 , 要 待 他 好 ! 28咒 詛 你 們 的 , 要 為 他 祝 福 ! 凌 辱 你 們 的 , 要 為 他 禱 告 ! 29有 人 打 你 這 邊 的 臉 , 連 那 邊 的 臉 也 由 他 打 。 有 人 奪 你 的 外 衣 , 連 裡 衣 也 由 他 拿 去 。 30凡 求 你 的 , 就 給 他 。 有 人 奪 你 的 東 西 去 , 不 用 再 要 回 來 。 31你 們 願 意 人 怎 樣 待 你 們 , 你 們 也 要 怎 樣 待 人 。 32你 們 若 單 愛 那 愛 你 們 的 人 , 有 甚 麼 可 酬 謝 的 呢 ? 就 是 罪 人 也 愛 那 愛 他 們 的 人 。 33你 們 若 善 待 那 善 待 你 們 的 人 , 有 甚 麼 可 酬 謝 的 呢 ? 就 是 罪 人 也 是 這 樣 行 。 34你 們 若 借 給 人 , 指 望 從 他 收 回 , 有 甚 麼 可 酬 謝 的 呢 ? 就 是 罪 人 也 借 給 罪 人 , 要 如 數 收 回 。 35你 們 倒 要 愛 仇 敵 , 也 要 善 待 他 們 , 並 要 借 給 人 不 指 望 償 還 , 你 們 的 賞 賜 就 必 大 了 , 你 們 也 必 作 至 高 者 的 兒 子 ; 因 為 他 恩 待 那 忘 恩 的 和 作 惡 的 。 36你 們 要 慈 悲 , 像 你 們 的 父 慈 悲 一 樣 。

37你 們 不 要 論 斷 人 , 就 不 被 論 斷 ; 你 們 不 要 定 人 的 罪 , 就 不 被 定 罪 ; 你 們 要 饒 恕 人 , 就 必 蒙 饒 恕 ( 饒 恕 : 原 文 作 釋 放 ) ;

所以,不要被宗教裡的,包括伊斯蘭教和基督教,還有各式其他宗教,各樣論斷和攻擊甚至殺害所蒙蔽,那不過是人的伎倆,是各式各樣的人為了自己的緣故,打著上帝的名號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幹出的辱沒神名的勾當。不要以為神不知道,因為 “人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耶穌基督教導的是“捨己的愛”,而不是“捨人的愛”。如果真的認識神,心中只有愛,只有謙卑。憤怒是神的主權。祂是“10環”,任何偏離其“10環”之道的就是“罪”。如果這位神不會發怒,好比一個沒脾氣的父親,祂怎麼可能讓這麼“棒”的人敬畏呢?耶穌就是那個真正懂得上帝耶和華的愛的人,就是捨去自己的尊貴和生命,只為倔強的人能真的看到上帝的真理。
如果你質問舊約裡上帝的憤怒以致毀滅人類,一是,你是誰,竟敢質問那造你的主;二是,如果你的家裡出現蟑螂,你難道不連同那些未孵化的蟲卵也一併滅除嗎?何況你還不是造出蟑螂的主人。

抬著頭看看自己,人前人後都很棒;再在耶穌十字架前低下頭來看看,祂的羞辱,鞭傷,還有流出的血和生命都因我們的罪,是神把憤怒發洩到耶穌身上,為讓我們能夠向祂求饒恕並得到應允。人,不過是人。

論到神的選民,我們這些外邦人都應該為以色列人感到愧疚,因為神對他們的大能的帶領和嚴厲的管教,讓我們外邦人也能看到神的愛。請看猶太人只認的摩西五經裏:申命記32:43你們外邦人,當與主的百姓一同歡呼!因他要申他僕人流血的冤,報應他的敵人;潔淨他的地,救贖他的百姓。」大衛王的曾祖母路得也是12支派以外的外邦人。

還有舊約裡的以賽亞書56:
3與 耶 和 華 聯 合 的 外 邦 人 不 要 說 : 耶 和 華 必 定 將 我 從 他 民 中 分 別 出 來 。 太 監 也 不 要 說 : 我 是 枯 樹 。

4因 為 耶 和 華 如 此 說 : 那 些 謹 守 我 的 安 息 日 , 揀 選 我 所 喜 悅 的 事 , 持 守 我 約 的 太 監 ,

5我 必 使 他 們 在 我 殿 中 , 在 我 牆 內 , 有 記 念 , 有 名 號 , 比 有 兒 女 的 更 美 。 我 必 賜 他 們 永 遠 的 名 , 不 能 剪 除 。

6還 有 那 些 與 耶 和 華 聯 合 的 外 邦 人 , 要 事 奉 他 , 要 愛 耶 和 華 的 名 , 要 作 他 的 僕 人 ─ 就 是 凡 守 安 息 日 不 干 犯 , 又 持 守 他 ( 原 文 是 我 ) 約 的 人 。

7我 必 領 他 們 到 我 的 聖 山 , 使 他 們 在 禱 告 我 的 殿 中 喜 樂 。 他 們 的 燔 祭 和 平 安 祭 , 在 我 壇 上 必 蒙 悅 納 , 因 我 的 殿 必 稱 為 萬 民 禱 告 的 殿 。

8主 耶 和 華 , 就 是 招 聚 以 色 列 被 趕 散 的 , 說 : 在 這 被 招 聚 的 人 以 外 , 我 還 要 招 聚 別 人 歸 併 他 們 。

神愛世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最好笑的是宗教各派之间互相骂对方是邪教。其实伊斯兰的可兰经里边讲得很清楚,“旧约的上帝律法全部接受”。而且只尊耶和华为真主。原教旨主义是指旧约的上帝律法。如果说坚持原教旨主义就是邪教,那等于是说坚持基督教圣经旧约的就是邪教。从道理上说不通。

伊斯兰教需要的是宗教改革,就是放弃旧约的上帝律法和结束排挤鄙视甚至杀死异教徒的邪恶行为。也就是放弃对旧约的信仰。

说起来这本来就是一本糊涂账。改革后的基督教和未改革的伊斯兰教都拜同一个上帝---耶和华。而根据旧约,耶和华是犹太人的上帝,他只保佑犹太人。如果认同旧约,那就必须承认除了犹太人外,其它民族没资格得到上帝的保佑,因为只有犹太人才是耶和华的选民,其它任何民族都不是他的选民。所以,犹太人不承认耶稣是上帝,这就打起来了。倒是穆罕默德比较靠谱点,伊斯兰并不把穆罕默德说成是上帝,只是先知。可问题就来了:你自己不再承认自己是犹太人,而是阿拉伯人或其它民族,那你只承认耶和华是上帝真主,人家耶和华只选了犹太人做他的选民,你不是犹太人跟人家套近乎道理何在?

就好比李大师早出生几千年,地位就跟犹太人眼里的耶和华是一样的。如果李大师临死时有口头遗嘱告诉他的信徒,他只保佑中国的东北人,只有东北人才是他的选民。那你河北人印度人泰国人德国人也要人家保佑,人家东北人怎么能答应呢?不答应,就杀人家。基督教伊斯兰教打着人家犹太人上帝的旗号杀人家犹太人多次,把人家几乎斩尽杀绝,毫无道理。自己立自己的崇拜者不就完了?起个新名字,不叫嘎得,叫个另外的名字,比如古德,不是一样吗?李大师就不说自己是嘎得,信徒们一样为他自焚而视死如归。孔子就被他的信徒们称为至圣先师,而不是噶得。不就一名字吗?叫习惯了是一样的。至圣先师叫习惯后比噶得还高级呢。孔子的信徒可以说:论考级,至圣先师是最高级,噶得是次一级,甚至说至圣先师是嘎得的老师。所以,没必要跟人家犹太人的领袖挂钩,导致大家都不愉快。自己玩自己的。

亚洲人就好很多。日本人信奉天皇,把天皇的后代也捧起来。中国人最早有黄帝炎帝等,后来就独尊儒术,没跟犹太人日本人去争。印度人把释迦摩尼送给中国后就改信了印度教。既然送人了,自己就放弃了,上千年中国与印度没有因为抢释迦摩尼而打仗。南韩人说孔子是他们的,那也是最近的事,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南韩人都要把老孔抢过去。西藏人也不叫他们的崇拜者为噶得,而是达赖。在藏人眼里,达赖比噶得高太多了。回看历史,我们便可清楚,黄种人和印度人就比中东人和欧洲人有智慧,认同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井水不犯河水。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rse625' 的评论 :

