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马克思只想骗一男一女两个人?

(2015-10-01 19:42:36) 下一个

想起了1973年的中秋节那明亮的月亮以及一个缠绕我多年的思考难题,迄今已42年了,依然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记得那天不是周末。我们县高中是当年洋人办的教会学堂,学生有住宿的宿舍,虽然是大通铺,但也是很厚的木板搭起来的床。由于县有好几所社办高中,只有考高分的才被县高中录取。赶上了邓小平第二次复出后的“修教路线回潮”。只要自己愿意,被录取的学生都有免费的床位。我选择住宿,主要是想利用晚上时间读杂书,那时我家里还没有电灯,在煤油灯下读书很不舒服。

我在前作(三个姑爷与老丈人的对话)里提到过,老校长是我爸的同学,由于出身不好被批斗,免了职务不说,还当上了看大门的。我常常找他聊天,当然都是晚上悄悄地去。学校有规定,晚上10点教室和寝室都要关灯,那时学校是军队建制,必须遵守作息时间。这个看大门的老校长必须在晚上10点整把大门锁上,早上6点把大门打开。学校的大门是在院子里的最北边,大门外就是东西柏油马路。大门里边西侧有一间房,本来是一位老残废军人住在里边,文革一来,老校长被打倒,这位残废老军人到年龄退休了,看大门的差事就交给了老校长,这算是对他的侮辱还是废物利用,我没打听过。

俗话说,十五不圆十六圆。中秋节的第二天晚上,我先从教室走出来到大门外溜达,看到附近没人才到老校长的门口。他的窗户底下是玻璃的,他要在晚上时刻看着大门是否有外人跑进来。他非常清楚我这么做的道理:如果从院子里边直接去找他,很可能会被靠近组织的积极分子发现而上报,那就麻烦了。那年头要与阶级敌人划清界限。一个历史反革命分子要是在晚上跟年轻学生谈话,是不是在给学生灌输反革命言论?阶级斗争的弦都绷得很紧。其实我倒是没必要如此提心吊胆,因为学生们都把我当成偶像看待,现在的话叫粉丝,崇拜得很。我相信没人会给我上报。然而,对老校长来说,我必须小心再小心,可不能给他惹祸。

老校长有个办法:把他屋里的灯关上,这样,外面的灯很亮,我俩就可以透过玻璃看到外面是否有可疑的人进入。事实上,他说他从来都没发现有坏人到学校里来过。这样,外面的人看不到里边的我。可为了保险起见,我俩到最里边的地方,他躺在床上斜靠着被褥卷,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我们用蝇子的声音谈话。

他问我今晚找他有什么重要的大事要告诉他。我说没有,打从林彪死后就再也没有令人振奋的新闻了。他有点失望,便问我今晚要谈什么,是不是看上了女同学而苦恼。我告诉他,我有一个疑问想不出答案,需要他指点。他问是数理化还是历史。我说都不是,与教材无关,是有关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难题。

之所以我找他谈论马克思主义,是因为我几次到他屋里,他都在读马克思的书,有时读的是资本论,有时读的是五十年代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将近三十卷,排满了他一个大桌子。他屋里的地方很小,看不到教科书,全部是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而且我发现连一本列宁斯大林的书都没有。我那阵子也在潜心读资本论,就是受他的影响。好奇害死猫啊。好奇他这个老古董怎么会那么认真地读马克思的书,也就不得不自己也读了起来。好在图书馆里马克思的书没人借,随时都可以去读。读着读着就读出了问题,解不开,就只好找他这个聪明的老古董。那些政治课老师都是应付差事的,根本就不会花工夫读马恩全集。找政治课老师谈,等于去刁难人家。搞不好人家一往上面汇报,现行反革命的罪行就坐实了。

一听说我要跟他谈政治话题,虽然是理论话题,但毕竟马克思共产主义那玩意已经成为人民心中骗人的鬼话,要是让外人听见,那一定猜测我们是在否定马克思主义,他立刻起身到外面走了一圈。回来后关上门,让我按照刚才的音调说话,他到外面去听,是否能听见。我说外面不可能听得见我们这么小的声音的。他还是测试了一下,回来后才放心问我有什么疑难问题。

“我读完了资本论,对马克思用数学来研究经济实在是佩服啊!”

“你是高中生,还没读大学。大学里就有经济系,其它的经济学家也都得懂数学啊。”

“原来是这样。我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马克思为何不把共产主义实现的理论也用数学表达呢?如果他用数学表达,那就立刻发现他的共产主义理论是无法实现的了。”

“等等。你先停一下。为何用数学表达共产主义理论,那共产主义就无法实现了?”

