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习近平的依法治国

(2015-01-07 20:33:10) 下一个
习近平在抓捕周永康之前的四中全会上响亮地提出了“依法治国”,并作为四中全会的中心内容写入党史。然而,很多人误以为习近平真的要搞司法独立的依法治国。这纯粹是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这是理解的错误,怪不得习近平。
习近平之所以提出依法治国,就是因为他要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必然受到江泽民等老人帮的诘问,习近平只能说:不论是谁,只要犯了法,就得受到法律制裁。简言之:依法治国。这就堵住了他们的嘴,因为谁也不敢当面说不可依法治国。
至于习近平的依法治国内容,无外乎在司法未独立的条件下按照现有的法律条文对贪官大老虎进行审判。也就是说,虽然调查谁的权力在中纪委,但中纪委并不给出大老虎们的刑罚,要通过司法机关给出。司法机关到底给定什么罪,当然是习近平王岐山等人商量后告诉司法机关。然而,总得有个名义,不能明说是习近平王岐山给大老虎们定的什么罪。这就是专制制度下的依法治国。几千年来,历朝历代都是这么过来的。只是现在更高调了点而已。
现代文明社会的依法治国是以司法独立为基本原则的,这就使得很多人一听到习近平在搞改革,在提依法治国,就理所当然地用现代文明社会的依法治国程序与规则来套习近平的依法治国。这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
在现代文明社会里的依法治国,是以司法独立于政府、被告是否有罪由随机选出的公民组成的审理团而非法官定案(“审理团”,晚清有人故意地误译为“陪审团”以迷惑国人,目的是搞鱼目混珠。国人一听陪审二字便理解为案子由法官审理,由一些百姓旁听“陪审”)。
在专制制度下的依法治国,其最高标准体现在“官府六亲不认”。
那么,习近平是否做得了专制制度下依法治国的最高标准而六亲不认了呢?
您还别说,我还真的找到了习近平真的达到了六亲不认地步了的证据。您如果不服,请润涛阎给您细说端祥,并用科学的推理方法给予论证。
先说论据:被打的大老虎之一---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是习近平的亲戚。
下面是论证过程:
亲戚的概念是什么呢?从遗传上讲,亲戚由两类组成,一类是有DNA联系(有血统联系)的;另一类是只与性有关而与血统未必有关。第一类是指父子之间,叔伯之间,甚至表亲之间。他们之间有一定程度的共有DNA标记。第二类范围更广,比如妯娌之间,一胆挑之间。习近平与徐才厚之间的亲戚关系显然不属于第一类而属于第二类。所以,下面就专门论述第二类亲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知道,王岐山与孟学农两家是亲戚,因为王岐山的老婆是孟学农老婆的姐姐。我们管王岐山与孟学农之间的关系称为一担挑。虽然一担挑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俩之间的亲近程度往往不比表兄弟差。
一担挑与一担挑关系的远近还有说头在里边。如果这姐俩是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姐妹,其一担挑之间的关系就比不上姐俩是同父同母的姐妹,但仍然叫一担挑。最亲的一担挑是姐俩来自于同一受精卵通过卵裂来的双胞胎。所以,卵裂来的双胞胎姐妹嫁给的两个男人之间的一担挑,其亲属的远近程度最近,其次是同父同母的姐妹嫁给的两个男人之间的一担挑,最远的是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姐妹嫁给的两个男人之间的一担挑。
那么,在老丈人眼里两个一担挑男人的地位是如何定位的呢?
下面是图片,用图片解释一担挑与老丈人的关系。
设一担挑左边的为A,右边的为B,从A到肩膀支点的距离为X,从B到肩膀支点的距离为Y。如果A与B的重量相等,那么,X=Y。如果A与B的重量不等,便可根据 AX=BY 计算出X与Y的长度。
比如:如果A比B重,则从A到肩膀支点的距离就近。由于在目光只认地位的那些老丈人眼里,两个姑爷往往不等值,身价重的那个(比如钱多、官大)距离老丈人的心就近;身价轻的那个(比如没钱没权)离老丈人的心就远。把亲情看得重的老丈人则另有侧重点,远近也就不单纯与金钱权力挂钩。然而,既然是亲戚,远点近点都可以走起来的,叫血浓于水。(虽然上图的“小老丈人”不太高兴)
比一担挑关系更近的第二类亲戚是什么呢?还拿扁担说事,那就是“两头抬”了。
下面是图片,从图片里解释两头抬二人之间的关系。
当两个男人拥有同一个女人的时候,或者说一个女人在两个男人之间并与两男人都有两性关系,这就是图片上的两头抬。
物理学知识告诉我们:男人A离女人C(筐子)距离近的时间越长,A所承受的压力越大。这是A相对于另一男人B来说的。社会学常识也如此。比如,C女与A没结婚只是同居很短时间后与B结婚多年,B所承受C女给的压力要超过A男。