有炸弹的年代很近。在古代一开始的时候只能是石块。后来的弓箭。那时还没有崇拜死人的宗教,崇拜的都是活人英雄豪杰。近代有了炸弹后,很快就有了导弹甚至核武器,人类靠杀人进化的路也就失灵了。

horse625 回复 悄悄话 看来这穆斯林的人肉炸弹也是进化的一种手段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回阎老师,不必反驳,我的推理本是为了证实您的有信仰的比无神论者抑郁症患者高。比如一个人是有信仰的,但因为忧郁症发作放弃了去教堂。当被统计的时候,就变成了:常常去教堂的,得抑郁症的比无神论的少;有宗教信仰但不去教堂的,得抑郁症的比无神论者和比常去教堂的高得多。
zbs 回复 悄悄话 在樓主家裡發表評論,力求不論斷。就說基督教和基督信仰的區別,因為兩者都會有極為虔誠的信徒。

如果沒有搞清楚基督信仰基要,容易誤入宗教門,而不是找到真理的路。基督信仰的總綱就是一,盡心,盡性,盡意愛主我們的神,那位創造並統管宇宙萬物的上帝;其次也相仿,就是用舍己的愛去愛’鄰舍‘,目的只為榮耀神,因為懂得神對自己的應許,就是永生。這個’神‘,作為一種稱謂,世人很看重,卻更常常被理解成妖,魔,顯靈,管用,好使。。。而與神更接近的意思應該是人所測不透的超維度的能量,而且是有大愛的能量。因為宇宙萬物至今仍平衡完美,運轉不息。

細讀聖經,讀得次數越多就越會感到這位大愛大能的神早就知道人的自義高傲,因為沒有真正謙卑下來的人是不可能認識神。祂預備謙卑的耶穌在預定的時間生在人的家中,在預定的時間傳神的道,在預定的時間受辱受死,然後埋葬並死裡復活,被升為至高並會再來當‘審判的主‘,憑著世人的信心和行為施行救贖。如果自己信的不是’舍己的愛‘,一定要常常禱告,等待神的回答,確認自己“信好了沒有”。

為了自己“在世上”的好處而信的,應該就會有太多和經常的掙扎,付出了,而沒有喜樂和平安的心。不信和初信的人很容易看到這類’極為虔誠‘的信徒’跌倒而對基督信仰加以質疑。其實這樣的信是神不喜悅的,應當警醒。在撒母耳記下神對犯姦淫殺人之罪的大衛王就是這樣說的:“只 是 你 行 這 事 , 叫 耶 和 華 的 仇 敵 大 得 褻 瀆 的 機 會”。
後來使徒保羅引用, “事實上,正如經上所記:「因你們的緣故,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受到褻瀆。」?”

事實是,在教會裡有各式各樣的信徒,如果你是一個沒有完全謙卑下來的人,你是看不到耶穌的,因為耶穌太卑微了,一點不像君王,更不想我們想像的神的兒子。而正確的做法是“只見耶穌,不見一人。”

箴言14:12敗 壞 之 先 , 人 心 驕 傲 ; 尊 榮 以 前 , 必 有 謙 卑 。

樓主信自己的智慧,信到以為可以救人。是救人的靈魂嗎?樓主還應該十分敬重家族承傳下來的各樣智慧教導,這是許許多多人得不到的恩賜。但這個智慧也應該有一個終極的源頭。

不是有因就有果,而有果一定是有因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nt_arts' 的评论 :

无法反驳你的推理,得了抑郁症反而不去教堂了,有可能,但也不能排除在电话询问时去教堂的不想或不敢说自己得了抑郁症,就说没有,明明是在吃药。但从总数看,有信仰的比无神论者抑郁症患者高。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God Gene是隔代遗传。

试着解释一个:常常去教堂的,得抑郁症的比无神论的少;有宗教信仰但不去教堂的,得抑郁症的比无神论者和比常去教堂的高得多。
一个可能性:忧郁症的一个特点就是放弃与人的交流。所以可能忧郁症的人因为忧郁症发作放弃了去教堂。当被统计的时候,就变成了楼上的结论。
taxidriver 回复 悄悄话 OMG 这怎么回事啊
法国薰衣草 回复 悄悄话 忧郁症跟信仰没关系吧, 跟个体有关, 有些人信和不信反正都会得忧郁症,就是那种体质, 要么多了根神经,要么少根神经, 要么基因短路/重叠, 好像落后落伍的不跟潮流的一般没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阎立华' 的评论 :

你没读我的旧作。人类最后一拨从海洋走到陆地,活下来的群体一定是极少数没有信仰的高智商领袖带路乌央乌央的有信仰的低智商组成的部落才有战斗力,否则都被灭绝了。所以,现在的人类必然也是差不多这样的构成。不论毛粉们走到哪里,他们的崇拜基因已经表达,不可能走到无神论一方。极少数没有表达崇拜基因的个体,依然是无神论者。然而,下一代就不一样了。在年轻时他们没有环境引导他们的崇拜基因表达,如果后来的环境还是利于无神论者,那他们依然是高智商的无神论者。

至于已经表达了崇拜基因的人,当然会感觉到去了教堂更舒服。因为多巴胺大量释放的缘故。你可能没读过我的旧作才有这评论。我这篇博文介绍的论文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没有信仰给诱导出来的个体通过暴露信仰因素后,信仰并不会产生任何心理正面的影响。 解释如下:

那些崇拜基因已经表达了的个体,去了教堂由于多巴胺的释放而感觉良好,其负面结果便是导致献身基因的表达,如果战争需要他们去为上帝而战,那他们就视死如归。在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便与抑郁症的表征类似。正负结果相抵后,还是副作用大于正作用。

如果崇拜基因表达后,献身基因不表达,那这样的群体在刚从海洋走出陆地是就被灭绝了。献身基因表达后,他们在战场上便是董存瑞黄继光刘胡兰以及现在中东恐怖分子绑上炸弹在身上时高高兴兴的表现。ISIS也是一样。

北欧的成功告诉我们:当不再给年轻人灌输宗教后,整个群体就很少有人会找教堂而靠教堂释放在社会上家庭里不舒服的负能量了,幸福指数极高。那些以为没有宗教指引人类就不幸福的谬论在北欧事实面前被彻底揭穿。

毛泽东搞文革先搞的是个人崇拜,就是从中学生发动红卫兵开始的。越年轻,诱发崇拜基因的表达越容易。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 对宗教信仰的反应 过激了?大陆出来的人,尤其是经历过毛时代的,都非常警惕盲从盲信。早年,王小波初到美国,对宗教嗤之以鼻,他的老师教导他:就普通人而言,信教比不信教有更好的生活。后来,王小波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个人力量的微弱,孤独感,无力感,注定要去搜寻某些寄托。即使不信教,也有不少人敬畏某种天道。彻底的无神论者,并不多见吧。

信教也分 温和 和 极端。所有的极端都带来罪恶和灾难。但温和派信徒是文明发展的稳定剂。中国差在没信仰,做事缺底线。美国强在WASP,有清教徒主导的价值观。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阎立华' 的评论 :

宗教信仰是由基因决定了的,社会唯一能做的是环境更适合于无神论者而已。彻底杜绝人的信仰,需要用分子生物学技术把崇拜基因敲掉(Knock-Out),因为社会已经进化到不能靠人工选择而杀人的地步。就是改变社会环境,对无神论者的生存空间加大后,其效果非常明显。有信仰的人不能过多就好,尤其是不能给他们提供杀死异教徒比如ISIS产生的条件。在法律上彻底杜绝上帝律法的内容,用人权代替神权,这在很多国家都实现了,中东也能实现。只是步骤哪个更快更有效而已。改变社会人群构成的另一途径是可行的:北欧已经没有年轻人去教堂了。这样,无神论者的基因比例就会逐步增加。根据群落学原理,没有女人愿意跟去教堂的男人生孩子,下一代的群体就往无神论一方倾斜。整个社会的基因型在群落里的比例就发生了变化。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是说博主,不是我,尽管我也是这个字)对几种基因的相互关系论述得异常精彩。但我还是怀疑结论。如同我们失意的时候会去翻老庄和佛经,信教的和准备信教的也有不少是受过挫则的人,这群人本来就是抑郁症高发人群。
至于你说的那个研究,粗看了一下,不好评述。社会学在设计这种结论和过程都不那么显明的实验时,难度系数非常大。某些环节的误差可能导致相反的结论。就这个实验而言,样本的选择是关键,如何做好初始条件的相似性,样本群的可比性,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武尊' 的评论 :

因为地球上的所有动物都被人灭绝了,人也灭绝了自己还创造了它们机器人。人创造了它们,自然就是它们的上帝了。

关于专制的话题,其实民主派的看法是错的。如果让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放弃真主(就是基督教的上帝耶和华),可行的办法就是世俗化,等于人人爱钱胜过爱耶和华,走到这一步最容易的路是靠大独裁者。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都是这类人物,这是原教旨主义者恨死他们了的原因。有他们在,就无法产生恐怖分子。道理很简单:这些大独裁者想自己被崇拜,唯一的对手是上帝耶和华(等于伊斯兰说的真主)。

