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专为薄熙来填词三首

(2013-09-23 19:14:26) 下一个
 润涛阎
9-23-2013
 
人生也就是一瞬,不论成败。然而,在无官不贪的中国,薄熙来的结局总让人唏嘘。美人迟暮,英雄末路,总是给旁观者带来惆怅与惋惜。提笔填几首词送给专制制度下的受害者也是参与者薄熙来。但愿薄熙来事件能唤醒中共既得利益者,民主法治的制度不仅仅保护百姓,也保护你们自己不再受绞肉机的互相倾轧。
 
(一)【摊破浣溪沙】
 
词谱:
⊙●○○●●△
⊙○⊙●●○△
⊙●⊙○○●●
●○△
 
⊙●⊙○○●●
⊙○⊙●●○△
⊙●⊙○○●●
●○△
 
照片由bymyheart网友拍摄:题目《秋水寒烟》
 

 
【摊破浣溪沙】·老树忆当年
 
薄水浓烟落日残,
枯枝索忆雾波间。
敢问当年谁更盛?
不须看。
 
夏瞰荷花心底热,
秋抛色叶玉笛寒。
有限激情无限恨,
已吹干。
 
韵:上平十四寒(与十五删通用)
 
注:当年薄公俯视身边本属于人家的美女时的自豪,转眼间就不得不把自己妻子的桃色新闻公开,其反差如同老树当年枝繁叶茂时俯瞰底下的荷花与晚秋时自己身上的花叶子都不得不抛掉,环境之险恶与多变才是大自然的本性。激情与恨都已被风吹走,剩下的只有还能站立但随时都可能倒下的残躯。
 
 
 

 薄熙来听到判决后泪眼盈盈
 
(二)
【摊破浣溪沙】·薄熙来英雄末路
 
银杏枯枝已化萍,
塑雕剑盾未成铭。
五个渝城何处觅?
似前生。
 
一记耳光残梦断,
江山美女更无情。
败寇难言天下志,
泪盈盈。

韵:下平八庚(与九青通用)
 
注:薄熙来在重庆栽了百万计的银杏树,有的地方今年被除掉了,枯枝残叶顺江而下化作了浮萍。王立军的书法雕刻在圆石上的“剑”与“盾”也被抹平了,那两个球还在。“五个重庆”的提法似乎是上世纪的事了,消失的一干二净。给自己戴绿帽的铁哥们也经不住一个耳光。最无情的还属江山、美人,二者与他彻底无缘了。想到再也得不到这些,怎不泪流满面?

(三)
【南乡子】词谱:
 
⊙●●○△,⊙●○○●●△
⊙●⊙○○●●,○△,⊙●○○●●△
 
⊙●●○△,⊙●○○●●△
⊙●⊙○○●●,○△,⊙●○○●●△

【南乡子】·薄熙来入秦城感怀(无图)
 
独倚冷囚墙,寒月凄凄扫泪光。
耳底红歌声未远,悠扬,子散妻离已断肠。
 
旧梦任张狂,手铐还输世态凉。
竖齿横眉都是恨,怏怏,猛虎何时返井冈?
 
韵:下平七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高山草 回复 悄悄话 原来对薄熙来及其反感。现在真的同情起他来了。人啊,到底是咋回事呢?是不是老习智商真有问题。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汉堡先生' 的评论 :

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这么考虑 -杜鹃山温其久 ;-)

是的, 万总曾经在体制内,现在可能也是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且有苏武牧羊的情怀。老阎旁观者清。
汉堡先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ingfish2010' 的评论 :
“万总曾对胡温,习李"新政"寄予挺大希望,阎兄要清醒得多“
---------------------------------------------------
文革中,万总曾和刘少奇的女儿有一段缘,和胡锦涛又有结伴“大窜连”之谊。他应属于体制内的“改革派”吧。“阎兄“是体制外的观察者,用他的话说晚上打手电看蚂蚁搬家,打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担心“手铐还输世态凉”是否有古人用过,如果用过,就改写。古狗一下发现,竟然有人把我这首【南乡子】放到了“百度辛弃疾”里,只是作者改成了 By海外辛弃疾。往下看才明白,显然是一位台湾同胞把我这首南乡子放入了台湾微博,把润涛阎拿掉了,改成了 by海外辛弃疾,然后才有人又转到大陆的百度。其实,我不赞同这样搞,觉得是对古人的不尊重。润涛阎怎么能跟辛弃疾比呢。

