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梅花得到的待遇谈对孩子的培育

(2014-02-20 19:44:59) 下一个
   
 
【七律】伴梅 By 润涛阎
 
但把怡情寄苦寒,冰肌铁蕊撑红冠。
悠悠旷野雄鹰共,肃肃纤条瑞雪盘。
慕日常裁阑夜短,伏风未乞玉枝宽。
迎来百卉迷蜂季,气质幽魂醉凤鸾。
 
(一)梅花的特征与志向

梅花最牛的地方在哪里?要说梅花独傲严冬是不对的,毕竟还有雄鹰作伴、白雪陪衬。梅花最牛的地方有两点:一是当冬天梅花一开(冬至时节),寒冷的冬夜便被梅花裁剪,夜也就越来越短。第二点是:咏梅的诗人们都说当百花盛开的时候,梅花也一起欢笑。以我看来,百花再牛也就是让蜂蝶着迷,而此时的梅花,其傲骨香魂醉倒的是凤凰。
 
 (图片来自网络) 

【七律】
摽梅 By 润涛阎

遣自瑶台独一葩,如期出嫁绽冬花。
风为媒妁香难敛,雪作婚纱气更华。
幸嫁文官捐傲骨,怜姻武将献柔裟。
诗人误判梅归处,屡教情书付冷霞。
 
注:
1. 摽梅:古书上把盼望着有人来娶的待嫁女子称为“摽梅”
2. 媒妁:古人把男性婚姻介绍人称为媒妁
3. “独、一、出、媒”四字在现代韵里是平,但律诗要用平水韵,在平水韵里这四字都是仄。所以,这两首七律都没有出律的地方。
 
咏梅的诗汗牛充栋,往极端上写也难出众,只好另辟蹊径。
 
梅花并非地球之物,来自于外星瑶池。证据:腊梅不属于蔷薇科,是单独的腊梅科,自成一科。我曾经跟一位植物分类学家提出红梅是腊梅与蔷薇科植物杂交的后代,虽然红梅被分入蔷薇科,但它保留了腊梅的习性。她不同意我的看法。当然这要等将来从DNA方面解开这个迷。其实,是否把红梅重新划分到腊梅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腊梅不是来自于蔷薇科,是地球上自己独立的一科,很可能来自于彗星甩下来的物种。所以腊梅不按照地球植物生物钟的时间开花。从外星(估计是充满水和冰的彗星)掉到地球时正值开花期赶上了地球的冬季,从此便有了自己的生物钟。这是植物学家润涛阎的解释,是科学假说,有待证实。符合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反正我认为一些地球生物很可能是从彗星接近地球时跟水一起甩下来的,甚至不同的生物在不同的时间来自不同的彗星。有科学家认为地球上的水来自于彗星。这也是假说,还不是科学结论。
 
书归正传,远离科学,继续谈诗。来到地球的腊梅类似年方二八女孩,决定赶紧开花出嫁。北风自荐当媒婆,白雪立刻围上去作婚纱,这样,就把她嫁出去算了。润涛阎为何这么安排呢?道理在于:腊梅从外星来到地球的第一站便是中国(据植物学家的考察,腊梅最早出现在中国),这是上苍的巧安排。梅花嫁给文官可以让文官有铮铮铁骨不再当给帝王吹喇叭的狗奴才;嫁给武官可以送袈裟给新郎,丈夫便立地成佛不再内斗互相残杀。您可能不知道,唐朝时和尚的袈裟就是按照腊梅花的颜色(黄里透红)用29条布制作的。(《大唐西域记》卷二中说:“那揭罗曷国有释迦如来的僧伽胝袈裟,是细毡所作,色黄赤。”)

最惨的是诗人了,被梅花陶醉得只顾作诗填词咏梅了,不知道腊梅已踏破铁鞋在外寻找改变文官武将的机会,不知道梅花有如此大志,便乱寄情书。诗人最喜欢的也是冷艳高傲的女人。可这些酸腐文人找不到气质高雅自强自傲有尊严的冰美人,人家瞧不起他们,就连女词人李清照都写道:“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美女爱英雄,迂腐文人乱写情书也没用。这就是为何古代骚人墨客无可奈何到青楼去消遣,现代文人只好换老婆找比自己小一代发嗲女子的原因。