其实毛泽东也类似。在中国想铲除儒教、佛教、一贯道、伊斯兰教、基督教等五花八门的迷信,毛泽东这类独裁者才能办得到。因为他想让全国人民只崇拜他一人,就必须扫除所有的宗教。他一死就可以走到人人看钱的地步了。到了这一步,迷信的死灰复燃有一段时间,但那是回光返照而已。随着经济的大发展,由于年轻人没有了对毛泽东的崇拜,也没有了对其它迷信的崇拜,整体智商水平会迅速提高,科学创新就会高速发展。

在美国南方宗教盛行的地方,人人的智商都被崇拜基因表达后修饰了控制逻辑思维的DNA而大幅降低,靠他们搞创新?如同墨西哥人,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那低智商不具备基本的批判思维,没有批判思维科学与创新无从谈起,只能干些割草搬砖修路建房的体力活,搞发明创造?怎么可能。

所以,从铲除迷信方面讲,大独裁者是一个过渡阶段,大独裁者一死,金钱代替信仰的世俗化便当即实现,没有了崇拜,孩子们的智商便不会被修饰DNA而降低,创新的民族就出现了。美国一直靠无神论家庭的孩子和从无神论国家移民进来高智商创新者来维持科学的高速发展(93%的科学院院士是无神论者),靠红脖子教徒那就跟墨西哥没区别了。出生在纽约的川普对此非常清楚,他几乎一生都是民主党,只是利用红脖子们的选票才换成了共和党而已。他最瞧不起的是墨西哥人,因为他清楚靠他们无法让美国保持科学技术发明领先,再次强大无从谈起。硅谷的大佬们根本不需要担心,他当总统上台后,绝不会放弃科技创新的,他也会走回到支持中东伊斯兰世界靠独裁者世俗化之路,也会把原教旨主义信徒往死里杀。他需要扶植大独裁者走世俗化道路,这些中东国家需要的是无数个毛泽东,比萨达姆还萨达姆,以铲除迷信。等这些大独裁者一死,便是人人爱钱的世俗社会了。现在,中东人都是教徒,低智商的他们不可能搞科学,只能靠卖石油活着。他们的孩子在智商与创新方面无法与中国的下一代人比。中国现在需要做的是杜绝迷信的死灰复燃,在这方面绝不能手软。拆除少数民族地区外的一切清真寺一切寺庙一切教堂。不能用迷信荼毒孩子们的心灵而降低他们的智商与创造性。未来的领先的发明创造便可大多都出自中国人之手。
武尊 回复 悄悄话 最想看到的幽默语言解说科学:

“所有的生物性状都是由四个碱基对控制的。花样也就那么多。原来以为人的细胞里有十万以上的基因,现在把人的DNA全部系列都测序完了,一共就三万多个基因。每个基因的功能在一步步揭开中。别神神叨叨的。在蚂蚁眼里说不定会认为人就是创造万物的神。恐怕连老鼠都会那么认为呢,也许老鼠认为猫是创造万物的上帝,绝对惹不起,一见就吓尿了。人在地球上的疯狂行为,已经导致在过去的20年里地球物种灭绝了20年前的50%,那些被灭绝的物种可能认为人就是让它们死它们就不能活的上帝。等人类灭绝后高智能高智商的机器人便是地球上唯一的主宰,它们会把我们人类看成是上帝。到那时,我们人人都是上帝了。”
武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昭明_watch0' 的评论 :

看过阎先生的文章后,我试着回答你。 电影中的那对父母很可能没有崇拜基因或者只存在很弱的充拜基因,他们的宗教信仰很可能是外加的(穆斯林家族),而不是他们自己去寻求信仰的。那个女儿有可能是隔代遗传到了很强的崇拜基因。有无很强的崇拜基因可能是把伊斯兰信徒分为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原因。

以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在华人教会看到的,那些信徒们所说相当部分的话和他们真正的意思很不一样,由此判断出忧郁症的患者在信仰的帮助下恢复是一种假像,是在旁人的影响下必须要好起来的一种假像。忧郁症恢复不象外伤恢复能够从外观上判断,患者在那种周围满是虚伪的环境中有可能自认为恢复了。

跨时代全方位来看信仰,信仰可以说是可怕的东西,但是无所谓,因为人类的特性决定了即使不存在信仰也会有其它可怕的东西来左右人类,所以信仰存在就存在吧。

分时段,分区域,分人群,具体事件来看信仰的话,有不少方面是值得称赞的,但是这只是片面的。世界上存在着许多类似的事情。例如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法西斯独裁统治,总的来讲是极其反面的,但是在那段专制时期,意大利社会秩序极好几乎全国夜不闭户,所有的黑手党徒不是被处决就是被赶到了北美,墨索里尼一被推翻,民主社会来了,可是黑手党也回来了,直至上世纪90年代末,意大利南部几乎没有法律能执行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昭明_watch0' 的评论 :

那个电影是鸡汤类的唬人的东西,就跟中央宣传部的作品异曲同工。拿电影说事,你还想做试验验证?那你去验证聊斋吧。

所有的生物性状都是由四个碱基对控制的。花样也就那么多。原来以为人的细胞里有十万以上的基因,现在把人的DNA全部系列都测序完了,一共就三万多个基因。每个基因的功能在一步步揭开中。别神神叨叨的。在蚂蚁眼里说不定会认为人就是创造万物的神。恐怕连老鼠都会那么认为呢,也许老鼠认为猫是创造万物的上帝,绝对惹不起,一见就吓尿了。人在地球上的疯狂行为,已经导致在过去的20年里地球物种灭绝了20年前的50%,那些被灭绝的物种可能认为人就是让它们死它们就不能活的上帝。等人类灭绝后高智能高智商的机器人便是地球上唯一的主宰,它们会把我们人类看成是上帝。到那时,我们人人都是上帝了。
昭明_watch0 回复 悄悄话 我看过一部法国电影,讲一个小姑娘要去参加ISIS,父母怎么劝,怎么拦,也没用。小姑娘后来完全不吃东西了。我看到她父母一点办法也没有的那种绝望,很像是面对着忧郁症的孩子。救不过来了。

读你写的这篇,让我想起这个电影。

可是我想,难道她的父母就不是真正的伊斯兰教的信仰者吗?为什么她父母的“献身基因”就没有启动?
而且,我以为,有些忧郁症的患者,也能在信仰的帮助下,一点点地恢复健康。
信仰本身不是一件坏事,在这个世界上,个体实在是太渺小,太孤单,太脆弱,他实在是不能明白这一切的一切,他需要信仰做依靠,谁都是,想你也是,你不能什么都得自己证实。你得相信人家说的。

我以为,人都有“自我毁灭”的基因,但我们每个人的这个基因过敏于不同的环境,有人可能是由于信仰而激发起这个“自我毁灭”,有人可能是荷尔蒙的变化,有人可能是因为苦难,而有人甚至可能是因为无聊。。。

我只是乱想,没法做科学实验。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people who believe in a higher power respond better to psychiatric treatment倒是可能的,因为有些人容易被引导,有些人比较固执或爱独立思考。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的意思不是说信仰宗教了的人就不诚实了,而是崇拜基因开启了“恐惧基因”的表达,在统计学调查询问他们时他们害怕说出“信了上帝后得了抑郁症”的事实,他们害怕受到本来就不存在的几千年前杜撰出来吓唬他们的上帝报复他们。这是他们诅咒我去死的原因。他们也不想想,如果信了宗教诅咒就有效,那千百年的被伊斯兰教徒诅咒的基督徒、被基督徒诅咒了千百年的穆斯林哪里还有今天?早就消失了。只剩下诅咒来对抗科学,而不是靠逻辑推理和事实陈述,我就非常同情他们。如何帮他们走出来,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些毛粉红卫兵们老了都无法摆脱毛泽东思想的桎梏。揭发韩寒是蠢货骗子,最痛苦的最着急的不是骗子,而是被骗子骗了的傻子们。所以,两千多年前孔子就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唯上智与下愚不移”,太准确了。无愧至圣先师,两千年前就把人给看透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说过多少遍了?一切靠统计学得出的结论都是不值得考虑。这才需要花大钱搞队列实验,在医学研究领域,队列实验的结果是确信结果。靠电话询问的统计结果没有什么价值。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谢阎大师海涵:)Google 了“why religion can help depression” 出了不少链接, 供参考:

The power of prayer: Believing in God can help treat depression
New research has found that people who believe in a higher power respond better to psychiatric treatment
Benefit is not confined to a specific religion


Read more: http://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2314781/Believing-God-help-treat-depression.html#ixzz4Spv3Gry0