辛弃疾的确有【南乡子】,写得太美了,而且没有出律的地方。你看:曹刘,二字都是平,放在这里多么巧。孙仲谋三字也刚好是平仄平。 再说韵。南乡子有八个韵脚。常用字的3000多个字分成106部,平均每部也就是30多个字。辛弃疾选用的是下平十一尤,可选的字数多。显然他是先把“孙仲谋”定好后再找词谱,选定南乡子韵压下平十一尤。州、楼、悠、流、鍪、休、刘、谋,韵脚就定下来了,剩下的是每个字的平仄要求,然后一气呵成。一首妙词跃然纸上。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辛弃疾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胪峰猎人 回复 悄悄话 独倚冷囚墙,寒月凄凄扫泪光。

耳底红歌声未远,悠扬,子散妻离已断肠。润兄写的凄凄满怀呀!

每一位英雄的成长史都是一个多姿多彩的故事,而这故事的结局却是凄凉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每一个英雄都会末路,这更加衬托出末路英雄的凄凉,悲怆。
不论成败,老薄今天的结局多少还能在这里赢得人们的同情那么他还是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和资本。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改写了一下,好多了。谢谢各位光临!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哥XD' 的评论 :诗才俺不会评论,俺觉得阎兄的政治才能比万总要高不少。 万总曾对胡温,习李"新政"寄予挺大希望,阎兄要清醒得多, 对人物的分析和事件的发展常常被他不幸而言中。
但万总是那个时代很难得的企业家。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哥XD' 的评论:

哥们您说反了。润南大哥是我非常佩服的写手。诚然,润南润涛都是理科生,属于逻辑思维一族,作诗填词都是玩玩而已,但润南大哥水平远在我之上。我没必要拍他马屁。一个企业家,能有他这样的文笔,实在是不多。他写的东西都很真实可靠,算是历史的见证。其实文章的观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历史价值,真实性就非常重要了。所以,他的文章可读性很强,尤其是记录他那些亲身经历的往事回忆文章。

谢谢老哥等楼下网友对我的赏识。这是另一回事。

老哥XD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的诗才比万总的诗才要高出几倍不止
幽幽茶香 回复 悄悄话 想来想去,只有好了歌来很应景: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
蛛絲兒結滿雕梁,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
說什麽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
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今宵紅燈帳底臥鴛鴦。
金滿箱,銀滿箱,展眼乞丐人皆謗。
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
訓有方,保不定日後作強梁。
擇膏粱,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
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杠,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
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zhu_charlie 回复 悄悄话 薄熙来 for President !
润涛阎 for vice President !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最后那首最好。
qiqi007 回复 悄悄话 审了半天把许多人从反感薄变成同情薄,老阎也在其中啊!
Xiaoxiao001 回复 悄悄话 在无官不贪的中国,薄熙来的结局总让人唏嘘。
====================

!!!同感。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uahualan的评论:

引用《桃花扇》中的词来应阎兄的词甚是恰当,整段词在此,请各位盐粉共赏之: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心妹说照片时在早上7时拍的,这是今年夏天最后一个暑热天之后的一场暴雨造成的罕见景致。不过阎兄意会为夕照亦说得过去。

读阎兄三首好词,感到字里行间透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感。当然,看到这位曾经叱咤中国政坛的风云人物落得如此下场,“英雄末路,泪眼盈盈”,确实令人唏嘘,不论是喜欢他的,还是讨厌他的,都会对中国的政治制度生出几分感叹和批评。
huahualan 回复 悄悄话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autumnsun 回复 悄悄话 想不到阎老弟这么有才,真是费尽心机夸老薄。老薄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像照片里一样热泪满眶,或者如你所说“泪眼盈盈”。
西门祝 回复 悄悄话 阎老好词啊!腰好些吗?

老薄性情中人,搞政治不合适。在秦城只要待遇还好,说不定能多活几年。

心姐的照片拍的不错。有那么一股劲头。。。
ymcat 回复 悄悄话 从他自暴家丑救自己的行为看就不是个爷们。赞他的脑袋被门挤过了。
工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何仙姑' 的评论 : 跳大神吧!
何仙姑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不错。
不过 我希望看到薄熙来自由那天,即使他已老去。
虽然大家都慷慨激昂,或嫉恶如仇,或义愤填膺,或迫不及待踏上一只脚,都只说明薄熙来这样的人物不是你我之流,我可以肯定地说这城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和薄熙来相提并论。
薄熙来不是完人,或者说不是大家意义上的好人,好人一般难成大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