“因为马克思主义在逻辑上是不能自洽的啊!在逻辑上不能自洽的理论是无法在实践中得到预期结果的。”

“在逻辑上不能自洽?你说说看。”

“按照资本论的理论推理出资本主义不合理的逻辑,推理出无产阶级推翻剥削他们的资本家的合理性。可按照这个逻辑,共产主义是无法实现的,因为二者存在着相悖现象。”

“我没听明白。你再详细一点。”

“马克思认为,实现共产主义需要两方面的因素,一个是物质极大丰富,一个是共产主义思想也就是人民的政治觉悟极大提高。打个比方吧,您读懂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假如您现在就是马克思,我问您一个简单的问题:到底是穷人政治思想觉悟高,还是富人政治思想觉悟高?请您回答我。”

“当然是穷人政治思想觉悟高,这还用问吗?穷人,我们这里就是贫下中农和工人无产阶级。富人,就是地主资本家。地主资本家是专政对象,当然需要改造思想,怎么会有比穷人更高的政治觉悟呢?”

“穷人的政治思想觉悟高?可按照马克思的理论,是先有生产力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才有人民政治思想觉悟的提高。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先有物质后有精神。等到生产力高度发展了,人富裕多了,思想觉悟也就高了。按照马克思这个逻辑推理,富人的政治思想觉悟要高于穷人。靠富人帮助穷人提高思想政治觉悟,这样才能实现共产主义。我说的对吗?”

“这得让我想想。是不是说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以后的富人与穷人不等同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富人与穷人?”

“如果从资本主义直接进入共产主义,那您的说法可以蒙混过关。可马克思说的非常清楚,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必须经历一个社会主义阶段。而在社会主义阶段,是按劳分配。如果不是大锅饭,真正体现按劳分配,等于按照每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大小来分配,那么,贫富差距一下子就拉开了,而且还比资本主义时期大。比如说,像发明家爱迪生,发明了电灯电话等无数改变人类生活的发明创造,他一个人就令有五千年文明的数亿中国人汗颜。这类人在按劳分配的社会,一定是富得流油。比他贡献小一点的就更多了,只要按照马克思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贫富差距就非常大。这是我的推理。在科学落后的时代,如果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贫富差距反而小,越是科学发达,人与人之间在贡献上差距越大,完全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虽然没有剥削了,在劳动与收获方面公平了,但贫富差距更大了。按照马克思的推理,社会主义社会按劳分配其贫富差异比资本主义阶段小,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存在剥削,不是按劳分配。如果穷人的政治思想觉悟高于富人,按照马克思的推理,在社会主义阶段穷人越来越少,政治思想觉悟高的也就越来越少了,共产主义也就无法实现了。如果富人的思想觉悟高于穷人,为何要鼓动穷人造反镇压富人呢?唯一的解释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富人的财富是靠剥削穷人得来的。而在社会主义社会,按劳分配,富人的财富是自己创造的。那问题就来了:按照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理论,物质决定精神,物质生活水平高了的地主资本家,为何精神就不被物质决定了呢?为何马克思不给出是什么元素决定‘物质决定精神’什么元素导致‘物质不决定精神’?还拿爱迪生的例子来说,假如爱迪生生活在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他的贡献按照比例来算他会是地球上最富的人;不论他在资本主义社会是最富的人还是最富的人之一,他都是富豪无疑。那他为何在社会主义时期他的政治思想觉悟就高于穷人,而在资本主义社会他的政治思想觉悟就低于穷人而应该受到穷人的专政镇压?”

“后生可畏啊。我可是从小就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我读书时是共产主义小组组长。那时有很多国民党员质疑马克思主义,可没人说出过马克思主义本身在逻辑上不能自洽!”

“我的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为何聪明的恩格斯当初不问马克思到底是穷人政治思想觉悟高还是富人政治思想觉悟高?既然马克思推理出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是普遍真理,与社会制度无关,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为何在资本主义社会物质不是第一性,物质不能决定精神?如果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增高而政治思想觉悟也增高,为何鼓动穷人镇压富人改造富人的思想?马克思凭什么说在按劳分配的制度下富人就会有共产主义思想而把自己劳动所得的财富让穷人共产?既然没有社会主义这一阶段就无法进入共产主义,可有这一阶段后的富人怎么就跟资本主义阶段的富人反过来了变成政治思想觉悟高于穷人了?现在咱们县委书记有吉普车,很多人连自行车都买不起,为何县委书记不把他坐的吉普车送给穷人以表明他的由于物质条件高于穷人而政治思想觉悟也高于穷人?反过来说,如果在社会主义按劳分配阶段,穷人的思想政治觉悟也是高于富人,也就等于越穷越高尚,那社会主义如何过渡到要什么有什么的共产主义?”

“你说完了没?”