How Faith Helps Depression
http://www.everydayhealth.com/columns/therese-borchard-sanity-break/how-faith-helps-depression/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阎立华' 的评论 :

在这个问题上的统计学研究可靠性值得怀疑,说不定有的去教堂的信徒有抑郁症也说教堂帮助他们治好了抑郁症。这是加拿大文章作者最后说需要另类研究才行。也就是英国这次的研究才有科学价值,那就是:不论去不去教堂,信仰本身对信徒的心理上的好处是不存在的。而且还是诱发抑郁症的危险因子。这是科学研究得到的结论,不是单靠统计学。
即使是统计学上的调查研究结论也是由于信仰(不去教堂)的,抑郁症增加很多。这本身就表明信仰诱发抑郁症即使在统计学意义上也是事实。由于教堂不是让他们不再信仰宗教,那就没有道理减少抑郁症功能,而是增加才对。你说得对,如果教堂有减少抑郁症的功能,那也是社交的功劳,除非教堂是让他们不再信仰宗教,因为信仰宗教诱发抑郁症在统计学上也是事实。而且越虔诚诱发抑郁症效果越加倍。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都是信耶稣,去教堂的抑郁少,不去教堂的抑郁多。这个现象只说明,抑郁症与信仰弱相关,而与社交强相关。
去教堂就是一种社交,个人在群体中稀释了孤独感。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很多因素会对诱发抑郁症有影响,而且比你说的因素多得多。这根本毫无影响研究结论啊。因为两组分的时候是随机的!!!!!!!!!!!!!!

把所有的因素都随机后,唯一不同的就剩下“暴露”因素了。如果科学家用了百年的方法有漏洞,那世界上最高智商群体都是饭桶了不成?这方法又不是他们才开始的。

如果只拿几个人做研究来说事,或者某些人的经历,结论当然无效。必须是大样本,随机后所有的其它因素都冲掉了。你说实验组有其它因素可能影响结论,可对照组不也一样?两组的人是一样多,是随机分出来的。

我文章给出了出处,大家自己去读。我声明了我本人没参与这个实验,我是介绍,主要是给出我自己的解释。原文部分,自己去理解。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解释。自己愿意怎么解释都可以。但不能改变两点:
1.题目是:Spiritual and religious beliefs as risk factors for the onset of major depression
2.These results do not support the notion that religious and spiritual life views enhance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昭明_watch0' 的评论 :

他就一骗子。智商极高的骗子。他要是跟他说的那样有移山填海无所不能的本事,是天下唯一的上帝真神,那他为何能被逮捕入狱?是他小儿子徒手抓捕咬人的大狼狗,不是他本人。我有旧作非常详细介绍整个过程,而且是两条狗,他用两种不同的方法。我是亲自经历的亲眼所见我就在身边,我回国问过我弟弟,想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一开口他就点头。实在令人无法忘记的场景。
hibiskus 回复 悄悄话 有很多精彩的地方,不过正如评论里指出的,作者应该重视“相关性”和“因果关联”的区别。 一个人之所以特别虔诚,跟很多因素相关(例如:贫穷、蒙昧、绝望...),而这些因素有些可能就跟抑郁很有关系。
昭明_watch0 回复 悄悄话 阎润涛讲的大姨夫的故事很有意思。乡郊野外长出这么个人来,狼一样的眼神,怪异的声音,文章,绘画,无师自通。徒手收拾恶狗,还会给人看病。治愈的结果可能是心理作用,可谁知道呢,又不是只治好一两个人。你没有问你大姨是不是真信是个遗憾,但更重要的是问你大姨夫本人,他可能觉得自己的出现有点不可思议呢。

世界上搞不懂的事太多,太多。没有办法一一求证。我们都是根据手中有限的信息相信着这事那事。什么都不信是没法生存的。我们只要不太过认真,以为这个那个是终极真理,这个那个是真神,而开启了自己的愚昧的献身基因。
-j4 回复 悄悄话 医院里面病人多?
详细介绍研究过程,可以帮助大家解决对研究结果的疑虑。
-j4 回复 悄悄话 毕竟大部分人不会去读英文原著,还是希望阎老介绍一下《信仰可成为抑郁症的诱因》大样本研究的概况。
这样读者也更容易了解门阎老如何洞察这个现象背后的的科学原理。

理想的篇幅,三份之一介绍研究细节,三份之二揭示现象本质。

顺便再次感谢阎老为大家辛苦耕耘,指点迷津。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真的,看看身边的人信仰(着迷某种宗教)跟受教育程度无关。
大师有空了分析一下中国人信佛的剧增的背景和心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得福' 的评论 :

你对我的诅咒倒无所谓,我根本不在乎。

Spiritual belief 跟 religion belief 的确有区别。前者是你说的,但后者属于宗教信仰范畴。

加拿大有过大样本的统计研究(不是队列实验):检验 Spiritual 与 Religion 对抑郁症的发病率有无差别。统计结果表明:常常去教堂的,得抑郁症的比无神论的少;有宗教信仰但不去教堂的,得抑郁症的比无神论者和比常去教堂的高得多。研究者解释不了这相反的现象。这是根据被调查的人自己提供的答案统计出来的结论。这类问卷统计结果是否可靠,一直被怀疑。尤其二者结论显然是矛盾时。你信仰宗教,不去教堂,抑郁症比无神论者高很多。

我们可以给出两种解释:
1.那些常去教堂的很多人不真信神(所以,得抑郁症的几率就低,等于无神论者);
2.信神的,如果不去教堂就容易得抑郁症;去了教堂大家一高兴,抑郁症就好了。

这两个解释可能完全没有意义,因为统计时是否人人讲了实话便是个疑问。比如说,他一年去两次教堂,却说常常去;反之亦然。或者有人明明有抑郁症却说没有。
梁慎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谢谢您的回复。

我下载到您引用的论文了。大致看了一下,觉得他们并没有明显错误地使用统计方法。相反地,我觉得他们的数据分析还是做的非常小心的。我在圣诞期间仔细看一下这篇论文,如果能够比较好地理解,再来报告我对这篇文章的理解。
万得福 回复 悄悄话 嚄,已经有这么多留言了。怎么认真看文章中给出的链接的一个没有呢?链接文章清楚给出了religion 和 spiritual的定义。宗教不需要多说,定义差不多,我们天朝无神论立国,以前基本没有,后来牛鬼蛇神都出来了,但主流还是啥都没有。spiritual得多说两句。文章原话引用:Being ‘spiritual’ was defined as not formally following a religion, but having spiritual beliefs or experiences. For example, believing that there is some power or force other than yourself, which might in?uence life.说的是信有神却没有宗教的人。就是那些信有神,见了庙就拜,却没有任何一个宗教的人。润先生曾说他信有神,却不信任和宗教,就是这种人。原文引用“Professor Michael King sums up all the research to date by concluding maximum psychiatric vulnerability seems to stem from spirituality not tied to religion.”说的是他的所有研究最后的结论是润先生这种人是最危险的人群。事实上天朝大部分都属于这一人群。所以抑郁症在天朝极其普遍。 我在润先生上一篇文章已经提醒他‘走火入魔’了,现在看润先生还要小心抑郁症。记得尼采怎么死的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该研究对信仰的程度与抑郁症也有关。虔诚的比不怎么虔诚的诱发抑郁症的危险加倍。“The strength of belief also had an effect, with participants with strong belief having twice the risk of participants with weak belief.”

有评论说,宗教信仰可以减轻抑郁症。本研究结论是:“There was no evidence of religion acting as a buffer to prevent depression after a serious life event.”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您先去读原文。看看人家的题目,译成中文是什么?我告诉你了,该研究不是用统计学,而是用队列实验。我还解释了什么是队列实验。论文的题目与论文的结果相符:宗教信仰是抑郁症的诱发因子。你说的统计学有问题,可人家用的是队列实验。是两码事。统计学的结论常常被不同的人找破绽,而队列实验则无法找出破绽或疑问。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可以疑问的方法。我在评论里又解释了很多,我在这里给你解释一下。

比如,吃糖会诱发糖尿病,这个假设是否当真,不能靠统计学,因为读者不信。如果用队列实验读者就不得不信。先把没有糖尿病的人群分成两组,一组每天吃一定量的食物外加50克糖,对照组吃同样的食物,但没有50克额外的糖。吃N个月,然后测糖尿病发病率。如果发病率在这两组中相同,结论是:吃糖并不诱发糖尿病。如果吃糖的组糖尿病发病率显著高于对照组,结论就可以说:吃50克额外的糖,可以诱发糖尿病。