由此便可推理出男人对老婆、二奶、妓女、情人的感受。由于跟老婆的时间最长心理距离最近,压力也就最大。这就是为何老婆不如二奶,二奶不如嫖妓,嫖妓不如偷情,偷情不如偷不着的缘故。毕竟男人不喜欢压力。“想偷情但偷不着”才是男人在情爱方面的最高境界。
下面比较一下“一担挑”与“两人抬”哪个亲戚关系更近。

如果C女当初卵裂而成了双胞胎姐妹,这两个双胞胎姐妹刚好嫁给了A与B,那么,A与B之间的关系是亲戚关系,叫一担挑。从基因上来说,A男与B男睡的是同一个人(只不过是卵裂成了双胞胎姐妹两个个体)。两头抬呢?就等于卵裂双胞胎姐妹当初没卵裂。同一个基因组通过卵裂而成为两个个体的双胞胎,其关系多少还是远于没卵裂的同一个基因组的一个个体。也就是说,如果C女没卵裂,但跟A男与B男都有过性关系,那A与B之间的亲属关系应为两头抬;而两头抬的亲属关系要比C女卵裂成为双胞胎后的两个女性C1、C2分别嫁给的A男与B男之间的一担挑亲属关系更近一点。(虽然上图的两头抬哥们很郁闷,可还是比图一的一担挑高兴些)
下面拿具体的人来说明此道理。
图片:处在微笑中的徐才厚、张澜澜、习远平


所有图片都来自google
张澜澜曾是徐才厚的女人。在床上,徐才厚那时应该喊张澜澜“宝贝”,而后来,她成了习远平的媳妇,习远平也应该喊她“宝贝”。当然,她真的被喊成什么,比如“心肝”“小甜甜”,无关紧要。但徐才厚与习远平属于“两头抬”亲戚无疑。这比当初张澜澜卵裂成双胞胎,一个跟了徐才厚,一个跟了习远平,徐才厚与习远平之间的“一担挑”亲戚关系更近一点。(上图可看出三人都兴高采烈呢)
徐才厚与习远平是比“一担挑”更近的“两头抬”亲戚,那习远平的胞兄习近平也是徐才厚的亲戚了,算是六级远了。而习近平竟然把徐才厚给抓了,等于达到了六亲不认的依法治国最高水平了。
那么,为何古人们只承认“一担挑”而不承认“两头抬”为亲戚呢?
因为古人并不知道卵裂双胞胎的科学道理。更重要的是:普通百姓性资源短缺。
在性资源竞争的条件下,“两头抬”不仅不是亲戚,还是“情敌”。但对于高官来说,“两头抬”要比“一担挑”关系近得多,因为男人们之间没有了抢资源的情敌情结了。比如,李东生把自己玩过的央视美女送给周永康,周永康便把李东生看成是自己的亲兄弟般亲近。徐明自己供认他把他玩过的美女送给薄熙来,薄熙来也把徐明看成是比薄熙成更亲的亲人。
那么,为何古代皇帝有无数的宫女,还把伺候宫女的男人阉割?
因为那时没有避孕措施,皇帝之所以能当皇帝,除了开国皇帝外,都是靠皇帝的血亲来获得皇位合法性的。如果不是皇帝的种,那就不能接班。这是事关国家动乱的头等大事。
到了毛泽东时代,就与时俱进了。毛泽东让江青的前夫俞启威(俞正声他老爹)当天津市长。那时的北京市长是聂荣臻,上海市长是陈毅,都是元帅级的。论资历,俞启威(那时叫黄敬)根本就当不上直辖市市长的,那么多功勋卓越的元帅将军、野战军政委、参谋长对权位虎视眈眈但都得不到那么高的位子,还不是因为他是毛泽东的“两头抬”亲戚?要是情敌关系,早在延安时毛泽东就把他给弄死了。事实恰恰相反,江青跟毛泽东结婚后,俞启威的地位一步步蹿升。