“完了。就两个疑问。您回答我就好。让我也明白明白个中道理。”

“你现在可以听我说了吗?你别说话,我来谈论这个话题。对不对,30年后你再回答。”

“好。我洗耳恭听。”

“我们人类最大的偏见就是把一些名人给神化了,把弱肉强食、成王败寇发挥到了极致,早已偏离了真相。比如我们把马克思列宁看成导师后,就神化了他们。其实,很多人在成功与失败之间只差分毫。比如说,要是吴三桂没有那个小老婆,李自成的皇帝就稳住了。后来的文人马屁精该是何等神化闯王?当年,那些国民党员同学说列宁是个嫖客,死于梅毒,我们地下共产党员们都骂他们造谣。直到我们看到布尔什维克批判托派分子时说拿列宁死于梅毒的事实遮掩不了列宁的伟大光辉,我们才知道列宁真的是嫖客。那时有人说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是嫖客,常去八大胡同,我们知道那时国民党造谣,后来共产党开除了陈独秀的党籍,公布了他的私生活多么糜烂,那些崇拜他的我们非常震惊。那时有人说马克思背着燕妮与保姆偷情还生了私生子,我们绝对不信。后来读到恩格斯承认了这些才知道事实上我们把导师神化了。其实,说起来还是曹雪芹把社会看得清楚啊。你记得好了歌吗?”

“那还能不记得。可这些与我的问题有关吗?”

“你听我说。如果我们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那些被无限光环放大了的导师们,其实就是曹雪芹笔下的俗人。他们想当神仙吗?表面上是。可人人都说神仙好,事实上,功名二字忘不了。世人都晓神仙好,金银二字忘不了。马克思也不例外。他想过一辈子不劳而获、并有功名的生活,他发现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他的大脑骗两个人。哪两个人你知道吗?”

“燕妮和保姆?”

“说对了一个。燕妮。还有一个就是恩格斯。燕妮是有名的美女,贫困潦倒的马克思靠三寸不烂之舌是守不住这美女的。本来他靠给美国的报社写稿子和借钱骗到了燕妮的爱情,可结婚后,赶上美国内战了,他的稿费来源没了,就只能骗恩格斯给他效劳了。他告诉恩格斯,燕妮的衣服都给了当铺,连土豆都吃不上了。恩格斯善良,就答应接济他。恩格斯从此经商,赚钱养着马克思、燕妮、马克思的儿子。马克思还用恩格斯的钱请了保姆,他偷偷地跟保姆偷情,私生子也靠恩格斯给他养着。马克思为何写资本论要写四十年?就等于吃定了恩格斯,要吃他四十年。书呆子善良的恩格斯就这么被马克思给骗得找不到北。”

“那马克思死后恩格斯也没醒过来?”

“醒过来了。恩格斯晚年的文章尤其是信件里,大力宣传美国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他还在信中说,马克思恩格斯这里不能给未来社会提供社会形式。等于他不再崇拜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了。当然,他不能说他被马克思给玩弄了一辈子。被骗的人一定为骗他的人辩护,你想想啊,一个被人骗了一辈子,该是多么愚蠢?所以,他当然不能公开说马克思为何写一本书用了四十年的真相。”

“这我得好好想想。也许真得用30年时间来消化。”

“你可千万别在这30年内跟任何人说这些啊?绝对不能!”

“当然,你我那是要被杀头的。”

“就算社会变了,不杀你的头了,你也不能说给他人听。”

“明白,十个人听到了,九个人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错了。十个人有十个人,怎么会是九个?尤其是经历过政治教育的人都成了愚民,一百个人里边也不会有一个人认同我的看法。”

“可能分母得大到百万。”

“过三十年后,分母就很小了。共产主义是一阵风,刮过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是在风暴中的我们,无法摆脱现实的残酷。”

“您把马克思变成俗人的思考方式值得晚辈敬佩,不论结论是荒唐还是真理。”

“我也是从虔诚的马克思主义者一步步走出来的。你想想看,马克思用了四十年的时间写一本书,凭他给美国报社写专栏的水平,那一本书用不了两年,就算四年吧,离四十年太远了。在他活着的时候他一直没有把资本论里的任何章节拿出去发表以获得稿费用来维系他那离开恩格斯连土豆都吃不上的悲惨生活。他完全可以分上下集发表。可他死前都不发表。这只能从他是俗人的角度才能解释。”

“也就是说,他写资本论四十年就是给恩格斯一个人看。不,是给燕妮和恩格斯两个人看。因为他不担心恩格斯活着时他一家没有钱花,等到他死后,恩格斯不论是死是活,资本论出版后的稿费就可以让马克思的私生子有钱花。”

“这是我唯一能解释这个事实的思考。他死后,恩格斯才整理出版了资本论。我今天还有一个考虑,就是你刚才说的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在逻辑上是不能自洽的,虽然我从没听到过有人这么指出过,可马克思本人应该是清楚的。他一旦发表了他的全部著作,他就会担心有人指出他理论的致命伤,那样的话,崇拜他的恩格斯就会动摇。他害怕走到这一步,就只好把作品写出来后只给燕妮和恩格斯俩人读。只要这俩人佩服他,就不会考虑他的理论是否有致命伤。这就叫视而不见。所以,从心理学角度谈,马克思比恩格斯高得多。恩格斯的人品没的说,善良的他才被马克思骗了四十年有余。从人性的角度看,马克思不可能不知道人性的自私与贪婪本性,如果他不知道,他是写不出揭发资本家特征的资本论的。在共产党领导下一下子人性就改变了?而且是180度大转弯。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改变人的本性,需要自然界重新选择人种。这跟育种学家选择动物植物品种的道理一样。猴子的天性就是猴子,狗是不能跟猴子一样上树吃果子的。”

“那马克思活着的时候就能预见到他的著作一旦被全部发表就会立刻有人指出他的理论不能在逻辑上自洽。那他是否也预测到他的理论会给人类包括东方的中国朝鲜越南都会陷入万劫不复遍地饿殍的悲惨结局?”