这个抑郁症队列实验的方法也是这样的。信仰是诱发抑郁症的危险因子(论文题目已给出)的结论是无懈可击的,因为是队列实验证明了的。
梁慎勤 回复 悄悄话 "通过大样本对七个国家(英国,西班牙,斯洛文尼亚,爱沙尼亚, 荷兰, 葡萄牙,智利 )农村与城市8000人的“队列研究”,得出的结果表明: 信仰可成为抑郁症的诱因,也就是说虔诚的信仰使抑郁症症状患者比例大幅提高。拿英国为例,其数值高达差不多3倍。大家可以去读论文发表后的英文简单明了的报道:http://www.huffingtonpost.co.uk/dr-raj-persaud/religion-depression_b_3928675.html, 文章介绍:The study has just been published in one of the most respected academic psychiatric journals, ‘Psychological Medicine’,其实是在2013年就发表了的论文。"

首先真诚地赞赏润涛阎的大胆假设。下面我开始小心求证。

上面提到的论文是一个基本的出发点。我无法下载该论文,只能看一下摘要。
在摘要中,有下述话:“ However, the findings varied significantly across countries, with the difference being significant only in the UK, where spiritual participants were nearly three times more likely to experience an episode of depression than the secular group ”。这可与“结果表明: 信仰可成为抑郁症的诱因,也就是说虔诚的信仰使抑郁症症状患者比例大幅提高。拿英国为例,其数值高达差不多3倍。”很不一样。

由此我想问一下,润涛阎您是否真的读过你所应用的论文?您是否只是读了一下相关的报道?

以我对该论文的摘要的理解,我觉得该论文的对统计工具的使用很有可能是有问题的。属于乱用统计工具的一个例子。不过他们的最终结论是“These results do not support the notion that religious and spiritual life views enhance psychological well-being”。也就是所宗教不能改善心理健康,而不是“信仰可成为抑郁症的诱因,也就是说虔诚的信仰使抑郁症症状患者比例大幅提高”。所以润涛阎的转述是有问题的。

如果有哪位网友可以下载这篇论文,不妨替我下载一份,我有空可以仔细阅读一下,以检验我上面的对这篇论文的印象是否正确。

再次声明,我非常佩服润涛阎的大胆假设。我觉得润涛阎有大胆假设的天才。

atoz0to9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阎老又一有趣的作品。崇拜基因的启动会导致一些蛋白质的表达增加,这些蛋白质会抑制大脑中跟逻辑处理有关的蛋白质之表达,导致智商降低,这一点的应该没有异议。抑郁症患者大多属于智商较高的,所以智商降低会有助于缓和抑郁,或者说,降低智商是大脑应对抑郁的一个策略。崇拜基因诱发抑郁症真是新鲜,是不是崇拜基因先导致智商降低,主人对智商降低感到焦虑和恐惧,进一步演变成抑郁?如果崇拜基因导致狂躁,倒是非常容易理解。

另外,崇拜跟信仰并不一样;例如,我信仰一些大师的工作,但并不崇拜他们;我也信仰神,但不崇拜祂们,也不进教堂或读经,更不拉人信教。我们的存在和世界的存在需要解释,我们很可能不是最高的存在。神就是所有超越当前和未来人类感知的存在。我们的感觉来源(包含现在和未来所有的科学手段导致的感觉延伸)不能穷尽所有的存在。我们的知觉更是非常地局部和暂时。因此,否定神的存在既无逻辑基础更没有实证。阎老文章提到7%的院士是虔诚的教徒,可信度持疑,但如果有7%院士信神,应该可信,或许比例更高。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武尊' 的评论 :

这句话特有喜感:“那些人在临死的时候感觉到了神的存在,在那一刻他们都相信了上帝。”

意思是说,他们一生不信上帝,身体好好的,一信了上帝,上帝立刻让他们去死。“谁让你们信我的?快去死吧!”
或者说,他们不信上帝,快死时信了上帝,上帝并不帮他们的忙让他们继续活下去,而是让他们死去。“该死的,你们这么晚才信我!你们以为我有那么宽广的胸怀原谅你们帮你们活下去?做梦吧。”
武尊 回复 悄悄话 哈默博士说:“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以及基督教的救世主耶稣,都具有一个共同点——即曾有过一系列神奇的经历或者转变。这说明他们很可能都带有VMAT2这种基因。这表明,精神信仰的倾向性与基因的组合方式具有关联.”

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老毛,希特勒,这些人很有可能带有崇拜基因。因为他们具有极高的智商,所以他们能控制住自己进行自我崇拜,自恋,并且忽悠别人对他们以及他们噫想出来的东西进行崇拜。

几年前,在一个午宴的场合,有一位同席就餐的华人牧师拉我入教。我问他“为什麽大科学家们很少有入教的?”他回答说“那些人在临死的时候感觉到了神的存在,在那一刻他们都相信了上帝。”按他的意思就是,那些大科学家们刚相信了上帝就去见上帝了。那些科学家们是在活着的最后一刻都改信上帝了吗?看来只有神才能知道了。

有信仰的人所表现出来的道德以及性格品质并不比没信仰的人高。在战争环境中,美军的随军牧师通常是呆在营地里,平时尽量用轻松活跃的方式给士兵减压。按规定他们没有武器,并且因为有上帝的同在他们也不屑于带枪。在一些偶尔的情况下,牧师需要随车队外出执行任务,这种时候他们可以选择是否带枪。这个营牧师每次外出都紧抱着卡宾枪,脸上所显露出来的紧张神情与平时那副充满阳光与快乐的面庞截然不同,看样子他清楚的知道,在危险的时候上帝不会与他同在的。在那个不算大的营地,还发生了一件旅牧师回家休假时与他的继女。。。。。,他刚返回营地就被急召回本土。

华人的教会可能存在更多意想不到了。很怀疑在华人教会中能有几个人是为了信仰而去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人家' 的评论 :

我是善心,能救一个算一个。等到有一天,不是全部,至少有人会醒过来的。

我大姨夫就自创宗教,乌泱乌泱的崇拜者们给他送米面肉蛋甚至钱,尤其是家有了病人的,求他给写个字符,回去后先对着字符烧香磕头,因为他们认为我大姨夫是神,不是神人的神,而是真神。天下唯一的真神。病人信了,心情好多了。心理作用。谁要是说不信,不用我大姨夫开口,崇拜者们就发疯了。他没想到,毛泽东只需要全国人民尊毛泽东一个大救星,其他的神都得去死。他被判为反革命,死刑。可他会装神弄鬼,那时公安局的人有文化的不多也害怕惹了他这个神会出事,万一他是真神下凡呢?就没毙成,改成无期,等于把神送走算了。后来在外地服刑时又改成有期,后来又释放回家了。我太了解他了,就跟李大师类似的。什么几百年前来过人间,这次又投胎回来了。他文章写得好,也会画画,忽悠人,说他能移山填海、无所不能。后又被抓了,因为太穷了,他就画人民币,画得很像,但久而久之还是被银行发现有假币了。他家在城关,有画钱本事的能有谁,猜都能猜到他。好像没判刑关几天又出来了。说是他的信徒的儿子审的。我小的时候想跟他比试比试,我就不信我难不住他。他不跟我玩。他的眼神非常可怕,一辈子都没见过他那种眼神。见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特别渗人,比狼眼还可怕。他的声音也特别怪。人们都说他是真神。而且拜了他这个神以后,家中就不能贴灶火爷等其它神了,因为他是天下唯一的神,只能拜他这个真神。我爷告诉我,他就一骗子,世上哪里会有什么神,你可别信他。倒是他小儿子,我三表哥,是我和我弟弟心中的大英雄。真正有勇有谋的痞子,最擅长徒手收拾大狼狗,尤其是咬人的恶狗。我写过他收拾狗的故事的博文,我认为是我写过的最精彩的往事回忆。不知道我大姨夫是不是也能徒手抓捕大狼狗,教给儿子的。没问过这个。这表哥也特能忽悠,只是毛泽东时代他没机会装神弄鬼或征兵打天下。奇怪的是,我大表哥二表哥我表妹都是安分守己的人,眼神也正常。我爷告诉我别崇拜我大姨夫。他说我二姨夫才是人才,人家是组建军队打天下的,被国民党政府称为土匪,其实他是打日本的。后来死在战场上,所以我没见过他。我二姨带着遗腹子改嫁了。后来的二姨夫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是她自己找的,不听我姥姥的话了。我姥姥的三个女儿,就我大姨长得一般人,也被称为三朵金花之一,她是沾了我二姨我妈的光。不过,就是她嫁的这大姨夫不靠谱,但名气特别大,远近闻名的真神。三人里,我爸最靠谱,我爸不跟他来往。我问我爸为何会有那么多人信我大姨夫的胡言乱语,我爸说,他那骗人的神话故事邪乎极了,崇拜者们怎么会不信?越离奇越是真神。崇拜者们到他家去唱颂歌呢,都是他编的,教给他们。我现在回顾往事,猜想我大姨夫极可能学过一贯道,其中里边就有圣经,他就照猫画虎,自己当上了上帝真神,只是讲自己的能力时比圣经里的神话故事再邪乎一点就行了。我小时候也问过我姥姥我大姨夫的事,她说他救了很多人呢,给很多崇拜者治病,还使他们长寿、生儿育女、发财致富。我听后不说话,觉得姥姥有偏向,她心里肯定知道我大姨夫那一套是骗人的把戏。现在想,也许我姥姥真的那么认为也说不定。在没有现代医学的情况下,心理作用说不定真的效果显著。事实上等于他的确给崇拜者治了病。我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还有机会问我大姨可就是跟她聊天时也没问过:她当初相信她丈夫是上帝真神吗?还是半信半疑?还是根本不信?那时我大姨夫已经不在世了,她应该告诉我实话的。我现在猜想是半信半疑,否则她就不会在他被判刑后没改嫁而在家等他,表明她认为他有能力很快活着回来。
洞庭人家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润涛阎所有系列文章中最有不同声音的就是涉及到宗教问题时,任凭大师如何解释都是惘然。为什么?屁股决定脑袋嘛。大师呢屁股本无台,偏要扰尘埃。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乐泰' 的评论 :
他完全不顾事实。就是美国,宗教越是顽固的州,经济越落后,人民越穷。他竟然不知道北朝鲜古巴是当今世界上宗教之黑暗可以跟中世纪相提并论的地步。那里的人民人人都必须崇拜他们的大活神。这位网友好像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以为只有耶稣才是神一样。在北朝鲜人眼里,耶稣怎么能跟金正恩相提并论?差太远了。“没有你,我们活不了。”是人人都唱的歌。再说科学,从爱因斯坦开始,哪个伟大的科学家不是无神论者?就是了解太阳系走出第一步的哥白尼、让人类了解宇宙是由恒星组成的布鲁诺、知道生物是进化来的达尔文到今天美国科学院除个别院士外的绝大多数院士们,不都是在摆脱了宗教的桎梏后获得的科学成果?他竟然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你跟他理论什么呢,就让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是很好吗?不必要叫醒装睡的人。
Arnold2 回复 悄悄话 相亲(5)昵?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回John:
你能列出几个对世界有贡献的非基督徒?成千上万!
谁告诉你没有信仰的国家是北朝鲜和古巴?北朝鲜人民可是最有信仰的,他们对领袖的信仰一点不亚于虔诚的教徒们,他们可是能为了保护领袖的雕像不顾自己的。古巴的卡斯特罗是唯一会见教皇的社会主义国家首脑,就是因为古巴人民的信仰特强!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ohn777' 的评论 : "世界上被公众认同的名人(对世界有贡献的)十有八九是基督徒,我能列出成百上千,你能列出几个对世界有贡献的非基督徒?很多大学,医院,慈善机构都是教徒捐的,你能列出几个非基督徒捐的?"

