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本山啊,我为您捉急!

(2015-01-26 20:33:16) 下一个
习近平王岐山打老虎拍苍蝇让赵本山也睡不着了,文艺座谈会的位子被周暖男给取代了。赵本山一夜未睡,第二天起来高调向习近平喊话:“不靠近政治不相信党还搞什么艺术?”
我说本山啊,您这是拍马屁还是拍马腿啊?可俺告诉您啊,不论是拍马屁还是拍马腿,您这都离谱了。您不是说要找高人指点吗?俺毛遂自荐,今天闲下来给您当一次指导。给您指明方向,否则麻烦越搞越大,弄不好名利两空。
(一)“不靠近政治不相信党还搞什么艺术?”
您这忽悠的驴唇不对马嘴了。人家习近平没指责哪位艺术家不靠近政治,更没有影射您不相信党。事实恰恰相反,您对政治太靠近了,您对党也太相信了,这才是您面临灭顶之灾的根本原因。
如果您拍马屁的话,您就该这么说
我们这些艺人本应该把精力放在艺术上,以免被无良政客拉下水。我反思了很久了,现在彻底醒悟过来了。痛定思痛,吓了我一身冷汗。这要不是习主席抓捕新四人帮,力挽狂澜,挽救了党,挽救了我赵本山,那我上了薄熙来等人的贼船后就会往资本主义的泥坑里越陷越深。这是我的第一个醒悟。我的第二个醒悟是:不能相信占据党中央高层的坏人代表党。管司法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任何时候都不代表党的司法政策,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也不能代表人民解放军提拔将领的规定。我们文艺工作者应该相信的是党,要跟党保持一致,而不是跟党内高层的坏人保持一致。
如果您拍马腿的话,应该这么说
我赵本山是个农民,本来就是想能发挥一下我的艺术天赋,可没想到,刚好赶上了邓小平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伟大政策。他可没说让哪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只好打听一下跟邓小平最近的薄一波,可惜我地位太低,接触不到老人家。好在他儿子在东北,还挺喜欢我的节目的,我就跟他联系上了。他告诉我,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就是你这样的!你说我一个农民哪有那么高的政治觉悟能分辨出薄熙来是坏蛋?连党中央政治局都没看出来,让他一路高升,直达政治局委员。我还以为跟他走就等于跟党中央走呢。王立军是打黑英雄,是国家政府确定的模范人物。你说我这个农民怎么敢胡思乱想地认为他就是叛徒呢?
揭发坏人不分先后,这是我党的历来政策。别说我不识时务而站错了队,就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敬爱的周总理当年不也是承认大事都给林副主席汇报吗?可毛主席要整林彪,周总理立刻就着手搞死林彪的谋划。我现在宣布与薄熙来王立军等坏蛋划清界限,紧跟习主席!如果凡是站错队的都不可饶恕,那当年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的亿万人民都是坏人了。我赵本山就一戏子,谁给钱就给谁演本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习主席现在您掌舵,您的船往哪里走,我就往哪里忽悠。您跟我一个戏子过不去,何苦来哉!您要是让我上春晚歌颂您打老虎拍苍蝇,丑化薄熙来他们那些坏蛋,我连夜赶制节目,一定不辜负您的厚望。您是政治家,而我们这些戏子就是给政治家们歌功颂德的狗腿子。您别跟狗腿子过不去啊,这可是您可以利用的一份力量。我这条狗连骨头都不需要您给。您只给我机会,您看我怎么羞辱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他们!如果我这狗腿子当的不称职,您再法办我不迟啊,我的习总。多说一句啊。在千年的专制社会历史中,权力与金钱本是同根生的一个链条。想打破官商勾结这个链条?那您得改变专制制度。否则,一切反腐、改革都是忽悠。

唱(二黄导板):
铁打的链子遛动的狗,
改换门庭继续跟党走。
这才是好狗。
能忽悠。
(改成摇板):
戏子我钱倒是赚了一大篓,可惜该收手时没收手......