“我认为不可能。因为马克思的理论明明白白是说共产主义只能发生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整个东欧和亚洲的共产主义灾难其责任应该由列宁负,而非马克思。马克思从来都没说过共产主义运动会在贫穷的还没经历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国家发生。是列宁篡改了马克思主义。所以,马克思不必为共产主义运动的灾难负责。”

“把神人看成俗人,那魔鬼也应该被看成俗人,否则有偏见的疑虑。”

“我刚才说过了,神人往往是被崇拜他的人神化的产物,用曹雪芹的理论就能把神人的外衣扒掉。神人一旦被拉下神坛,俗人的真面目就昭然若揭。如果极个别神人被拉下神坛后,俗人的面目还不能解释他的言行,那他就是魔鬼了。按照你说的也可以,把魔鬼也回归俗人,那魔鬼事实上就是恶俗。而恶俗有两种,一种是骗子,一种是流氓恶棍。如果一个人既有骗子特征又是耍武力的流氓恶棍,那他就是被神化的神人拉下神坛后而被称为魔鬼的人。”

“美女燕妮也就算了,为何聪明的恩格斯能被马克思骗了四十多年?这令人难以置信。难道恩格斯真的没问过马克思他的共产主义理论在逻辑上无法自洽?如果恩格斯问马克思到底是穷人政治思想觉悟高还是富人政治思想觉悟高,马克思如果按照他的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乃普遍真理的理论又如何解释在资本主义社会物质生活水平低的穷人其政治思想觉悟普遍高于物质生活水平高的富人?”

“假如这件事发生,马克思也能搪塞恩格斯的诘问。他发明了一套魔术,叫辩证法,而且是唯物的。今天我们也是靠这辩证法来愚弄人民的。比如说,在那些需要鼓动穷人造反为他们获取权力时他们就说穷人的政治思想觉悟高,但他们有了权,等于有了钱和利益等于过去的政府官员地位了,他们就不会再说有权有钱的政治思想觉悟低了,而是说他们是穷人的代表。唯物辩证法,其实就是权力最终是为了获取金钱物质,为了物质,就随心所欲地诡辩。恩格斯崇拜马克思到了视而不见的地步了,成了他心目中的神,马克思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马克思跟他讲了唯物辩证法,他就用数理化生物等理论论证出了个自然辩证法。”

我必须在10点前回到宿舍,也就停止了交谈。我认为我没有认同他把马克思俗人化得出的结论,虽然我反驳不了他。

第二天他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跟我使眼色,我猜想他有话跟我说。我猜得出他不放心昨晚的对话,便在院子里没人走动的时候,也就是大家都进寝室午休的时刻去找他。他开门意思是让我进去有话说,而我觉得在外面讲更安全。大白天的,越是光明正大,越没人怀疑。我跟他就一个门里一个门外聊了起来。他小声说他昨晚喝太多的白酒了,后来晕乎乎地做了个梦。我说是否在梦中跟我聊天了?他点头后说他不记得在梦中我们聊了什么。我说,你梦里的事我不会知道的,反正我没梦见过跟你聊过天。他笑后严肃地表情看得出他还在恐惧中。我摇头,然后就出了大门往外走去。从此,我们俩再也没聊过天,毕竟不能给他惹麻烦。然而,他的“马克思只想骗两个人”的理论我一直处在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半信半疑之中。直到毕业要走的前两天,也是邓小平还在掌权的时刻,政治高压气候有所缓和,我跟他算是告别。在耳语中我还是问他是否还在坚持他的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理论只想骗两个人的结论,他点头。他悄悄告诉我:“马克思没有坏到要引导半个地球的人类走向如此大的灾难,他只想骗两个人而已。他不是个想让几十亿人遭受灾难的魔鬼,他只是个俗人。”我点头赞同。老校长是一个善良之人,他在用善良的思维来为马克思开脱。然而,四十二年过去了,我对此问题依然无解。马克思到底是善良的老校长眼里的一个只想一辈子不劳而获的俗人,还是真的想祸害半个地球的人类,或者只是为犹太人着想(犹太人那时失去了祖国千年后还没有在以色列建国,在马克思看来为了终止对犹太人的迫害,唯一的途径是所有的人都没有祖国。那唯一的路就是消灭国家,而消灭国家的唯一之路就是消灭家庭,消灭家庭的唯一之路就是共产共妻。也就是共产主义),尚需社会学家们探讨数百年。