谷歌世界上社会福利最好,对外慈善捐助最高的国家是宗教相对淡薄的国家。世界发展到今天,不久以后dui世界有贡献的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非基督徒(宗教信仰者)。

看趋势不能光看过去的轨迹,要看速度和加速度(两个矢量):-)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俺认识的几位熟人的经历说明了"虔诚的信仰会治愈抑郁症".而不是诱发...
john777 回复 悄悄话 以前的纳粹德国还出了很多一流的科学家呢,难道这证明了仇恨犹太人可以成优秀人士?
---------
一流的科学家都是纳粹的话,他们早就被抓了。举几个例子,我查查他们的信仰。
对,世界上被公众认同的名人(对世界有贡献的)十有八九是基督徒,我能列出成百上千,你能列出几个对世界有贡献的非基督徒?很多大学,医院,慈善机构都是教徒捐的,你能列出几个非基督徒捐的?
Justness 回复 悄悄话 信仰基因--God gene(VMAT2)---rs363387

人群平均值(%):82(T;T),16(G;T),2(G;G);

https://www.snpedia.com/index.php/Rs363387

--------------------------------------------
哈默博士对所有提供DNA样本的志愿者进行了问卷调查,一共向他们提出了226个问题,以便了解这些志愿者在多大程度上觉得自己与世界之间存在着精神上的联系。哈默博士发现,那些分数越高的人,宗教信仰的程度也就越深。而巧合的是,大部分得分高的人,都具有相同的基因——VMAT2。

这种基因的学名称作“突触囊泡单胺转运体”,它控制着人类大脑内主管情绪变化的化学物质的流动。一对双胞胎中具有这种基因的人则更容易持有某种宗教信仰。

哈默博士还表示,在宗教氛围浓厚的环境内长大的人并不是绝对具有宗教信仰。他表示,“信仰基因”的存在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比别人更具有宗教热情。

哈默博士说:“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以及基督教的救世主耶稣,都具有一个共同点——即曾有过一系列神奇的经历或者转变。这说明他们很可能都带有VMAT2这种基因。这表明,精神信仰的倾向性与基因的组合方式具有关联。并且,这种基因并不是严格的由父辈遗传给孩子,它有可能隔代遗传,就像一个人的智力一样。”

http://www.bioon.com/biology/postgenomics/83374.shtml
(“信仰基因”使人更容易信仰宗教,2004-11-17)
john777 回复 悄悄话 请解释一下,欧美国家为何是世界强国?他们拥有献身基因,崇拜基因时间最长,从总统到法官都要手按圣经宣誓就职,他们庆祝圣诞节,复活节,但他们创造基督文明,使全世界受益。世界公认名人都有此信仰,相反,没有信仰的国家是:北朝鲜,古巴等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读了一些,阎老师的标题里的结论就现在的研究成果看来还是对的:虔诚的信仰会诱发抑郁症,这和信仰会诱发抑郁症不是一回事。有信仰并有独立思考能力是有帮助的,但如果太虔诚,的确会诱发抑郁症。至于楼下拿出什么上过一个教会学校然后得了诺贝尔就能证明教会能出科学家,这也太搞笑了。以前的纳粹德国还出了很多一流的科学家呢,难道这证明了仇恨犹太人可以成优秀人士?
john777 回复 悄悄话 信偏的人会得抑郁症,但那是极少数,但大多数都是受意者。请您去教会蹲点几个月,看到他们的笑脸,热情,爱心,听到他们的笑声,您会被震撼的。自从有了信仰,发现每个人都对我微笑,原来我的脸上总有笑容。
山地 回复 悄悄话 个人感觉如果有“崇拜基因”所有有首领的动物都有,不仅仅是人。比如狼。这样说吧没有崇拜就没有领袖。领袖和零时的领头不一回事。
john777 回复 悄悄话 请您下次多看文献再发言。正确的信仰能医治抑郁症,还能建造出顶级人物。
丁肇中 从9岁起就在德国人开办的教会学校读书。 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朱棣文出生在美国,也是教会学校毕业的,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崔琦,10岁以后进入香港著名教会学校培正中学,其姐姐叔叔都是教会的传道人,崔琦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丘成桐,大学也是教会大学,自己在家还组织查经班。
丘成桐囊括了菲尔兹奖(1982)、克拉福德奖(1994)、沃尔夫奖(2010)等奖项,特别是在1982年度荣获最高数学奖菲尔兹奖,是第一位获得这项被称为“数学界的诺贝尔奖”的华人,也是继陈省身后第二位获得沃尔夫数学奖的华人。
屠呦呦 2015年10月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屠呦呦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华人科学家。屠呦呦初中就读的私立甬江女子中学是基督教传教士开办的基督教学校。
莫言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的中国籍作家。莫言也是受信仰耶稣基督的母亲深深影响写出了《丰乳肥臀》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文中说的去教堂的人吃抑郁症药物的比例远远高于无神论者。这里还有个谁是因谁是果的关系。如有些读者指出的,生在一个信仰的国家从小被带去教堂和自己去找教堂的人显然是不同的。那些从小被领去教堂然后自己选择不信的应该是很有独立思考和一定反叛精神的人吧,这些人应该属于心理比较强大的一群,应不太会得抑郁症的。而出生在无宗教的国家却进了教堂的人中,很多是遇到困难,然后开始反思,寻求精神寄托的。这样的人群中有一定的抑郁症比例也不奇怪吧。
我知道pray是个心理学中普遍用来帮助抑郁症的手段之一,也是证明有效的,阎老师可以查一下。个人认为,这里面有一定的placebo效用。
john777 回复 悄悄话 The study found that in the 10 years of follow-up, subjects who both described religion as highly important and also affiliated themselves with either Catholic or Protestant denominations had a 76% less chance of experiencing an episode of major depression. Although further and more in-depth study is warranted, the researchers concluded that religion and spirituality should be considered by clinicians during psychiatric evaluations.
john777 回复 悄悄话 In another review of scientific literature from 2008, researchers reviewed 115 articles to determin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religiousness or spirituality and adolescent substance use, anxiety, depression, delinquency, and suicidality. [2] They were able to determine that 92% of the articles demonstrated a significant relationship between religiousness and improved mental health.
https://adrenalfatiguesolution.com/faith-and-stress/#scientific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nt_arts' 的评论 :

以崇拜心理起家的是耶稣,马丁路德,马克思,希特勒甚至切·格瓦拉这类人??????