但愿这首是从古至今最牛B的咏梅诗,把梅花赞到极端了:能把中国男人的奴性与内斗特征改掉。古人只回答了梅花的美从哪里来(香自苦寒来),没回答来的目的是什么
 
(二)下面回到题目,说说气质女人的特征。
 
气质高雅、自强、自尊、受人赞美的女人,不论是“冰美人”还是“见面熟”(两种性格而已,都不影响其尊贵),都是有其遗传与成长环境因素的。俗话说,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女。这不仅仅是遗传基因的关系,也与孩子早期在生长发育阶段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有关。越是早期影响越大。
 
除了气质外,还要有智慧。有智慧,就能在变幻无穷的世界里透过层层迷雾把事物与人物的本质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孩子要从小参加一项体育活动,持之以恒。这不仅仅锻炼出孩子屡败屡战不屈不饶的性格,也让孩子提早进入社会。尤其是经常参加比赛一定会碰上裁判不公,那裁判就成了帮你锻炼孩子面对逆境的逆境制造者了。在这样的环境下培养出来,长大后碰到不公待遇,怎么可能抑郁或走极端?
 
金钱与幸福不是直线关系。人生,不论在任何环境下,都有智者的乐趣。在茫茫人海中,胸怀宽广豁然大度的大写的男人,不会斤斤计较于眼前的利益;气质高雅自强自尊有教养的女人,不会目光短浅见利忘义小肚鸡肠。这样的男孩女孩,内心里充满了阳光,有高傲的风骨,独立的人格魅力,不让他们幸福都难。总体来说就是,种豆得豆种瓜得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看看有多少诗人搜肠刮肚咏梅,有几个人对墙头草赞不绝口,便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三)律诗的写法
 
律诗的规则很简单,只要有基本的国学基础,亲自写一次以后不用看谱就不会忘记而出律,要比背小加九口诀还容易。相比之下,宋词就五花八门了,一首一个规则,而且互相之间没有规律可循。这就是为何能七步成诗而不能七步成词的原因。然而,除了沁园春等个别词谱里边有对联外,填词没有对联的麻烦(七律的第三句与第四句、第五句与第六句都是对联,而且不能合掌,比如“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略输文采,稍逊风骚”等毛诗都是合掌联,都不能放入诗词。)。写诗时只能用同一韵部的字,毛泽东写的那些诗根本都不押韵,打油、顺口溜不合平仄但都得押韵呢。

这两首七律用的都是仄起平收式。每首有五个韵脚。每个字的平仄要求如下: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风无色 回复 悄悄话 北美哪里能够买到梅花呢? 腊梅或者梅花英文叫什么啊
sumw 回复 悄悄话 老天爷的设计,http://uflife.org/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540
胡子大伯 回复 悄悄话 老阎,虽然我不是学生物的。但是我知道从形态学,胚胎学乃至分子生物学的诸多证据来看,腊梅科这样的高等植物和其他的高等植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最合理的假设是,它们都有共同的祖先,这也就是进化论的基本观点。
你说构成生命的元素就那么几种,这个不假。但是这么几种元素就必须都要构造出内在物质无比接近的生命形式吗?显然是不合理的。
仅仅因为腊梅在寒冷天气开花,就假设它来自慧星,过于大胆了吧?
蓑衣翁 回复 悄悄话 hi!"回大阎"

在"一百零六部平水韵",上平:四支里有,赢、枝、怡、慈、之,只要它们是平声字就可以一韵倒底了。
"赢"字近现的韵母是"ing",古字韵母是"i",如果"一百零六部平水韵"是真本的话。

本来是"伴雪梅花白不竞"(梅花有雪花相伴不与雪花争白,也不争春先,更无争艳之意),后来把"梅花"改了"清友",友字是仄声字这里不妥,还是梅花妥。

律诗里第一字可以平仄互换,"有的"第三字也可以平仄互换,要避免三连平,山连仄。但写有孤平拗救的方法或句内自救,或出对句互救,还是可以灵活应用。

谢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蓑衣翁' 的评论 :