中秋节之际,谨以此文献给经历过毛泽东“共产主义穷过渡”时代的思考者。

(2015年中秋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0)
评论
阎立华 回复 悄悄话 精彩,赞 你的思考 和 校长的视角。
闭门造车写长篇的 大多没有sense,是空中楼阁。
对这些深邃的思想,我一般后撤半步,用质疑的眼神扫一扫。
jo-62 回复 悄悄话 Very interesting story, but like somebody said that Carl Max is not an economist in the modern sense. He was a political economist, like now the graduates from Political Science. He is a Jew as well, that is why he had this Communist view of the world as well. Rest is like you have said is the fantasy, like Einstein. Unfortunately Einstein was proved to be right and Max was proved to be wrong.
yuan222 回复 悄悄话 顶版主!年轻的版主与中年(或年老)的校长都是高IQ。不简单。在那样的政治环境中,那样的红色恐怖的笼罩下,能够独立思考,并且从根本上掘了马克思主义的祖坟,不简单。本人也受教了。

版主的逻辑是成立的。马克思的不通逻辑是存在的。列宁篡改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则从来不是马克思主义。
sumw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蓑衣翁' 的评论 : 圣经里的上帝不是真正的上帝
zbs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楼主这篇文章。

记得大一时和姐姐辩论共产主义的‘不可实现’,最后赢了她,用的也是‘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和’穷人富人的觉悟‘的例子,只是比楼主思维的整体性差远了!说实话,我从有记忆起就不相信’无神论‘。以前以为楼主从来不考虑’物质与精神‘的哲学问题的。楼主私下里读圣经吗?
蓑衣翁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写了【资本论】,可他不是经济学家。

马克思对商品、价值、价格的解释是不自洽。1,他说:“(商品)价值是凝聚在社会里的一般劳动。也就是说没有劳动就没有价值(看起来好像不错),但是当有人无意中捡到一颗天然钻石,它没有一般劳动,然而拿到市场上交换其价格比有人工劳动价格还高,也就是此“价格”体现了它的“价值”,马克思的价值定义就破了。2,马克思知道有交换才是商品(其价格反映价值而上下波动),可是空气也与人交换啊!而没有价格喔,不是商品,对人可是有价值的嘛(人没有空气会死啊),他说:可有使用价值。但问题还是有“价值”嘛!3,狐狸把肉藏匿起来,不给其他狐狸吃(交换),不能成为“商品”,可它还是与自己的生存“吃肉”(交换)嘛。不是商品、没有价格、但有价值哦。也就是说,他定义不清:价值、价格、商品、交换之间的关系。其实价值定义非常简单:有“交换”就有“价值”。没有交换无法体现价值。价格就是“特殊”的交换,比如,人在河水里,这河水时没有价格的,在沙漠里这河水与人交换因“特殊”而产生“价格”。

马克思自己说:“他不是经济学家,是经济历史学家”。

要命的是他的历史学“思维”来源于从柏拉图到黑格尔,即历史的发展是“线性”的(还加因果)。更要命的是人类历史还可以“设计”滴,从原始、奴隶、封建、资本、社会、共产(线性、因果、设计)。最最要命的是人类文明进程和未来文明发展充满(阶级)仇恨、斗争、消灭。把人性中的“恶”从“潘多拉”魔盒里完全打开,没有做不到的“恶”,只有想不到的“恶。这是所有实施这一过程国家的悲剧和罪恶的根本。

习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

如果一个工程理论设计充满矛盾,那么实施起来不确定的因素是无法想象的。马克思理论体系的“本色”就是太多的矛盾,所以实施起来就是一场一场的大灾难。原因很简单嘛,理论指导是:“阶级敌人、阶级仇恨、阶级斗争、阶级消灭,实施过程就是运用一切可能的暴力行为和行动(流氓性),只是前面画个“共产主义”的饼(欺骗性),目的在于获得一切权力(与所有的专制独裁的手段没有二样)。

马克思的理论一般流氓无产者比较热忠和找不到工作的小学教员颇多。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也不能全怪马克思要拉着恩格斯的找饭票。
应该说一群人之互动,都有因素,这样看或许更实际,恩格斯也渴望有个神一样的朋友,燕妮当然也是。造神是双方的互动。
老毛和中国人民也是互动,人民也想要个神,看着老毛很像,就好象赵匡胤黄袍加身,那下面的人也想要有拥立之功。

再者,人人身上都有病毒、那个小九九,就好象计算机里的程序一样,只看什么条件触发发作。前几天看四川地震救灾英雄后来成了骗子。也说明我们不能用后三十年否认他前三十年救人就是假的。也不能用前三十年去开脱他后三十年骗人的把戏。

汶川抗震救灾英雄少年诈骗被判12年 7年前救7人:
http://news.sina.com.cn/s/wh/2015-09-29/doc-ifxieymu0959332.shtml

如果把人当成人,当成普通人,都是病毒携带者,而不是脑袋一热就要造神,事情就简单了。
(我不是否定神-God-的存在,在我看来God、佛性是相通的。我是说,神如果是神那就是神,但不应该“人造”假神),
本来大家都是人,都多少是带菌者,需要控制条件以免病毒发作。但是中国人民实在是苦得太厉害、太久了,在绝望中非常想要一个神、一个救星,结果急病乱投医,非要认定一个人成为神,事情就麻烦了。恩格斯、燕妮也如此认定马克思了。中国人民百几十年的奋斗史,就是不停找神、不停造假神的历史。
当然,屡败屡战也是好的。