他们崇拜谁了?打着旗号而已。一切都是为了让别人崇拜他们自己。土共有一句话很形象:打着红旗反红旗。策略手段而已。内心里他们什么都不会崇拜,只信他们自己能忽悠别人,令别人崇拜他们。另外,马丁路德最多算实用主义者。
john777 回复 悄悄话 Belief was associated with not only improve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but a decrease in depression and intention to self-harm, explained David Rosmarin, McLean Hospital clinician and instructor in the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at Harvard Medical.
He added: 'I hope that this work will lead to larger studies and increased funding in order to help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

Previous studies have highlighted the power of prayer on a person's health.

Read more: http://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2314781/Believing-God-help-treat-depression.html#ixzz4SZy8gPMn
Follow us: @MailOnline on Twitter | DailyMail on Facebook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阎老师的:你以为毛泽东真的相信共产主义?你以为特朗普真的相信他会“给国会议员定任期”、----等等等等不是屁话?

我说的特别是利用民众的崇拜心理起家的领袖,自己就是对某种理论非常狂热的人物,并不是指这两个人。老毛是个利用民众的崇拜心理巩固自己统治的人,但他并不是以民众的崇拜心理起家的人物。我指的以崇拜心理起家的是耶稣,马丁路德,马克思,希特勒甚至切·格瓦拉这类人。
john777 回复 悄悄话 郑秀文:靠读圣经治好抑郁症心变宽容复出,我和我的同事都是靠信仰走出抑郁症,我也按同样方法帮助很多朋友走出心理阴影,如果您去比较兴旺的教会,你会发现,他们都面带笑容,有开心的笑声,喜欢助人为乐,正确的答案是,没有信仰的人更易患抑郁症。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nt_arts' 的评论 :

你以为毛泽东真的相信共产主义?他读资治通鉴17遍,资本论他一句话都引用不了。你以为特朗普真的相信他会“给国会议员定任期”、“让墨西哥出资建墙”、“断开华尔街与政府的联盟”、“开除美联储主席”、“建设黑人区城市”、“Lock Up Hillary”等等等等不是屁话?你告诉我哪个领袖不是骗子?

早已曝光的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给第三任总统杰弗逊的信,其中有:"Twenty times, in the course of my late reading, have I been upon the point of breaking out, 'This would be the best of all possible Worlds, if there were no Religion in it,' !!! But in this exclamation I should have been as fanatical as Bryant or Cleverly. Without Religion, this World would be Something not fit to be mentioned in polite company, I mean Hell."

他在不同的场合说过的话,包括:“Our Constitution was made only for a moral and religious people”. 在另一场合说: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in any sense, founded on the Christian religion.”

他在一个场合说,没有宗教国家不会强大,在另一场合又说宗教不行,只靠实力:“I have long been settled in my opinion, that neither Philosophy, nor Religion, nor Morality, nor Wisdom, nor Interest, will ever govern nations or Parties against their Vanity, their Pride, their Resentment or Revenge, or their Avarice or Ambition. Nothing but Force and Power and Strength can restrain them."

政客说话你也当真?邓小平说他永不翻案。他还给华国锋写效忠信,说华主席可以领导我们20年。他一转身就说华主席办事,我们不放心。就把华主席干掉了。

毛泽东在跟斯诺谈话时讲,他当年跟他爸大闹,就是因为他爸要他在农村,而他认为在农村无所作为。后来他就找到他表哥给他说情离开了农村。文革时他下令城里人上市下乡时说,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

realthinker 回复 悄悄话 信仰会诱发各种精神病...尤其宗教信仰...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阎老师提到的某点一直是我的一个疑问,有些领袖,特别是利用民众的崇拜心理起家的领袖,自己就是对某种理论非常狂热的人物,可按阎老师的说法就是崇拜基因绝对强盛的人物。怎么理解这点?
int_arts 回复 悄悄话 但有点是肯定不对的: 得了抑郁症,只能靠药物控制,而不能单靠各类心理治疗;CBT和药物控制的有效率都是50%左右。而且这个药物是指各种各样的药总合,现在通常的做法是两个一起,因为这样又能增加25%的有效率。建议你去研究一下CBT。

古来西 回复 悄悄话 根据“润涛阎进化论”,人类。。。。 。 这一段中的“分拨说”很好,比以前的论述更清楚。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再把您的结论外推一下。国家遇到战争需要紧急征兵的时候,先通过医院把重度抑郁症患者招来,破格录取,重点培养。那可算是利国利民利己的事。
青枫浦上 回复 悄悄话 下面这个有关癌症患者和信仰的关系, 使用的是32,000个样本。 信仰可以帮助恢复,国内有多少得了癌3-6个月就去了,好多是吓死的。 平时倒是麻将股票上网什么的,没时间思考人生的生死大计,所以倒是不忧郁。但真临到大事了,没支柱了。 有信仰的譬如基督教有原罪说,虔诚的人反省的多,感觉到的罪多,可能想的多些,但长期的说应该是对身心更有益,这也是很多其他研究的结论。

http://www.cancer.org/cancer/news/news/study-cancer-patients-with-strong-religious-or-spiritual-beliefs-report-better-health

For the report, researchers from Moffitt Cancer Center and colleagues looked at the results of several published studies on the topic, which included more than 32,000 cancer patients combined. They found a link between patients with higher levels of spiritual well-being and reporting better physical health. The researchers did not look at whether spiritual well-being affected patient survival or cancer recurrence.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坚决相信真正的科普文章对所有的人都是受益者,因为事实会对所有人带来益处。比如这篇科普,是人家用8000人七个国家所做的严格对比研究。这可不是统计数字研究,队列实验在确信某因素是否导致某疾病方面是无懈可击的。

任何猜测都需要经过严密的科学研究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就好比说狂犬病是狂犬病毒引发,那就把健康的动物分成两组,一组接种狂犬病毒,一组做对照。结果证明狂犬病的确是由狂犬病毒导致的,结论无懈可击。如果怀疑吃糖引发糖尿病,那就把没有糖尿病的人群分成两组。一组每天吃正常食物外加50克的糖,另一组对照只吃同样的食物但没50克的额外糖。结果表明:糖尿病发病率两个组没差别,就表明吃糖并不引发糖尿病。如果吃糖的那组糖尿病发病率高了很多,就可做结论吃多少多少额外的糖会引发糖尿病。这种对比实验获得的结论无懈可击。

我们不能把脑袋钻进沙子里欺骗自己。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那是当然。你这题目非常吸引我。等到有大范围大样本的研究报道出来,我一定写科普。我会盯着,希望大家也帮我盯着点,只要有论文发表出来,告诉我,我立刻写文章。我只探索真理,观点无所谓,因为谁爱喜欢什么就喜欢什么,与我毫无关系,我没必要选边站。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歪论。建议阎大师再作反方自辩:

”为何虔诚的信仰会治疗抑郁症?“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牛津大学教授的这项研究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样本(8000人参加实验)大范围(七个国家)的队列实验,以前的最多是统计意义上的。想推翻这个结论,需要更大范围更多人参与的严格对比条件下的队列实验,否则,个别人的经历与访谈表明的只是观点而已,与事实不相干。
JS2003 回复 悄悄话 我不懂什么科学及科学研究 只看到我熟悉的教会使人变快乐的 没见过得抑郁的
谢谢
JS2003 回复 悄悄话 信主绝不是迷信 如果狂热而迷信 就歪了 太歪了 所以选的是什么人群做的实验也很重要啊 结论出来要被怀疑的
JS2003 回复 悄悄话 在http://www.livescience.com有一篇文:God Help Us? How Religion is Good (And Bad) For Mental Health
这个说法还客观 是一个 religion could also be a double-edged sword有positive and negative 看你怎么信
但绝不是你的结论 如果你只看 darker side 那就 .... 珂珂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记得文章中说“崇拜基因”不一定都会开启“献身基因”,对吧。那么大部分的church goers或者原文中说的spiritual的人群,跟狂热的为信仰而自杀的恐怖袭击者肯定不同。放在一起讨论的确会引人误解甚至反感。文中还指出,因为不能不给抑郁患者服药,所以无法判断那些抑郁后去教会寻求帮助被治愈的人到底是被药物治好了还是被宗教信仰治好了。这点也很重要,这个虽然不能证实宗教对治愈抑郁的作用,但是也由于同样的原因不能证伪宗教的对这个人群的积极作用。另外,原文也说“But the authors acknowledge the wide variety of contrasting findings from other researchers in the field, make it difficult to come to a definitive conclusion as yet. The most that can be said with any certainty, they contend, is that if there is a link between religion/spirituality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it is most probably weak.” 接下来会找找Psychological Medicine上的论文来看一下。但是所有对于人的研究都一个问题,无论它capture了多少,它漏掉的一定更多。再次谢谢博主介绍了这项研究。
尤其开心USA 回复 悄悄话 因为没有自我,事儿比较多,去跑场马拉松什么事都没有了
傻大目 回复 悄悄话 凭常识,感觉只是某种论证而已,结论对不对很难说。不过即使是论证也挺精彩的,尽管会把人绕糊涂。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S2003' 的评论 :