(二)“如果国家需要我,要我拿钱都拿。”
我说本山啊,这您可是在上次错的基础上的错上加错。
您的资产是不是您自己的?如果是您自己的,国家凭什么要您的钱?国家缺钱,可以自己印刷几十万亿都不需要跟您商量不是?何来国家要拿您的钱?
问题是:您的钱是不是您的。您的口气是说在您账面上的钱就是您的。所以,国家“需要”您的钱时,您可以拿出来。可国家不是那么认为的。从谷俊山家里搜出来的亿计的钱被国家拿走,并不是因为国家“需要”他的这些钱,而是因为国家认为这些钱不是他的。黑社会搞到的钱,本不属于黑社会成员的,拿走并法办他们,这是国家这部机器的功能之一。
润涛阎再次给您建议如下:
如果是拍马屁,您就这么说
我是党员,我的一切都属于党。没有党,我什么都不是。在党的领导下,在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光辉照耀下,我仅仅做出了一点点成绩,这点成绩就应该归功于党。我的觉悟不高,水平有限,所犯错误是难免的,好在习主席把中国梦的伟大光辉思想及时地送到了我的心坎,把我从贼船上拯救了出来。我的身体,我的财富,我的一切都是党的。所以,适当的时候我会把我所有的积蓄缴纳党费,这是我一个普通党员的义务。无产阶级首先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我们自己。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我们去解放他们。这首先需要经济实力作为基础。我们共产党所从事的伟大共产主义事业一定能成功。
如果是拍马腿,您就这么说
我前天去了一家挂着理发牌子的理发馆去理发,在前台交了钱进到大厅后发现所有的理发师们都在跳广场舞。我问他们:您这理发馆还理发不?昨天我去了一家肉铺,交了钱去提货,里边的工作人员都在搞通奸而不出来。我大声吆喝:你这肉铺还卖猪肉不?尊敬的习主席,我是一位党员,按时交了党费,今天我就问一句:我们挂着共产党牌子的党还“共产”不?

现在怎么算都是残酷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与共产主义渐行渐远。就好比我去理发店交的钱是给我理发的不是看他们跳广场舞的道理一样,如果您不搞共产主义了,跟资本家穿一条裤子,残酷剥削农民工,那所有的党费就得退回给每个党员。如果不卖给我猪肉,肉铺就得还给我买猪肉的钱,因为我不是去搞通奸的,肉铺栏目上写着卖的肉是猪肉,他们不能用人肉市场忽悠我。
如果您告诉我,我们党虽然名字上是“共产”,但实际上永远都不“共产”了。那您还需要告诉我,为何明明以后不搞共产了,还用共产的名字?这不等于开理发馆的不理发专跳广场舞开肉铺的不卖猪肉改为搞通奸变成人肉市场了吗?特么的没有职业道德。
如果您告诉我,我们党以后还搞“共产”,那“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邓小平理论是不是说在当时由于全国人民在毛泽东的瞎胡折腾几十年后都是穷光蛋,没产可共,只好先让一部分人有了产,成了资产阶级后我们党再共他们的产?如果您认同此邓小平理论,那么,您是否告诉我这个党员,我党何时再搞共产?是按时间为周期还是按亿万富豪的比例达某个数字时就又共他们的产?是不是应该光明正大地提前告诉人家,共产的时间周期或者是以富豪占比多少为依据?否则到时候突然搞共产,是否有欺诈之嫌?
您打老虎拍苍蝇是对的,但那不是名正言顺地进行以“共产”为名的我们党的伟大事业。打老虎拍苍蝇只是技术上的小打小闹,而核心内容则是我的疑问:我们党到底还共不共产?
子曰:名不正言不顺。如果我们党是共产党,很清楚是搞共产的,那就要告诉全体党员和全国人民,我们下次搞共产的时间周期或者数字比例指标。这叫光明磊落,有话在先,人人心服口服。
如果我们党永远不搞共产了,那就应该把“共产”二字从党的名字里拿掉。否则,大家都没长期搞事业的定力,因为害怕哪天又搞共产了,毕竟共产二字是我党的名字。这才是当官的把金钱都弄到国外,而且资本家富豪们都有“赶紧捞钱,然后跑路”的想法的根本原因。
“我们党到底还搞不搞共产?”的疑问才是习主席您需要告诉大家的。否则,无法治理好这个国家。但我相信,您不敢回答我这个问题。如果您能回答我这个最基本最核心的任何一个党员都该问的问题,不论答案是什么,我赵本山便自己去秦城,是砍是刮是枪毙都由您了,我死得心服口服。因为您是真的实事求是地开始处理最基本的原则问题了,是真的要科学地治理这个国家了。如果您继续回避这个最基本的也是最核心的疑问,等于您也是跟我一样在忽悠。我再问一次:我们党还搞不搞共产?