当年英国人就比较明白,知道丘吉尔在那种情况下,如果继续当选,说不定病毒也发作了,让他歇会儿是对的。丘吉尔自己当然控制不住想接续,人民说虽然你是不错的,但是一旦深层次的病毒发作,人就会发了疯一样整人、杀人啊。所以你还是歇歇吧。
HB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37213824' 的评论 : 对中国这个架构落后的国家来说,选择的可操作性占绝对优势。根本没有思考最佳选择的余地。这样一个大国,发现错误后所付出的代价及时间成本是巨大的。集体的非理性行为反倒是映证了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
HB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37213824' 的评论 : 马克思遇到恩格斯后其饭碗有了保障。资本论本身的缺陷与马的眼界有关而与其混吃的动机无绝对关系。问题的是马的理论被人拿去使用为何最早在俄罗斯和中国能获得成功,在其他西方国家知识昙花一现?当时俄罗斯和中国社会的共性就是高度集权的农业化社会。社会阶级矛盾积累需要自我爆发。马的理论好比一剂有毒的猛药促成了革命的成功,即操作性很强。其他西方国家的雄厚人文基础使得他们有其他的思考及选择。好比鸦片战争年代,西方国家吸鸦片也是对民众的开放的,但为何在中国会形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历史上首先让俄罗斯和中国这两个社会结构落后的大国首先中毒,给两国人民带来百年的灾难,直到现在遗毒未尽。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uquets' 的评论 :
freemanli01 2015-10-02 10:44:07 回复 悄悄话 又想起一个事情,“1957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依照惯例请几位老乡聊聊,罗稷南先生参加了座谈。此时正值“反右”,罗稷南老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
  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沉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作声。”
===========================
毛主席没提最大的可能:鲁迅跟他弟弟一样,做为汉奸被国民政府惩处,由共产党放出养着。
----------------------------------

呵呵,鲁迅和他弟弟还是不同,而更接近于胡风等人把。胡风给判了个反党集团。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读着痛快。
37213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BW' 的评论 : 历史尚不能还原,何况历史人物的动机。在看待历史的时候,最好有理科男的量子论概率思维,这样才能少交学费。人可能问:如果一切都有可能,岂不陷入思维瘫痪?我的回答是,选择是必须的,但要在多种可能中选择。要明白,选择不是代表正确,而是可操作性的考虑。唯有这样才能及时改错,不至于交太多学费。
fouquets 回复 悄悄话 freemanli01 2015-10-02 10:44:07 回复 悄悄话 又想起一个事情,“1957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依照惯例请几位老乡聊聊,罗稷南先生参加了座谈。此时正值“反右”,罗稷南老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
  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沉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作声。”
===========================
毛主席没提最大的可能:鲁迅跟他弟弟一样,做为汉奸被国民政府惩处,由共产党放出养着。
HB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37213824' 的评论 : 你的意思是说,马克思自己也认为不管写啥别人懂不懂,只要能来钱就好。不完全同意马克思百分百是为了白吃白喝恩格斯才瞎写资本论的。赶巧马克思爱琢磨社会问题,恩格斯也愿意支持。这合作就进行了下来。起码是他自己的研究成果,理论上虽然不那么正确。但不妨碍别人拿来篡改使用。是时代选择了他的激进思想而改造了历史。也是历史经过检验证明这改造是会被时代所抛弃。
37213824 回复 悄悄话 喜欢独到的视角,喜欢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上大学报志愿时,我父亲对我说:“你学什么我不懂;但是你要学那种GCD倒台了也能有饭吃的”。
海对面 回复 悄悄话 哪是老师的回答呀,明明是你自己的论点
精神饱满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当年就是忽悠,打着他的旗号的革命党领秀都是为我所用。咱乡下共产党的干部当年那有几个看过资本论的?读毛选时都倒着看,还嘴里唱“毛主席的书我罪爱读,千遍那个万遍下功夫”。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我认识的共产党员没有人相信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 中国可能也就陈独秀那些学者带着良好的愿望想用它改造中国。
毛代表的共产党只是拿那东西来忽悠老百姓的, 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夺权,啥办法都行。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以前只见过从心理学来分析为什么搞大跃进。

从心理学上探讨马克思为什么要写资本论、而且一写就是四十年,真是个新视角,最少咱是没见过。

一个人天天做在屋里、图书馆写啊写啊,越来越不屑于出去工作挣钱养家糊口,即使本来有天才,
被人捧得高、捧得久了,不是愤青也变成愤青了。
个人和社会理想都朝着恨不得一下子就改天换地,一天暴富路子奔跑了,这种个性倒是和老毛很像,
大跃进,big jump才是这类同志喜欢的。
autumnsun 回复 悄悄话 历来的农民起义都要借助神,起义领袖要把自己说成是某星的下凡,共产党要夺取政权当然要有理论来支持,毛是红太阳。其实,那些领导人中有几个读过资本论,即使读了点,也是找几句能用,能打击别人而已。
就像一把刀既可以是生活中的利器,也可以是杀人的凶器。把帐算在马的身上也不尽合理,别人利用了他,他也没想到自己写的那些东西会把事情弄这么大,他是属躺枪一类。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认同“存有偏见的人不宜讨论这类问题”。

