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穿土裤子的享受(往事追忆20)

(2015-11-26 12:01:47) 下一个

网友提出最近生活方面的文章写得太少了,而政论文太多了。今天是感恩节,把火鸡烤上,喝杯红酒,坐下来写点童年往事。 

“快快快!起来跟我去背土!”二姐在喊我。不知道背土干什么,我愣愣地看着她。想到肯定是去干活,干什么无所谓了,便无精打采地跟着她拿起我的小背筐就走。这清晨平时打猪菜的时节。“不用背筐,用布口袋!”她命令道。她把两个布口袋递给我,她自己拿着个筛子就带我出门了。 

不远处就是一个沙土岗,由于全是沙子,没有营养,连野草都稀疏得很。姐姐让我把布口袋打开用手撑着,她便把白白的细沙土放入筛子过滤到布口袋里。我看着她不知道为何要把细沙土过筛子还放入布口袋,难道这东西也可到集市卖钱不成? 

“这是干什么啊?” 

“你不知道今天一大早妈妈又生了个小弟弟啊。” 

“在哪里?” 

“废话!在屋里。等着穿土裤子呢!” 

“谁穿土裤子?什么是土裤子?” 

“你不记得了。你小时候也穿土裤子。等会你就知道了。” 

我俩一人背着一个装满过了筛子的细沙土的布口袋就回家了。这布口袋土可是真坑人呢!看上去不大,可背起来特沉。那年我六岁,按城里人说就是五周岁。 

到家后,姐姐开始点火,锅里不放水,干烧。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琢磨这是要干啥。但见她把磨面用的锣拿出来,让我把沙子倒入锣里一些,她就开始摇晃。明白了,这是先过筛子把大一点的石子等筛掉,再过锣,漏下去的沙子就跟白面似的特别细。 

姐姐告诉我,炒沙土这一关可不能含糊,要烧透,否则孩子剪肚脐的地方会得破伤风。什么是破伤风,我不知道。她解释说就是孩子会死了。吓得我赶紧加大火猛烧。但见那细沙土在她的铁铲下流动起来了。一开始的时候细沙土可以用铁铲布置到比较薄的一层,增大加热面积。可等到烧得发黑,就跟水似的往洼处流。她就拿着铁铲跟炒菜似的翻炒。 

上大学后学生物学课程才知道,地球上的生物都怕热,但也有开水都煮不死的细菌。可要是到了121摄氏度半个小时,就是细菌的内生孢子比如芽孢杆菌属与梭菌属,也会被杀死。回想起童年时的热锅爆炒细沙土,那哪里是121度?恐怕200度都不止。这方法简直就是无菌操作。 

细沙土经过这么一炒,慢慢冷却后趁热装入土裤子,在外面用手摸,跟体温差不多便可以了。她把土裤子拿进屋,不让我进去看,说要等七天后才能见生人。我没搞懂,为何我是生人,她就不是。不让见就不见吧,反正又多了个玩伴,说不定又是一个跟屁虫 

那是夏天,到了中午的时候我就带着大弟弟去沙土岗回味一下穿土裤子的感觉。他比我小两岁,我在前边走,他就屁颠屁颠地跟着我去了沙土岗。到底去干什么,他不在乎,反正是玩。先把沙土用手挖出个沟,然后把衣服脱光,身子躺在沟里,头部还弄个枕头。躺好了,就用沙土把身子埋上,把头露在外面。夏天的阳光很刺眼,只能闭着眼睛享受那柔和又热乎的沙子浴。他也有样学样,我抬头看他发现他没把鸡鸡盖上,便笑话他。他顺便问我:“鸡鸡是撒尿的,那这两个圆的是干啥用的?”我说:“是存尿的,要不你捏一下,尿就会跑出来。”他说:“不是的!我捏过,特别疼!” 

“你捏的劲儿不够吧?要不你加大点力气试试?” 

“你捏你自己的不就知道了?”他一如既往地坏笑,为他没上当而自豪。这是他的习惯,你说什么他都会自己琢磨一下,看看你说的是否合乎逻辑,是否有漏洞,尤其是是否隐藏着欺诈。 

用这种方式回味婴儿时代穿土裤子的感觉的确另有一番风味,可一开始的美妙,用不了十分钟上面的沙子就被烈日晒得滚烫得受不了而不得不放弃。 

土裤子里细沙子的柔软、强大的吸水能力、无菌、免费特征,令我们姐妹六人度过了舒适的婴儿时光,虽然记忆里没有这一段感受。我大姐比我大八岁,我和二姐一定是穿的她过筛子过锣热锅炒过的细沙土土裤子,而到了我三弟和三妹出生时,精心处理细沙土土裤子的活就轮到我和我二姐 

给婴儿穿土裤子还是个细致活呢。姐告诉我,一粒沙子都不能弄到外边,孩子的眼睛可是怕沙子的。她把孩子抱起,我就解开土裤子的绳结,换上新的土裤子后再把绳结在孩子的胸部系好。这样,一粒沙子都不会让孩子碰到,孩子干净得很。这样,我俩每次都是配合地很好。孩子也就一天天长大。大约两个月后,沙土只用筛子和锣过滤就不用高温炒了,道理为何我也没问她。猜测孩子大了,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城里长大的自然会笑话润涛阎这土包子,原来自我介绍的“土生土长的土包子”竟然是真的! 