那些理解不了为何周永康与李东生、薄熙来与徐明以及汤灿的情人们之间胜过亲兄弟关系的人,是因为他们还是按照自己性资源有限的观点把这类“两头抬”看成是情敌而非亲戚关系,属于惯性思维,是以自己的观点套在上层社会当权者头上。
除了以上的证据证明习近平已经做到了专制制度下依法治国最高水平的六亲不认,也许还有更多证据。这需要以后慢慢暴露出来,我们这些看热闹的旁观者才能得知。然而,有一点是肯定的:习近平王岐山在大张旗鼓地反腐败,在打老虎拍苍蝇。这总比支持老虎苍蝇们肆无忌惮地搜刮民脂民膏强一些,虽然这么反腐很缺德(请看润涛阎旧作)。至于为何习王在大粪坑里拍苍蝇(治标),而不是把粪坑埋上(从制度上治本),王岐山说治标是为以后治本开路。那我们就等着看。我担心的是:在老王埋葬粪坑(治本)之前,要么是苍蝇们把老王掐死,要么粪坑轰然塌陷,把老王与苍蝇们一起埋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8)
评论
Franklinyanger 回复 悄悄话 "高等学校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这套货色,就像“人民民主专政”,“民主集中制”和“共产党领导下的全面法治社会”,是“辩证法”的绝佳运用!辩证法的原意,就是教人诡辩。虽然马克思宣称 辩证法由三大定律组成:对立统一规律;量变到质变的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但是被人们真正运用于社会实践上,则产生恶劣的社会效果。例如毛泽东把马克思的辩证法,发展为“矛盾论”,并声称“矛盾论”是一元化的理论,比马克思辩证法的多元化更先进更科学,云云。
由辩证法和矛盾论引申出来的很多词语,概念和事物,似是而非,又自相矛盾,用听起来动听的一面,掩盖原本要兜售的恶劣的一面。例如“民主集中制”,民主是门面,集中是本质;“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民主是门面,专政才是本质。“党大还是法大?”既要建立全面法治社会,又要全面加强党的领导,这些正好由辩证法来自圆其说!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忙啥呢?
不是说"争取每周一篇"吗?
jndhy 回复 悄悄话 “团团伙伙”,“山头”、“小集团”,其根源是国民党的文化盛行!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跑来看新作, 没有. 那就对旧作再发点感慨.

文中, 老阎对习近平近来的政策,特别是'座谈会"后的失望溢于言表.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http://news.sina.com.cn/c/2015-01-12/195031390402.shtml
习近平最新指示:当官不能润涛阎。。。。。。
(呵呵)从习圣上说话时顺便透露出用这个博客名字的习惯看,他也是润涛阎博客的忠实粉丝呢。
蓑衣翁 回复 悄悄话

大阎此图文调侃的意境与"我是查理"支持的卡通讽刺幽默有一拼,"查理"们讽刺幽默的机智是"爽",大阎此"图文"讽刺幽默的机智是"酸爽"。

当"查理"们发现"穆罕默德"对类似ISIS的野蛮也无能为力时,于是他们机智调侃了这种"愚昧野蛮"极端分子。当然更重要滴是他们对一切"权威"同样发出辛辣的讽刺和幽默的调侃,而不是选择性滴,这才是他们懂得言论自由的"真道"。

同样此图文中的"图"让人看了有点"酸",然而,同时读文联想起那些有权而狂成"虎",因失权而被驱成"蝇"们,并比拼图中的"一肩挑"和"二头抬"们更"酸"、更"痛"、更"残"的是他们无处可表明自己,只有挨粪(尽管他们本身有粪,曾经也撒粪予他者)。