有点明白了您要说什么。

从细胞学来说,饱和蔗糖溶液可以把冰点降到零下十几度,但在饱和蔗糖溶液里,细胞里的蛋白活性接近于零。也就是说,腊梅靠的可能是果糖比例高,因为果糖溶液的冰点比蔗糖还低。尽管如此,细胞的根系必须在两米以下,以维持吸收营养送给梅花。在如此低的温度下,枝条的营养运输所需要韧皮部活性(必须进行呼吸代谢)大大增加,韧皮部的细胞里也就必然有足够高浓度的糖才能不结冰而冻死,如此高的糖溶液还能进行代谢活动,这对几乎所有的植物都是极难办到的。至于里边的特殊机制,我没读过。

从理论上讲,营养从根系往上运输靠的是木质部,木质部里如果没有蔗糖溶液,只有水分,那就要结冰。如果有高蔗糖溶液在没有细胞活性的木质部里,营养如何运输,我没读过这段。在其它植物里,冬天木质部基本上不运输了,跟休眠没差别。直到春天温度零上了,才开始运输。梅花则不同,在零下的时候木质部也必须运输水分与营养,如何解决结冰的难题的,肯定有人研究了。

从能量角度讲,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耗费能量的过程,是非常得不偿失的,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植物是不会这么干的,除非不这样就得灭绝。在零下的条件下,花要旺盛的代谢才能产生足够的能量以应付细胞活性,何况植物开花期所耗费的有机氮是极高的,根系的活性与木质部运输能力在开花期是极高的。

也就是说,地球上的植物,在温度零下时开花,是违背生物学基本原则的。绝大多数植物不会这么干的。腊梅这么干的理论基础是什么?道理何在?可能有这方面的解释,我不知道而已。我的疑问是:不这么干就会遭受灭绝的因素是什么?这么干的好处是什么?这些答案可能都可以古狗出来,只是我没做而已。
蓑衣翁 回复 悄悄话
小议清梅的现代意识:
"清梅"意识不排他性,或梅花本身不排他性,在自然(正常)的状态下,其开花了。同样在自然(正常)条件下雪花不约而至罢了。梅花和雪花不具彼此排他,只是他们都彼此适应自然而存在或消隐而已。
如同梅花静静地开放,雪花默默地来临,是一个道理。所谓傲雪斗霜,是人为的意志强加。
"清梅 '志' ":其实很简单 ,自重、自爱、自由,并独立、开放。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胡子大伯' 的评论 :

你看贴不仔细。文章里说了,其它很多物种也许是从彗星来的,不同时间不同的彗星。这个宇宙只有有数的元素组成,哪怕是完全不同的星系里的生物,估计应该在组成上也八九不离十,因为可利用的元素数量在那摆着。
蓑衣翁 回复 悄悄话 Hi!大阎好。

"润田探梅"有感而发。千年咏梅者不计其数,然唯有天才者能留千古绝唱。您另辟路径而咏梅,不失为好点子,附一首[七律]。
大凡咏梅古有"无意苦争春",近有"只把春来报"。今又咏梅只为梅花每每超越自我而已。

[七律]清梅 :by蓑衣翁。(首句仄起平收式,上平四支韵)

星陨蓝村木母赢,万般素净数红枝。
鹤仙飞翅回头视,风朔留香暗沁怡。

伴雪清友白不竞,迎春俏瘦似情慈。
国香今问真情贵,励志超其自己之。

(蓝村:蓝色星球+地球村简称)
(梅花别名:木母,一枝春,国香等。)
胡子大伯 回复 悄悄话 老阎,你身为“植物学家”,真的完全不懂进化论吗?
如果腊梅是彗星上的外来物种,怎么可能和地球上的物种有任何亲缘关系?我估计那会连基本的细胞结构都不一样了。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多谢阎兄,真是才华横溢啊。大作尚未细读,容后欣赏。律诗对于现代人来讲,其困难恐怕还在于对平仄的判断。如你文中所言,有些现代是仄的,古语是平。如此过分讲究,就破坏了诗的灵气了。
plutoche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iverside' 的评论 :
您自个儿分个段, 每篇按上个主题, 当成几篇文章来看。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我喜欢这句:“寒冷的冬夜便被梅花裁剪,夜也就越来越短。”虽不是诗词,比诗词还有诗韵。今后每当我感叹白日越来越长时,就会想起这句。
riverside 回复 悄悄话 老阎,这篇俺不太喜欢,东莱西扯的。俺这智商,只能看看一篇文字一个主题的。
fanfu002 回复 悄悄话 难得周末前夕读到老阎的文章。谢谢并期待!
简泥 回复 悄悄话 Sof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