(三)
本山啊,您是一流忽悠大师,那水平只是忽悠老百姓的,可您要想忽悠党中央政客们,您的水平不行,因为刀把子不在您手中,何况您留下了曾经被超级忽悠大师王立军给忽悠的要当文化部长的把柄。您以为当初您把人家王立军给忽悠了?人家要忽悠的是薄熙来胡锦涛骆家辉奥巴马。
您的钱,如果来路很明,没跟黑社会有瓜葛,那您就该睡觉睡觉,没什么可担心的。可现在您的表现令人起疑。现在恐怕超一流忽悠大师帮您出谋划策也晚了。您目前的应对之策极不可取。既然您的忽悠水平不咋地,那就闭嘴吧。对低水平的人来说,沉默是金。想必您也听说过千百年来无人能改变的铁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年您忽悠全国人民“风景这边独好”时,您想没想某一天也到“那边”去躲一躲“这边独好”的风景?好在您又没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该睡睡该吃吃,死都死过一回了,还怕进秦城?别那么没骨气。堂堂的汉子,就要铁骨铮铮。有这样的榜样,您的弟子们就不需要再次腿软下跪了。否则,当年他们用哪条腿给您下跪的,就一定会用哪条腿把您踢入地狱。赶紧散财多分给他们点吧,用钱把他们当年给您下跪的尊严还回去,也许是亡羊补牢之策。他们有了尊严,才懂得感恩。反正您那些钱现在也在空中悠着呢,在哪里着陆,到那时就不是您说了算的了。您到底通过“靠近政治”划拉了多少亿,拍苍蝇部门早就给您算好了,比您自己还清楚,因为给您提供方便的那些贪官们大多已入瓮中。
专制制度的特点在于:玩政治的靠卖艺才能活(政治本来就是演戏的舞台,说温家宝是影帝的都是不懂政治的外行),而卖艺的玩政治则是找死。政治太残酷,你方唱罢我登场,鹿死谁手实难预料。必须愿赌服输,赌错了,就归零。戏子国母江青玩政治都得进秦城自杀身亡,何况您老农民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7)
评论
icegene 回复 悄悄话 祝新春快乐,笑口常开!给老阎兄拜年!
snel 回复 悄悄话 本山大叔不应该和宋祖英走太近,这是整他根本所在,你说的都是欲加之罪。
习的手段现在很清楚,一下子紧一下松,现在网上传不是让他参加政协会议了吗,一些弟子还上了辽宁春晚。等过了年该收网了。
一批太阁 回复 悄悄话 这“摔杯为号,划繁为简”咋整?
一批太阁 回复 悄悄话 令先生当时“摔杯为号,划繁为简”,不知道什么意思,起什么效果?
马上续残梦 回复 悄悄话 毕竟没干过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吧,跟那些坏人不一样。
蓑衣翁 回复 悄悄话

曾几何时,赵本山忽悠"卖拐"达到其人生演艺事业的顶峰时期,真可谓红得发紫。到如今四面楚歌,惊恐至"晚上睡不着啊(本山自语)"。怎么会这样?权力,找他"喝茶"了吗?没有啊!官媒谴责他了吗?也没有啊!抓他了吗?更没有啊!可赵本山在网络的时空里快被逼疯了,似乎人人都可以忽悠赵本山一把,这后面更可怕似乎谁都可以对他落井"下屎",甚至谁都可以咬他一口"解馋"。

可惜赵本山找不着北,谁真的要制他于死地呢?他真的是知之而不知,不知而知之。以至于赵本山只能"卖乖":"不靠近政治不相信党还搞什么艺术?","如果国家需要我,要我拿钱都拿","这私人飞机真不可买啊"。

今天的本山不是面对割袍断义的亲朋好友,就是面临自扫门前雪的弟子,那些个强拽硬拉要他上电视台的,如今象避瘟疫一样地避他,这怎么不让他惊魂落魄哟。好在这世界还有同情者,大阎这一声:"本山啊",来自远洋彼岸的呼唤,定能通过微信传递予本山的心里,在风雨飘渺的寒夜里有如春风温暖扑面来。这世界还是有人情滴。并且又有仗义者,尤其是大阎帮本山的一问:共产党,共产否?真是点穴啊,点到了痛点。习近平无法回答咯,前三十年是私产共产化,后三十年是共产私产化,而前后三十年都不否定,就应该是"共产私产党"嘛。如果不是!那么,前三十年属共产党,后三十年属私产党嘛。绝非如今的共产党嘛。 除非再私产共产化?这是革命,却具有自杀性滴革命哦。





狐鹄 回复 悄悄话 赵本山又没不让人说话,这世上最坏的就是拿着武器吓唬你还不让你吱声的人。连话都不让人说你说还是人吗?
石油附中啊 回复 悄悄话 不同意楼主的第一点。

赵本山过去'投靠'薄西来也好, 王立军也好, 现在这些人倒的了, 另投新主可以, 但是不可以脚踩前人, 否则哪个新主肯收?