真验证了早知今日挨粪的下场又何必当初撒粪呢?!不改变绞肉机,今天的撒粪者,包括纯洁者、无辜者也难以幸免挨粪。理由权力决定一切。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和胡锦涛刚上台一样,很多人对刚上台的习近平曾抱有幻想.
从此文可以看出, "座谈会"后, 楼主对习近平的幻想彻底破灭.
快乐的傻瓜 回复 悄悄话 国内微信都在传先生的文章呢。
笑看人间106 回复 悄悄话 好喜欢你的文章,高人呀!
茶农 回复 悄悄话 涛哥拿出来举例子的图片,看到我好心酸啊!小时候,我就经常做这事。
HBW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的调侃之中阐明了一个道理:道德标准背后的是经济基础。占用不同的资源即会产生不同的道德。如果少数有钱人当政,那么当权者与百姓有不同的道德水准。如果是多数人政治,那么在公众道德检验下的选举会选出尽量符合大众道德标准的领导。道德标准反过来又会影响资源的分配。少数人政治最终导致资源更向少数人集中。多数人政治也会使得资源向大多数人分配。这也解释了华人来到北美后文化的不适应。因为中国人骨子里想当多占资源的少数人。现在虽然不能公开有三妻六妾,但与其他少数人分享充沛的众多美女也是不错的。所以对西方的选举不是真正很热衷,感觉对选举人的道德穷追不舍有些无聊。国内的官场、商场的现实演绎了阎先生的调侃。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一如既往滴油菜。
ZTM 回复 悄悄话 "老天爷是长眼的"!
水2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读你的文章! 你说得太有道理了! Birmingham 有你这样有才的人真是大幸! 赞!
georgeg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You too and thank you!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在党的领导下依法治国 。。。

党大还是法大, 还是习大 ? :))
jwqzj 回复 悄悄话 “那时叫黄静”应为“那时叫黄敬”,请涛哥更正。
Beyondsea 回复 悄悄话 说实话,润涛阎博主的博文,好文,有见地,视角敏锐独特,勤笔不辍,可谓:”蛮拼的“。
几乎每篇都能引人入胜,反思良久,以至于不回帖都对不起用心良苦的博主,有内疚感,一年下来,光顾这片”小天地“的次数和写回帖的字数都比打理自己的博客用功。
X723 回复 悄悄话 習提出以法治國,但前题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所以還是黨大於法,根本是羅輯混亂的謊話.
fortlee 回复 悄悄话 严兄的大才最适合在专制圈里混,高参谋士地,只是真到美国反而没有市场了,您生晚了,或来错地方了,可惜了,不过俺非常喜欢你的文章,龙其是关于早期的生活经历,有个好姐姐!
weibao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新年开篇油墨,点赞一个。
湖上的野天鹅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太有趣了,幽默风趣当中评点实事,传道又解惑,还有自己的观点,真好!好高兴新年会读到更多的阎先生大作,祝阎先生新年顺利,身体健康!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俺作为一介草民,当然不认为习大大的依法治国是依照司法独立形式的。但认为,如果习大大的“法”能有助于日后真正的“依法治国”,俺就支持。如果现在就搞三权分立,俺反倒不支持。

司法独立后由谁领导? 海外“民主”斗士? 王丹乌尔开希柴玲远志明,还是阁下您?只怕“独立”以后三月不到,司法界就腐败得到处是雾霾了。谁去监督腐败? 靠那些网上到处撒谎的“民运”斗士,还是“五毛”“自干五”? 记者们是去山西调查小煤窑灾难去的,可最后都去排队领煤老板的缄口费了。

中国很多的精英认为中国的变化要靠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之类的“大动作”。恰恰相反,中国自古以来的那些阻碍文明发展的大问题,都是些简单的小问题积累而来的。小问题解决了,大问题就不成问题。到时候,三权分立水到渠成。

每个人都要从自己的小问题着手。您的文章里不是您的照片需要注明出处,建议您就从这个小问题开始。
100X 回复 悄悄话 祝阎兄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幸福和顺!
古来西 回复 悄悄话 这篇99%是調侃,六亲是包括一二三四五六,偷换成最远的 第六 了。
高高兴兴地又读了一篇。