本来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核心内容就是共产主义就是社会制度,并分两个阶段:社会主义阶段和共产主义阶段。社会主义制度取代资本主义制度是马克思认为的社会之必然。可就是有人信口开河说共产主义不是社会制度。明目张胆地篡改马克思的理论核心内容。
这类持有偏见的人不适合探讨这类题目。
topgun5 回复 悄悄话 心怀偏见的人不适宜讨论这类问题.
特酷猫 回复 悄悄话 老校长的论点非常有趣!按劳分配和人人平等在中国的社会主义里没有存在过,尽管天天说。只有近乎人人平等的分配,法律上的人人平等根本没有存在过。没有按劳分配,只有支持最低生存需要的工资。专政的结果!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又想起一个事情,“1957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依照惯例请几位老乡聊聊,罗稷南先生参加了座谈。此时正值“反右”,罗稷南老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
  不料毛主席对此却十分认真,沉思了片刻,回答说:以我的估计,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作声。”
===========================

要是把鲁迅换作马克思,当时会不会有人胆敢这么问?
老毛说不定把马恩列斯也都一股脑关了。死的早是没事的。 呵呵来个关公战秦琼

湖畔仙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snyy' 的评论 : 同意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信仰是主动的,而共产主义信仰是靠暴力维持的。在毛泽东时代,你胆敢公开反对共产主义,你就是现行反革命分子,立刻遭枪毙。这也叫信仰?
topgun5 回复 悄悄话 打着宗教旗号干坏事活的好好的人多了去。共产主义不是宗教,是信仰。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共产主义不属于宗教信仰,因为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有一个共同点:天堂和地狱都是人死了以后的事。有的人死后去天堂,有的人死后去地狱。而共产主义则相反:坏人比如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活着的时候过天堂生活,而好人百姓活着的时候下地狱。
wsnyy 回复 悄悄话 我和我太太曾经闲聊中讨论过这个问题,结论和你们的一致。
恩格斯一直在做资本家,把赚取或剥削到的剩余价值去供养马克思。马克思一家一直吃着恩格斯的软饭,长达40年,实际上就是间接地剥削了恩格斯的工人们。等等。
其实,从人性上来看,只有贫苦百姓才愿意共产共妻。因为没有,才梦想拥有。愿意不劳而获或一夜暴富才是许多人的心理。共军制胜的真正法宝其实就是打土豪分田地。
毛润之等在年轻时,需要马恩列斯做大旗,好从苏俄拿到赞助。内心里,老毛还是相信水浒,三国演义和资治通鉴。老毛其实没有看过几本马列的原著。
不过,俺们是在出国20年的半百之年,才明白这些个道理。
在俺中学年代,打死俺也不敢想歪。偶尔想到一点点对于老毛的不敬,自己就吓得半死。生怕说梦话说出来了。
taoren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想请教题外话: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包括建材家具都很便宜,想不明白为什么国内房价居高不下,政府和开发商到底赚了老百姓多少钱?您的分析能力强,请能提供这些高房价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吗?谢谢。
topgun5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对共产主义的理解太狭窄。共产主义是一种信仰。重要的再讲一次;共产主义是一种信仰。就像基督教。目的是净化人的灵魂。推动正能量。鼓励人人做利人利己的事。你如何证明上帝的存在,耶稣复活。你跟信徒讲这些问题他们会觉的你无知。你跟非信徒讲这些问题他们会觉的你无聊。共产主义之所以有现在这种状况,是因为推销者不力。很多共产领袖跟本政治能力底下。只有用笨拙的手段欺骗。以catholic church 为例。教会做过的丑事和坏事比共产主义不知多了几倍。 但经过历代教皇的努力。教会已是一个很成熟和对社会有正面影响的组织。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我跟他就一个门里一个门外聊了起来。他小声说他昨晚喝太多的白酒了,后来晕乎乎地做了个梦。我说是否在梦中跟我聊天了?他点头后说他不记得在梦中我们聊了什么。我说,你梦里的事我不会知道的,反正我没梦见过跟你聊过天。他笑后严肃地表情看得出他还在恐惧中。

-------------

这一段是真的假的,真实发生的?
前一天那些议论真的是那么发生的,还是现在加工的,要是真的,老校长可真是能思考而且胆大啊。

这文真写的很有意思。燕妮把衣服送当铺了,土豆都吃不上了。
X723 回复 悄悄话 只要看毛澤東床上他看的書堆中,絕對找不到資本論就足以証明,這東西連毛都不信.同時把毛吹捧成發展馬列主義的革命家,是子虚烏有的無耻造謠.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呵呵,这么说,马克思肚里的小私心,被搁在文革里,让他很斗私字一闪念,岂不是要当白专的典型下放五七干校批斗了。
lzjgz 回复 悄悄话 顶一个