为何不用干净的尿不湿?没钱啊。穷人也得想方设法活下来不是?这叫一方土养一方人。假如今天我能找到一个沙土岗,在夏天脱光后用柔软细腻的沙子把身子埋起来,在太阳下来个沙浴,保证有回到童年时跟弟弟一起模仿穿土裤子的那种惬意。要是让城里长大的人穿上尿不湿,绝对没有沙浴的享受。  

今天是感恩节,感谢我大姐为我小时候享受了穿过滤过的灭菌过的土裤子,尽管我那时没办法把那舒服的经历记在大脑里,毕竟跟弟弟在后来享受类似的沙浴时感觉到了那柔和、细腻、温暖的细沙土跟皮肤接触时美好,不次于在温水里游泳的感觉。 

回国后得知现在的农村孩子也没有了冬暖夏凉的炕头和穿土裤子的美好时光了,也跟城里人一样睡床铺、穿尿不湿,便摇头叹息。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土裤子是否在中国的文献里留下了记载不得而知。今天借机写下这段,让城里人和未来的农村人知道穿土裤子的婴儿为何不会被土里的细菌感染的原理。非但如此,还能理解为何城里穿尿不湿的婴儿反而爱哭而穿土裤子的农村婴儿特别高兴的道理了。炒干的沙土吸水力比棉花、纸张厉害多了。穿土裤子的婴儿,在冬暖夏凉的大炕上,如同大人在夏天躶体沙浴、冬天在温水里游泳,那美好的感受绝不是睡床铺、穿尿不湿所能比拟的。 

祝来我博客的网友们感恩节快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plutochen 回复 悄悄话 http://www.vsread.com/article-411315.html
http://www.mmbang.com/bang/451/2573880
这里有2篇,详细介绍的, 孩子是直接和沙接触的。 北方是炕, 冬天是热的, 连带沙土也是温热的, 孩子一点也不冷, 也不烫。方便,干净。 真是好东西。
水2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好文! 此文饶有童趣,画面感跃然纸上! 节日快乐!
shuangbao13 回复 悄悄话 阎大哥写什么都趣味横生!
宣武门外 回复 悄悄话 土裤子好亲切!谢谢分享!别的地方不知道,山东河北一带即使这样拉拔孩子的。
37213824 回复 悄悄话 第一听说这东西。
祝阎兄天天感恩节快乐!
满儿 回复 悄悄话 猫姨 发表评论于 2015-11-27 05:53:50
大姐比我大八歲,我和二姐.....我三弟和三妹-------9 个?

$$$$$$$$$$$$$$$$$$$$$$$$$$$$$$$$$$$$$$$$$$$$$$$$$

6个嘛。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大姐比我大八歲,我和二姐.....我三弟和三妹-------9 个?
tHawk 回复 悄悄话 辛苦了,节日好。 我妈妈在小孩很小的时候就把尿,美国人好像不赞成这种做法。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虽然我还是很难在脑海里勾画出婴儿是如何穿土裤子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穿过土裤子的婴儿长大后过敏体质一定不会多,不会对尘土,花粉啥的过敏吧。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我们那里是用沙子. 我是在我小弟弟出生的第二天看到的.
后来琢磨, 确实很有科学道理.
谢谢分享.
HBW 回复 悄悄话 就是说婴儿把屎尿都拉在“土裤”里面?就是不断要部分添加“新土”。也挺麻烦但很环保。
茶农 回复 悄悄话 阎兄感恩节快乐!
alwaysnice 回复 悄悄话 阎兄感恩节快乐!
Vickyky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次听说土裤子,谢谢了。 感恩节快乐。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多谢润涛兄分享!不少土办法其实有其科学道理。也祝您和家人感恩节愉快。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很温暖。
camy 回复 悄悄话 真长知识, 穷人有穷人的智慧, 且更好用。真是不服不行。农村历代民众如此智慧, 比发明尿不湿的洋人开化得早。佩服佩服。
camy 回复 悄悄话 不敢要沙发 有个小马扎儿就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