一直以为搞科研的都得唯物,高歌唯心为那般,只是一时地感叹吧?
昧名 回复 悄悄话 看了上一篇长信,才惊觉原来幽默大师在这儿。这一篇看了标题以为是正剧,还犹豫着是不是点进来,因为实在不敢花哪怕一点点时间看那些如同嚼蜡的中国政局述评。但是润涛阎三个字又实在是抗拒不得,所以心一横豁出去进了涛先生的院子。看开始一段时心想,上一篇里有个读者评论叫板博主不敢招惹当今圣上,只敢拿过气的老江开涮,看来这篇是迅速地以行动给以反击了。可是用什么角度和方式却是个挑战,因为现在各路评论已经太多,如果也真从标题那里展开,太容易与他人雷同成了嚼蜡。往下看到六亲不认的说法时还以为马上要为圣上歌功颂德呢,但是一看徐才厚三个字,我没忍住笑出了声,这个转折太戏剧性了。再看到一担挑的图片,笑得我几乎泣不成声了,努力着边笑边看到ABC裂卵分析时,又让我忍不住笑倒。唉,阎大师实在是太幽默了。这么个严肃的标题,只有一头一轻轻点到些正题,本人正好也非常赞同。的确是有些人激动半天其实是误解了皇上的本意,而且你的担心也一定会成谶的,因为绞肉机的历史已经证明了粪坑的结局毫无悬念了。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以前就一直不看好习的“依法治国”。刚刚看到新华网的文章,标题是“依党的想法治国,简称依法治国”。呜呼哀哉。49年后,有哪一天不是在按党的想法治国治民的?所以,从来都是依法治国的。
联想到有些人拼命鼓吹的,中国需要的是法治,不是民主。我说,中国从来就没有缺过法治。
抗战两年 回复 悄悄话 您这基本上算是,沾盐褛胡子,闲(咸)扯鸡八蛋了
Californian 回复 悄悄话 周永康与李东生、薄熙来与徐明以及汤灿的情人们之间胜过亲兄弟关系
=================================
记得涛哥当政有段时间国内特推崇徽商胡雪岩:“他到一处码头开一处店,便娶一房小老婆,立一个家。店里用的总理人,到他家里去,那小老婆照例是不回避的。住上几个月,他去了,由得那小老婆和总理人鬼混。那总理人办起事来,自然格外巴结了。所以没有一处不是发财的。”

学习胡雪岩与小老婆,周永康,薄熙来与徐明以及汤灿们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loblollypin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plesword' 的评论 : 需要点我们理科男的知识。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先生写出这种文章,真是在浪费智慧。老虎开始打盹了。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这么论起亲戚,打击起来确实可以六亲不认,不伤感情。阎兄调侃。
无知无为 回复 悄悄话 楼主的共产党阴谋论登峰造极。

Rule of Law意指“法律统治”并非只是“依法治国”,依法治国把统治者排除在外,统治者可视几为“例外”。这是中国人的悲剧,“打虎打苍蝇”不该是习近平的本职工作。

话说回来,中国一旦“法律统治”,不是“粪坑轰然塌陷”,而是美国人常说的

when shit hits the fan
yanlan 回复 悄悄话 习近平走的是蛊卜,如果"先甲三日,后甲三日"没有走好的话,后患无穷!
降魔 回复 悄悄话 独裁,专制和帝制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依法治国是西方文化侵略的结果。

恢复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是恢复封建制度和奴隶制度的关键。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pumped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新年好。
“但做好事莫问前程”说得好。忘我的时候最容易达到幸福,总想着小我的时候最容易患得患失,产生痛苦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网友们新年快乐!

在这里给大家拜年!祝愿来我博客评论的各位朋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

2014年把我们推了出来,让我们高兴地走在2015年的大路上。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尽量每周末拿出一个晚上写一篇博文。有正经的,有调侃的;有长的,有短的;有政论,有小说;有杂文,有科普。想到哪就写到哪,天马行空无拘无束。

人生就是几十年,高高兴兴地过每一天。没必要为了眼前利益而伤害他人。对于那些年轻人来说,作为过来人,只劝一句:要让孩子懂得“但做好事莫问前程”。别信什么唯物主义。唯心主义才是高屋建瓴。老天爷是长眼的。

并祝没结婚的找到真爱;结了婚的爱情美满!老年人身体健康,年轻人茁壮成长!
maplesword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没大看懂,涛哥调侃呢。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