读书时学到马列时就持怀疑态度与否定态度,但我对其的否定最根本的是-----来自于其共产理论从人的精神层面到物质分配层面都是违反人性的

------人性利己,私欲无穷
飞越2003 回复 悄悄话 好文!1)做人马不免俗 2)为学,马的论断武断,只能作为一本书的作者 3)立言立论,早就漏洞百出
ingodwetrustforever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家之言本身无所谓对错。 可恨的是中国当局挂羊头卖狗肉, 行的是资本主义的路, 还天天标榜是社会主义, 各个社科院都有马列研究机构,从小学就灌输马列, 浪费多少人力物力。 可是这种东西, 官员和老白姓中有己人信呢?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按照马克思定义的社会主义制度标准,北欧不属于社会主义,而是福利资本主义;符合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制度标准的只有北朝鲜、古巴。

五八年毛泽东搞的大锅饭属于自称的“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穷过渡”,有共产主义性质,不属于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原则。之后,毛泽东还是按照马克思社会主义制度标准搞的:公有制、计划经济、无产阶级专政。

多劳多得、按劳分配这一条,毛泽东没有实现,搞了平均主义。总起来看,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比其它社会主义国家更接近马克思的定义。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老马就是个好吃懒做,骗色偏财的货而已。所以,他的门徒们也都是这类货色。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中共中央编译局: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有三个内涵:

第一,在马克思那里,共产主义是一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社会运动
第二,在马克思那里,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制度
第三,在马克思那里,共产主义是一种终极理想

社会主义制度由三部分组成:
1. 公有制
2.计划经济
3.无产阶级专政
dq51 回复 悄悄话 共产主义表示的是一种精神,不是制度。美国的公立学校,社区公园实际上都有共产主义的影子。
马克思所指的富人不是指绝对的财富,而是指那些聚集个人财富,使个人相对的比别人多的人。

当然,为自己谋富也许就是人性,没法改变。但我还是不希望LZ曲解马克思原意。
Dkong20 回复 悄悄话 这里的宣传是资本家养活工人,马克思给了另外一种答案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有意思。阎兄探索真理的过程也是我们那一代无数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的,只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得这么深,没有对中共的理论基础发出质疑,只知道很多事物中共都不能自圆其说,这令很多人有上当受骗的屈辱感,失落感和愤恨。俺也经历过。。。
蓝山雀 回复 悄悄话 好!
fouquets 回复 悄悄话 这两个是被老马骗了一生。还有很多人被他骗了一时。
小时候读过译本”马克思的青年时代“,里面提到老马借考斯基的钱,赖账的方式就是写”无产阶级革命与叛徒考斯基“。
cloudhk 回复 悄悄话 还有就是x,y假设。马克思说在资本主义社会,都是x假设,人人自私,只为自己。但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一下变得人人为公了,变成y假设了。人都是一样的人,怎么一下就变成了两个极端呢?这个问题还是在北京进修的时候,老师给我们讲的。看看,这就是不让高校教师乱说话的原因。
主流媒体 回复 悄悄话 要理解马克思思想,只能怪你脑洞不够大!看你的文章,基本上是在儒家思想里穷折腾,要跳出那框框,只能呵呵了。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的问题对我们影响太大了,我也考虑过一些他的矛盾点,和对中国人民的精神污染,是潜意识层面的污染:
1. ”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百分之二十,就会活泼起来;有百分之五十,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百分之百,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百分之三百,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会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它们。走私和奴隶贸易就是证据“

而事实是,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宣传的是:我们丢掉的是枷锁,得到的是全世界。马克思这个广告里宣传的利润率可不是百分之一百、二百、三百了,而是“无穷大”。所以也就引诱很多人“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干,干了,麻辣个八字的。”
马克思说来说去,就是胆大,敢往大里说,最后用个无穷大的东西来引诱大家。

2. 马克思认为穷和富就是抢和被抢的关系。富人所以富,就是因为抢、剥削,穷人所以穷,是因为被抢,被剥削。所以在革命初期,大家的能约束自己不要富,因为富必然是要抢、要坏才能富,所以尽量穷过渡。后来大家忍不住觉得还是过富裕生活才好,认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时候。马克思在中国人民潜意识里种下的病毒就发作了,“要想富,必须抢、剥削”,所以中国人民都开始以腐败的形式来致富了。
这一点,马克思就不如熊彼特对创新对社会进步的作用看得清楚。

==============


shuangbao13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笑死我了!真是高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上篇文章增加了内容,是从网上搜到的:

(6)早年周恩来对毛泽东的评价

宁都会议结束后,周恩来在给莫斯科的汇报电报中是这样评价毛泽东的:“……为人恣肆不羁,做事大而化之而又反复多变,谈问题海阔天空,不着边际,往往使人不知所云,不得要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