老赵自己知道艺人的分量, 无论新主是谁都只能去'靠近'。难得他身处如此险境, 仍然极力维持跟随他的团队的饭碗, 并未一走了之, 是个真明白人
东吴 回复 悄悄话 我是看着他从穷光蛋一步一步到超级富豪的·现在又要看他一步一步的倒下去了。真是: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大酱风度 回复 悄悄话 不要墙倒众人推好不好?
Anopheles 回复 悄悄话 赵本山以前演小品,现在还在演,以前演的精彩,现在演的更精彩!

“如果国家需要我,要我拿钱都拿。”,应该上春晚。
SHIWANG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顶一下!越看越看不上包子这一届。
yellowfintuna2013 回复 悄悄话 好,赵赚的钱是他自己的,他想干吗是他的事。我想说富豪们那种赚一把就走的心态应该休了!赵本山你挪一挪窝,是让别的戏子也捞一把的时候了!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颐和园' 的评论 :

园姐说得深刻,也给个大赞!

遛动的范围正比于铁链长度的平方。
yellowfintuna2013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在对赵诙谐的笑骂中道出了明确的观点,赞一个。遗憾的是,从文中看不出楼主对为富不仁的"先富"们的任何负面评价。赵本山富的流油,缺没听说他做过什麽大的慈善。他赚的是大陆人的钱,缺把自己老婆孩子移民新加坡。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美德哪里去了?中国以这种速度为世界输送财富,留在国内被宰的羊们什麽时候才有出头之日?中国富人们的为富不仁在西方国家是行不通的。
tuv 回复 悄悄话 "铁打的链子遛动的狗,
改换门庭继续跟党走。"
想起了曾庆红的名句:"铁打的江山流动的兵."
老阎大才.把"理发","卖肉"和"共产"连在一起,简简单单地说出了共产党现在理论上无法自圆其说的最大困境.
幽幽茶香 回复 悄悄话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细嗅蔷薇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幽默风趣!期待你的文章更多一些!写得太少了!读起来很过瘾啊!
雑家1 回复 悄悄话 歷史往往會給人造成一個錯覺:喜歡看滿清異族皇帝劇中"和珅跌倒,嘉慶吃飽"的人以為現在抄了共產黨貪官的家搬出了若干億的鈔票,政府就富了,這篇文章里說清楚了這兩者不同之處:和珅抄家,抄出來的是二萬萬兩黃金白銀硬通貨,還有價值連城的珍寶和真古董,現在抄了貪官的家,抄出來的只是一車車政府自己加班加點印出來的紙幣以及行賄者從古玩城和野鳮拍賣行買來進貢的假古董字畫,根本沒有價值。
這篇文章給人們點醒了其中的區別。
blanchill 回复 悄悄话 赵本山代笔的低俗很多人很久看不过去了。
民族解放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国,不论是发财的大贾还是小老百姓,又有几人不是铁打的链子上拴住的狗,只是遛动的范围大小而已。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问题是赵本山就是那个出身,那个文化,他的生存诀窍就是溜须有势力的群体,结成帮派生存。不学习,不读书,他哪来的本事看清政治事局,听懂您老的话。
wangdajun007 回复 悄悄话 只有裆,才能忽悠,那轮得到你“二”人,,,,,,钻,交钱不杀,争取宽大。
atoz0to9 回复 悄悄话 ”专制制度下...卖艺的玩政治则是找死。政治太残酷,你方唱罢我登场,鹿死谁手实难预料。必须愿赌服输,赌错了,别想翻盘。戏子国母江青玩政治都得进秦城,何况您老农民乎?“
四则舍 回复 悄悄话 "铁打的链子遛动的狗,改换门庭继续跟党走。这才是好狗。能忽悠。"

润涛阎兄,狗可是一生肝胆向人尽啊。您何必拿大叔侮辱狗呢?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铁打的链子遛动的狗 :)

这一句必须点个大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