经过严格对比研究的结论?发表在哪个杂志上的?愿闻其详。
JS2003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你带自己的喜好去找例证 可以找出一大堆 同样的道理 我也可以找出一堆实例证明一个与你相反的结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S2003' 的评论 :

有理讲理,不需要感情发泄,因为那于事无补。您不相信牛津那位教授带领的研究小组的研究方法还是不相信他们的结论?不论是哪一个,您都可以进行自己的研究,比如您找大教堂资助您,也来个7个国家8000人的队列实验,看看结果是否重复他们的研究还是与他们的研究相反。如果能推翻他们的结论,那全球各个教堂都会印发您的研究结论。我会写一系列博文介绍您的研究。
JS2003 回复 悄悄话 一派胡言
太子党群 回复 悄悄话

信与不信是否自由---在耶和华严厉的安息之论---不是一个个体能承受的。

----历史已经用时间、空间、人,事、物反复告诫众生。

---一个个体存在的程度、可能、长短是被控的。不事想当然的。---好自为之!
太子党群 回复 悄悄话

---犹太教---没有天坛、天堂这个说法。

而,犹太家之后的---各路教派都指向天、天坛、天堂。

---问题就来临了。

那末,人是活生,还是活死。

天地之间人无比选择---这就是胡扯了。

天堂---就成了活人的去处。---耶稣就是典型的抑郁、妄想症患者。
太子党群 回复 悄悄话

---抑郁---就人体器官---是肾、脾器官有了病理的变更。

---导致思维的紊乱、不确定的属性。--生与死矛盾化。

---而,遗传基因在这个矛盾的时间、空间加速、机会了矛盾的反向性混乱。

---而,人不能活在混乱紊乱之中。自我了断就是结宿的唯一心理行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太子党群' 的评论 :

再次请您尊重他人的信仰。那些信仰李大师的、信仰伊斯兰的,也别鄙视信仰基督的。在润涛阎看来,都是进化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群体,否则,人人各自为政,谁也不崇拜谁,人类早就被野生动物灭绝了。
太子党群 回复 悄悄话

---信仰这个概念词:就历史的事件、时间而言----是特指上帝论教派的心理行为。

---共产教因为没有灵魂、灵界的范畴、上帝论说的概念。

--所以,共产教---是妄想、狂想、癫狂的精神分裂。

---卡尔。马克思是典型的人格分裂症,与毕加索分裂妄想症是一回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太子党群' 的评论 :

在没有了战争,很多人无法上战场而视死如归,才有了“抑郁症”爆发的可能。现在在中东,每天都有恐怖分子自杀炸弹,哪里还会有那么多抑郁症表现者?要知道,为信仰而死的人如果没有战争机会,表现的跟抑郁症疾病患者类似而被医生诊断为抑郁症,但二者不是一回事。
太子党群 回复 悄悄话

《黄帝内经》已经总结非常完全,。

而,《黄帝内经》的时代,犹太教已经壹千二百年历史了。

而,人图腾信仰的天主教、基督教是《黄帝内经》五百年之后的事。

抑郁症的规模人群化是近三十年的事实。

----这些时间、空间是抑郁症抑控的参考概率。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太子党群' 的评论 :

“献身基因”表达后的视死如归表面上与生不如死类似,但不是一回事。史可法、谭嗣同、夏明翰、董存瑞黄继光刘胡兰,他们的视死如归不是病,而是该群体进化与繁衍所需要的表现,是正能量。而疾病则是负的。
太子党群 回复 悄悄话

----人体的疾病---是人体的器官、机能的损伤、老化、变异、与环境的关系不协调--而引发、

诱发的条件反射的结果、因果、和互为关系的病理、生理、心理的动态。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您说的真有可能。但独立思考者绝不会崇拜任何东西,包括科学本身。独立思考者的最大特征是:怀疑一切,凡是未被证实的,统统不相信。要自己通过独立思考,找出有没有骗术或假象在里边。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正在读您给的链接文章,回头可能会有更多的问题。先问一下:对科学与知识的崇拜,是不是也算一种崇拜,会不会也turn off理性思考的开关?
Ilona 回复 悄悄话 我曾经患过产后忧郁症,如果不是教会牧师和长老们为我禁食祷告,我可能早己自杀身亡了。可怜我当时只有四个月大的孩子。忧郁症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无法控制地想着各种自杀方式,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死,是一种思想与现实的撒扯大战。感谢主耶稣,我现在还活着。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本文是炒冷饭,是对人家专门研究信仰心理学与疾病的科学家们三年前的研究做一个介绍。当时各大媒体都报道了,而且是全球范围的报道。大家别太孤陋寡闻好不好?别总黏在中文新闻网上,每天都应该看看英文的科学新闻。网上就有科学技术新闻部分,不论是雅虎谷歌这类网络媒体还是Washington Post、New York Time等媒体的网络版,每天都有科学研究新闻报道。为何不读呢?知识就是力量。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科普。学生提问:1,基因开启/关闭这个现象只是比喻,还是已经通过科学手段观测到的?烦请进一步科普。2,直觉和平常的观察告诉我,出生在宗教家庭从小没来得及想就信的人,跟经过人生历炼与思考选择去信的人,这两种信仰者有很大的不同。这项研究有没有address这种不同?3,我自己接触的一些信仰宗教的人都宽容大度心境平和,跟抑郁沾不上边,怎么解释这种普遍存在的现象?我自己暂未有宗教信仰,但是这几年对宗教很感兴趣,愿意多听多了解。谢谢。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看到国内电视剧中表达的共产党人不怕掉脑袋的情怀,总是非常不理解,读了此文,明白了一些,原来开启了崇拜基因的人就变成这么不可理喻呀。我能明白阎兄在此文中对各类信仰人士表达的善意,但还是为阎兄捏把汗,您这个周末还是把钢盔戴上吧,此文必引起一些人的强烈情绪。周末快乐!
随波逐流之江 回复 悄悄话 我亲戚陷入各种骗局时就是“崇拜基因”表达的典型症状,““智商基因”的下调包括推理能力、求真欲望的减弱。” “明显不是真实的,他们就会想方设法改变自己对现实的理解以与胡言乱语的神话故事对接。”
有没有对多重平行“崇拜基因”开启的研究?同时崇拜两种以上事物。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无神论者得了抑郁症后去教堂,效果如何?无法对此进行队列实验,最多进行统计研究。不论去不去教堂,当今的抑郁症患者大多数都看医生用药物治疗。用不给他们吃药来做对比研究,是非法的。而统计学研究也很难给出答案,因为药物的作用掺杂在里边。但有两点是肯定的:
1. 得了抑郁症,只能靠药物控制,而不能单靠各类心理治疗;
2. 信仰是诱发抑郁症症状的最关键的因素之一。
降魔 回复 悄悄话 抑郁症是由于肾上腺皮质激素水平太高。

宗教信仰,慈善活动,经典音乐,都是减压的最好方法之一。

所以,有的人喜欢去宗教场所,就是为了减压。

就像医院给,疗养院的病人是比较集中的地方一样,

教会也会吸引压力大的人前往。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改写了,先给出了什么是抑郁症、忧郁症与自杀的数字关系。谢谢提醒。
沉鱼 回复 悄悄话 赞,完全符合我的观察。

身处传统的基督教区,真是文中各色人都见过。我时不时在犹豫我是不是要装一下虔诚
独上南岛 回复 悄悄话 各种各样的人,钻各种各样的牛角尖,钻得卡住了,进不去,出不来,就是抑郁症。
石油附中啊 回复 悄悄话 这事儿还真有点儿麻烦 ---- 抑郁症是什么症状啊? 不把这事儿搞清楚, 还真学不到本文的精髓....
dididididi 回复 悄悄话 板凳
yunong2012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次抢个沙发,阎老师何时再次出书?
[1]
[2]
[3]
[4]
[5]
[>>]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